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1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一的话让周放之后的好几天都有些心绪不宁。


        

她不得不承认,对那个男人,她动心了;而更让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就是苏一说的,一般的女人。


        

为了不再为宋凛的事烦恼,周放决定从“头”开始。趁周末去做了个新发型,听了发型师的话,弄了个lob,传说这两年最流行的“睡不醒头”。弄完以后被秦清笑得够呛:“满街都是这个头,流水线似的,没想到你也去批量了。”


        

周放不理会秦清的嘲笑,揽镜自照,自觉利落好看,换了身衣裳,顶着新发型去相亲了。


        

表姐人还没从黄金海岸回来,已经火急火燎安排那个“不错的男人”和周放相亲,大约是怕她哪天清醒了又变卦。


        

比起老妈介绍的那些不靠谱的人,表姐介绍的这个男人确实可称优质。至少不让周放觉得反感。


        

三十几岁的年纪,事业已经趋于稳定,有过一段婚姻,做人做事都相较于毛头小子更为稳重。尊重女性,在定时间之前充分征求周放的意见,确保不影响她的工作。定的餐厅也还算有品位,够安静,菜品也不错。


        

有几个菜点到了周放的心头之好,可见之前向表姐打听过周放的喜好,这份用心让周放吃完了一整碗饭。


        

男人是带着儿子来相亲的,这是一个冒险又聪明的做法。一见面就把所有的问题、矛盾都摆上台面,让彼此在一个平等的情况下进行选择。


        

这个男人教养极好,说话轻言细语,很有耐心,儿子也教育得非常乖,偶尔童稚的几句话都让周放开怀大笑。


        

就是饭吃了近一小时了,周放始终没有记住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餐厅的经理谄媚地领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从他们的包间走过。周放循声抬头,两人从镂空的雕花空隙里对视了一眼,周放因那锐利的目光败下阵来。


        

晚餐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相亲这么多个,这个男人是第一个让周放没有觉得浪费时间的。


        

可周放也说不上为什么,始终觉得少了一点感觉。


        

离开餐厅之前,男人带着儿子去了洗手间,周放在停车场等待。


        

等待的时间百无聊赖,周放拿出手机,回复了一个助理的电话,然后就开始刷刷新闻。天气有些闷,空气中积蓄着水汽,离周放不远的地方挂着一个空调外机,轰隆隆地作响,让人忍不住有些躁动。


        

不知是外机声音太大,还是宋凛脚步太轻。等周放反应过来的时候,宋凛已经站在她身边了。


        

两人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大约隔着两个人的距离。周放抬眼看他,他也正侧着脸看着她。


        

“怎么把头发剪成这样?”宋凛问。


        

周放没想到宋凛会关注到她的发型,有点不自然地捋了捋发梢:“因为这发型比较好看。”


        

“谁说的?”


        

“发型师。”


        

“女人和男人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周放气恼:“我的发型师是男的!”


        

宋凛面不改色:“那说明,男人的话不可信。”


        

周放被他噎得够呛,拒绝再和他说话。


        

宋凛却不气馁,他始终直勾勾看着周放,脸上带着几分戏谑:“那个男人太好了,和你很不般配。”


        

周放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去评价她的相亲对象,但他的话确实是把周放惹到了。本来周放就亟待发泄,这不是送上门么?她抿了抿唇,眯着眼微笑着问他:“那宋总觉得,我配什么样的?”


        

宋凛想了想,一字一顿:“坏人自有坏人磨。”


        

周放看了一眼时间,收起了手机,有些意外于宋凛的“多管闲事”:“你怎么突然这么注意我了?怎么,想金屋藏娇?”


        

宋凛丝毫不躲避周放的探寻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坦荡荡地反问:“要是我想呢?”


        

必须承认的是,那一瞬间周放感觉到一种难以自控的悸动。


        

可她还没有不清醒到以为宋凛爱上了她。她不自然地将视线撇向远处,淡淡说着:“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也会有非分之想。”她顿了顿,说:“比如,爱上他。”


        

宋凛听了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直勾勾盯着周放,眼神似箭,仿佛要把她刺穿似的。


        

“我没有看错,你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说什么话能让我知难而退。”宋凛收起了嘴角的弧度,语气凉薄:“我最怕被女人爱上,因为,我已经不会爱任何人。”


        

看着宋凛潇洒离开的背影,周放感觉到一瞬间的失落。


        

她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聪明,她只是胆小卑微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怕爱上他,他怕被人爱上。


        

多可笑。


        

***


        

又见周五,周放受了表姐夫妇的拜托,又抽了半天去给外甥女开家长会。真是要命,既没结婚也没有孩子,却要三天两头往学校里跑,周放也是操碎了心。


        

