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201章 别跪着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


        

易天的脚步停了下来,微微侧头。


        

“谁要留我?”


        

剑老皱起眉头。


        

他纵横江湖多年,早在几十年前就威名赫赫,虽然早已退隐,不问世事。


        

但一个年轻后辈,以如此傲然的态度对待自己,依旧让他相当不舒服。


        

“或许你的背后有大人物撑腰,但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用这等态度去直面一位长辈。”


        

“报出你师长的名号来,若有时间,我会让他对你严加管教。”


        

剑老很自信,凭借自己在江湖中的人脉和资历,大概率是认识易天师长的。


        

或者说,这个身手不错的年轻人,他的师长有资格让自己认识。


        

“对我严加管教?你?”易天眯起眼睛,道:“别不知死活。”


        

“过了,身为武道中人,却不懂得尊重长辈,有必要给你些厉害。”


        

剑老的大拇指,再度扣住了剑柄。


        

一抹杀气。


        

“剑叔,千万别乱来!”杨红颜立马阻止了他。


        

杨战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算了。”


        

闻言,剑老这才缓缓退后。


        

“练武之人,多在养性,你却喜欢倚老卖老。”易天摇头:“这是最后一次。”


        

言语中,不乏警告意味。


        

挥挥手,带着众人走了。


        

“他实力不差,为何不让我出手一试?”剑老不解。


        

“不管怎样,荆星武的人是来找我杨家麻烦,而他来这里是解围的。”杨红颜摇头。


        

“这个年轻人要么是莽夫,要么底气比我们想的还要大。”杨战目光慎重,道:“敢对荆星武动手,背景不一般啊。”


        

“冲动闯祸的年轻人,这年头还少见吗?”剑老问道。


        

杨战一愣,点头:“你说的也有理。”


        

“红颜,你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战脸色沉了下来,道:“招惹到天都的大势力,稍有不慎,对于我金陵杨家而言,那可是覆灭之灾!”


        

“要是不跟他们对着干,刚才杨家就没了。”杨红颜一叹,道:“荆星武要我们臣服于他,做他的狗。”


        

“这不可能!”杨战怒了。


        

“所以啊。”杨红颜摊了摊手,道:“我没有办法,如果不是易天救场,事情难办。”


        

“如此说来,我们到欠他一个人情了。”杨战意外道。


        

“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卷入这场是非之中。”剑老弯腰,踢了踢一条胳膊,眼中有惊色:“好大的力道。”


        

杨战走来:“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看?”


        

“狂妄。”


        

“冲动。”


        

“但他确实有这样的本钱。”


        

剑老认可的点头,道:“他有资格挑战我了,再让他练上十年,这个年轻人将会超过我。”


        

杨战大惊。


        

他对剑老的实力和天赋可是一清二楚。


        

习武岁月接近是对方的三倍,竟然能得到剑老这番话。


        

“能被你赞赏,看来这个年轻确实不简单。”


        

“这么不简单的人,到底是谁的棋子呢?”杨战费解。


        

这天下,永远是文当先,武随后。


        

强大的武人,多是为大势力卖命。


        

在他眼中,易天也是这样的人。


        

另一处,杨红光跪在荆星武住处门口。


        

面上无光,深觉丢人。


        

但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家主之位,杨红光又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


        

“那谁啊,怎么跪在人家大门口?”


        

“杨红光你都不认识?”


        

“不认识!”


        

“啧啧啧,在二十年前,这可是金陵第一大少,可惜后来在内斗中输给了自己的妹妹……”


        

旁边有议论之声,传入杨红光耳中,让他气的满脸发红。


        

“现在他更不行了,永远翻不了盘。”


        

“怎么说?”


        

“杨红颜在国外经营的很好,在国内也搭上了大船,跟易天凑合上了!”


        

“易天?那又是谁。”


        

“这你肯定不知道,只有金陵上层才知晓,这是金陵的大手子,说是扛把子都不为过!”开口的人,显然是个八卦通:“现在金陵的风雨,都是冲着易天来的。”


        

“但这位爷不动如山,谁都搞不倒他,反而他弄一个翻一个。”


        

“杨红颜据说跟他那啥了……你说,杨红光不是得被他妹妹压一辈子?”


