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78章 北部帅主,易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天离去之后,这里的人动作迅速,处理完头颅和手臂后,同样离开。


        

外面的一团乌云,方才滚滚而去。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片花园,光线也好了不少。


        

苏青玉还瘫在那,浑身发软,她茫然的看着天,手在颤抖。


        

今日之见,足以证明:那个自己昔日抛弃的男人,在金陵这块地,能够一手遮天!


        

不久,外面响起了警车鸣笛之声。


        

“好戏开场了,某些狂妄的人,要付出代价了。”


        

荆星武和陈雄对视一眼,皆笑了。


        

他们很快离开。


        

对于他们而言,少和警方的人打交道,自有好处。


        

在他们这一条道上,一般有个默认的潜规则,那便是:私下解决。


        

触动到警方,谁也不干净。


        

今天如果不是易天做的太过,直接将把柄送到几人面前,他们也不会急着动用此招。


        

一辆加长版的林肯上。


        

荆星武点了一支雪茄,吞云吐雾:“我很期待,那小子被警方找上门的时候,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狂躁呢?”


        

“他要是敢大打出手,甚至动了杀念,那我们就省功夫了。”陈雄呵呵一笑,忽而眉头皱起:“只是我觉得,这小子不傻,莫非有什么后招不成?”


        

“事实摆在那,那么多条人命,警方能放过他吗?”荆星武一笑。


        

他们没有在这等消息,而是直接离开,准备事后再了解。


        

花园之内,赶到的警方带来了救护车,一边检验尸体,一边收敛伤员。


        

江武的人,被砍断的胳膊正在接受医治,而另外一只手已经上了手铐。


        

苏青玉渐渐缓过神来,冷着脸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他们可是受害者!”


        

“受害者吗?”一个女警站了出来,冷笑道:“这些兵器都是他们自己的,还擅自藏有枪支!”


        

“除此之外,警方遭受杀害的四个警察,也是这批人所做。”


        

“挟持儿童,以武力设伏意图谋杀他人,这还是受害者?”


        

显然,她来之前,已经得到了相当的信息。


        

对于江武这批人,也有了清楚的定位。


        

所以毫不犹豫的,进行抓捕!


        

“易天!易天杀了很多人,他也安排了枪手,无论如何,你们都应当追究才是!”苏青玉怒道。


        

“这是我们的事,自会处理。”女警冷冷的回了一声,随即道:“你也要跟我们走,接受调查!”


        

苏青玉觉得此事不简单,立刻发动自己在金陵的人脉关系。


        

凭借她的财力和影响力,即便去某些人面前拍桌子都可以。


        

但今天,这批人没有一个买她账的。


        

而且矛头非常明显,针对江武!


        

“这件事绝不简单!”


        

在简单的做了笔录之后,苏青玉暂时恢复自由,立即想办法联络上江武那边的人。


        

而地震般的消息,也从江武渐渐扩散而出。


        

“江武副部长所在被包围,武元和一群精锐被杀。”


        

“此外,其他存活者,皆断一臂!”


        

消息震撼无比,卷起滔天风暴。


        

江武在江南之地,那就是绝对的拳头代表。


        

即便某些行走在上面的人物,想要动他们,也没法下手。


        

无他,这股势力过于庞大,而且高手众多。


        

稍有不慎,便要面临无穷暗杀。


        

自己可以不怕死,那家人呢?


        

一直以来,恨江武的人很多,但敢公开站出来反对的,一个没有!


        

这一次,不只是反对这么简单,而是直接拔刀相向,重创了江武。


        

数小时之后,江武门口,停下了一辆卡车。


        

卡车的后舱门打开。


        

哗啦啦。


        

血水伴着手臂,纷纷倒落出来。


        

“武恒部长,出来洗地了!”


        

司机拿出个喇叭喊了一声之后,迅速消失。


        

有人发现了,大为震恐。


        

在那些手臂上,还绑着江武人的身份牌。


        

“部长,大事不好!”


