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82章 跟我舅舅,有的比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家之内,唐江赶来此之后,并未遭受到殴打亦虐待。


        

反而,他被花语的母亲收留在院中,给他安排了私人医生。


        

只是花语一只被禁锢,别说是唐江,就连她父母都没能见上一面。


        

唐江来到之后,花语母亲陈萍便让他耐心等待,她为唐江去求个机会,让花家网开一面。


        

等待太久,唐江坐不住了,正要推门而出,一个身穿旗袍,身段颇为娇小的美丽妇人走了进来,轻声一叹:“小唐。”


        

“伯母!”唐江面色激动,道:“情况怎么样,花语的爷爷同意了吗?”


        

陈萍张了张嘴,无奈道:“小唐,你还是回金陵去吧。再呆在这,我怕你会发生危险。”


        

唐江心里咯噔一声,道:“伯母,我不会回去的!”


        

“请您让我见花家主一面,我会努力争取到机会。”


        

“关于你的事,花家早已经调查清楚了。”陈萍摇头,蹙眉道:“你最大的关系网就是易天了,可就在不久之前,整个金陵的地下势力,包括易天在内,都被针对了。”


        

“现在,他们成了江南的众矢之的,可以说是朝不保夕。”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外界,对于金陵谁为首这个问题,还在猜测。


        

易天来的蹊跷,八年前只是个企业家,即便历练出了身手,根本不可能有这般能量。


        

金陵先后出现王成、云家云傲、神医公孙圣。


        

故而,有人怀疑,在林飞虎易天这群人背后,还藏着一只大手。


        

而目前台面上的人,统统都是棋子罢了!


        

“易天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跟他有关系,不但帮不了你,反而可能会害了你。”


        

听到这个消息,唐江心头一提,深吸一口气道:“不会的,易天做事从来都有分寸。既然他敢做,就有把握能担的起。”


        

原本,陈萍对这小伙子还是比较满意的,就是人穷了点。


        

一看他这么盲目信任他人,登时蹙眉:“他担得起与否我不知道,但花家是担不起了。”


        

“为了花语,也为了你好,离开吧。”


        

“伯母……”


        

“你还赖在这干嘛,要我的人赶你出去吗!?”


        

门口,一个浓眉大眼,身材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正是花语的父亲花正。


        

“花言父子已经放话了,莫家的意思很明显,要想平息怒火,必须把花语嫁给莫通!”


        

唐江脸色变得难看,道:“伯父,莫通已经是个废物,而且人品败坏,要是花语嫁给他,这辈子就毁了啊!”


        

“当家的,这绝对不行!”陈萍也连忙道,眼睛都红了:“嫁给一个废物,这我绝对不同意。”


        

“这个我当然知道。”花正目光威严,哼了一声:“所以,我给她安排了一个更好的选择,让她先看看。”


        

“那……莫家会不会为难我们?”


        

“找的这个人,自然要抵的住莫家的压力才行。”花正抬了抬头,道:“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害了自己女儿。”


        

“至于你小子,赶紧离开。”


        

唐江失魂落魄。


        

花语这是要在莫通和新来的那人之间,二挑一?


        

“不行!”


        

“由不得你,给我丢出去!”花正恼了,直接派人上来抓唐江。


        

唐江抗争,奈何不是对手,肚子上又挨了两脚,被扯着往外拖去。


        

“不行,我得赶紧给易天打电话!”他咬着压,含着嘴里的血迹。


        

“呦呵,正闹着呢,我要不要先退避一下?”


        

门口,花言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几个人。


        

花正眉头一沉,道:“你过来干嘛。”


        

“二叔,瞧瞧你这话说的,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大侄子啊。”花言两手插着裤兜,嘿嘿笑道:“不为别的,爷爷说这小子或许有点作用,让他跟着去大堂走一趟。”


        

花正点头,从唐江身边擦过,哼了一声:“让你不走,现在要走没机会了!”


