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1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衣见钟情”的摄影棚制作费远超过同类节目,三层阶梯的舞台,营造出一种米兰时装周的时尚感。大秀结束,主持人和余婕缓缓从舞台门后走了出来。


        

专供余婕的苹果光映照在她脸上,让她的皮肤状况在镜头前完美无瑕。


        

周放姿态懒散地靠坐在米灰的沙发上,冷静地看着电视里余婕那做作的选择场面。


        

即使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此刻正式放出来,心情还是有一丝复杂。


        

余婕不愧是金栀奖提名影后的演员,明明气得牙痒痒,还能保持微笑,仿佛一切都是真心实意,给周放公司的设计师颁奖。


        

是的,周放不负众望,赢了。


        

脑海中不禁想起最后一期节目录制前发生的那些事。


        

“衣见钟情”的后台挤满了人,所有的工作人员、参赛者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大明星余婕咖位不同,化妆室离模特们的化妆室很远,极其清净。


        

周放越往里走,棚内的嘈杂声就越小,她手里紧紧抓着自己的包,说实话,做生意用些非常手段是在所难免,但以往这种事都是汪泽洋在做,周放还是个绝对的“生手”。


        

敲门进了余婕的化妆室,此时化妆师和助理都出去了,里面只有余婕一个人。


        

周放一紧张,不小心踢到了墙角的一盆叫不出名字的植物。不大不小的声音惊到了余婕,她回过头来,看见是周放,眉头皱了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明星化妆室的化妆镜都有一圈led灯,亮得周放眼睛有些不适应。此刻余婕已经妆发完毕,只差换衣服,见周放进来,只能继续站在化妆镜前最后调整。


        

周放进门的时候随手关了门。余婕见门是关的,对她说话的态度随意了许多。


        

“你来干什么?”余婕姿态依旧保持着大明星的高高在上,微微笑着:“要走后门,也该早一点吧?”


        

周放不是没有想过早前就找她,但就像电视剧里写得一样,大反派都是事到临头才拿出杀手锏,这才能杀人家一个措手不及,不让余婕有多的时间公关。


        

周放陪着笑脸,即便余婕的态度有些傲慢,周放依旧不卑不亢。


        

“我来,自然是希望做点什么,让我的公司赢。”


        

余婕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眼中是不加掩饰的鄙夷:“凭你?”


        

“我相信,余小姐是聪明人。”


        

余婕抿唇:“是么?”她回过头来,脸上的笑颜美得勾魂摄魄:“可是宋凛希望我别让你赢。”


        

听到宋凛的名字,周放有些意外,她微微蹙眉:“宋凛?”


        

余婕依然笑着。


        

“他说不喜欢女人不听话。”


        

周放的手指落在包里的照片上,心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感觉一揪,手上下意识一收。有一瞬间,周放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空。


        

下一刻,她一贯的微笑已经重回脸上。


        

“余小姐是聪明人。”周放拿出包里的照片,捋平了边角的折痕,放在余婕面前的化妆桌上。


        

照片的像素没有如今这么高清,又是在**拍的,光线不足,暗处甚至有些噪点。唯有照片中的年轻女孩,衣着暴露,笑靥如花,面目清晰。


        

“余小姐自己斟酌。”周放保持着反派该有的趾高气昂,完全没有一丝胆怯:“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不难看出,余婕已经气得不轻,那么美丽的一张脸,即使极力克制,眼睛还是瞪得很大,面部肌肉也在轻微颤抖,嘴上却还是维持着残存的风度。


        

她狠狠盯着周放,一字一顿地说。


        

“周放,你够狠。”


        

当今信息社会,尤其综艺真人秀满天飞的今天,节目中获胜的余热足以让倒霉了大半年的周放咸鱼翻身。


        

被余婕钦点颁奖的设计师一战成名,节目中为她设计的新衣同款,月成交量达六十几万件,本城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加工厂都接了周放公司的订单,品牌效应不言而喻。


        

周放最近的行程简直满得不行,隔三差五就有人找她上杂志、做访问。28岁的创业女老板,中产家庭背景,外貌中上,单身,不需要再编造什么,已经自带许多话题。


        

公司的官方店微博最近唰唰涨了很多粉丝,品牌的名字也好几次出现在热搜榜。


        

总的来说,这一仗,周放赢得漂亮。


        

****


        

这一个月,周放这个女人的名字,不断从周围人的嘴里说出来。宋凛感觉到了她前所未有的存在感。


        

宋凛赴了一场平常的饭局,都是城中知名的企业家,坐在一处除了生意,也就聊一聊圈内的事。


        

宋凛没想到有一天,周放会成为这桌上的谈资。


        

一个运动品牌的老总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本服装类杂志,一桌人轮流传阅,到宋凛手上时,杂志已经被翻得有些折横,宋凛随便一翻,就看到了大家热烈讨论的内容。


        

内页里彩板印制的,周放的访谈。


        

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女人似乎变得更加漂亮,本就没有多大年纪,长相也能称中上,以明星的方式稍微包装,拍摄的照片倒是有几分属于她的独特气质。


        

酒桌上关于她的讨论还在继续。这些身家丰厚的老板竟然齐刷刷在谈论一个女人,这实在不同寻常。


        

宋凛对面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老板,鼠目放光,贼兮兮说道:“这个周放真是不简单,才28岁,居然搞得过歌思婕,余婕连她姐姐都没帮,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另一个老板接腔:“非常情况,非常对手,非常手段。”


        

那个最先说话的中年老板,公鸭嗓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把这女人搞上床,公司、女人、聪明的脑袋瓜,都有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这种玩笑话平日里宋凛也听得不少,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他感觉到格外的冒犯。


        

尤其是当宋凛看到说话的那个男老板,那不加掩饰的猥琐眼神,他的心烦气躁达到了顶点。


        

宋凛不耐地扯了扯领带,随手把杂志往桌上一扔。


        

“我还有事,先走了。”


        

酒桌上喝了几杯,此刻宋凛身上的酒味充斥着整个车厢。没有带司机,开车的是宋凛的秘书。秘书已经跟了宋凛许多年,深知宋凛脾性,此刻一句话都没说,让宋凛得以短暂休息。


        

周五晚上十点多,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处处灯红酒绿,人头攒动。城市的月光在霓虹灯的映照下黯然失色了许多。


        

此时,宋凛的车堵在这来去长排的四车道马路上。


        

这个红灯格外漫长。


        

宋凛手肘撑着车窗,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转过头来,问秘书:“听说你结婚了?”


