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凛虽说嘴巴坏,但是人倒是讲信用,答应了帮忙,就真的和周放签了合同。一下子解了周放的燃眉之急。只是这男人架子很大,每次出面的都是他的秘书,事后周放想请他吃个饭,他在电话里特牛逼轰轰地说:先存着,以后再吃。


        

周放心里是挺不屑的,但是人家帮了她不是,嘴面上还是挺尊重的,连连称是。


        

这顿饭一存就存了两个多月,这两个月警察查到王副总已经逃到国外去了,还是举家逃的,可见这事是早有预谋。事后助理问她:“周总,那这事怎么解决?还继续往下追吗?”


        

宋凛给的原料价位比一般的贵了不少,加急又加了钱,损失了近一百万。


        

周放想了一会儿说:“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就当花钱买教训了。”


        

看着助理离开时有些愤懑的样子,周放轻叹了一口气。


        

就当她妇人之仁吧,买卖不成仁义在,毕竟曾经同床共枕那么久,送他去坐牢也未免太绝情了。这两个多月汪泽洋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原来他去医院检查了,没生育的不是她,而是他。


        

他有弱精症,能生育的几率挺小的。


        

知道他断子绝孙就行了,何必逼他上绝路呢?


        

周放自认其实是个挺善良的人。


        

起初刚分手的时候,父母对“分手”两个字几乎提都不提,生怕戳到她的伤处,这小半年过去,眼见女儿什么事都没有,还是那么生龙活虎,两老家伙也开始算计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吃饭的时候,周放妈杵着筷子敲着周放的饭碗:“听你爸说最近公司做得挺好的?”


        

周放大口扒饭,头都不抬地说:“还行,本来就是我一块弄的。”


        

“我不是和你说这个,我就想问问你的个人问题。”周放妈特别直白特别不拐弯抹角地说:“你这三十岁都没有,总不能这辈子都耗在这公司里吧?”


        

周放夹了一筷子的菜,心里思索着老妈的话,想想也蛮有道理的,也许是该找个男人。


        

她特别痞里痞气地问:“怎么?妈,你有好货要介绍给我啊?”


        

周放妈一筷子刷过来,周放眼疾手快给躲了过去。


        

老太太激动地破口骂起来:“你这丫头怎么回事,现在说话越来越没个女人样了!当初要你不要跟那个姓汪的,你不听,还和他同居,搞得人尽皆知,你这还怎么嫁人?”


        

周放低声嘀咕:“我也没打算嫁人啊?”


        

“什么!你不打算嫁人了?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周放!你这臭丫头!#¥%……&*((”


        

忍受了两个多小时爸妈的夹攻训斥,周放终于从大棒下捡回了条小命。前提是她妥协了,答应和老爸老朋友的战友的姐姐的邻居的儿子相亲。


        

周末,好不容易得了空能休息的周放还得去见传说中的老爸老朋友的战友的姐姐的邻居的儿子。周放为了以示尊重,特意穿了条合身的及膝黑裙,脸上还化了点淡妆。


        

化妆的时候周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挺难过的。当年还在读书的时候,周放总是想,这一辈子会为了最爱的那一个人一直保持美丽,好好收拾自己。


        

可是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她,这辈子只为一个人红妆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女人一辈子可能会遇到很多很多个男人。


        

看,这世界上什么都能信,唯一不能信的只有爱情。


        

这是一种只有女人会中的毒。


        

她到达约定咖啡厅的时候,发现相亲的那个男人已经到了。穿着白蓝条的衬衫,戴着眼镜,乍一看像哪个医院逃出来的病人。发际线赶超阿哥,体型微胖,这并不符合周放的择偶标准,但是她想想自己也不小了,又和人定过婚,也不能太挑。


        

她微笑着打了招呼便坐下了。


        

那男人拿了menu特别强势地给她点了东西。周放心里积攒了几分不悦,毕竟她也是个强势的人。


        

她告诉自己要忍住,也许他也有优点呢?


        

她这么想着,就听到此男开始大言不惭滔滔不绝:“周小姐,你应该已经听你爸妈说了吧?我还没有结过婚,并且在外企工作。听说你以前订过婚,和前面那个同居了好几年。很明显,我找对象优势比你大。”


        

周放不自觉嘴角抽了抽,心想爸妈这是上哪找来的龟儿子?长成这德行还有脸直男癌?


