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85章 吃肉喝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放过你,可你却没放过唐江啊。”


        

易天眸中,满是怒火。


        

“唐江的脸,是你打的?”


        

“我错了,我错了!”


        

花言要瘫了,抡起巴掌冲着自己扇了起来,一下比一下狠,不带丁点犹豫的。


        

痛哭流涕,什么尊严也不要了。


        

“可真有骨气。”


        

“但你这种人,不值得饶恕。”


        

易天摇头,众人连他动作都没能看清,只听到花言脸上传来一声巨响。


        

啪啦!


        

接着,花言整个人倒飞出去,撞了一头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打算怎么对付你来着?”易天一手搭住了唐江的肩膀,道:“对付这种人,你只能比他更狠,他才会怕你,不敢报复你。”


        

唐江深吸一口气,骂道:“这狗日的,想阉了我。”


        

易天一愣,随后冷冷道:“够阴的。”


        

“不如,你自己来?”


        

唐江咬牙,鼓起勇气走上前,抓起一把椅子,冲着花言两腿之间就敲了下去。


        

啪!


        

鸡折蛋打,一声杀猪似得惨嚎之后,花言晕了过去。


        

“啊!”花顺愤怒大吼,道:“唐江,你不要太过分!”


        

“你。”


        

易天的手冲着他一指,花顺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股凉意,从他背后嗖嗖的往上蹿。


        

“过来。”


        

“干……干嘛……”


        

花顺瞬间怂了,之前吼唐江那气势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一面说着,一面颤抖着靠近。


        

“坐下。”


        

噗通!


        

花顺直接坐了下去。


        

“把两条腿张开。”易天一脸漠然。


        

众人知道他要作什么了,表情都变得难看。


        

花顺更是怒吼:“不可能!”


        

又羞又怒。


        

让自己打开双腿等着鸡飞蛋打,何其丢人?


        

他花顺,不要面子的吗?


        

“这个……”花人杰也把不准了,想要劝和:“易先生,给我个面子,此事……”


        

“你算什么东西?”易天目光一扫,冷彻无比:“你在我这里,有面子可言吗?”


        

“还是说,你要代替自己儿子顶罪?”


        

老头子一听一哆嗦,吓得面色发白。


        

他年纪大了,有些玩意虽然没作用了,但也不想被摧残啊。


        

目光一挪。


        

像是死亡的探照灯,落在花顺身上。


        

“那你是想死?”


        

声音冰冷又平静。


        

花顺嘴上很倔强,身体却诚实的很,立马照做了。


        

花语惊的捂住了眼睛,一颗心砰砰直跳。


        

自己大伯是什么角色,她很清楚。


        

一头心狠手辣的笑面虎!


        

但在这个男人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像是只软软的绵羊,任由拿捏。


        

“啊!”


        

唐江发狠,又是一椅子下去。


        

血肉模糊中,花顺同样晕死过去。


        

整个花家大厅,至此彻底一片安静。


        

除了唐江粗重的呼吸声外,无人敢开口,打破这份沉浸。


        

花正喉咙滚动,额头之上,也浮现一层细密冷汗。


        

花顺就被这样搞了,自己要是……


        

他看了一眼唐江,内心发苦:这个看不起的女婿,以后惹不起了啊!


        

“原本,你算是唐江长辈。”


        

易天转身,走向花人杰。


        

镇定的步伐,惊的老头子面色发白。


        

“我不该动你。”


        

“但你太过无情,身为长辈,没有半点长辈的慈祥!”


        

纵容,甚至支持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对唐江下手。


        

如果没有扳指护身,后果不堪设想。


        

“今日,略施惩戒。”


        

易天一抬手,一巴掌。


        

啪!


        

威风了一辈子的花人杰,第一次吃巴掌,被打的低头,惭愧而又害臊。


        

却,不敢反驳分毫。


        

“下不为例,日后好好做人。”


        

“如果被我发现花家欺辱唐江,我就将花家转于他名下,听清楚了?”


        

男方家庭弱势,而女方家庭强势,这不是唐江一人之力能够改变的。


        

要么有庞大背景,要么有惊天靠山,不然只能低着头受欺负。


        

豪门讲究门当户对,也正是此理。


        

花家众人,都是一颤,纷纷点头。


        

易天既然有能力对付莫家,花家自然也在话下!


