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放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部荒诞剧。


        

在公司发展势头最劲的时候,放权给汪泽洋,回家监督装修、筹备婚礼以及休养身体准备怀孕。


        

这两年,她已经快要忘记约会是个什么玩意儿。汪泽洋本来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人,刚谈恋爱的时候就是凭着老实耐心诚恳打动了周放,之后更是不可能基因突变。在这热得妈都快不认识的夏天,她接到了一个情理之外又意料之中的电话,和她订立了一个特殊的约会。


        

这个约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汪泽洋在外面的小三——沈培培。


        

半年前,周放在汪泽洋的西服口袋里发现了一支用过的口红,桃红色,少女颜色,周放在自己手背上涂了一点,然后毫无征兆地大吐特吐了一番。任凭周放再怎么欺骗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在外面有人了。


        

周放和汪泽洋不同于一般的情侣,他们不仅是生活上的伙伴,更是工作上的搭档。


        

这么多年,他们已经习惯了把工作中的模式也带到生活中来。有问题,就开诚布公地解决。


        

关于这一切,汪泽洋用他那张长得很安全的脸,坦然地向周放承认了,并且恬不知耻地说:“我们在一起都五年了,订婚两年,你一直怀不上,我妈逼我分手。我和她在一起就想借她肚子要个孩子,为了早点和你结婚。”


        

汪泽洋能说出这种话,真教周放无言以对了。


        

作为汪家独子,汪母在他们订婚以后,要求先有孩子才准结婚,强说是地方习俗。对此,周放虽然不满,但与汪泽洋相处多年,觉得感情稳定,也不在乎那一张证书。再加上筹备结婚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事都可以齐头并进,也不急在一时。


        

谁曾想,这倒给了他汪泽洋乱搞的借口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周放这人的个性就像她的名字,提得起放得下,当她知道汪泽洋劈腿的那一刻,她在汪泽洋身上投放的感情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回收。她不喜和自己过不去,五年的青春耗费在一个不值得人身上已经实属浪费,不能再浪费更多。


        

周放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始终面带微笑,许久,她无比冷静地说:“分手的事容易谈,就是公司有点麻烦,找律师解决吧。”


        

汪泽洋大约是没想到周放会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分手,瞪了周放一眼,撂下狠话:“有本事你就和我分手,公司的法人是我,商标也是我的,我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公司拿走。”


        

汪泽洋知道周放宝贝公司,就因为公司,他们分手的事虽然在日程表上,却一直没能解决。再加上在一起太多年了,很多盘根错节的东西,一时半会儿还分割不出来。


        

她不急,小三沈培培倒是急得很,三天两头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分手,她也很无奈,公司和商标都还攥汪泽洋手里,难道她不想分手吗?


        

虽然和沈培培有过多次通话,但见面实属第一次。周放出门前照了很久镜子。她没有刻意打扮,只是穿了一身平常的黑色裙子,头发随意地挽着,甚至连妆都没有化。


        

不是她自信,她已经28了,而小三沈培培只有23,她不管怎么打扮都不可能比得过青春的美丽,索性就这样算了。


        

和现在市面上盛产的小三相比,沈培培的确略胜一筹,她年轻,名校海龟,家世良好,长相也很漂亮。


        

两人相对而坐,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黑色的裙子,沈培培的妆容很淡,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见到周放的时候表情很是镇定。


        

待周放坐下,她才姿态优美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微抿:“你和我想象中一样漂亮,我猜到洋的眼光肯定不差。”


        

周放双手优雅地交叠在双腿之上,淡笑着说:“什么羊啊马的?你认识的尽是畜生啊。”


        

沈培培没想到周放会这样说,一双美眸微瞪,脸上微微有些愤怒。语气也变得严肃:“你到底要怎样才同意分手?洋已经不爱你了!”


