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23章 天威难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配合演戏,会用命去演?


        

更要紧的是,面前这人,闻天虎曾有过一面之缘。


        

去年他走过一次三角地区,当时就跟陈龙接头过。


        

因为陈龙祖籍在金陵,两人攀谈了一番。


        

闻天虎虽然在金陵势大,但出门在外,还是不介意多几个朋友。


        

对于陈龙的实力也相当了解,他手上可有数百条枪和大炮!


        

一时间,两人震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易天皱眉,摆了摆手:“看着怪血腥的,赶紧拿走,别放在我这。”


        

“是!”陈龙又是一磕头,才把东西给包了起来。


        

那模样,恭敬到了极致。


        

“易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他又小心的问着,等到易天挥了挥手,这才如蒙大赦,一阵感恩戴德之后,方才离去。


        

来得快,去的也快,若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点血腥的味道,两人还以为是在梦境之中。


        

哗啦啦~


        

易天再度提起茶壶,水入杯中,打破了沉默。


        

“李青山,喝茶。”


        

“多谢易先生!”李青山连忙道,后背也出了一身的汗。


        

闻天虎眼神急转,柳山河亦在思考对策。


        

扑通!


        

闻天虎先她一步,跪了下去,表情无比诚恳。


        

“闻天虎心服口服!”


        

“之前多有误会,狗胆包天,冒犯先生威严,万望海涵!”


        

柳丽哆嗦了一下,也跟着跪了下来。


        

易天又倒了一杯茶,一声不作。


        

他不开口,屋子里无人敢吱声。


        

安静之中,一股不可揣测的威严弥漫,将几人彻底震住。


        

这是真正的风云人物,气势释放于无形之间,而不像他们,需要靠言语亦或其他来衬托。


        

真正的上位者!


        

“过来,喝茶。”


        

这时,易天再度开口,打破沉默。


        

闻天虎抬头,惊喜不已:“多谢易先生!”


        

他快步走来,端过了那杯茶水,心里一阵感恩戴德。


        

这样的人物,原来也是仁慈的,心中暗道一声侥幸。


        

若易天像宰陈坤一般对付自己,今天怕是要没命!


        

公孙圣点头一笑,道:“既然易先生原谅了你,虎爷身上的伤势,我自会全力以赴,让你痊愈。”


        

“多谢神医!”


        

噗通!


        

这时,柳山河方才后知后觉,红着脸跪了下去。


        

“有眼无珠,惭愧至极!”


        

易天嘴角一勾,拿起了另外一壶黑茶,倒了半杯。


        

“喝茶。”


        

柳山河一惊,而后狂喜,起身双手接过杯子。


        

看着浑浊的茶水,心里有些好奇,但不敢埋怨。


        

这茶怕是做过一些手脚,故意刁难自己一二,略做惩罚。


        

但这对于柳山河而言,不算什么。


        

莫说是脏茶,只要能挽救和易天的关系,这就是一杯尿,他也喝定了!


        

他刚举起杯子。


        

“这是一杯毒茶。”


        

“喝下去只要五分钟,你就得毙命,即便公孙神医在这,也只会看着你死去。”


        

平静的语气响起,听得柳山河手一抖,杯子差点砸落在地。


        

脑门上,汗水爬了一层,无比畏惧,身体哆嗦。


        

“易先生……柳山河知错了!”


        

他连忙低头道歉,道:“从今往后,我愿唯您是从!”


        

“你愿意跟,我不一定愿意带。”易天轻笑,道:“想跟着我的人多了,不是谁都有机会的。”


        

“我告诉过你,不是谁都有巴结我的机会。”


        

“我也告诉过你,不是谁站在对立面之后,投降还有活命的机会。”


        

“你,还记得吗?”


        

柳山河几乎崩溃,杯中毒茶,险些泼在地上。


        

这一刻,他内心有了搏一把的念头:弄死易天!


        

但很快,这种念头又被打消。


        

从自己进门的那一刻,易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再到现在的震慑,在他脑海中,窜成了一条线。


        

线的终点,指着易天的位置,高不可攀,威不可犯!


        

一方地下大佬的他,彻底被震破了胆。


        

“毒茶泼了也没用,我这里还有一壶呢。”易天轻笑着道。


        

李青山也是满头大汗,丝毫不敢给柳山河求饶。


        

他知道,柳山河今日难活了!


