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明说好了以后见面装作不认识,现在却拎着包站在宋凛公司楼下,周放觉得自己有点厚脸皮,但她转念一想,她从来脸皮就这么厚,倒也无所谓。


        

好像从小到大周放就是这样一个目的很明确的人,当年霍辰东也是她自己倒追来的。


        

读大学的时候霍辰东是学校的风云校草,长得帅家境好,好像天生的男主角。那么多女孩对他展开攻势,他都无动于衷,却独独被周放没脸没皮的追求打动了。


        

回想当初她每天跟变态一样跟踪他,霍辰东被她跟烦了,忍无可忍地和她说:“你别喜欢我了,其实我喜欢男人。”


        

周放还能厚颜无耻地对他笑,说道:“好巧,我也喜欢男人,我们真有缘。”


        

她以为爱情和生活中的每一样东西一样,如果想要得到,就为之而努力,最终一定会有好结果。


        

却不想,没脸没皮追求来的爱情,就是没有什么重量,他从头到尾都那么轻视她,所以分开都是那么轻易。


        

后来她不再为了爱情把自己放低,所以选择了对她呵护备至耐心追求的汪泽洋,却不想一样没有好结果。


        

有人天生不适合谈爱,比如她。


        

周放挺直了背脊站在电梯里,电梯的铁壁像镜子一样,将她的模样完整地映射出来。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贴身的职业裙装,看了看自己,觉得裙子似乎太长,又用力地往上提了提。看着自己白花花的大腿,周放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


        

工作中的宋凛和私下的宋凛完全是两个人,从到达公司到此刻,周放已经等了近四个小时,宋凛才终于肯抽十分钟和她谈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进宋凛办公室之前深吸了好几口气,一直在思索该用什么样的脸孔面对他,最后只用了最平常的微笑,却不想,宋凛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有抬。


        

“咳咳。”周放小声咳嗽了两声,试图引起宋凛的注意。


        

“感冒了?”宋凛抬头看了她两眼,然后又低下头去:“感冒了离我远点,我可不想被你传染。”


        

狠狠一箭射了过来,周放觉得受了点伤,撇了撇嘴唇,开门见山地说:“能不能通融通融,让我公司参加下一季的‘衣见钟情’?就是9月播出的那个。”


        

宋凛停了笔,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凭什么?”


        

“我最近一批货选材出了问题,过水以后严重缩水。为了保信誉,我全部拆了重做,受了一些损失。”


        

“然后?”


        

宋凛是个人精,撒谎吹牛都不合适,倒不如老实交代,周放抿了抿唇,诚恳说道:“我今年遇到的几件事你也都知道了,公司运营得不算太好,如果能让我上‘衣见钟情’,打打广告,对重塑品牌有利。我知道这个节目是你们公司赞助的,你和那个节目的刘导也熟。总归要找人上节目的,我或者别人,都一样。所以……你能不能做个顺水人情,让我公司的设计师上?”


        

宋凛笑:“据我所知,下一季的参赛公司已经订好了,现在把你安排进去,就要踢掉一个。就像你说的,总归是找人上节目,你和别人有什么区别?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


        

“……”周放咬了咬唇:“你想要什么好处?”


        

“呵,”宋凛的笑声显得有些轻蔑:“我长得像公私不分的人吗?回去吧,我不是吴三桂,你也长得完全不像陈圆圆。”


        

“真的不能再谈谈吗?”周放这人很执着,一笔生意不谈成她能反反复复咬着。


        

“我从你身上看不到什么好处,上次那事是顺水人情,我的加工厂具备这样的生产力,谁出钱给谁加工,这很正常,但是节目这事我无利可图不是吗?”


        

宋凛执起了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周放知道谈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只得回去,此事她自是不会放弃。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她刚要出门,就听见身后宋凛的声音:“公事谈不成,我们倒是可以谈些私事。”


        

周放没好气地瞪他:“我们之间有什么私事可谈?”