        

谁知此男居然还接着说:“你经济条件比我好,我对你个人条件很满意,我只希望结婚前你给我爸妈买套房子,写我的名字,让我看到你想和我结婚的诚意。”


        

“……”周放抬头看了一眼“阿哥”的脸,忍无可忍地说:“不好意思,你姓什么来着?”


        

“我姓朱。这都好一会儿了,你怎么连我名字都没记住?”


        

“这不重要!”周放摆摆手:“猪大哥,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诚意这个东西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过!”


        

周放站了起来,从钱夹里随便捻了几张扔在桌上:“希望此生不会再见。”


        

本以为极品遇上一个就够,却不想,之后的几个星期,她接连在相亲的时候遇到各式各样的极品。以至于到最后她连在家吃饭都像受刑,那心情,就跟上坟似的。


        

老妈喋喋不休地数落她:“你说你怎么回事?相那么多一个都不成?你乱凭什么感觉?你看你以前,挑三拣四,结果呢?”


        

周放知道她是说汪泽洋,有点理亏。


        

看吧,人一定不能走错路,因为一旦走错一次,之后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你的方向感了。


        

“妈,”周放有些泄气地说:“我不嫁人就不行吗?家里容不下我吗?”


        

本以为老妈会说点什么温情的话,结果她说:“那是当然的,难不成我眼睁睁看着我不到三十岁的女儿,今后一辈子当老姑娘吗?”


        

“那你也给我介绍点靠谱的人啊?”


        

“怎么不靠谱了?每一个都身家清白,经济条件虽然有的不如你,但是也都很不错啊!”


        

“那是,一上来就让我给他爸妈买房子!”


        

“那一个是意外,之后当兵的那个呢?”


        

“呵呵,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就和我说他对性/生活很有要求,每周最起码要五次。我瞅着他脑子有点毛病。”


        

老妈被噎了一下,不死心地说:“那上周那个律师小伙呢?我瞅着很靠谱啊!”


        

“他啊!”周放一翻白眼:“他哪是来相亲的,一上来就要我把公司的法顾给他,一开价就是一年一百万!”周放越说越委屈:“妈!饶了我吧!这些精英你就留给有需要的人吧!我真的不用了啊!”


        

“混账!孽债啊!”周放妈气得转身就回了房。


        

她终于赢得了片刻的清净。


        

由于老妈逼得太紧,她也开始不断催促小李给她找房子,只是她这人对房子要求挺多的,来来去去看了好几个楼盘都不是很满意,她心里也挺着急的。


        

这天提前下了班,打了车去找秦清,两人约着一块逛逛。一见着秦清,周放就忍不住开始狂吐槽。


        

末了,秦清正反看了看她艳红指甲油的手,说道:“你最近挺倒霉的,老遇到极品,这么着吧,我带你去算算运势吧。最近很红的一个店。”


        

周放这人从来不迷信,所以她一直不太喜欢挣这种钱的神棍。


        

逼仄的空间里,放着各式的铜像,点着让人有点晕的香,光线暗暗的,周放只能看清算命的男人挺年轻的,长得还不错。


        

她刚一坐下,就忍不住打量着面前的神棍。


        

“听说你算命很准?”


        

那男人用好听的声音说:“我没有算命,我只是透露了部分天机,每个人悟性不同,怎么理解我无法控制。”


        

周放笑了笑:“那你给我算个东西,你算准了我就相信你。”


        

那男人抿着唇看着周放。


        

周放特别认真地说:“下期彩票号码多少?”


        

还不等那男人回答,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秦清忍无可忍大声吼道:“周放!你给我滚出去等!”


        

周放灰溜溜地提了包出来,转头看了一眼蚂蚁窝大小的店铺,暗暗吐槽:秦清这小骚/蹄子,可不就是看上算命那小白脸了吗!还以为她不知道呢!又想老牛吃嫩草,这死丫头就是不长记性!


