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195章 好好招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樱也第一时间想到了后果。


        

“易帅,要不我们直接返回北军,迅速登位。”


        

“绝对不行,背后的黑手没有拔除,如果我这个时候回去,会更加危险!”易天果断摇头。


        

整个战部,由东西南北四部构造而成。


        

而各大战部本身,皆是于战乱中自兴,更替由己;总部对四大战部分部,多是名义上的领导。


        

历经磨难回归的易天,依旧不在巅峰,回到昔日的位置,只会沦为黑手眼中的肉!


        

即便有人公开对他下手,总部也不可能干扰。


        

要坐稳帅主的位置,靠几张命令和文件是没用的,要的是自身的实力和势力!


        

白樱忠诚如初,但他无法保证,所有人都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忠诚。


        

毕竟,五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包括人心。


        

“全面封锁消息。”


        

“自行展开调查,日后有人披露出事,就说我以帅主身份涉入调查,也合情合理。”


        

白樱点头,但依旧带着一抹忧虑:“只怕暗中的人,会急着把事捅出去。”


        

“他不会那么着急的。”易天摇头,神秘一笑:“因为,他的牌还没打完。”


        

“嗯?”


        

“我的身份一旦全面公开,那些江湖宵小,还敢对我下手吗?”


        

“江南这批人虽然不够看,但要是把目光放到全国,那威胁性还是很大的。”


        

白樱一惊,道:“您是说,这些力量,也是他推动的?”


        

“身在高位,要影响底下的格局,何其简单。”


        

易天神秘的笑容之中,夹杂着杀气。


        

一处豪华俱乐部中,以魏静和魏阳姐弟为代表的金陵年轻一辈人物,也陆续赶到。


        

“早就听说魏家小姐芳名了,今日一见,果然迷人啊。”


        

席间,一人端着酒杯走来,笑眯眯的道:“我来自天都。”


        

“长老陈雄,就是我爷爷,我名陈武,你好。”


        

魏静不好抗拒,只能和对方碰了一杯。


        

陈武美滋滋的把酒喝了下去,笑了:“魏小姐很识时务,我很喜欢。”


        

“希望魏小姐赏脸,过来同座。”


        

说着,他便直接伸手,冲着魏静的下手抓了过去。


        

魏静面色一变,当即后退:“陈少,你这是何意?”


        

“嗯哼?”陈武皱了皱眉,道:“让你陪我们喝酒,能是何意?”


        

“要找陪酒,俱乐部多的是,我这就帮你叫几个过来!”魏静冷着脸道。


        

“她们不够格,你够。”陈武眯起了眼睛。


        

魏阳当即大怒,一把将其推开:“他吗的,这是我姐姐,魏家小姐!你敢让她陪酒?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砰!


        

陈武一把将杯子捏的粉碎,不屑一笑。


        

“魏家小姐,很了不起吗?”


        

“在这里,她的身份,就只够陪酒。”


        

“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完,伸出手,冲着魏静直接抓了过来。


        

啪!


        

魏阳一抬手挡住,身体往前一靠,一个肘击冲着对方脸上狠狠砸了过去。


        

势大而力猛。


        

砰!


        

陈武一抬手,被撞的连退数步,表情有些难看:“到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


        

魏阳身手一般,但易天曾点拨过他几次,后来勤加来练习,到也不赖。


        

“就这三脚猫,还敢欺负我姐姐。”魏阳不屑的说了一句,一把拉住魏静:“姐,我们先走!”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个所谓的宴会,没有再参与的必要了。


        

“站住,让你们走了!?”


        

席间,有人一拍桌子,喝住两人。


        

同时,守在门口的人,迅速将门关上。


        

魏静冷着脸转身:“你们什么意思?”


        

“登门而来,又冲撞陈少,就像离开,是不是太过目中无人了?”


        

席间,一个身穿戎装的青年男子开口。


        

他不是别人,正是在易天手中吃亏的李建!


