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66章 唐江遇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天见有人闯入,眉头皱起,巴掌依旧压在光滑的肌肤上。


        

另外一只手却捏成拳头,在自己手背一捶。


        

砰!


        

“啊!”


        

杨红颜一张嘴,两条长腿猛地绷直,心脏像是被人给扯了一下,脑袋突然趴了下去,嘴里吐出一口气。


        

像是大战一场的人,骤然停歇下来,分外放松。


        

杨红颜这个样子,让坤托心脏扑通通直跳,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同时,对于易天的杀意也更加狂躁,一刀刺下!


        

他的眼睛缩着,像是狩猎的豹子,嘴角浮现冰冷笑意。


        

果然如自己所料,这个小白脸就是个废物,面对自己的攻击,连躲闪都反应不及!


        

“住手!”


        

刀锋将要落下,坤托保证,下一个瞬间就能取走易天性命的时候,一声怒斥打断了他。


        

杨红颜再度抬头,苍白鹅蛋脸上出现一抹红润,怒视坤托:“谁让你进来的?”


        

“大姐……”


        

坤托收住了刀子,眼神不自觉的往下一掠,喉咙一滚。


        

面前一幕,他曾在无数个夜晚想象过……


        

“好看吗?”杨红颜凤目眯起。


        

那抹杀意,让坤托一个激灵,惊醒过来:“我……我是听到您的声音,担心这小子……”


        

“担心他干嘛?在这上了我,所以你赶着进来看活春宫!?”


        

很彪悍的话说出,杨红颜依旧面色冰冷。


        

坤托低头。


        

“过来。”


        

不敢忤逆,一步上前。


        

啪!


        

杨红颜抬手就是一巴掌,喝道:“知错了?”


        

“坤托知错!”


        

“还真有女王范……”易天心头颇为讶异,道:“把热水桶搬进来,还有酒精。


        

一大桶热水,放在了床前。


        

几瓶酒精,也递到了易天手中。


        

之前被易天一按,剧痛之后,心口的压迫感像是松了许多。


        

所以,杨红颜才会有之前的反应。


        

如今,对易天也信任了不少。


        

两手摁住对方后心,易天手有节奏的揉搓着,力道均匀扩散而入。


        

杨红颜只觉一阵火热,不断散发,进入自己身体,让她背部又灼热感,浑身都放松了下来。


        

哗啦!


        

倏然,易天打开了一瓶酒精,猛地泼在她背后。


        

“啊!”


        

酒精一泼,肌肤瞬间发凉。


        

热冷瞬间交替,刺激的杨红颜喊了一声。


        

酒精顺着背部流淌,蔓延全身,将床榻都打湿了。


        

坤托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细看,只能听到那声音,内心犹如猫挠一般。


        

心里,对自己所瞧不起的易天,嫉妒不已。


        

“不就是按摩吗?”


        

“我也可以做到,如果换成我上去,今晚暴毙都行!”


        

他如是想着。


        

酒精挥发之后,易天继续按着她背后。


        

杨红颜轻嗯了一声,将下巴轻轻的趴在了枕头上。


        

不一会儿,酒精再泼。


        

热冷交替数次,直到杨红颜的反应不再像之前那么激烈,易天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快了。


        

“还痛吗?”


        

“不……”杨红颜摇头,拧着眉头:“最开始疼的像是撕裂一般,现在好多了,只是发热。”


        

“嗯,阈值变高了。”易天点头,让人将一盆酒精放到冰箱。


        

在温度接近零度之后,才交给了易天。


        

易天站了起来,端着那盆冰冷彻骨的酒精,冲着趴在那的杨红颜,从头到脚泼了下去。


        

“啊!”


        

零度的酒精落在发热的躯体上,立刻散发出一抹滚滚烟雾,刺激的杨红颜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尖叫。


        

坤托心中复杂难明。


        

杨红颜是什么人他很清楚。


        

自己这位大姐,即便是被子弹射了也就是哼两声,今天竟被这小子折腾的大呼小叫。


        

趴在床上的杨红颜,身体抽搐不止,脸色红白交替。


        

“转过来!”


        

易天直接上手,将女人翻转过来,仰面朝着自己,而后一把抱起。


        

坤托想抬头,但又不敢,鼻血都要爆了出来。


        

扑通!