        

周放想着秦清这一进去八成要许久,干脆在路上逛了逛。走了一会儿她就觉得累了,随便进了街边一家店,喝了点东西。


        

这店装修得精致而文艺,很宽敞,因为背街而建,人不算太多。


        

半弧形的黑色沙发能将人的视线完全挡住,只是背后的人说话的声音,周放一字不落地都听了去。


        

傍晚时分,夕阳最后的橘色懒洋洋地透过窗户撒在桌上,着染着已经渐渐冷却的咖啡。女子的低泣声一直断断续续地传来,那么凄婉,那男人却不为所动。


        

“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男人的声音始终疏离。


        

末了,周放听到男子起身时衣料窸窣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抬头,正看见宋凛线条冷冽的下颚。


        

他视线笔直,并没有看见周放,倒是那女子,一下子就追了上来,抓住了宋凛的手臂。周放这才看清一直在低泣的女子长什么样。


        

快要及腰的长发被她烫成时髦而妩媚的卷发,面目如画,眼神凄婉,只是那颜色,略缺了几分血色。


        

“凛哥,你不能就这么走了。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


        

若是平常,周放一定会吐槽这男人不是个东西,这么个大美人居然这么冷情。可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帮过周放的人。想着这女子大约是宋凛的风流债,这么好的机会,她也该报报恩。


        

她倏然起身,强势地移开那女子的手,用身体将宋凛和那女子隔开。


        

“你这是干嘛呢?宋凛是我男人!”周放说这话的时候气势很强,连在她身后的宋凛都被震得愣了一下。


        

那女子没有理会周放,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宋凛:“凛哥,我得了癌症。”


        

周放本以为女子会说出什么让她怯步的话,却不想一开口便这么雷。


        

这是演韩剧呢?


        

她噗嗤一笑,特别不正经地说:“那我还只有一个肾呢。”还不等女子回话,接着说:“另一个卖了,买了手机。”


        

一直没做声的宋凛终于被周放这一句话逼得破了功,噗嗤笑了出声。


        

那女子一见宋凛笑了,眼神不觉灰暗了下去。放开了他们,不再纠缠,拿了包婷袅纤弱地离开了。


        

宋凛停顿了一会儿,也迈步离开,周放看他脸色不是很对,忍不住跟着他,他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们便这么一直走到了停车场。


        

“开车了吗?”宋凛回身很自然地问。


        

周放下意识地摇头。


        

“上车。”


        

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等秦清的周放,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上了宋凛的车。


        

很干净的车,车厢里没有什么不该有的香味,周放觉得这感觉有几分奇妙。


        

“那是你的前任吗?”她问。


        

宋凛安静地开着车,淡淡地点头:“嗯。”


        

“想找你复合啊?”


        

“不是,”宋凛嘴角咧过一丝自嘲地笑意:“找我借钱。”


        

周放瞪大了眼睛:“什么借钱啊,说这么文艺,就是要钱吧。”


        

周放说完这话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嘴巴很坏的男人,很难得的什么都没有说。英俊的脸上有让人看不懂的神色,说不上是什么,却也似乎不是难过的样子。


        

“怎么?她不是找你和好,你挺失落啊?”


        

一句话终于激得宋凛有了几分反应。赶巧正遇五岔口的大红灯,宋凛停下车,手撑着方向盘,斜倚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放,用好听到让人受孕的声音说:“是不是更年期就会话多话频?”


        

周放被他“更年期”三个字彻底气到了。


        

几次了?他说几次更年期了?


        

“你能不能稍微尊重尊重女人啊?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看周放恼羞成怒的样子,宋凛突然笑出了声。


        

等他再回过头来,周放如临大敌,思索着他是不是又要说出刻薄的话。她得时刻准备着,输人不输阵啊!


        

却不想,他只是突然伸手过来,抓住周放的手,放在他那地方,然后用一脸特别欠揍的表情问周放:“你说我是不是男人?”


        

他本意是要捉弄周放,一般女人遇到这情形,多半会吓得抽回手红着脸骂一声流氓。


        

但她周放是谁?


        

只见她无比淡定甚至带着几分勾引,抬头对宋凛抿唇笑了笑。


        

手上轻轻地掐了掐小宋凛,戏谑道:“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