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第1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凛的声音像一道千古琴音,低沉而悠远,等周放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宋凛打横抱了起来。网


        

看着宋凛十分轻松阴谋得逞的嘴脸,周放不禁在心里吐槽,早知道就不该控制体重,不该减什么肥,重点不吃亏,就该让宋凛特么抱都抱不动才好。


        

宋凛抱着周放走到门口,这是熟悉的信号,周放自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放开。”周放抓住宋凛的衣领,防止摔下去,眼神是周放式凶狠。


        

宋凛笑了笑,没有理会周放,径自拿出了钥匙,一串金属碰撞的声音彻底唤醒了周放。


        

“我已经说了,要你放开。”周放此话一出口,抱着宋凛的脑袋,“嘭”一声,用自己的头撞了下去。


        

这一下来得猝不及防,宋凛手一松,差点把周放摔到了地上。怕周放撞到墙,宋凛眼疾手快用手扶住了周放的头,自己的后背则砸到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周放终于得了主动,挣扎着从宋凛身上下来,临走前把他往后推远了一臂的距离。


        

扯了扯裙子上的褶皱,周放又理了理自己的发型。


        

虽然额头上也很痛,但周放努力保持着轻松的表情。她微微扬起下巴,用很鄙夷的语气,对宋凛说:“我说的滚,是让你滚回家撸去。”


        

话说得潇洒,底气却不是那么足。


        

周放下意识偷瞄了宋凛一眼。


        

此时此刻,回应周放的,是宋凛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


        

宋凛额头上还在隐隐作痛,可见那女人撞得多重,难道她自己不觉得疼吗?周放这女人,这性格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躁起来比十匹向不同方向狂奔的烈马还难控制。


        

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咕噜噜喝下去,宋凛才觉得怀中那股积郁感渐渐消散。


        

说起来,从前的周放并不是这样的。


        

2004年,宋凛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来得及和那女人领张结婚证,那女人已经跟别人跑了。在那座不大的小镇上,他宋凛也算成了一个远近驰名的大笑话了。对男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比被戴绿帽子更严重的事了。


        

留在这座城市,其实从来都不是宋凛自己做的决定,而是不得不为之。


        

全无背景,白手起家,这个社会哪有那么多神话?宋凛一个刚毕业没多久也没有太多经验、本钱的大学生,能有多大能耐在这城市办工厂立足?


        

处处碰壁,处处受挫,他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了。


        

五月中旬,城市已经开始变热,身上的衬衫被汗浸透,全然贴在后背上,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丧家之犬。花了一元钱在一所高中附近的奶茶店买了一杯奶茶,坐在店里,周围全是活泼多动的高中生。


        

奶茶店的电视机里在放着韩国的什么节目,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女孩一边吃冰沙一边看节目,全程流眼泪。哭得那叫一个惨,让宋凛都忍不住,抽了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那次之后,宋凛又见到了那个女孩。在他三顾茅庐找服装加工厂的周生年帮忙的时候,在周家的时候。


        

她是周生年的女儿,周生年喊她周放。


        

大约是见惯了有人求到家里,周放瞥了他一眼,大约已经不记得他了,毕竟那时候他是那样灰头土脸。


        

那时她脑袋后面还甩着马尾辫,脸上稚气未脱,她对周生年说:“爸爸,你帮帮这个哥哥吧,这哥哥长得挺帅的,看着像个好人。”


        

后来,虽然周生年没有答应帮忙,但宋凛还是走出了难关,并且越爬越高。


        

后来的后来,宋凛知道了,那天电视里播放的,是hot组合解散三年后,第一次合体的节目回放。


        

当年的周放,还是个追hot追到哭的女孩。


        

鬼才知道,这么多年时光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现在的她,给她一把枪,估计就直奔战场了。


        

想到这里,宋凛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


        

“衣见钟情”同款热销后,周放趁热打铁,推出了下一季的新款。


        

为了能按时让新款下厂,一连一周没有回家,每天实在太困了就在办公室里睡两三个小时,整个人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大约是太辛苦了,周放免疫力下降,助理感冒,没俩小时就传染给了周放。周放连挂三天的水才稍微复活。


        

病才初愈,回到公司又是新一轮的轰炸,午饭也没空吃,最后是下属给她带的馄饨,她也顾不上什么形象,解开塑料袋就在办公室里吃上了。


        

刚吃了两个,第三个还没吞下去,就被销售部经理风风火火闯进门的样子给吓到了。


        

一个馄饨还烫着,就这么从食道滚落下去,整个心口都烫得烧,周放半天才缓过来。看着脸色惨白的销售部经理,一脸困惑:“这是怎么了?突然冲进来?”


        

“周总,完了,周总,这次真的完蛋了。”


        

“……”


        

周放必须承认,此时此刻,她有点怀疑眼前的一切,是自己缺觉加感冒初愈而产生的幻觉。


        

手上拿着april新一季的服装宣传广告册,设计精美,纸质也很高端,拿在手上很有分量,扑面而来的书面油墨清香也不同以往,看得出是特种墨水。


        

如果不是广告的衣服,都和周放厂里正在赶工的衣服一模一样的话,周放真的觉得宋凛公司的广告册制作得很值得借鉴。


        

这一季新款的设计师此刻正站在周放面前,低垂着头,捏着手指,整个人看上去很麻木,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周放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和他说什么。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周放问。


        

“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我没想到他会骗我。”年轻的设计师抬起头看着周放,脸上终于有了一些人类的表情。


        

他眼中充满着不甘心:“你不带我去上节目,却催我提前交设计。我没有灵感,才会……我怎么知道他会把april的新一季作品卖给我?难道他不知道这有多严重吗?这分明是要害我!”


