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傲世奶爸 > 第238章 背后的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可能!”


        

“你当我们是摆设吗!?”


        

“所有人听着,立即动手!”


        

刘亶望几人自不甘心,连声大吼,想要反抗。


        

陈南大喝:“都不准动!”


        

刘亶望一脸怨恨,道:“总舵主,你自己不愿出手,结果落到这种地步,还要我们陪你一块倒霉吗?”


        

“不错,宁愿一搏,绝不认命!”荆河也爬了起来。


        

白樱抬起美腿。


        

噗的一声踩了下去!


        

高跟鞋尖直接踏破了荆河丹田。


        

“啊!”


        

他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有反抗的雄心壮志是好事,但也要有那个实力!”白樱不屑道。


        

“都别动!”


        

门口又有人冲了进来。


        

林飞虎带了大批人,手里还带着火统,对准了庭院之内。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就算个体能躲,但这里这么一大片人,随便开几枪都能撂倒几个高手。


        

人数还在增多。


        

局势已彻底落入易天掌控。


        

那些态度激烈的天武高手,丹田全被打破,无比凄惨。


        

至于那些热衷于抱天武大腿的金陵人,易天根本不屑亲自动手,林飞虎和魏武德等人会跟他们好好算账。


        

易天走了,所有人都走了,庭院之中一片血色。


        

这里只剩下一个活人,她瘫软的坐在血腥当中,一脸茫然。


        

没错,易天依旧没杀苏青玉。


        

正如当初苏青玉最终没有取走易天的性命。


        

但她已经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希望。


        

目光之中,一片呆滞。


        

许久之后,如同垫款一般的笑声在庭院中响起。


        

似哭似笑。


        

“苏青玉,能有今日,都是你咎由自取啊!”


        

等待她的结局,还不知是什么。


        

金陵风波已起。


        

南方总舵主上位,并且出现在金陵,这让所有人大惊。


        

一个横跨八省之地的超级大佬,出现在小小的金陵,岂不是降维打击?


        

金陵那批人纵然再不怕死,估计也吓蹦了吧?


        

“谁是南方总舵主啊?”


        

“陈南!”


        

“陈宗师!是他出马的话,金陵怕是已经太平了。”


        

“那群不开眼敢于挑衅天武的人,估计身子都凉透了!”


        

消息酝酿没一会儿,紧跟着又炸出一个雷。


        

陈南被废了!


        

不仅如此,陈南带去的天武高层,都被当场废掉!


        

不久,消息彻底做实。


        

举世哗然而惊!


        

刚上任的陈南就被废了,让所有人都有点发晕。


        

这种事,无异于天方夜谭。


        

天武总部早几年便在筹划之中。


        

武道势力在各地影响力巨大,几乎左右了整个地下和武道圈子,威震全国。


        

这一次的天武成立,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事情。


        

除江南之外,其他各地也有些接近于墨爷的刺头,在天武成立之后,一个个都被压了下去。


        

而后则是四方总舵的设置,更是让这些势力彻底抬不起头来。


        

但这个刚上任的陈南就被搞了,让人们觉得无比离谱。


        

“那人实力比陈南还强?”


        

“据说并未过手,而是他拿出了一个东西,把陈南给震住了。陈南直到被废,都没还手!”


        

“还有这种事?”


        

“我也是听来的消息,做不得准!”


        

天武派出的那批高手中,自然也有某些人的眼线。


        

在远离金陵的地方,有人恭敬的低下了头:“楚帅,事情结果出来了。”


        

“陈南刚上位,想要拿易天练手,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


        

“结果他被易天废了?”


        

男子笑道。


        

“楚帅英明。”


        

“英明个屁,易天要是连陈南都对付不了,早该死了!”男子哼了一声。


        

“陈南虽然被废,但事情颇为蹊跷。”


        

“哦?”男子来了兴趣,摁灭了雪茄烟:“说来听听。”


        

“易天并不是靠拳脚压制的陈南,他在对付陈南的时候,拿出了一块令牌,才迫使陈南低头。直到被废,陈南都没敢还手。”那人道。


        

“帅主金令!”男子一惊,差点从红木椅子上坐了起来。


        

稍许,他的身体又缓缓沉了回去。


        

“这就有意思了。”


        

“对付一个陈南,易天就掏出了帅主金令,莫非这已经是当前的他极限所在了?”


        

“不知道。”那人摇头。


        

“掏出令牌,等同于暴露身份,做这种事,易天一定会好好考量才是……”


        

男子沉吟着道。


        

“要不我们再派个人去试探试探?”


        

“没意义。”他摆手,笑道:“有人会替我们动手,何必派自己的人去送死呢?”


        

“陈南见过了令牌,他就知道了易天的身份。不过他必不敢告诉下面的人,这个消息会被他送到天武最高层。”


        

“所以——”


        

“我懂了!”


        

丹田被废,影响的不只是武道基础,还有整个人的身体状况。


        

陈南在晕过去之后,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


        

虽然废了,但好歹他还是名义上的总舵主,不少力量守着他。


        

病房之中,几个医生急的满头大汗。


        

“快转重症室!”


        

推车过程中,车子突然一歪,陈南从上翻了下来。


        

一个身材姣好的护士迅速将其扶住。


        

“快,病人掉了下来!”


        

说话同时,她的眼中掠过了寒光。


        

带着手套的手指按在了陈南几个要紧穴位上,力道惊人。


        

“啊!”


        

昏迷中的陈南猛然睁眼,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护士。


        

大叫之后,又连吐了几口血,脑袋一歪,彻底没了气息。


        

“死了!”


        

一辆开往省城的考斯特上。


        

白樱正给易天冲好了一杯咖啡。


        

“陈南知道的太多了。”她抿了抿性感的嘴唇。


        

易天一笑,点头道:“是啊,知道太多的人,总是容易死的。”


        

白樱一喜,道:“那我这就去做!”


        

她早就想安排人做了,只是还没摸清易天的意思。


        

揣摩上意,试探发问,永远都是个技术活。


        

“容易死的人,干嘛要你去做?”


        

易天拉住了她的小手,道:“坐下喝咖啡,别想那么多。”


        

白樱有点发愣:“您不是……您的意思是,有人会让他死?”


        

“看着就知道了。”易天点头。


        

十分钟后,第三个重磅消息落下。


        

“陈南重伤,抢救不及,死在医院!”


        

“这……”白樱拿着消息,不解摇头:“丹田被破,但不可能这么快死去。”


        

“常人的话都不会这么快死,更不要说是陈南了。”


        

易天微微点头。


        

陈南虽然被废了,但练武几十年的他,生命力比起许多年轻人还要顽强。


        

因重伤而死,绝无可能。


        

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人下手,将这口锅扣在了易天背上!


        

“天武绝不可能杀他!”


        

“这场嫁祸也没有任何意义,即便陈南不死,天武也会来找您麻烦。”


        

白樱分析道。


        

“陈南不死,天武如何敢来找我麻烦?”易天似笑非笑。


        

白樱恍然大悟。


        

陈南不死,他就会道出易天身份!


        

而天武一旦知道了易天的真实身份,哪还有胆子出手?


        

“他刻意掩盖我的身份,就是想要用天武来测出我现在的深浅。”


        

“自己稳坐幕后,以便于找准时机,给我致命一击!”


        

易天语气冷了下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


        

“看来对待天武的策略,要有所改变了。”


        

易天放下咖啡,眼神深邃的看着窗外。


        

“隔空交手,又岂能事事如他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