        

秘书看了宋凛一眼,态度始终从容:“宋总,我孩子都两岁了。当初结婚、满月,您都给我包过红包。”不带一丝幽怨,只是陈述已经发生的事。


        

被这么回应,宋凛也没有什么愧疚之心。他本就算不上什么良知老板,这么多年用男秘书,不过是为了让他的核心生活圈更简单一些。


        

对于身边的人,所有能用钱解决的,他毫不吝啬,但凡需要关心和爱的,他都无力给予。


        

宋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指,又问:“你老婆是干什么的?”


        

秘书大概没想到宋凛会问到这么细,也吃不准宋凛的目的,思忖了一会儿,才带着几分犹豫回答道:“她是小学老师。”


        

“老师好。”宋凛动了动唇:“不抛头露面,时间固定,规规矩矩的。”


        

秘书被他这一评价哽了一下,半晌才回答了一个“嗯”字。


        

宋凛回过头来,表情变了变,他突然认真地问秘书:“你觉得周放那个公司,有买的价值吗?”


        

秘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感觉今晚和宋凛的对话都十分诡异,也实在不确定怎么回才是对的。


        

他想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说:“带周总一起,价值非常。”


        

“好。”宋凛微笑:“你跟进一下。”


        

“……”秘书有点不知所措。


        

****


        

许久没有见过宋凛这个老男人了。说实话,以女人的角度来讲,周放是有些想他。


        

但近期积攒的那些新仇旧怨,让她怒气值满满。


        

此时此刻,宋凛又出现在她眼前,并不算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晚上喝了不少酒,周放爸爸的一个朋友,搞到了澳洲一个红酒品牌的华中区代理,邀请周放一家去品酒。


        

本来是和乐融融的一次聚会,结果醉翁之意不在酒,周放爸妈趁机让周放和那个叔叔的儿子相亲。周放心不在此,为了逃脱惯常套路,全程试酒,不醉也给喝醉了。


        

此刻,周放从脸到眼睛都红彤彤的,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宋凛。


        

两人都站在自家门口没动,也没有开门,仿佛在和对方较劲。


        

最后是宋凛打破了平静。


        

他缓缓踱步过来,仿佛两人从来没有什么龃龉一样,接过她的包,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喝得有点多,一眼的红血丝。”


        

周放瞪他一眼,气呼呼夺回自己的包。


        

“听说你想收购我的公司?”她的口气始终怀着敌意。


        

“你这么费尽心机想要上位,不就是为了融资卖公司?”宋凛泰然自若,微笑着看着她,眼中是周放读不懂的深沉:“周放,我是你的机会。”


        

周放必须承认,宋凛抛出的橄榄枝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可是她实在太讨厌这个男人这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怎么办,我不想给你。”周放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宋凛,眼中冷意浮起,她一字一顿地说:“你讨厌女人不听话,我讨厌男人自以为是。”


        

即便周放语带嘲讽,宋凛始终处变不惊。


        

他低头看着周放,缓缓凑近,距离近到周放分不清这醉人的酒气,来自他身上,还是她身上。


        

他的手滑过周放的肩膀,手刚要碰到周放的肌肤,就被她粗鲁挥开。


        

周放抬手用包挡开宋凛,人还没走出钳制,已经被宋凛整个抓进了怀里。


        

他的动作快得像一只一直守着猎物的鹰隼,伺机而动只为下手一刻的势在必得。当周放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他推入墙角,他一只脚抵在周放两腿之间。周放下意识缩住了身子,整个人向上踮起了脚,不让宋凛的膝盖碰到她的大腿内侧。


        

宋凛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嘴角动了动。


        

他低着头,额头抵着周放的额头。


        

呼吸里是蛊惑人心的酒气。


        

他的大手毫不客气地落在了周放的胸口,隔着贴身的黑裙,将周放胸前的柔软揉捏成顺手的形状,手法熟练。


        

“瘦了。”嘴角是一抹坏笑。


        

周放被钳制着不能动,恼羞成怒。


        

“滚!”


        

面对周放的发飙,宋凛始终是一副老流氓的嘴脸。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似笑非笑。


        

“我只喜欢在床上滚。”


        

作者有话要说:  周放:像这种纠缠不清的猥琐男,换张脸有点钱就能当男主了?


        

小图:要不换一个?


        

宋凛:为了当男主,我也可以变成那种温柔宠溺忠犬男。


        

周放:比如?


        

宋凛:汪——


        

小图、周放:特么只做到了犬而已!


        

其实周放不仅不老不丑,还可以算是个美女(本大大喜欢写美女猪脚)。


        

宋凛第一次那么评价她,是因为把她当成特殊从业者,带着厌恶心理的。


        

之后么,纯粹是要在周放面前刷存在感,作天作地的劲儿啊~


        

ps不送红包的话,还有人给我留言么。。。


        

qaq期待脸。。。。有真的是喜欢文文喜欢我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