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认识了宋凛,周放觉得自己遇到各种倒霉事的概率变高了。比如现在,原本就赶时间,却在路上碰上碰瓷儿的。


        

今天一整晚的行程都有点诡异,她一个人开着车,是要去参加一个全国一流服装杂志举办的晚宴,大老板在时尚界可谓巨头,这样的人物她以前是高攀不上的,这一回人家却给她发了帖子,容不得她去考虑为什么,总之装扮整齐就去了,原本不应该她亲自开车的,陪同的副总孩子突然发烧了,她只好临时把人放回去了。


        

像一条长长的因果链,a导致了b,b导致了c,而这个倒霉的c,正是周放现在眼下必须面对的结果。


        

周放身着一件黑色一字领连衣裙,下车下得急,大衣也忘了披,她的高尔夫前面正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咿咿呀呀地叫唤着,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保险杠的情况,和她刹车时的感觉一模一样,那真是一点撞击的痕迹都没有。


        

明知是碰瓷儿了,却没时间和人理论,周放回车里拿了钱包,有些不耐烦地对地上的人说:“演上瘾了是不是?我没空和你耗,给你三百,快点走!”


        

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三张纸币。


        

却不想那中年男人真是个厚脸皮,不依不饶的,他瞪着眼睛在地上打滚,撒泼,嚷嚷着撞人了撞人了,眼看着周围渐渐有人好奇地过来,周放不想被围个水泄不通耽误时间。无奈地问:“你倒是起来啊!你想要多少!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那男人撑着胳膊坐了起来,一脸无赖样:“我好像腿折了!你得给我三万!”


        

“你以为你在抢钱吗?”周放握着钱包,突然不动了,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男人,漫不经心地说:“你有没有听说过药家鑫的故事?”


        

那男人瞪着眼看着周放,周放趁热打铁,接着说:“我看你撞得挺严重的,说不定不止是骨折,可能下半身要瘫痪呢,这后续的费用估计得上百万,干脆弄死了得了,也就赔个四五十万,还节约点。”说着,一脸凶狠要回车里。


        

那男人大概是给吓着了,赶紧跳了起来,死死地抓着周放,周放到底是个女人,这力气上抵不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男人满身的灰蹭在周放黑色的裙子上,周放心中大叫不好,却怎么也挣不开。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脱身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暗暗的身影,堪堪挡住了她面前的光亮。


        

周放的腰被那男人扯着,她狼狈不堪地抬头。


        

正看见宋凛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欣赏着她的窘境。


        

“怎么这么背!”


        

周放暗自懊恼,怎么总是被他碰到这么狼狈的样子。


        

她白他一眼:“不要你管我。”


        

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硬。


        

宋凛个高力气大,轻轻一扭,就把那男人的手从周放身上“移”开,他迅速地抓起周放的手,刚要走,就被那男人抓住了脚。


        

宋凛踹了几脚没有踹开,倒也气定神闲地站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周放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他钱包里厚厚的一叠红的,果然有几分土豪战士的气质。


        

宋凛邪邪一笑,从中抽出一沓,对正耍无赖的男人说:“你想要钱是吗?”


        

还没等那男人回答,他将那一沓钱刷地往远处一甩,红色的钞票在空中打着旋,那碰瓷的男人这下急着去捡钱,顾不得去抓宋凛了。


        

宋凛趁机拉着周放上了车。眼疾手快发动了车子,油门一轰,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已经走出困境的周放心还留在那片混乱中。宋凛见她痴痴傻傻的样子,戏谑道:“到底女人还是不如男人,遇上个碰瓷儿的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周放慢慢地转过头来,目光如炬地看着宋凛,一字一顿地说:“宋总,以后你想撒钱的时候,能不能直接撒我口袋里?”


        

没想到周放会如是说,宋凛额头上青筋直跳。


        

正常情况下,被这样英雄救美了,女人不是应该心有余悸地扑在男人怀里吗?这女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周放平静下来后,和宋凛聊了两句,这才知道原来两人要去同一场宴会,刚才宋凛下了车救周放,这会他的司机正开着车跟在他们后面呢。知道这些,周放倒是高兴的,抓着宋凛衣服说:“真是缘分啊,我俩又住得近,一会儿我要是喝酒了,你司机来接的时候顺便把我带走。”


        

宋凛嫌弃地动了动肩膀,抖掉周放黏上来的手:“撒开手,你这个满眼都是钱的女人。”


        

原本他只是想逗逗周放,按照这女人的性格,大大咧咧必然不会放在心上,反倒会揶揄他几句,却不想他这话一说完,周放脸上的笑意突然顿了顿,半晌,只听她语调平淡地说:“我曾经眼里只有爱,后来爱没有了,所以眼里就只剩钱了。钱只会变少,不会真的没了,而爱这个东西,说没就没有了。”


