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得不说,原本为宋凛设身处地想了很多的周放,被宋凛的秘书一句话打回了原形。し不知道该接什么,好像说什么都很跌份。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不自觉为那个男人想那么多。他那么多公司,身家少说也有九位数,别说他现在单身只有一个女儿,就算他有老婆,也有女人前赴后继地上去。


        

她周放又算什么呢?


        

在宋凛秘书的眼里,甚至在宋凛眼里,恐怕她和那些“前赴后继”,没有任何区别吧?


        

这么想着,周放觉得胸口有些闷,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车确实空间有些太小,竟有几分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重回市区,在周放强烈要求下,宋凛的秘书送到即止了。被误伤了一个巴掌,他们的服务实在“太过周到”。独自带外甥女去吃了晚饭,一晚上周放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外甥女正处在青春热血期,也不在乎周放是不是热情,话匣子一开,一个人就能讲很久。


        

青春真是让人有可怕的激情,学校里那些千篇一律的事也能讲得津津有味。


        

怪不得宋凛一直喜欢年轻的女孩。


        

和她们比比,周放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腐朽了。


        

把外甥女送回家,宋凛秘书说得那些话仍旧不断在周放耳边回荡。


        

越想越觉得自己丢脸,秘书那态度摆明把她当成什么什么人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周放忍不住自嘲起来:都这把年纪了,还分不清是认真还是一时的激情,都这把年纪了,还在奢望着找到真爱。


        

宋凛那样的男人,是她能降得住的吗?


        

车载广播里播着悲伤的情歌,周放沉默地开着车回家。


        

马路像一条河,内里漂泊着没有归途的花船。


        

周放脑子有些空,正不知在胡思乱想什么的时候,表姐的电话又打来了。


        

外甥女安全回家了,表姐自然要表示感谢。感谢之余还不忘在电话里秀秀恩爱,把两人的通话发展成一段三人直播。


        

周放以往总会笑骂几句表姐没人性,此刻却没什么心情了。


        

她有些低落地问表姐:“姐,上次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个人吗?后来怎么没信了?”


        

表姐大概没想到一贯叛逆不羁爱自由的周放,居然会主动询问相亲的事,愣了一下才解释说:“那人我后来问了问,条件确实不错,就是离婚以后孩子判给了他,那孩子都有六岁了,能记事了,你嫁过去得当后妈。”


        

周放听了这些,语气始终平静。


        

“没事。”


        

“啊?”这下轮到表姐惊讶了,她仿佛不敢相信,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转性了?知道结婚的好处了?”


        

“嗯。”


        

周放想,十五岁的孩子她都能接受,六岁又算什么?就是不知道她这份接受,到底是针对孩子,还是孩子他爸。


        

表姐见周放语气像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立刻喜笑颜开,积极了起来:“那等我回国了,给你们安排安排吧。”


        

“好。”与表姐的欢欣雀跃相比,周放显得太过平静。


        

挂断电话,周放觉得心里有点堵。


        

周放到家的时间已经很晚了。换好鞋进家门才觉得这房子好像买得有点大。


        

作为老板,气派归气派,但对一个单身女人来说,着实太过空荡。这破地儿,连呼吸都好像有回音似的,这感觉糟透了。


        

随手把包丢在沙发上,准备回房先躺会儿。


        

刚一进房间,就看见那个睡在自己床上的熟悉身影。


        

周放脚步停住,轻轻往后了一步,不再上前。她双手环着胸,口气是前所未有的冷。


        

“你怎么会有我家里的钥匙?”周放问完才觉得多余,宋凛是谁?


        

“作为开发商,这么随便到业主家里,合适吗?”周放撇了撇嘴:“逼我搬家?”


        

宋凛没有动,两人的视线隔空相交。空气中是焦灼的对峙,周放始终没有移开视线。她想,宋凛的眼神里大约是有蛊毒,那样勾着她,让她气势弱了许多。


        

“周放,你过来。”


        

认识这么久,这是他一次认真喊她的名字,温柔得让周放无法拒绝。


        

周放没有说话,屏着呼吸走了过去,宋凛坐在床沿上,手一伸就勾住了周放的脖子。她不自觉被他拉近。


        

宋凛的手指温柔摩挲着周放的脸颊,他低声问:“打疼了吗?”