        

宋凛轻轻扯动嘴角,再次看向周放的眼神变得赤/裸,都是成年男女,周放自然能看懂他眼神里的意思。她狠狠瞪着他:“你想得美!”


        

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宋凛突然开朗地大笑起来:“周放,你脑子里那些龌龊东西,才是真的想得美。”


        

周放知道自己又被耍了,无心恋战,狠狠摔门离去。


        

开车一路遇红灯,周放气急败坏一直骂骂咧咧,却不想祸不单行,车还在半路抛锚。她站在大路中央打拖车电话和助理电话,挂断电话后,她忍不住在心里狂诅咒宋凛,遇到那男人之后就没有一件好事了,一定是命数相克!


        

她插着腰站在原地等助理来,正烦着,身边突然响起了叭叭的喇叭声。周放不耐烦地回头去,正准备骂人,就看见身旁的黑色轿车里探出一个男人的头来。


        

“周总,这是怎么了?”


        

周放一见是“衣见钟情”的刘导,立刻变了表情,堆起笑容:“车抛锚了。”


        

刘导爽朗地笑着:“周总你这车好几年了吧?一大公司的老总,开个高尔夫,这是学老一辈搞节俭是美德?”


        

周放讪讪一笑:“开惯了,不想换。”


        

“也是,女人都是长情动物。”刘导朝周放招了招手:“上车,我送你一程。”


        

周放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她上车后才发现车上不仅有刘导,还有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周放原本想说说上节目的事,权衡之后没有开口。


        

倒是刘导很是健谈:“你这是从哪来的?”


        

“宋凛那。”周放如实地回答。


        

刘导听她这么说,看向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复杂了几分。周放起先觉得有些莫名,后看见那两男人的笑容里都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立刻明白过来,她憋着股气正想发作,脑子里却是突然灵光一闪。


        

她微笑着对刘导说:“是一点私事。”


        

她故意说得暧昧,刘导立刻了悟她话里的意思。


        

“宋凛才是福气大啊,身边都是桃花。”


        

周放故意表现得很生气的样子说:“可不是,这样的男人,真是不能托付啊。”


        

刘导不愧是宋凛的朋友,立刻说:“哪的话,都是那些女人贴上宋凛,宋凛还是很正直的。”


        

周放忍着白眼,笑说:“刘导你就胡说吧!宋凛除了对女儿正直,还能对旁的女人正直?”


        

“女儿?”刘导一脸震惊的模样:“宋凛带你见过他女儿?”他表情瞬间严肃了几分:“周放啊,你早说啊,都是一家人,还说什么二话啊!”


        

身旁一直没说话的男人满脸疑惑,低声问刘导:“他放下了?他前头那个老婆不是给那谁当小老婆了吗?”


        

刘导听到这话,立刻瞪了那人一眼:“在周放面前胡说什么呢!宋凛一直是大光棍。”


        

周放察言观色了半天,最后还是按捺着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刘导微微笑道:“刘导啊,那上次我和你说得上节目的事……”


        

刘导哈哈大笑:“都是一家人,上节目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周放没想到宋凛居然这么好用,不用可不是傻子吗?这瞎猫撞死耗子的事她是第一次遇到。


        

想想也没什么可心虚的,她也没有说过和宋凛有什么关系,都是刘导自己在那瞎领悟,要是宋凛否认也没什么丢人的,她根本就没说什么呢。


        

再说了,像刘导这种大忙人,自然没空去和宋凛核实他的个人情况,如果他真的不去核实,什么都不问,那她就可以先进节目了。


        

她到家下车,很恭敬地向刘导道谢,心情好了很多,哼着小曲就回家了。


        

与此同时,送了周放回家的刘导邀功一般给宋凛打了个电话。


        

“老宋啊!你猜我今天送谁回家了?”


        

宋凛觉得有些莫名,但还是笑笑问:“老刘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是送谁回去了?”


