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45|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光清寂,夜风轻抚,这座城市终于熬过了寒冬,进入了万物复苏的春天。风中开始孕育出暖意,轻抚人面,温柔得如同爱人的吻。周放洗漱完毕,只着一件衬衫,坐在飘窗上晾干头发。


        

抬头看了一眼日历。三月和四月被放在了同一页,周放不觉就想起了那个女人。


        

四月,好温柔的名字。


        

没有见过她,只是凭着大家对她的回忆,周放就可以想象到她的美好。


        

苏屿山为了她留下的品牌,至今还在针对宋凛;而宋凛,说起她时,总是充满着怀念和惋惜。


        

一个女人活成什么样才能叫成功呢?


        

周放想,大约是,在这个世界上留过深刻一笔,在一个男人心里活成永恒吧。


        

****


        

周放在考虑了很久后,再次约了苏屿山见面。苏屿山手里握有的她公司的股权,是一颗□□。她始终不甚放心。


        

公司近来商业计划很多,她不想因为卷进苏屿山和宋凛的战争,而被伤本。


        

这次见面,周放动了一点小心机,通过与乐青子的闲聊,得知了四月最喜欢的早点铺子,一家老子号,经过十几年的变革,装修精致了许多,菜品也越来越多,只有老味道没有变。


        

她和苏屿山约在了老字号,四月最爱的那家。


        

苏屿山很准时地到了,他从来不会迟到,这是一个商人的准则。他着一身黑色西服,身上没有任何坠饰,看上去仿佛和那些匆匆来去的上班族没什么两样。进入大堂,周放清楚看见,他的表情是有些悲伤的。


        

苏屿山来了,周放却没有急着和他谈任何事。她把菜单递给苏屿山,苏屿山没有接,只是凭着记忆点了几样四月最爱的东西。


        

馄饨、小笼包、米酒,一碟醋,里面一定要有几根姜丝。


        

早点上桌,他看了许久,才拿起了筷子。他安静一口一口吃着,直到全部吃完,周放也没有打扰他。


        

“说吧,你想怎么样?”苏屿山的表情始终冷漠,没有了平日里的伪装,他冷嗤了一声:“你应该知道,我讨厌别人打探我的过去。”


        

“苏总,我无意打探,这只是一个巧合。”


        

苏屿山眼中渐渐迸射出慑人的冷意:“周放,一个女人,最忌讳的,是以为自己很特别。”


        

周放笑:“我确实很特别,不然您不会看到我,对吗?”


        

苏屿山不想和她打嘴仗,抬起头开门见山:“说吧,你又想到什么狡猾的计策了?”


        

周放被苏屿山的用词逗笑。她微笑着拿出合同,递到苏屿山面前:“我接受您提出的25亿,但是您得给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不需要您再注资我的公司。如果我还了您25亿,您以一年时间赚十倍,您也不亏。如果我完不成,您想如何处置您手里我公司的股份,您说了算。”


        

周放的提议让苏屿山忍不住笑了笑,他微微向后一靠:“周放,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投资你,为什么会看到你吗?”


        

“知道,因为宋凛对我有几分特别,您想利用这几分特别,培养我抵抗他。”


        

苏屿山摇摇头:“不仅如此,还因为你和我的一位故人很像。”苏屿山低垂着眼睛:“我想,宋凛一定也是发现了这一点。”


        

“四月?”


        

说出这个名字,苏屿山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落。


        

“有梦的人是可笑的,可是我就是想把可笑的梦实现,因为我欠她一个梦。”苏屿山说:“如今你想脱离我,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你的性格,本来就不会老老实实拿钱办事。”


        

“苏总,感谢您愿意为我圆梦。”


        

苏屿山抿了抿唇,眼中流露出商人精明的光:“可是我为什么要答应给你一年时间,我现在依然可以随意处置你公司的股权。”他笑:“对我并没有绝对好处的事,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周放知道苏屿山不会轻易松口,很是诚恳地对他笑了笑:“所以我找来一个人,替我说情。”


        

周放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她把乐青子接了进来。


        

……


        