        

郑先林才到金陵,还没有来得及跟金陵众多势力接洽。


        

所以,派出了自己的外甥,先让年轻人打好关系。


        

他那一身戎装,坐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此刻,他站了出来,让所有人高看一眼。


        

“男的,立即给陈少道歉。”


        

“女的,按照陈少要求,留下来陪酒。”


        

他淡淡开口。


        

几句话,就把他和众人之间的距离,给拉近了。


        

看向李建的目光,多出了欣赏和赞叹之色。


        

陈武笑了笑,道:“多谢李少出面了。”


        

“客气。”李建含笑点头,走到魏阳面前:“我说的话,你听不懂?”


        

魏阳怒极,道:“你他吗吓唬谁呢,给老子滚一边去,不然照打不误!”


        

“照打不误?”李建目光眯起,道:“你动我一下试试看看!”


        

那一身戎装,便代表着威慑。


        

魏阳也是爆脾气,冲上去就要干对方,被魏静死死拉住。


        

“我们愿意道歉。”


        

“但陪酒,做不到!”


        

魏静凝视对方。


        

“在我这里,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李建晃了晃手指,道:“乖乖听话。”


        

魏静也怒了,道:“阁下不要得寸进尺,凭你这点战衔,还不足以震慑金陵!”


        

“是吗?那你大可将你爷爷叫过来。”李建无所谓一笑,道:“正好,我舅舅也在,让他们碰碰头。”


        

“看一看,哪个更硬一些?”


        

针锋相对,互抬后台。


        

“精彩!”陈武抚掌大笑,道:“我对于魏老爷子的表现,表示期待。”


        

“希望他不会让人失望。”


        

“把你爷爷叫过来吧,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众人起哄。


        

“找我是吗?”


        

门,被一脚踹开。


        

一身唐装的魏武德走了进来,面色颇为阴沉。


        

笑声,戛然而止。


        

毕竟都是晚辈,凭他们自身的能量,还是镇不住魏武德的。


        

但他们不慌,都将目光,投向了李建。


        

“我来了,你可以叫你舅舅过来了。”


        

李建闻言笑着点头,道:“很好,希望见到我舅舅的时候,你依旧能这般,不卑不亢!”


        

拿出手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拨了过去。


        

陈武已经入座,再次斟酒,笑眯眯的品了一口。


        

“期待好戏登场。”


        

“听说魏家在金陵门面颇大,我很想看到他们爷孙三代同时被踩的情景。”


        

“有意思。”


        

“来,当干一杯!”


        

众人毫不担心,举起杯子欢笑畅饮。


        

而李建拨出去的电话,却迟迟未曾接通。


        

“怎么回事?”李建皱眉了。


        

“您舅舅日理万机,或许是有事没听到,再打一个。”


        

“不错,凭借他那种身份,难道还能出事不成?”


        

众人都说道。


        

李建也深以为然,点头之间,再次拨号。


        

依旧打不通。


        

“打不通就对了。”魏武德笑了,道:“这个电话,永远都不可能通了。”


        

“大胆!”李建脸色一沉,喝道:“你在诅咒我舅舅?我有理由怀疑,你带有某种不良动机!”


        

“不用怀疑了,我也犯不着不良。”


        

魏武德走了过来,将一件东西拍在李建手里。


        

“自己看看吧。”


        

李建摊开一看,浑身一震。


        

肩章、证件!


        

腿都在发软。


        

“李少?”陈武皱着眉头喊了一句。


        

哗!


        

李建不回答,直接一脸惊恐的冲了出去,看得宴会上众人直发呆。


        

李建傻了不成?


        

砰!


        

刚到门口没几步的李建,火急火燎的拉开了自己的车门,刚坐进去,一把枪就对准了他的后脑勺。


        

同时,肩膀上的东西被摘掉。


        

“接受调查,好好配合。”


        

一颗心,落入了深渊,瘫在驾驶位上,浑身乏力。


        

包厢之内,陈武一行人不悦的看向魏武德:“老头,你耍了什么把戏?”


        

“区区一个魏家,是不想存在了?”


        

这些所谓的大少,口气甚大。


        

实则,都是一些外地来的小虾米,借着某人的势,在此耀武扬威罢了。


        

“喂!”


        

这时,魏静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出了易天的声音。


        

“我没时间过去,你们两姐弟替我好好招待这些所谓的大少。”


        

陈武一愣,随后哂笑道:“算他有眼!”


        

魏静也很意外:“怎么招待?”


        

“一个人领一巴掌,再跪着爬出去。”


        

陈武满脸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