        

“去去,我这不是老朋友拉家常吗!”刘导笑:“周放是你女人你怎么不早和我说?今天路上碰到她,差点在她面前把你那些艳史都给说了,还好我聪明!”


        

“周放啊……”宋凛若有所思:“她怎么了?”


        

“能有什么啊,从你那出来你也不知道送送,车抛锚在大马路中央,宋凛你这是搞得什么鬼,怎么对自己的女人这么不知道怜香惜玉了。你和我说说你这次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了?”


        

宋凛脑海里莫名出现了一些画面,比如恼羞成怒的周放气冲冲地开着车离开,又比如车子抛锚在大马路中央她气急败坏的模样。


        

他想,那时候她一定狠狠诅咒他了,那女人就是这种作风。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淡淡说着:“这事我肯定好好谢你。她这不是和我闹矛盾么,还没等我说什么气冲冲就跑了。”


        

“女人要哄呐!”


        

宋凛笑得意味深长:“那是自然,我一定会好好哄。”


        

原本周放还有几分提心吊胆,却不想刘导那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顺顺利利地和她签了协议,还派人过来录了一些前期的资料视频。


        

周放侥幸地想,这是老天在帮她啊。


        

像她这么无耻卑鄙的人,吃了一次甜头就会贪婪地想要第二次,自从她发现宋凛这么好用,就开始如法炮制第二次、第三次……奇怪的是,每一次她都能达成目的,以至于现在圈子里不少老板都真的以为周放是宋凛的女人,她自然不会去解释,就这么躲在宋凛的福荫下挣轻松钱。


        

一切都发展得太顺利了,致使她渐渐失去了警惕之心,假话这东西说多了,渐渐也和真的一样了,她现在对此事已经完全不紧张了,利用宋凛那可是淋漓尽致的。


        

这天她正陪着刚谈妥了一笔生意的大老总吃饭休闲。


        

这老板和宋凛吃过两次饭,对宋凛很是崇拜。周放一直硬着头皮地听着他在那给宋凛唱赞歌,要知道她眼里的宋凛和这男人说的可完全是两个人啊!


        

晚上按摩完了,周放扶着那老板回房,想着把他撵去睡觉,她就能下班回家了,不觉脚步就快了许多。


        

刚走到给他定的房间,周放松开他,在包里找钥匙,也就两秒的光景,他已经带着几分微醺晃到别处去了。


        

周放急忙赶过去,就看见他拉着一个周放非常熟悉的人。


        

“宋总!”那人很是兴奋地喊着宋凛的名字:“你也在啊!”他意味深长看着周宋二人,走过来从整个人呆在原地的周放手里拿过房间钥匙,非常识相地自己回房:“宋总在,周总你去吧,不用管我了,我自己回房去睡觉。”说完,还无比暧昧地冲周放和宋凛一笑。


        

看着他踉跄地回房,无比果断地关门,周放终于意识到,此时此刻,走廊里只剩下她和宋凛两个人了。她终于感受到了压力,瞬间后背热了起来,头皮一阵阵发麻。


        

她正准备逃走,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周放想要挣脱,那人却抓得更紧。


        

男人和女人在力气上的悬殊自是不用多说,宋凛轻轻一收,就把周放收进了怀里。两人距离极近,近到周放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在这种地方,自然是应酬来了,就是不知道是谁应酬谁。


        

他的脸颊微烫,贴在周放的右耳耳侧,周放只觉得身体好像被这热度麻痹了。她想要回过头去,可是他贴得太近了,她只要一扭头就会亲在他脸颊上。


        

“放开我。”


        

宋凛笑了起来:“不放。”


        

说着,他突然一用力,将周放抱了起来。


        

等周放回过神来,她已经被宋凛抱进了他房里。


        

她想要往外逃,宋凛眼疾手快地关了门,他眯着眼睛看着她,那神色仿佛看见了猎物的豹子,姿态优美,却又充满了危险。


        