        

面对设计师毫无悔意的辩解,周放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


        

“我不带你去上节目的理由还不明显吗?”周放语速越来越慢,声音也越来越冷:“新品交了那么多作品上来,我选了你,是给你的机会。”


        

“周总……这事肯定是april的人害我的?买设计的多了,怎么会正好我就……”


        

“啪——”


        

周放一本宣传册直接摔到了设计师脸上。


        

“你侮辱了设计师三个字。”周放怒极反笑,最后只冷冷对他说了三个字:“滚出去。”


        

这是周放第一次认真观察自家门口的一切。


        

黑白色调的几何拼图地砖铺陈的廊道,欧式雕花铁艺壁灯,头顶是与灯光交相辉映的金色镜面。高档精装小区,一层楼只有这样的两套大户型。以那样的价格拿下来,确实是周放赚了没错。正因为此,周放才有些忘了自己是谁。


        

凌晨两点,周放却一点困意都没有,一直守在走廊里,直到住在对面的人回家。


        

满身酒气,眼神却始终清醒,是他一贯的样子。


        

他手上捏着钥匙,看到周放的那一刻稍微愣了一下,随即转了方向走到她身边。


        

那双让人眷恋的大手,自然而然地贴在了周放的额头上。眉头皱了皱:“怎么在发烧?”


        

周放用手上的宣传册挡开了宋凛的触碰。等了一整晚,她觉得此刻整个人已经有些晕晕乎乎,可怒意还是支配着她的大脑。


        

她举起手里的宣传册,咄咄质问宋凛:“这是你干的,对吗?”


        

宋凛看了一眼周放手里的东西,眼睛眯了眯。


        

“我没这么闲。”


        

“你敢说你是完全清白的吗?”


        

面对周放的质问,宋凛陷入沉默,这更让周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公司毁掉了,你收购过去,又能有什么用?”


        

“你的设计师走上歪路,不是我逼的,对吗?”他的表情是那样坦然,仿佛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你明知他走上歪路,放之任之,最后借此打压我的公司。”周放冷笑两声:“宋凛,你真的有够卑鄙的。”


        

不论周放用多么激烈的字眼形容他,他的表情始终古井无波。宋凛的眼眸那样深沉,周放从里面什么都看不出,她永远都猜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宋凛顿了顿,声音始终低沉而冷静:“只要想要的,就要得到手。”


        

“姓宋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周放。”


        

他叫她名字的时候,语气中有着一种奇异的缠绵感,让周放一次又一次的沉沦,直到万劫不复。周放往后退了两步,就听见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生意场上,没有父母,没有兄弟,更没有夫妻。感情用事的人,不会成功。”


        

周放听完他的“谆谆教诲”,忍不住冷笑。


        

周放一下一下狠狠撕掉了宋凛公司的宣传册,最后将那些如蝴蝶如飞蛾的碎片狠狠甩在宋凛脸上。


        

“宋凛,我们没完。”


        

周放胸口不断上下起伏,憋回了一腔脏话,转身离开。


        

还没走出两步,手腕已经被身后的人紧紧攫住,挣脱了两下,却被他借力拉了回去。


        

宋凛的手死死捧住周放的脸庞,不等周放反应,霸道到不容拒绝的吻已经落在了周放的嘴唇上。


        

他的嘴唇冰凉,吻上来的力道极大,口腔里的酒气度到周放嘴中,让她的眩晕感更甚。


        

他的舌头在她的世界里翻卷出惊涛骇浪,她被他推到墙上,全身虚软。


        

周放死死抓住了他短短的头发,尖利的指甲刮在他的头皮上,那一定痛极了,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两个人仿佛并不是在亲吻,而像是在角斗。周放用力咬住了宋凛的舌头,他吃痛才被迫放开她。


        

周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瞪着他,而他,随手抹掉了嘴角的血迹,自始至终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中是势在必得的嗜血目光。


        

“我宋凛不喜欢被拒绝,不管是生意,还是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周放:我这被陷害的几率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小图:小说就是这样的,不然怎么让你走上人生巅峰?


        

周放:可是这特么也太过分了吧!好不了两秒就要去战极品了!


        

小图:那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无病无痛无灾无难随随便便宠完一生的,是童养媳的故事谢谢!


        

宋凛:我觉得这故事不错。


        

小图:现在写都写了,怎么把你们俩都变小,回去童养媳?


        

宋凛: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给我换一个年轻可爱听话懂事的童养媳。


        

小图:。。。。。。


        

周放拒绝再和宋凛逼逼,直接向他丢了一把沙子。


        

***


        

老司机的巅峰对决,宋凛这货控制不住周放开始不要脸啦~~~


        

别以为十二年前见过我家周总就能走后门!


        

打他!!


        

ps我目前文才五六万字,别急,后面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剧情,我主角栏只写了周放一个人的名字,就是围绕着她的友情亲情爱□□业来写的。。宋凛也就是个推车的老汉(污~~~~


        

比较喜欢暖文宠文看男女主结婚ox造孩子的。。我这边可能不是这个风格。。qaq摸摸


        

***


        

今天还有会给我留言的真爱粉宝宝吗?。求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