        

周放觉得好像有一颗陨石突然从天而降,将她多年铸就的堡垒城墙砸了个粉碎。


        

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想起一路上的一切,周放眼眶红了。


        

宋凛沉默地捧着周放的下巴,轻轻地吻在她的眼皮上。


        

他低音喑哑,却带着让人毙溺的温柔。


        

他在她耳畔说:“下手太重了,对不起。”


        

周放如同触电一样骤然推开了他。她狼狈地后退了两步,始终不敢再与他更接近。


        

今天宋凛的秘书那一席话,确实一语点醒梦中人。


        

他们不该是这样的关系,她更不该这么放纵自己。


        

“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周放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说得更加冰冷,她的视线落在梳妆台上,那上面堆满了周放武装自己的“易容”工具。她不再年轻了,眼角开始有细纹,那都是会让她恐慌的痕迹。每天累得要死要活,可以忘记吃饭,却不会忘记在自己皮肤上抹上那些昂贵的护肤品。


        

她已经过了为爱要死要活的年纪,如今的她,可以失去事业,失去爱人,却不能失去自我。


        

“女人的心和身体是在一起的。”周放说:“你再这样对我,我可能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房间里一片死寂,那种沉默让两个人都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


        

周放背靠着墙,始终不看宋凛:“你走吧。”


        

周放等了许久,最后终于听到宋凛起身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


        

宋凛还是一如既往的杀伐果决,回应得不带一丝犹豫。


        

好像只有周放一个人在失落。


        

原来她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多特别,只是成年人身体上的各取所需。


        

宋凛是有钱人,在本城到处都是房子。那天之后,周放就再也没有遇见过他。


        

这样也好,彼此都不会尴尬,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去恢复。在这一点上,宋凛确实是个体贴的男人。


        

新一季要开播的节目开始前期筹备了。公司负责人和设计师会先和节目组进行对接。周放和节目组的刘导约得是周四的下午见面。


        

自从进了这个节目,周放不是第一次到电视台的广播大楼来,但女主持人苏一却是第一次碰到。


        

苏一算是本市新晋的主持花旦。周放平时不太看电视,对苏一的了解大多来自秦清的八卦。


        

想起上次秦清说起的宋凛和苏一的那点花边新闻,周放忍不住一直偷偷打量她。


        

苏一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发髻端庄,最令周放意外的,是她发髻上别着的两朵栀子花。


        

怪不得周放一直闻到淡淡的清香,那种自然的味道比香水好闻太多。


        

比起自己脸上的标配妆容,苏一只是稍稍打了个底描了描眉,举手投足都带着淡雅的气质,把旁人都衬得用力过猛,尽是尴尬。


        

周放一贯自认还算漂亮,在这等人物面前还是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会开了许久才结束,等所有人都走了,周放才想起整理资料。


        

助理急吼吼去上厕所了,整个会议室里走得只剩下苏一和周放。气氛不觉有些尴尬。


        

周放拿好自己的包,礼貌地对苏一说:“苏主持,今天谢谢了,那我先走了。”


        

苏一仍在笔记本上写着字,见周放要离开,她才稍稍抬起头来。


        

“周小姐,我见过你。”她淡淡说道。


        

“嗯?”周放被这一句话说得有些错愕。


        

她们见过?周放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苏一始终面带微笑:“有一次酒会,你从会所出来的时候,我正好刚到。当时你好像喝醉了,宋凛抱你上车。”


        

提及宋凛的名字,两人都沉默了一阵。


        

周放的眉头紧了紧,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用意,即便她一直在对她笑着。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周放解释道:“那天我真是喝醉了,他只是顺手帮帮我。”


        

对于周放的解释,苏一只是挥了挥手,眼睛里没有任何波澜。她说:“我和他早就结束了,现在也不是你想得那种关系。”


        

苏一关上了笔记本,拢了拢额边碎发,同周放一起走出会议室。


        

两人的高跟鞋踏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嗒嗒的规律声音,总算不再是干巴巴的死寂,这让两人的防备之心减低了很多。


        

“你今天一直看我,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苏一目不斜视,自带几分气场。


        

周放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被人家尽收眼底,有点尴尬,赶紧解释:“我只是听说,他为你投了这个节目,有些好奇……”


        

“呵,一个商人会为一个女人做无利可图的事吗?”苏一笑笑:“少信八卦,不可靠。这个节目光赞助费就三千多万,你觉得呢?”


        

苏一顿了顿脚步,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周放。眼中似乎带着几分绝望,几分不甘,却又转瞬即逝。


        

“周小姐,宋凛这个男人,是一般的女人爱不起的,别傻了。”


        

看着苏一渐渐走远的身影。


        

周放脑中有些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