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75章 我就在这里,你来杀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十秒后,他站在了别墅楼正前方。


        

与此同时,别墅楼内脚步声响起,足有四五十人跑了出来。


        

这些人统一穿着练功服,人群中还有数道枪口,瞄准了易天。


        

这是最后的精锐,亦是江武的好手。


        

“让武元出来吧,你们不够打。”易天摇头道。


        

“可真够嚣张的!”


        

人群拨开,冷笑声飒然,


        

五道人影,联袂而出。


        

这五人曾出现在擂台上,败于白樱之手。


        

“便是那个女人过来,也未必能扛得住我们五人联手。”


        

姜天风哼了一声,道:“你,哪来的自信?”


        

“不用跟他多说废话。”另一人摇头,手中出现一副银晃晃的手铐,直接丢向易天:“别废话,先带上手铐。”


        

“这个条件,如不满足,你未必见得到你女儿!”


        

双方站在一个互相威胁的基础上。


        

任何条件,都不能将对方一次逼死,否则将会引来激烈反抗。


        

至于武元的意思,相当简单:温水煮青蛙,慢慢搞死易天!


        

“来吧。”


        

易天直接伸出双手。


        

姜天宇上前,给易天带上了手铐。


        

双手被锁上的刹那,易天手猛地往前一伸。


        

姜天宇有所警觉,迅速往后一退,但还是慢了半步,被精准扼住咽喉。


        

咔擦!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姜天宇的脖子便已被捏断,瞪着双眼死去。


        

“大哥!”


        

姜天风痛吼一声,眼睛都红了:“易天你个畜生,竟敢偷袭我大哥!”


        

“是不是偷袭,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姜天风大步而来,佯装要攻击易天,却在袖子里突发银针,刺面门而至。


        

叮!


        

易天手铐抬起,震飞银针,捏入指间,直接反射回去。


        

细如牛毛,飘如雨丝,瞬入眉心,姜天风仰面即倒。


        

姜家两兄弟,都是武恒得意门生,两人合力,就是老辈人物都难以抵挡。


        

在易天面前,却被如此轻描淡写的击杀!


        

其他跃跃欲试的三人,都冷静下来。


        

面前这人,显然比自己等人之前的预估,要强大的多!


        

“还要来送死?”


        

易天即便带着手铐,气度依旧在。


        

“既然不敢送死,那就退开吧。”


        

“让武元出来,亲自见我。”


        

“其他人等,就不要妄送性命了。”


        

众人愤怒。


        

都上了手铐?还敢轻视我们?


        

愤怒归愤怒,却是无人发声。


        

面前这人表现的强大的战力,已佐证一事:他有狂妄的本钱!


        

“武元,出来!”


        

喝声如雷。


        

依旧毫无动静。


        

“既然如此,我就只能进去取你狗命了。”


        

易天大步迈起。


        

“四十年来,你是我见过最狂妄的年轻人!”


        

就在这时,屋里传出愤怒低沉的声音。


        

几道人影,走了出来。


        

伴随着他们的脚步,于黑暗中飞出数颗子弹,冲向易天。


        

易天侧身一躲,同时抬起手来。


        

叮!


        

叮!


        

叮!


        

手铐之上,火星四射,边角已被子弹擦开裂痕。


        

易天稍一用力,便震成数块。


        

“搞了半天,这就是你说道天罗地网?”


        

易天面有失望之色,行动自如的双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武元内心怒火狂涌。


        

自己的精心安排,在易天面前,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最后五人的出场,为的便是震慑,让所有人一举拿下易天。


        

但他没有想到,姜家兄弟都被瞬间秒杀!


        

这说明,他之前对于易天的种种推断,都是错的。


        

就连他身旁苏青玉看着他的眼中,都充满了怀疑,似乎在说:你不行?


        

自己贵为江武副部长,屈尊来到金陵这地方,第一次代表江武意志出手,却接连损兵折将。


        

丢了江武的脸,而自己也注定没法抬起头来做人。


        

如果不能解决面前这家伙,回去之后,武恒必要追究责任!