他对她勾了勾手指:“乖,过来。”


        

周放想走,只是还没走两步就被宋凛抱住。他的力道不大不小,有着男人不容置疑的霸道,却又偏偏带着几分让人无法拒绝的温柔。


        

他打横将周放抱了起来,很温柔地放倒在宽大的床上,周放想爬起来,他已经整个附了上来。


        

他的双手撑在周放两侧,那样近的距离,近到几乎呼吸相闻。


        

宋凛没有直奔主题,而是把玩着周放的头发,那撩拨的姿态像一把火,将周放的脸整个点燃了。


        

宋凛低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周放的鼻尖,带着几分酒精的气味,周放觉得自己也微醺了。


        

“听说你是我的女人?”宋凛嘴角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周放早该想到,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就是在等机会一并收拾她。


        

周放有些紧张:“你……你想干吗?”


        

宋凛理直气壮地回答:“睡自己的女人。”


        

说着,他的吻已经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


        

和宋凛这种高手相比,周放完全是不堪一击的菜鸟。


        

周放觉得热极了,想要推开他,却好像全身失了力气一样,整个人意乱神迷了起来。


        

“你想干吗……”此刻周放软弱无力的抵抗更似欲拒还迎,勾起了宋凛的*。


        

她的双手抵在宋凛胸口,手心满是宋凛紧实胸膛的触感,她呢喃着:“你疯了……你醉了……”


        

宋凛用胡渣摩挲着她的脖颈,声音里充满了引诱,他明明还在解着周放的衣服,却大言不惭地说:“给你机会,你也可以推开我。”


        

周放自是没有推开他,她羞耻地撇开头去:“你很狡猾。”


        

宋凛见她这模样,笑了起来,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说道:“相信我,对待算计了我的女人,这绝对是最轻的惩罚。”


        

宋凛滚烫的身体贴着周放。距离那样近,周放的视角有些失焦。


        

他问她:“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


        

周放觉得眼前闪过一瞬斑驳,她坚定地回答:“把命交给我的男人。”


        

宋凛勾了勾嘴角,腰间一送,二人融为一体。


        

他吞噬着周放的耳垂,在她耳侧说着:“我把命根子交给你,也差不多。”


        

周放像深海中突然被冲上岸的鱼,身上和身下仿佛冰火两重天,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要缺氧了,只能紧紧地抱着眼前这个男人才能短暂存活。


        

这是极其混乱的一个夜晚,夜色看似宁静,却似乎有着稍许波澜。


        

那样的,漫长……


        

周放早上是循着生物钟醒来的,她全身的骨头像要断了一般疼痛,尤其是腰,酸得不行。她醒来的时候宋凛还在熟睡。那样不设防的样子让周放心跳不觉地加快了。


        

太奇怪了,从认识他开始,她的原则一再被打破。她看着床上的凌乱,羞耻之心终于涌了上来。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又很快速地穿戴完毕。拿着包正要走,想了想又折了回来。


        

这男人上辈子不是压路机就是打桩机,太非人类了,周放想到昨夜自己丢盔弃甲的样子着实丢人,想着好歹也要掰回一城才行。


        

这是一场成年人的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这游戏规则,即使周放是个菜鸟她也懂的。


        

宋凛循着生物钟醒来,枕塌旁已没有周放的余温,只是他的臂弯里还有淡淡的香气,这女人做事的风格和她这个人完全一致。


        

即使在床上也不懂得服软,像个角斗士,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回想昨夜的激烈,宋凛竟有几分难能的兴奋感。


        

他刚要起身,余光便看见了床头柜上那女人唯一留下的东西。


        

古铜的金属颜色,熟悉的钢镚儿——人民币,五毛钱。


        

他顺手把硬币捞了过来,仔仔细细看着那枚没什么特色的硬币,想着那女人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放在这。


        

想必是趾高气昂又理所当然的样子,宋凛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