整场很不正式的“商务”谈判,乐青子没有说任何一句话。苏屿山的态度却是软了很多。他并无意算计周放,他和周放没有私仇,也无意把一个不是同层次的女创业者打回原型。不能为他所用,就攫取最大的经济效应,从头到尾,他只是保持着商人本色。


        

但她却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打出来的牌太出其不意。当他以为她会为了博得宋凛信任,和他正面对抗时,她却打出了一张让苏屿山无法拒绝的感情牌。


        

她利用了苏屿山对四月、对乐青子的愧疚。


        

苏屿山不得不承认,她实在善用身边的一切资源。


        

“我之前还在想,为什么你能从宋凛手里讨到便宜,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在合同里签下字的那一刻,苏屿山忍不住感慨:“周放,你这个女人,太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


        

周放笑着拿回了合同:“苏总,那我明天去您公司盖章了。您这么大的老板,一诺千金,想必不会出尔反尔。”


        

“周放,25亿,一分都少不了。”


        

“苏总放心,我一分都不会少。”


        

****


        

苏屿山走后,乐青子终于忍不住白了周放一眼。


        

“果然,宋凛带过来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她一只手指点上周放的额头,却是没有生气:“利用完了我,总要付出些代价。”


        

周放感激于乐青子的出面和帮忙,笑嘻嘻地说“乐姐有什么需要,我一定竭尽所能。”


        

……


        

乐青子倒是真的没有和周放客气,她和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南城艺术学院,世捷公益计划发起了一个旧衣回收再造的计划,正缺个投钱支持的“大慈善家”,这次,周放自然是当仁不让。


        

知道周放接了一个环保项目,公司简直炸开了锅。


        

“这种活动完全不赚钱,不是拿钱打钱水漂吗?”


        

“对啊。”周放始终不紧不慢。


        

“周总,这太烧钱了。”


        

周放看了一眼手上的节目企划书,淡笑说道:“所以,我们就该做得更好,让钱烧对地方。”


        

周放近来在“我是超模”的素人真人秀节目中当赞助,为“衣谜”投放新的广告,这个节目比不上“衣见钟情”,有大明星站台,再加上不是四大卫视的节目,愿意赞助的并不多。当初找到周放,周放也是犹豫了很久。


        

但是节目的策划实在把台本写得太精彩,有搞笑,有撕逼,有惊险,有无私帮助,也有悲伤离别。周放最终还是决定赞助。


        

她把这次旧衣回收计划告诉了策划,策划觉得环保主题可以在节目中宣扬正能量,很欣然地吸纳了。并且为这个活动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


        

——“重来衣次”。


        

在明星真人秀满天飞的今天,出现这种素人选秀的比赛,倒也算一股清流。十四个有超模梦想的女孩,在节目中一起艰苦培训、也激烈比赛。都是年轻漂亮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本身就是话题。漂亮的服装展示,光鲜的t台秀,每两集有一个超模导师,都是曾站上世界舞台的艺术家。大大满足了观众对超模生活的窥探*。


        

这个节目一经推出,就收效惊人。十四个毫无名气的姑娘,都渐渐走出了一条血路。至于周放,不管是赞助节目,还是赞助旧衣回收投的钱,都得到了超过预期的广告效应。


        

用周放的话说:“作为一个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方向,连自己都打动不了,很难去打动顾客。真心认同自己的品牌,喜欢自己的品牌、产品,才能把品牌的态度传递给顾客。”


        

周放正在用自己的坚持,从公司内部,到外部顾客,一一征服。


        

****


        

事业上顺风顺水,生活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糟。


        

翻了一个年头,再过几个月,周放就要正式进入29周岁,离父母的死线30岁距离不远,意味着她离死也不远了。


        

周末,秦清给周放打来电话,问她参加同学聚会的事。


        

“怎么又聚会?”周放有点诧异聚会的频繁程度,明明霍辰东回来才聚过一次,虽然她当时工作忙没去成,周放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场面:“我没空,我爸妈正三堂会审呢,我估摸着我未来几个周末都得受训。”


        

“这次是沈老师召集的你也不来啊?”


        

“沈老师?”周放皱眉:“你不是最讨厌沈老师吗?当年她都那么说你了。”


        

“沈老师出去交换学习两年了,刚从国外回来的。老师亲自打电话给我,我能不去吗?”