        

“堂堂江武副部长,平日里以名门大师自居。”


        

“来金陵数日,为对付我不折手段,从开始到现在,一败而再败,自己始终没有出手的勇气。”


        

“至于今日,甚至用我四岁的女儿来做人质。”


        

“这就是江武的气度?这就是你的骄傲?”


        

易天的话,激的武元满脸通红。


        

他猛地一甩袖子,怒哼道:“不是谁都有资格,让我出手!”


        

须臾,他的表情有所缓解,笑容森然。


        

“冒险而来,盛怒杀人,就为了个小女儿?”


        

“口上说的仁义道德,结果为了一点私心,杀了这么多人,你就有脸了?”


        

面对武元的反唇相讥,易天不以为意。


        

“今日之前,我对于你们江武之人,尚有半点宽容之心。”


        

“今日之事,让我明了,你们不配!”


        

抓易欣为人质,固然大恶,但还不至于让易天大开杀戒。


        

然而,这群人对警察果断下黑手,那对于他们的定性,有必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他们做了连黑暗势力都不敢做的事,简直无法无天!


        

“我们不配?”


        

武元笑容更冷一分,反问道:“那你告诉我,谁配?”


        

“你女儿配?”


        

说完,他拍了拍巴掌。


        

屋子里又是一阵脚步声,冲出来最后二十人。


        

这二十人手持防爆盾牌,挡在了武元面前,对他加以保护。


        

“你这个所谓的副部长,真是胆怯的让人失望。”


        

“跟你肉身相搏,对于我的身份而言,是一种辱没。”


        

武元姿态依旧很高。


        

确定彻底安全之后,他才一挥手:“来人,把那小丫头给我带出来!”


        

“是!”


        

“啊!”


        

很快,里面传出来稚嫩的哭声。


        

一个一米九的大汉,提着易欣的头发走了出来。


        

小丫头疼的大哭,两条小腿乱踹,无助的小手往上抓着,想要攀住对方的大手,减轻自己的疼痛。


        

“叔叔疼。”


        

易天见此,沉着的双目,怒火狂燃。


        

“欣欣!”


        

大哭的孩子睁开了泪眼,看到易天时一愣,而后张嘴哭喊起来:“爸爸,我要爸爸!”


        

背后的拳头,紧紧攥拢。


        

“武元,趁早放人,不然你追悔莫及。”


        

“事到了这一步,你威胁我有用吗?”


        

武元呵呵两声,伸手接过易欣,冲着她的脸狠狠捏了一把,像是要将对方的皮肉给扯下来。


        

“啊!”


        

孩子无辜大哭,她搞不懂,自己明明只是个孩子,为何这些人要加害自己?


        

“易天,听到这哭声了没有?”


        

“心痛了吗?”


        

“此时此刻的你,是否后悔了,是否知错了?”


        

“敢跟我江武斗,这便是代价!”


        

武元将易欣提起,一脸凌厉笑意。


        

“现在,你知道我江武有多少手段了吧?”


        

“他人做不了的,我江武能做!”


        

“他人不敢做的,我江武依旧能做!”


        

“动手有武力,行事不需顾忌,出事能解决问题!”


        

“什么是江武?这就是江武!”


        

易天目光沉了下去,点头道:“很好,你让我对这个势力印象深刻。”


        

“我也可以告诉你,江武的生命,同样在倒计时了。”


        

“大言不惭!”


        

武元大笑,道:“易天,我告诉你,你得庆幸你女儿年纪不够,否则今天你要多出不少女婿来。”


        

“哈哈哈!”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不断的刺激着易天。


        

武元心里很是痛快!


        

“你真是一头该死的畜生!”


        

易天迈步而动。


        

武元迅速锁住了易欣的咽喉,满脸狞笑。


        

“不错,就算我是畜生,你能奈我何?”


        

“我就在这里,你来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