        

周放听着沈培培娇滴滴的声音,心里想着,这声音到了床上估计是能叫人欲仙/欲死的,嗔怒都这么好听,怪不得汪泽洋抬腿就上,卫生观念都没有了。


        

周放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看着沈培培那张精致的脸孔,慢条斯理地说:“沈小姐,你这话说得我听着怎么觉得有点奇怪?什么叫他已经不爱我了?说得怎么好像我还爱他似的?”她抿了抿唇:“你放心,他这样的垃圾谁回收我感激谁,我又不是绿头苍蝇,盯着他我疯了啊?”


        

“你——”沈培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他是你的未婚夫!”


        

周放微笑:“你知道就好。”


        

沈培培意识到着了周放的道,咬着嘴唇,半天才说:“周姐……”


        

周放赶紧打断:“别姐啊妹的,以为是古代啊妻妾成群还分大小啊?汪泽洋那种东西他配吗?”


        

“行,我不喊你姐,那你说吧,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他?”


        

周放有点无奈地说:“我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吧?我要公司。公司给我,他随时可以分手。”


        

“你明知公司是洋的命,用钱补偿你可以吗?”


        

“什么东西?补偿我?公司本来就是我的,没有我爸凭他能有公司吗?”


        

沈培培见周放态度坚决,抿着唇思索了一会儿,再抬头,眉宇微蹙,她问:“是不是只要公司给你了,你就愿意分手?”


        

周放耸肩:“当然。”


        

“我是真得爱他,我不在乎他有没有钱,我只希望在我24岁的时候可以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他喜欢小孩,我就为他生到他满意为止。”


        

看着沈培培那一脸认真神圣的表情,周放实在忍无可忍才打断她:“你们生猪生狗都是你们的事,我只要公司。”


        

沈培培看了周放一眼,“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她坚定地说:“我会帮你得到公司,但是你一定要遵守约定。”


        

其实当时周放并没有把沈培培的话放在心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在她面前总归是道行太浅。她微微笑地回应:“当然,只要你能让我拿到公司。”


        

当时的她并没有想到,沈培培竟然真的帮她拿到了公司,并且帮她赢得那么彻底。


        

和沈培培见完面,周放觉得太恶心,在街上溜了好几圈才回家。


        

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周放一直抬着头看着大太阳,直到眼前发黑才闭上眼睛。


        

在他们那个并不多大的城市里,订婚就和结婚没什么两样,这么多年一直以老公老婆相称,对于他们的关系,亲戚朋友已经是无人不晓。这段感情会走到这一步,是周放不愿意看到的。看到沈培培,她不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她认识汪泽洋的时候也不过23岁。在汪泽洋之前,她曾有一段伤筋动骨的初恋。那人把她最好的年华,最暖的心,最美的爱情全部带走,飞越国界,跨越时区,去了大洋彼岸。


        

在她最伤心最不知所措的时候,汪泽洋出现在她生命里。说不上多深刻的爱吧,更多的是感激、是救赎,是一种溺水的人抓到浮木的庆幸感。


        

毕业后两人不顾家长的劝阻早早订婚。为了创业,周放厚着脸皮缠着父亲,在父亲的加工厂帮助下开始做女装电商,起初多是仿些流行的少女品牌,之后才开始做部分原创,打响了品牌,用了三年,公司终于初具规模。生意稳定以后,两人联名买了房子、车子。汪泽洋在同龄男人里可谓模范,对周放的关心无微不至。这也是周放明明不喜欢汪母,还是同意了“先有后婚”的原因。


        

却不想,两年过去,她的肚子始终没有音讯。汪泽洋十分喜爱小孩,传统观念严重,生意稳定收入渐丰后,他也开始听信风言风语,觉得是周放“有问题”。


        

在汪母的陪同下周放去医院做了检查,一切正常。医生让她放轻松,孩子要顺其自然,急不来,她便也不急了,却不想,汪泽洋已经急成这样了。


        

说不伤心是假话,只是伤心又能有什么用?


        

伤心也还是要往前走,她已经28岁,不再是当年那个受到背弃只会哭、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拎着东西回家,汪泽洋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周放进门,放下遥控器,起身过来帮她提东西。他一贯如此,体贴得让人不忍心猜忌他,仿佛连猜忌都是对他的亵渎。


        

看着他的背影,周放有那么一两秒,脆弱地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该有多好?