        

“杨红颜出入上流,而杨红光派到这来丢人现眼……”


        

“别说了!”


        

那人正说得来劲,旁人吓得往后退去。


        

因为,杨红光过来了!


        

他黑着脸,看着面前人:“你在议论我?”


        

八卦哥脸白了,道:“我说着玩的……您别在意!”


        

啪!


        

杨红光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说易天不会翻船?”


        

“我告诉你,他现在跟天都的人对上了。”


        

“你说,他会不会死?”


        

杨红光一伸手,直接捏住了对方的脖子。


        

八卦哥差点憋死,还在分析局势:“我觉得易天敢动手,那就有把握,这或许是个超级大人物……”


        

啪!


        

“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


        

杨红光暴怒。


        

分析局势可以,但在我面前说我坏话,是几个意思?


        

八卦哥也被打怂了,赶紧告饶。


        

“割他一截舌头!”杨红光喝道。


        

两个保镖走了过来。


        

“不要!”八卦哥惊恐叫道。


        

哔哔!


        

一辆黑色面包车开了过来,狂按喇叭。


        

杨红光怒了,喝道:“谁敢让我杨红光让路?”


        

黄毛探出头来。


        

“杨家人?”


        

“废话!”杨红光怒极一笑:“将来的杨家之主!”


        

杨红颜得罪了荆星武,而自己登门道歉,到时候杨红颜迫于压力退位,自己趁机跟荆星武打好关系。


        

上位家主,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他已打定主意,只要荆星武出现,自己就去当舔狗。


        

往死里舔的那种!


        

“行。”


        

黄毛无视了他后半句话,心里鼓捣杨红颜怎么有这么大一个儿子。


        

如果不是儿子,他怎么会说自己是将来的杨家之主呢?


        

车门打开,碰的一声丢下去一道血淋淋的身影。


        

“把人搬到门口去,我就懒得下车了。”


        

杨红光一愣,勃然大怒。


        

什么玩意,拿自己当啥了?


        

“老大,您快看!”


        

一个保镖冲着地上的人一指,嘴皮子都哆嗦:“这……这不是荆星武荆少吗?”


        

“什么!”


        

杨红光低头一看,脑子里轰的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荆星武怎么成了这凄惨样,被车撞了?


        

哔哔!


        

又几辆车开了过来。


        

一具又一具重伤之躯被丢了下来。


        

血气,萦绕门口。


        

停留在这的人,?纷纷畏惧的走了。


        

“这都是荆少的人……”杨红光发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自己跪在地上准备道歉的对象,竟然被搞成这逼样?


        

八卦哥趁机开溜:“我说过,荆星武不一定能搞定易天!”


        

说完就狂奔而去。


        

“绝对不可能是易天!”


        

杨红光怒道。


        

易天要是有这能耐,自己还拿什么跟杨红颜斗?


        

嘟!


        

手机响起。


        

老爷子杨战打过来的。


        

“荆星武让易天废了,你别跪着了,回来吧。”


        

杨红光瞬间被抽干了力气。


        

思索之后,杨红光爬了起来,眼神振奋。


        

“好啊,易天比我想的还能作死!”


        

“他把荆星武弄成这样,天都荆家岂能罢休?”


        

“快,给我把人送到府内去!”


        

招呼众人,手忙脚乱,开始搬人。


        

杨红光抬头挺胸,阔步走在最前头。


        

这里是陈雄和荆星武的临时落榻之处,一个古意盎然的别墅。


        

门打开,一个老者走了出来。


        

“荆少!”


        

陈雄一惊,随即大怒,袖袍一震,一巴掌扇在杨红光脸上。


        

啪!


        

“下贱东西,竟敢把荆少伤成这样,我要你的命!”


        

杨红光被这一巴掌打飞五六米,一口老血喷出,差点当场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