其实周放早该想到的,既然两个孩子同龄,又同校,那就极有可能是同班的。


        

和宋凛在家长会上见面,这画面实在有些诡异。混迹在一群十五岁孩子的家长里,两人都显得有些过于年轻了。


        

两人都工作忙,又去得最晚,阴差阳错只能坐在一起,窝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


        

讲台上老师在讲什么周放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不是自己的孩子,周放实在没有那么多责任心,她的心神全落在这个坐在她右手边、身姿挺拔的男人身上。


        

宋凛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嘴角带着微微的弧度,右边眉毛比左边眉毛高,看起来有几分雅痞的气质。让周放想起了那部让她熬着夜看的电影——《风月俏佳人》。这个男人实在太像爱德华,有绅士也有痞坏,能让女人轻易心动,也能让人女人瞬间心死。他身上穿着灰色西装,下午的阳光成为一束天然的补光,周放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是离他很远很远的。


        

垂了垂眼睫,周放感受到一丝自己都有点难以理解的失落。


        

“听说节目下周就要开始录了?”


        

不知道老师讲了什么,周围的家长纷纷开始交头接耳。周放怔愣了一刻,再三确定不是听错,才有些错愕地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人。


        

周放整理了心情,不卑不亢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一定要去凑热闹?”宋凛转过头来,低低看着周放,眼中带着几分关心:“你去了也只是陪跑的。这一次的女明星是余婕,出了名的难搞。你的竞争对手,歌婕思,是她姐姐的公司。她不可能让你赢了她姐姐。你想要的广告效应,达不到。”


        

也许宋凛确实是几分好心,可他那副洞悉一切高高在上的姿态还是让周放感觉到不爽。


        

周放攥了攥拳头,郑重其事地说:“我要么不参加,要是参加了,就一定要赢。”


        

宋凛没想到周放这么执拗,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勾了勾,眼神中是分明的不相信。嘴上却说着:“我拭目以待。”


        

周放受不了宋凛这副瞧不起人的态度,趁教室里还有家长们讨论的声音,起身要重新换个座位,刚一起身,又被宋凛扯了回来。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扣住她的,先是虚握试探,见周放没有反抗,继而穿过她的指缝,转成十指紧扣。周放意识到这动作有多不合适,想要挣脱,被他扣得死死的。


        

周放不明白宋凛的用意,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他,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无视她的反抗和不爽,一贯没什么情绪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温柔。


        

“一个女人,不要这么倔。”


        

这种撩人的姿态,分明就是故意的,周放又怎么会不懂?


        

她没有再去挣脱,她越是激动反抗,他越是会觉得有趣。


        

周放嘴角上扬,眼中带着几分揶揄之意:“你到底对多少女人说过这种话?”周放嫌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越想越觉得讽刺,说道:“张爱玲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要通过阴/道。想必你已经到过很多女人心里了。”


        

面对周放的揶揄,宋凛也不生气,只是面不改色地回应:“那到你心里的路上,是不是已经人满为患?”


        

宋凛反应快,是周放一直以来都领教得很透彻的,和他打嘴仗无异于自取其辱。她自然不会傻到继续下去。


        

周放冷冷瞥了他一眼,懒得再和他说下去,恨恨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那一下的力道,让整个教室的人都闻声回头。


        

周放没想到这一下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脸唰地红了,低垂着眼睫,视线正落在宋凛发红的手背上。


        

“蚊子。”


        

面对大家探寻的目光,宋凛如此大言不惭,周放的头只得埋得更低。


        

不过是一点小骚/动,很快就过去了,家长们又继续讨论去了。


        

嘈嘈切切的声音里,周放又听见了宋凛的声音。


        

“退出节目吧。”


        

周放白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说:“想得美。”


        

宋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好似习惯了她的叛逆,语气中竟是带着几分愉悦:“上节目有什么好?抛头露面。女人啊,还是宜家宜室的好。”


        

周放有些女权主义,最讨厌“男主外女主内”的老思想,对宋凛的论调,从骨子里感到不屑:“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


        

宋凛笑:“父系社会,女人听男人的话,天经地义。”


        

作者有话要说:  宋凛: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这样不好吗?


        

周放:你懂啥?我就是好**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冶贱货好不一样的女主!


        

小图:老司机就要勇于挑战各种车!上!


        

宋凛:你说这拖拉机?


        

周放凑过来:谁是拖拉机?


        

宋凛,小图默默的。。。默默的。。。。


        

*****


        

苏一只是个路人甲,不用纠结了。。宋凛的车上其实人不挤,只是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了。。。


        

上章看你们还情绪低落,这章有没有活了一点?


        

哈哈说了套路和别的文有差的嘛~放心~


        

还差一点点就上手机榜了~~各位再给我推一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