        

可惜,事情都发生了,她脆弱也没有用。


        

“你已经好久没去逛街了,怎么来了兴致?今天去哪了?”


        

周放头也没抬,冷冷地说:“沈培培约我见面。”


        

汪泽洋愣了一下,随即收起了笑脸:“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去见她做什么?”


        

周放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你怕我打她呀?你放心,我没动手,我可是读过大学的人。”


        

汪泽洋微微皱眉:“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用去见她,我也不会因为她和你分手。我从头到尾只爱你一个人。”


        

汪泽洋想要抱她,周放恶心地大步后退:“你别说什么爱不爱的好吗?爱都恶心你了。”


        

汪泽洋眼神受伤地看着周放:“周放,我从认识你开始,怎么对你的,难道你看不见吗?我不爱你会这样对你吗?”


        

周放嗤鼻一笑:“你怎么对我了?找小三啊?我谢谢你啊!”


        

“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话吗?你在我面前永远是这么强势,即使如此我还是爱你。我觉得我自己也有点贱。”


        

“你确实贱,你不贱怎么能和贱三凑一对呢?”周放无心恋战,揉了揉肩膀就要回房。


        

自从知道汪泽洋有了小三,他们一直分房而睡。她走进房间,刚要关门,汪泽洋一脚拦了过来。


        

汪泽洋人高力气大,一把抓住周放,发泄一样在她脖子上乱啃,他推着周放的肩膀,周放顶不住力气一直往后退。


        

“恶不恶心啊你!放开!”


        

汪泽洋也动了怒:“我同意分手了吗?我没同意你就还是我未婚妻!你有本事报警啊!我倒是要看看警察管不管男女之间睡觉的事!”


        

周放死命地推打着汪泽洋,汪泽洋也红了眼,脸上被甩了两巴掌却还在强行撕周放的衣服。


        

“汪泽洋你讲不讲卫生?你喜欢交叉使用我他/妈不愿意!”周放发了狠,一口咬在汪泽洋肩膀上,他吃痛松了力,周放狠起一脚踢在他命根子上,汪泽洋立刻跪了下去,紧紧地捂着下/体。


        

看到他在地上痉挛如虾米的样子,周放心里突然有了一丝诡异的快感。


        

周放看着他,最后一丝眷恋也消失不见。


        

“信任和原谅都是给值得的人。你,不值得。”


        

那天的事让周放颇有阴影,她怕汪泽洋这畜生再变禽兽,收拾了东西回了自己家。父母对她的事自是十分清楚,两个老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还要看她脸色行事,关于她分手的事几乎问都不敢问。


        

周放分手,最对不起的就是爸妈,当初两老就不喜欢汪泽洋,一直反对他们在一起。周放就是个天生反骨,越反对越要在一起,那会儿她觉得自己和汪泽洋就和罗密欧朱丽叶似的。


        

现在看来老人是真的有预见性的,只是一切已经覆水难收。


        

周放回家后汪泽洋每天都给她电话,她对于公司的事坚决不肯让步。感情失败,她不允许连事业都拱手相让。而汪泽洋正是抓住了她这一点,死死咬着不放。


        

当初周放对汪泽洋百分百信任,公司的法人和商标都是用汪泽洋名字注册的。汪泽洋为了不让周放离开他,开出了五千万的天价,让周放束手无策。


        

正当她对于此事一筹莫展的时候,沈培培悄无声息地做了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事情闹出来的时候,周放正一无所知贴着面膜在床上闭目养神。


        

闺蜜秦清打来电话,她正有些困意,云里雾里的,她听到秦清那尖细的声音说:“周放啊我的天呐你快开电脑啊你老公和那贱三做/爱的视频在网上传疯了!”


        

周放一头雾水:“什么玩意儿?”


        

她愣了两秒突然拔高了嗓子:“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