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周放要走。霍辰东强势地想要拦住她,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环住周放,她下意识地躲开了他的触碰。


        

周放皱了皱眉头,再见也没有说,低垂着头就要离开,她一转身,撞上了正在送酒的服务生。


        

那是一个身材健硕的青年男子,周放撞得有点大力,平衡顿失,最后毫无形象地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满地都是摔碎酒杯的玻璃渣和洒出来的酒液,而她就在狼藉中间瘫坐。


        

周放忍无可忍地暗咒了一句,这运气,真是绝了。


        

服务员一时也慌了阵脚,这场合来的人都是城里非富即贵的,他不住说着道歉,倒让周放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强撑着嘴角对服务员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幸运的是她没有摔在玻璃上,只是裙子都被酒液浸湿了,模样有些狼狈。她小心翼翼地撑着没有玻璃渣的地方想要站起来,却不想地面太滑,她试了一次,脚下滑了一下。


        

最后,是霍辰东将狼狈不堪摔在地上的周放给抱了起来。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周放想要给他一个华丽的背影,最后却给了一个滑稽的背影。


        

讽刺,这老天,就是一刻也不给她当女主角的机会。


        

她身上的裙子都湿了,裙摆还滴着水,霍辰东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想要披在周放身上,周放伸手拦住了。


        

即使狼狈,她也不希望让他觉得能趁虚而入。


        

她拧了拧裙摆上的水,抖了抖手,最后撩开了有些凌乱的头发,抬起头,努力笑着对霍辰东说:“秦清说,女人一定要谨慎爱的第一个人,因为那一个人会影响你的一生。原来是真的,如果你当初信守承诺,我的人生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霍辰东的眼中多了几分急切,他拉着周放:“我弄乱了你的人生,现在由我来还原。”


        

霍辰东好像一点都没变,有一瞬间,周放觉得一切好像都没变,脑海里不禁闪现起过去的种种。


        

饶是坚强如她,也忍不住心酸了。


        

哪个女人不想和一个男人一爱就是一生?如果每个女人都能和爱上的第一个男人走完一生,那这世界上又怎么会那么多因爱不幸的人?


        

如果当年,她没有傻乎乎地不撞南墙头不回地吊死在霍辰东身上,她不会身心俱伤。如果没有霍辰东,她不会因为寂寞,因为疗伤,接受汪泽洋。不是汪泽洋,她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看,她的人生总是由这样的因果链组成,一环一环的,她怎么都解不开那环扣。


        

比起汪泽洋,她对霍辰东更难释怀。


        

她甩掉了手上的酒液。语气平静地回应他两个字。


        

“不必。”


        

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地离开,一步一步地远离年少的爱人、纯真的过去。


        

她想,她做得一切都是正确的。


        

她不想更恨那个男人了,毕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带着满身地疲惫和一身的狼狈,周放离开了会场。


        

好像魂魄被抽走了一部分,周放觉得脚下有些虚浮,她刚要出去,就见接待处的一位服务人员突然向她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请您等一等。”


        

周放有些莫名地停了一下,手指着自己:“你叫我?”


        

那位年轻的姑娘跑了过来,领结跑得有点歪,她伸手扶正,然后递了一个款式简单的古董项链给她:“这个项链也许是您的?做清洁的阿姨在洗手台捡到的。”


        

周放看了一眼陌生的项链,摇了摇头:“不是我的。”


        

那姑娘赶紧打开了吊坠上的暗扣:“那您是不是认识项链的主人?”她点了点吊坠里嵌着的照片:“您看看这里面的人是不是您?”


        

……


        

周放没有走远,高档的会所里,四处都是精致的园林景观设计,空旷的外围立着几座周放叫不出名字的雕塑。


        

盈盈月光下,冷风习习,将周放脑中的几分浑噩全数驱赶。


        

周放坐在花坛上,良久,才颤抖着双手去打开了那个吊坠。


        

里面嵌着一张照片的缩印,具体来说是一张合影,她和霍辰东一起去厦门的时候,在海边拍的。


        

两人头挨着头,那样亲密。


        

好像电影的片段一样,她听见自己有些稚气的声音,瞪大着眼睛问霍辰东:“你说我们俩结婚的话,哪一天合适?”