        

“今天我要杀你,你绝对走不了,你信吗?”易天再度问道。


        

“信,信!”柳山河点头。


        

“你在我这里,已是一个死人。”


        

一句话,让他遍体生寒。


        

“但我今天心情尚可,愿意施舍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一句话,又让绝望的心再度出现光芒。


        

“有左轮枪吗?”易天问道。


        

“我这里有!”闻天虎取出一把左轮手枪,放在桌上。


        

七颗子弹的左轮环,加上枪管之内的一颗,一共八颗子弹,被易天拆了下来。


        

只取一颗,放入左轮弹夹中,交到柳山河手中。


        

“茶先放下。”


        

“拿着这把枪。”


        

“你可以冲我开枪,让你连开七枪,我绝不躲闪。”


        

“若我死了,你必然可活。”


        

易天一笑,道:“来吧。”


        

“不敢,柳山河不敢!”柳山河连忙摇头,汗水更急。


        

易天摇头,笑容依旧:“我易天说话算话,说了不躲,便不会躲。”


        

“而且,无论我死与否,你今天都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当着几人的面,我以我的身份发誓!”


        

易天紧盯对方。


        

柳山河不怀疑他的信用,但却依旧不敢,摇头不止。


        

“不敢对我开枪?也可。”


        

“那将枪管对准自己,一直扣动扳机,直到我说可以,你就能离开。”


        

“二选一。”


        

一个,杀死易天。


        

一个,随时可能杀死自己。


        

柳山河发抖之后,咬着牙举起了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


        

眼睛一闭,扣动扳机。


        

咔擦!


        

第一声空响,悬着的心落地。


        

柳山河急忙睁眼看向易天,以为他会让自己就此停手,却发现他依旧一脸平静。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样的游戏,闻天虎和李青山都玩过,但那是玩的别人!


        

而这一次,被玩的却是和他同一级的存在,他们的心也在抖。


        

继续。


        

咔!


        

咔!


        

咔!


        

一直到第五声,柳山河庆幸的同时,心都要裂开了。


        

易天依旧毫无反应!


        

接下来,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他会死!


        

李青山喉咙一滚,脸上也爬满了汗水。


        

一咬牙,第六次扣动扳机。


        

咔!


        

第六声响。


        

还是空枪!


        

“太好了!”李青山大喜,道:“恭喜山河,你捡回了一条命!”


        

柳山河也是连连点头。


        

六次空响,那颗子弹,留在了最后!


        

“我说了可以停么?”


        

这时,易天突然开口,于柳山河而言,等同于宣判死刑!


        

“易先生!”柳山河眼睛一睁,一股怒怨之色于心中激荡:“您这不是要杀死我吗?”


        

“我就是要杀你,你又能怎样呢?”易天淡淡说着,放下茶杯。


        

“最后一次了,我再给你一次选择机会。”


        

“对我开枪,无论我生死,你今天可以离开。”


        

“还有,对自己开枪。”


        

“最后,放弃开枪,喝下这杯毒酒。”


        

除了第一条路,都是死路!


        

大厅中几双眼睛,也在这一刻睁圆了。


        

众人都有些不解,易天要杀人,何必玩这一套?


        

柳山河很想搏一把,但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再也提不起勇气,对面前的男人下手。


        

所以,他举起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因为紧张,胸膛剧烈起伏。


        

“青山兄,我死之后,替我照顾家人!”


        

说完这句,他扣动了扳机!


        

李青山紧紧盯着易天,希望他能网开一面。


        

可惜,未曾等到!


        

咔擦!


        

手指扣动的那一刻,枪中依旧一声空响。


        

瘫到在地的柳山河,和紧张无比的几人,都是一愣。


        

当!


        

一颗子弹,从易天手中滑落,跌在子弹堆中。


        

八颗子弹,一颗不少。


        

枪,是空的!


        

众人,呆滞。


        

易天端起那杯毒酒,冲着地面一泼。


        

“恭喜你,暂时活了下来。”


        

柳山河浑身一震,脑袋抢地,磕的怦然有声,声音激动无比。


        

“多谢易先生不杀之恩!”


        

公孙圣老眼中满是震撼,看着转身上楼的背影,惊叹道:“天威难测,这才是真正的上位者啊!”


        

“柳山河。”


        

“你的命是我暂时宽恕给你的,七天之内,你要让我看到价值所在。”


        

“否则,拿回。”


        

柳山河心服口服,双眼通红,再度磕头。


        

“柳山河牢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