        

门外的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何事慌慌张张?”武恒皱眉,有些不悦。


        

前些日子,金陵有几只虫子挑衅自己。


        

但这都不是事,自己已将亲弟弟派了过去。


        

早上还和他谈过此事,武元告知,一切安好,皆在掌握中。


        

武恒也就信了。


        

毕竟金陵弹丸之地,自己弟弟又带去了江武十大高手和大批精锐。


        

要扫平金陵几个痞子,还不是轻而易举?


        

“门外来了一辆卡车,上面满是断臂,断臂之上,还绑着身份牌,都是我们的人!”


        

啪嗒!


        

武恒放下茶杯,眼中惊芒阵阵。


        

“大事不好!”


        

一个秘书冲了进来,慌张道:“部长,刚刚接到消息。”


        

“副部长和十大高手,还有少爷……全部死在了金陵!”


        

武恒脸色大变,大步往外走去。


        

还没到门口,一人抱着一颗脑袋哭着冲了进来。


        

“部长,在手臂堆里发现了副部长的脑袋!”


        

轰!


        

武恒如遭雷击,身体一晃,连退数步。


        

苍白之后,是滔天愤怒。


        

“立即调查,我要知道所有!”


        

“同时,以我的名义,知会江南境内大小势力——清洗金陵!”


        

武恒坐镇省城,多年未动,但依旧威望震江南。


        

他的招牌挂出去,江南境内,哪个势力不会去金陵吃一块肉?


        

“部长,苏青玉来电。”


        

“我亲自接!”


        

想到自己最出息的弟子,武恒声音缓和了不少,细心了解一切。


        

强如苏青玉,也在电话那头哽咽起来:“我已经报警了,但他们处理的态度不对劲,似乎刻意针对江武。”


        

“针对江武?我江武是那么好针对的吗!?”武恒怒笑,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亲自处理。”


        

挂断电话,他便道:“来人,备车,去一趟那位家中!”


        

“是!”


        

很快,一个简朴的庭院中,武恒与一男子对坐。


        

“这件事我已知道。”男子点头,道:“令弟有错在先,贸然对警察下手,所以他们这批人,被金陵那边定义为黑色势力。”


        

“对他们出手的人,就很难追究到责任了。”


        

“对警方出手!”武恒眼皮一跳,内心将自己死去的兄弟臭骂一顿。


        

真是疯了,这种事都敢做,不是找死吗!?


        

“但下手的人,显然也出身不正,这样杀人,也总该受到惩罚吧?”武恒皱眉。


        

男子沉吟片刻,道:“武部长,你确定要我们插手此事?”


        

武恒沉默了。


        

如果上面插手,那他便要收敛手脚了。


        

“先问一句,如果抓住这人,他有可能活吗?”


        

“当然不可能!”


        

“那就拜托你了!”武恒起身道。


        

他离开之后,一个秘书打扮的女子走入凉亭,缓缓倒茶。


        

“先生,他们这些人狗咬狗,何必去理会?”


        

“不波及寻常百姓,确实随他们咬,但也要注意影响啊。”那人叹了一口气,道:“金陵的动作,大的有些过分了。”


        

“去个电话,告诉那边,把那个什么易天,也给我抓了吧!”


        

“是。”


        

秘书还没退下,凉亭中又出现一人。


        

一身戎装笔挺,腰悬军刀,目光摄人。


        

“又是谁?”


        

男人不悦,皱起眉头,转身之间,脸色大变。


        

双目紧紧盯着对方肩上的帅星,再掠过那张年轻的面庞,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不知道您是那支大军中的少帅,莅临此处,有何要事?”


        

“这么年轻,不会是假的吧……”秘书也吓了一跳,但暗暗嘀咕了一声,意在提醒男子。


        

“确实,太过年轻了。”男人眉头皱起。


        

冒充军中少帅,这罪名可大了去了。


        

但这人的气势,却是极端可怕,不像个冒牌货。


        

“这,我的证件。”


        

来人上前,拿出一张烫金的红本。


        

男人看了一眼,手一抖,两手送回。


        

“青阳少帅好!”


        

“你好。”


        

青阳点头,拿出另一本纯金色证件,刺眼无比。


        

男人手抖的厉害,都要接不住了。


        

“这,是你要抓的那人的。”


        

轰!


        

男人猛地抬头,惊骇而不敢信。


        

缓缓翻开,震撼人心。


        

“北部帅主,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