        

霍辰东蹙着好看的眉眼,苦恼地说:“清明节吧,以后上坟的时候过纪念日,反正心情差不多。”


        

她气呼呼地追着霍辰东满沙滩的跑,跑累了,耍着赖瘫在沙滩上不起来,最后是霍辰东将她背了起来,他说:“随便哪一天结婚都行,只要能把你娶回家就好了。”


        

那时候,他曾说过那样的话,仿佛她是全天下最珍贵的宝贝,感动得她眼泪直掉。


        

可是也是同样一个人,用同样一张脸对她说:“周放,你能不能不要闹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你能不能体谅我?”


        

“留学难道是死到外面了吗?有那么容易就变心吗?不能见面不是还有手机电脑吗?”


        

“如果你连几年都熬不住,那我们就分开吧,这样不坚定的爱情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你不信任我,我也很累。”


        

……


        

也许当年霍辰东确实没错,为了更好的前程出国深造。作为女朋友的她不仅不支持,还一个劲的拖后腿。


        

他不懂她的“没有安全感”,他只觉得她“黏人”、“不**”、“无理取闹”。周放想,这才是她真正的可悲之处——她用心爱过的男人,从头到尾根本不懂她。


        

仿佛付出的一切都不值得。


        

关上了吊坠,周放茫然起身,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麻木地向外走了几步。


        

没走多远,就被人挡住了去路。来人是那样急匆匆的,一贯气定神闲的他,此时此刻,气息有些紊乱。


        

抬起头看着宋凛那张表情肃然的脸孔,不知道为什么,周放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张脸孔的亲切,那暖意像毒品一样,引诱着周放向前。


        

“你能陪我一下吗?”周放对宋凛说。


        

她开始在皮包里找钱,宋凛这样的男人不是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她知道。


        

可是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钱,她的钱包放在车里了。这认知让她好难过,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难过得眼泪刷刷地掉着,大颗大颗地掉落在她的手背上。


        

“怎么办?”周放无助地问宋凛:“我没有带钱……”


        

她的眼神委屈极了,那么看着宋凛,宋凛只觉心全揪在一处。


        

“这次免费。”


        

宋凛一颗一颗解开了风衣的纽扣,手臂一伸,将周放揽进怀里,他展开风衣,把她整个收在衣服里。


        

周放缩在宋凛的衣服里,肩膀轻轻地抖着。


        

宋凛知道她在哭,即便没有一丁点声音。


        

他紧紧地抱着周放的肩背,像安抚孩子一样。


        

他说:“别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几年前霍辰东走的时候,周放觉得世界都塌了。秦清带着一众室友陪她在ktv彻夜嗨歌。说好是陪她买醉的,却不想其余几个全喝倒了,唯她这个正主从头到尾霸话筒,一遍一遍唱王菲的《催眠》。


        

歌词里写着“第一次吻别人的嘴,第一次生病了要喝药水;太阳上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比什么都疼,不能忍耐也不能忘却。


        

也正是这个原因,周放可以对汪泽洋释怀,却始终无法对霍辰东释怀。


        

宋凛胸怀温暖,周放紧紧地靠着他,天真地想着:如果多年前,在她最伤心的时候遇到的是宋凛而不是汪泽洋。


        

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


        

原来相见恨晚,就是用在这样的心境之下。


        

如果早些遇见,在他们都没有千疮百孔之前,该有多好?


        

有些人从来都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可是一温柔起来完全不是人。


        

周放觉得自己好像腻进了什么温柔乡里。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被宋凛带回了家。她被宋凛很轻柔地放到了床上。宋凛见周放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轻手轻脚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临走还体贴地给她盖了床毯子。


        

宋凛走后,周放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也许从头到尾都是一片空白。


        

宋凛是进房的时候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他撇头用余光瞟了一眼周放,见她情绪已经平复,人也醒着,便随口一问:“今天是谁把你弄成这样?”


        

周放眼睛眨了眨,脑子里清明了一些,用调笑地口吻问:“怎么,你要替我报仇吗?”说着,媚眼如丝地看了宋凛一眼。


        

宋凛轻轻挑眉,微笑着与周放对视,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不是,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他做得很好。”


        

周放被泼了冷水,猛得坐了起来,也顾不得乱糟糟的头发,只是死死地盯着宋凛:“你这意思是,你也想要让我哭吗?”


        

宋凛正在开柜子的手顿了一顿,他背对着周放,周放看不清宋凛的表情,只听见他用那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如果有一天,我能轻易让你哭了,那么那时候,我一定是最不想让你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