        

“你记住了?”易天冷视花人杰,像是在教训一个后辈。


        

“易先生教诲,牢记在心!”花人杰连忙点头,一张老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得。


        

易天没有再多话,转身走向唐江:“有事找我,别总那么客气。”


        

语气中,充满了人情味,跟之前的冷漠,判若两人。


        

唐江依旧无法从震撼中舒醒。


        

自己这个好兄弟,越发神秘强大了。


        

“别多想。”易天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咱两还是哥们。”


        

他不想被彼此的地位,破坏了这段最初且美好的友情!


        

唐江咧嘴一笑,点头:“好!”


        

易天离去。


        

“之前冒犯了。”


        

郑先林对着唐江拱了拱手,又让李建道歉,随后也离开了这里。


        

“舅舅!”李建满脸不甘,道:“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一段传奇……”


        

郑先林点起了一支烟,眼神变得复杂。


        

在到家之后,他把自己关进了书房,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我看到了一件东西。”


        

“北域兵指!”


        

“那人名为易天。”


        

落地窗前,那双眼睛渐渐眯起:“果然是你,真是让我惊喜。”


        

“这样都不死,不愧是军中神话。”


        

“那就让夜枭试试,你这个军中神话,还有多少威风吧!”


        

他放下了咖啡,忍不住笑了。


        

“威风如你,要是败在夜枭手上。”


        

“倒下之后的冰冷身体,怕不是都要发臭!”


        

他拿起了电话,给正在赶往金陵的人,拨了过去。


        

“已经确定,就是他。”


        

“这家伙,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那边的人笑了。


        

“你不怕?”


        

“怕?不会,也不可能,我只是觉得有些刺激。”


        

夜枭一笑,道:“我很想看到,在北域指挥千军万马的北部帅主,在我脚下哀嚎时,会是何等姿态!”


        

“记得分享给我。”男人嘴角,划起一个邪恶弧度,同时提醒道:“但千万记得,不要轻敌。”


        

“您放心,我会找个最好的下手机会,毕竟他身边还有人守着!”


        

于此同时,江南省内,大批势力的眼线和探头,都进入了金陵。


        

他们准备摸摸水温,再决定如何动作。


        

盐城最近,刘铁也是来的最快的,直接登门找了苏青玉。


        

“刘老大快请!”


        

接连失败,让苏青玉有些憔悴。


        

往日一副女强人派头的她,多了一抹病美人的姿态,更容易激发男人的征服欲。


        

刘铁心头一动,压下意马心猿,随之入座。


        

“易天走了,根据资料来看,他是单枪匹马离开的。”


        

“但莫家和花家先后产生变动,一定是他的动作。”


        

“部长断定,他一定带走了精锐。”


        

苏青玉的推测,很符合其他人的想法。


        

毕竟,易天这群人一直颇喜欢搞鬼。


        

而且,若易天是真正的幕后大佬,又岂会一个人轻易冒险,闯入对方地盘。


        

“苏总有什么想法?”


        

“我有心无力啊。”苏青玉苦苦一叹,摊开玉手:“我手上能用的人,早就被易天那一群人给拔了个干净。”


        

“部长的意思是,易天灭莫家就是为了立威,震慑群雄。”


        

“震慑群雄?”刘铁嘲弄一笑,道:“我还真不知道,谁有那么大的脑袋,可以震慑整个江南省的人!”


        

“所以他才玩了这一出,将自己无敌的形象,竖立的更加坚定。”苏青玉美目一闪,道:“要对付他,现在是最好机会!”


        

“我明白了。”


        

刘铁点头起身时,?目光落在苏青玉那双丝袜长腿上。


        

关于苏青玉的风流韵事,他略有耳闻,但不知真假。


        

故而,试探性道:“我做这第一波先锋,要是成功了,苏总可得给我摆酒。”


        

“咯咯。”


        

苏青玉笑得花枝乱颤,道:“刘老大跑来金陵吃酒喝肉,还要别人招待?”


        

颤抖的身子,越发迷人,让刘铁喉咙一滚,别有深意道:“有些肉,吃不饱啊。”


        

苏青玉轻抬美目,送过来一杯她喝过的茶:“要是刘老大得胜归来,我为您~单独庆功。”


        

“记住这个约定!”


        

刘铁端起茶,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