        

宋凛是想再说点什么的,他略一撇头,就看见了周放妆容精致的脸上有些忧伤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许多年都没有什么知觉的左胸腔突然抽了一抽,带着点点的微痛感。


        

多像很多年前的他?曾经他也以为这个世界上是有爱的,只是穷人没有;后来他变成了有钱人,却发现爱这个东西,富人也没有。


        

爱是什么呢?活了三十几年,他其实也不明白。


        

到了宴会现场,周放拿着包冲进了洗手间,这种衣香鬓影的场合,她这一身灰实在太煞风景了。她对着和她同一路的宋凛挥了挥包:“你先走吧,别和我一块进去,两个没什么关系的人,更得说不清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句把宋大爷说得不高兴了,他突然抬了抬头,用鼻孔看着周放,然后冷冷哼了一声,负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他冷冰冰的背影,周放觉得有点莫名,他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她挽着他的手进去吗?那画面想想难道不觉得可怕吗?


        

擦掉了身上的灰,周放急匆匆地补了补妆,确定自己风貌尚佳,才正式进入晚宴现场。


        

其实这种场合周放并没有参加过很多次,她还只是个低端小土豪,那点钱也就奔生活的人看着馋馋,真正的有钱人,那是完全不屑的。像宋凛那样的人,她以前也只是听说而已。


        

她挺直了胸脯走进了晚宴的会场,现场比她想象得要井然有序,人不多,都是城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她下意识地在搜寻着宋凛的身影。


        

刚才他那表情好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他一贯是个阴阳怪气的人。


        

但她也确实没说错啊?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他讨厌别人用他名义做生意,这么一块进去,估计更加说不清了。


        

她只是,只是不想再打着他的招牌招摇撞骗惹他厌而已。


        

周放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宋凛,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点淡淡地失落。


        

这样也好,她本来也是来结识人,开拓业务的。她往前走了两步,正吸着气准备上了,却不想,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有些刺眼的身影,让周放怎么也走不动了。


        

没想到霍辰东也在这里。


        

还是那样英朗的相貌,清隽的笑容,得体的衣着,站在一群男人里格外显眼。他和宋凛是两种人,宋凛其人,冷冰冰的,对谁都是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样子,眉眼虽好看,却充满了凌厉;而霍辰东这个人,高冷却不会让人觉得遥不可及,当年在学校,他非常低调,除了学习几乎不会想其他,不和任何女生接触,但是偶尔的一颦一笑,都是让冰川融化的那种暖度。


        

也正是这样一个微笑一下都会让周放小鹿乱撞的男人,却那么决然地伤害过她,真的很不像啊,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周放都不禁要怀疑,那些伤人的话,真的是他说的吗?当年那痛彻心扉的决定,真的是他做的吗?


        

周放想走得更远一些的,可霍辰东还是眼尖地看见了她,他喊着她的名字,用一如当年的温柔声音:“周放。”


        

她背过身去,深深呼吸着,然后转过身来,正对上急急过来的霍辰东。


        

“有什么事吗?”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周放冷冷地问。


        

霍辰东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他的声音不大,略带几分失落:“你一定要用这么陌生的口气和我说话吗?”


        

周放抿了抿唇,立刻换上一脸谄媚的笑意,热情至诚地说:“好久不见啊霍辰东!终于回到祖国怀抱了!真是难得啊!你这一走多少年!可想死我了啊!”


        

霍辰东皱着眉头看着周放,嘴唇几度动了动却没说话,良久才说:“之前总是想找你,听说你订婚了,我以为,这辈子也许都不用回来了。”


        

周放微笑:“难为您还记得我,但是当年我定婚也没见您的红包啊!”


        

“周放。”霍辰东定了定,恋恋不舍看了周放一眼:“我必须承认,这座城市像一座纪念馆。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敢回来。”


        

“那倒是,”周放还是一贯的样子:“我就是遗憾啊!你的遗体不在这,纪念馆怕是建不成。”


        

“如果这样说话,能让你消气,我希望你一直说下去。”


        

周放最后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说:“我没这么闲。”


        

周放不想再与他扯犊子,看着他越久,越会想起从前为了他做的那些傻事。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


        

周放无心恋战,会所的水晶灯太过璀璨,让周放觉得眼眶有些干涩的疼痛感。


        

她沉默地转身,耳畔是悠扬的音乐,眼前是灯红酒绿衣香鬓影。


        

这场合真美,电视剧似的,多么适合与过去告别。


        

周放想,多亏了有霍辰东,不然怎么证明自己也有过青春?


        

有谁的青春他妈的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