        

毫无征兆的,楚天尧将杨红颜丢入了热水浴桶中。


        

均匀热度,扩展全身,她立即闭上了眼睛,重重的瘫在当中。


        

呼吸,渐渐均匀。


        

水桶中,烟雾缭绕,更让人心生向往。


        

坤托那边,不断传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坤托,滚出去。”


        

杨红颜声音轻缓,带着些许慵懒,但霸道依旧。


        

坤托听话的退了出去,拳头捏的很紧。


        

“很舒服。”


        

“但这样,就能治好伤势?”


        

“热冷交替,让你的经脉和血管不断张弛,逐渐赋予弹性,抛除了泰宗拳留下的损害。”


        

易天站在杨红颜背后,手很随意的拍了拍她肩膀:“我在外等你。”


        

“既然治好病了,还占便宜?”杨红颜冷声一哼。


        

“占便宜?”易天大笑,道:“别的不说,我要是打算占你便宜,刚才给你治病的时候,就够你怀上孩子了。”


        

“别多想,我对你没兴趣,习惯使然罢了。”


        

易天摇头,直接俯下身子,在浴桶里洗了洗手,这才离开。


        

朦胧水雾中,杨红颜咬牙切齿。


        

这样的男人,她第一次遇见!


        

易天离开不久,她迅速从浴桶中起身。


        

上身脱得差不多了,但下身还穿着皮裤,又是酒精又是热水的,黏糊糊别提多难受。


        

易天回到凉亭,安静的等着。


        

坤托面色不善,道:“算你有点手段,要是今天没能治好大姐,我会撕了你!”


        

“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易天皱眉,放下茶杯:“我在品茶,不要打扰我。”


        

“如果破坏我心情,我可能会跟你计较。”


        

坤托怒笑:“求之不得,我还会怕了你一个小白脸?”


        

“如此说来,你要跟我动手?”易天一抬眉。


        

坤托捏着拳头狞笑:“不,我只是单纯的想揍你!”


        

之前那一刀,已让坤托断定,这人绝对不是自己对手。


        

此刻,易天还坐在那,无动于衷。


        

“慌了是吧?”


        

“故作镇定?”


        

坤托一面取笑,一面大步逼近。


        

“坤托!”


        

就在他打算动手时,一道清冷成熟的声音响起,听得一激灵。


        

杨红颜来了。


        

沐浴之后,长发披散,穿着黑色的居家裙,露出一截小腿。


        

小腿肌肤雪白,弧度美妙,步步而至。


        

坤托立即退到一边,解释道:“是他自己要跟我过招。”


        

闻言,杨红颜眸子一闪,看向易天。


        

“你给了我惊喜,我杨红颜不是失信之人。”


        

“给你一个友好的忠告,不要在不擅长的领域,挑战比自己强的人。”


        

“如果不是我来的早,你……”


        

她摇了摇头,大概是看在易天救了自己的份上,没有再说,给他留了一点面子。


        

坤托嘿嘿了两声,戏虐的看了易天一眼。


        

“这样说来,我到要多谢你救命了。”


        

易天觉得有些好笑,道:“你的要求我已办到,现在该你履行约定了。”


        

“找谁?”


        

“这人名为唐江,和花家女儿花语,在昨夜被同时带走。”


        

易天拿出一张唐江的照片。


        

过目一眼之后,杨红颜便招呼人去办了。


        

须臾,便有消息传了过来。


        

“花语早已离开金陵,被带去了花家。”


        

“那个男人被关押了起来,具体情况,还要等内线回复。”


        

“行。”易天点头,道:“记住第二个条件,明天上午,去参加决斗大会。”


        

杨红颜皱眉,道:“可以用武器吗?”


        

“冷兵器可以。”易天道。


        

“这限制了我手下的人,擂台争斗,短兵相接,这是武道中人的长处。”杨红颜如是道。


        

易天笑了,道:“这么说来,你也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了?”


        

“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杨红颜淡淡说着,一瞥易天:“我知道你身手勉强可以,但和真正的高手擂台对决,不也不行吗?”


        

她有很多资料,当中不乏将易天描述的神乎其神。


        

当真如此,何必求助于自己?


        

“拖延时间即可。”


        

莫文等人既以唐江为人质,便会全神盯着,现在即便确定方位,也难以下手。


        

等到决斗会开始,他们注意分散,便是自己救人之机!


        

易天离开,让杨红颜在查到唐江所在之后,立即告知自己。


        

次日,决斗大会开始的半小时前,易天得到准确消息。


        

“唐江被关在一个地牢,或许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