        

他大概能够猜测到老爷子的意思。


        

现在整个江南,都尊崇江武命令,要对金陵下手。


        

而唐江来自金陵,又跟那边的人关系不浅,留在手上,或许有大作用。


        

“现在后悔都没用了。”陈萍跺了跺脚,直叹气。


        

“没事的伯母。”唐江摇头,一攥拳头:“只要能见到老爷子,我就能争取一二,即便失败了,也不会后悔!”


        

陈萍很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肯定似得点头:“那就走吧。”


        

花家客厅之内,老爷子花人杰和花言的父亲花顺已经坐在那。


        

此外,还有一个身穿戎装的青年。


        

“这就是李建,在战部供职,家里长辈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花正对妻子道。


        

李建,就是他为花语选中的未婚夫。


        

陈萍连连点头,终于露出些许笑意:“好,好!嫁给他做将门夫人,比委身一个残废,可要强了无数倍。”


        

唐江,已不再考虑当中了。


        

唐江的目光,看向大厅内的那道人影,心头一震。


        

一股挫败感,涌上心头。


        

自己跟他比,怕是连个屁都不算吧?


        

“来了。”花人杰微微点头,手一摆:“先坐下吧。”


        

花正夫妇入座,而唐江还没动作,花言便冲着下人使了个眼色,让人把椅子给撤了。


        

他一个人站着。


        

“你就是花语之前的男朋友?”李建开口了,面上带着温和笑意。


        

不是他善良,而是面前这人,根本不够资格成为自己的敌人。


        

唐江一咬牙,道:“现在也是。”


        

李建愕然,略感意外。


        

“口气还不小,这几天打还没挨够是吧?”花言狰狞起身,揉了揉巴掌:“要不要我给你松松嘴。”


        

“花言,先别急着动手。”花人杰摆手,让自己孙子退到一边,随后发问:“唐江,你跟花语,到哪一步了?”


        

大厅里的目光,多变得深邃。


        

李建端起一杯茶,目光凝聚。


        

“哪一步都到了,我们原先打算奉子成婚!”唐江不再退缩,如实相告。


        

啪!


        

一时间,数人拍桌,怒意涌动间,杀意都卷了起来。


        

“好小子!”


        

“真不识抬举,这是要毁了花语下半辈子啊!”


        

花正大怒。


        

陈萍也十分不高兴。


        

当着李建的面,唐江把这话说了,让李建面子哪里挂得住?


        

花人杰冷哼一声,道:“花言,可以动手了。”


        

“是。”


        

花言狞笑着走了过来,道:“狗东西,就你他吗也敢动我堂妹?”


        

“真是天鹅肉让癞蛤蟆啃了!”


        

啪啪!


        

说完,就是两个巴掌甩了过去。


        

唐江没有还手。


        

因为他清楚,一旦还手,自己来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会被直接丢出去!


        

“老爷子!”


        

他擦去嘴角的血迹,道:“我虽然现在身份低微,但我已经拿下了几个大合同,要不了多久……”


        

“笑话!”花顺直接打断,冷笑道:“你所依靠的,不过是你那个兄弟易天罢了。”


        

“人脉也是能力的一部分,不是吗?”唐江道。


        

“是,确实是,能认识大人物,是你的本事!”花人杰肯定点头,道:“但你认识的,不是什么大人物,而是个死人!”


        

“要比人脉?”李建笑了,阴沉的脸色略微缓和,道:“那我让我舅舅过来,顺便见见花语真人,我再考虑一下。”


        

“已不是处子之身的她,是否有那个本钱,让我下娶!”


        

“小女的容貌,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花正连忙道。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嫁给莫家的废人。


        

“见着再说吧。”李建笑着摇头。


        

看似礼貌,实则有一种距离感。


        

不久,门口走进来几个警卫,腰间跨着手枪。


        

中央,一个中年男子迈步而入,气势昂然。


        

肩上的战衔,彰显他的不俗身份——一位准帅!


        

大厅内,众人皆一脸凝重的起身,唐江也看呆了。


        

李建嘴角一扯,一抹笑意浮起。


        

“怎样,你的靠山,跟我舅舅,有的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