        

周放嘿嘿一笑:“沈老师没打电话我!打了我也不接了!哈哈哈!”


        

……


        

挂断电话,见父母一脸严肃表情,周放赶紧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递上了菜单。本来没提前定位,得坐大堂,周爸就挺气的。周放可不敢再惹他了:“爸爸您要吃什么,你随便点啊。”


        

周爸横了女儿一眼,自顾自看菜单去了。周妈用茶水涮着杯碟,这是她一贯的习惯,在哪吃饭一样。


        

“都是消过毒的,这么贵的餐厅,放心,吃不死人。”


        

周妈白了嬉嬉笑笑周放一眼:“我们可得活长点,我怕是到了一百岁,都看不到你出嫁。”


        

“不至于,八十岁,最多八十岁。”


        

看着痞里痞气的女儿,周妈恨不得一筷子甩过来。


        

周放本意是调节气氛,见父母不接茬,自己端了杯子喝水,也就不再多话了。


        

服务员刚下完单,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就一脸惊奇地冲到了周放面前。他像打量文物一样,仔仔细细把周放研究了一遍,最后笑嘻嘻大喊一声。


        

“宋凛!你快来啊!周放在这儿吃饭呢!”他看了一眼周放的父母,又看一眼周放:“周放,你这是招待客人呢?怎么在大堂啊?”


        

周放认出了这人是本城一个大型加工厂的老板,一时也有些尴尬。她抬头看了父母一眼,很显然,他们对眼前的一幕,很是排斥。


        

周放瞬间感觉到了压力。


        

一分钟不到,还不等周放反应过来,周放的肩膀上多了一双熟悉而又温暖的手。


        

宋凛循声走了过来,春风满面的样子,面色有些绯红,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宋凛的手亲昵地放在周放肩上,自然而然,他低头凑近周放,轻声问她:“过来吃饭?”


        

他一抬头,看清了桌上的两个人,终于意识到场合不对劲。他自觉放开了周放,不敢再放肆。


        

宋凛整理了一下衣服,非常礼貌地走到周放爸妈面前。


        

“叔叔阿姨好,我是宋凛。”


        

原本有个男人走过来,和周放这么姿态亲密,以周放父母这么急着把周放泼出去的态度,应该是很高兴地眼放狼光才对。


        

可是他们看清来人是宋凛后,尤其是周放的爸爸周生年,几乎是瞬间就黑了脸。


        

宋凛崛起的时候,周生年早已退休不怎么问圈内事,但是不代表他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人。一个花名在外的有钱男人,一个和周放本不该有任何交集的男人。


        

宋凛见周生年脸色不愉,抿唇笑了笑:“叔叔,您还记得我吗?我曾经找您跑过生产线。”


        

周生年上下打量着宋凛,眼中是不加掩饰的不满意和嫌弃。半晌,他只憋出了两个字:“你好。”


        

真的就两个字,说完就没有下文了。


        

见自己老爸脸色不太好,周放赶紧给宋凛打了几个颜色,示意他快走。


        

宋凛自然是接收到了周放的眼神,说了声“您慢吃”就离开了,临走投给周放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宋凛走后,周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正准备开口解释,一抬起头,父母都黑着脸盯着她,盯得她吃饭的筷子都恨不得吓掉了。


        

“上次接你电话的,是他?”周爸问。


        

周妈一脸埋怨周爸:“你不是说叫宋林吗?你耳背啊?”


        

周爸始终铁青着脸色。


        

这一顿饭吃得,自然是非常不愉快,周放草草就结束了战斗。


        

周放叫了服务员结账,服务员笑眯眯过来,解释说宋凛已经结过了。


        

这让本就不高兴的周爸周妈,脸更黑了。


        

“你到底怎么认识他的?”周爸问。


        

“生意往来。”


        

周爸皱着眉头起身,要走又不放心:“周放,我警告你,你别给我在外面乱搞。”


        

“……不敢。”


        

亦步亦趋跟在父母身后,周放心想,看来父母真是不喜欢宋凛。


        

那种打招呼付账的老招数,也不看看来的是谁,追女人还行,想要打动有女儿的父母,可能吗?


        

周放忍不住腹诽:切,这宋凛,开过几年拖拉机,真以为自己成了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