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46|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放的婚姻大事,是爸妈退休以后的头等大事,虽然周放爸妈急着让周放出嫁,但是他们坚决反对让周放嫁给一个花心乱搞的“坏男人”。很不幸,宋凛就是她爸妈强烈反对的那一种。


        

不过宋凛的出现,倒是让周放消除了之前半年,对爸妈乱点鸳鸯的怨念。爸妈还是爱着她的,虽然急,也不会真的允许她随便嫁人。


        

大约是对宋凛不放心,之后的几天,周放的爸妈都在电话查岗,每天半夜里十一点了还要发个视频过来,看见她在家并且一个人,才算放了心。


        

这天周放加班,工作太忙,没有及时接到视频,到了晚上,还没联系上周放的爸妈,直接到她家门口等着。


        

周放下班了,一个电话回过去,才知道爸妈来了。赶紧火急火燎回了家。


        

路上还不忘给宋凛打电话,怕宋凛个没眼色的会死过来。一连打了几个电话,他没接到,周放不放心,又发了好几条短信。


        

周放杉杉来迟,爸妈脸色自然没有多好看。


        

周爸看了一眼手表:“一个女孩子家,每天回这么晚,你这样的,谁会把你娶回家?”


        

周放嬉笑着开门:“总有眼瞎的。”


        

周妈白她一眼,一个爆栗赏给周放。


        

刚进屋,爸妈坐在沙发上,周放去倒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爸妈,你们今晚在我这住啊?”周放看了一眼时间:“都快十点了,你们吃了吗?没吃我下个面条?”


        

周妈嘴角抽了抽:“除了泡面你还会什么?还给我们下个面条?”周妈撸起了袖子往厨房走,一路停不了对周爸的抱怨:“就是你惯孩子吧,这么大的女孩,什么家事都不会干。她这鬼样子,怎么嫁人?”


        

周放嘿嘿一笑:“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娶老婆又不是娶保姆。”


        

周妈揶揄:“娶你,还不如娶个保姆。”


        

周放脱了白色的西装外套,刚要坐到沙发上,就听见自家大门锁孔,诡异地一响。


        

咔哒一声,门吱呀着被人推开了。


        

坐在沙发上的周爸,和正往厨房走的周妈都循声回头,看向玄关。因为角度的问题,也看不清来人,一屋三个人又茫然又疑惑。


        

周放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好像被人用铁锤重重地捶了一下。


        

这运气,也真是绝了。宋凛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周放爸妈在的时候,死过来了。


        

周放坐也不敢坐了,一跃而起,奔向了自家玄关。


        

再看刚进来的宋大爷,熟悉地从鞋柜里拿出了周放准备的男士拖鞋,脚一踢就换上了。态度自然得如同在自己家一样。


        

门口有两双鞋,宋凛看了一眼,问周放:“家里有客人?”


        

周放一双秀美的眼睛此刻直冒着三丈高的大火,她强压着怒气,压低了声音质问宋凛:“你怎么回事?!跑我家里来干什么?”


        

宋凛挑了挑眉:“我不能来?”


        

换好了拖鞋,宋凛又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伸手要递给周放。这举动可把周放气得不轻。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同居好久的情侣。现在周放爸妈在这,宋凛这么干,是想周放被爸妈给撕了啊?


        

周放不肯接宋凛的外套,他倒是也不纠结,直接挂在自己胳膊上。


        

周放气得咬牙切齿,又不敢太大声:“我不是给你发了短信!”


        

“我没看到啊?什么短信?”宋凛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她。


        

周放被他气得不轻,伸手把宋凛往门外推:“赶紧回你家去,我爸妈来了。”


        

“啊?”宋凛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叔叔阿姨来了?”


        

“是的!”周放一只手去开门,一只手把宋凛往外推:“所以赶紧滚回你家去!”


        

宋凛手一挥,很轻易就把周放绕开了:“那怎么行?至少得打个招呼吧?”


        

“打个屁招呼啊!快滚!”


        

两人拉扯之间,周爸已经不声不响踱步过来。


        

周放一抬头看见老爸,有点尴尬地缩回了正在把宋凛往外推的手。


        

周爸脸色不愉,一过来就瞪了周放一眼,周放下意识缩了缩身子。


        

周爸皱着眉头看向宋凛:“不知道宋先生和我女儿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有家里的钥匙,直接就过来了?”


        

“邻居。”


        

“男朋友。”


        

周放和宋凛异口同声,就是周放的回答和宋凛完全南辕北辙。


        

宋凛听到“邻居”两个字,原本还带着几分戏弄笑意的脸,瞬间沉如炭黑。


        

周爸表情严肃了几分:“到底怎么回事!”


        

“……男朋友。”


        

“邻居!”


        

这次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只是两人的答案调换了一下。


        

周放是不得已这么说,宋凛么,简直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邻居”两个字。


        

周放被宋凛的表情骇到,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被宋凛一把抓了回来。


        

他低着头,死死盯着周放。对于周放的回答,他始终不依不饶:“周放,我到底是谁?”


        

周放有些茫然抬起了头,还没说话,眼前被一道身影挡住,强行插过来的周爸把二人隔开了。


        

“既然是邻居,时间也不早了,宋先生请回吧,我有点话想单独和我的女儿说。”


        

即使多年不在商场打混,周爸当年的威严还在。他脸上请出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即便宋凛再不甘,再生气,他的教养也不允许他忤逆长辈。


        

他顺从了周爸的要求,礼貌地说了再见后离开。


        

大门关闭,周爸脸上隐忍的怒气终于一步步爆发了出来。


        

他黑着脸,坐回沙发上,半天都没和周放说话。


        

“爸爸……”周放试探地叫了一声。


        

周爸正襟危坐,背脊挺得笔直,皱着眉头盯着周放,表情严峻:“你和那姓宋的小子在谈恋爱?”


        

周放不敢说假话:“算,也不算吧。”


        

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瞬间点燃了周爸的怒气。


        

“这是什么意思?周放,我没想到,你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几年,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周放被周爸的怒气激到:“我变成什么样子了?”


        

“那姓宋的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他玩你的,你看不出来?”


        

本来撸了袖子要和爸爸大吵一架,却不想,爸爸一句话就把她打回了原型。


        

爸爸说的那些话,她居然完全无力反驳。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和宋凛算是什么事。


        

周爸眉间的沟壑越来越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不要和他来往了,这种人和你不是一国的。”周爸一掌重重拍在了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发出了哐地一声巨响。


        

“你给我搬回家住!我们不管着你,你得翻天了!”


        

……


        

被强行掳回家的周放,之后的几天都过着炼狱一般的生活。


        

白天要上班,晚上也被排得满满的,简直不知道他爸妈哪里能找到那么多单身的男人,每天一个,一天不停,满满当当的相亲。


        

周放被折腾得身心疲惫,忍不住向老妈求饶。


        

“妈,能不相亲了吗?我每天工作也很忙,这么下去我真吃不消。”


        

老妈乜了周放一眼,一边洗着杯子一边和周放说话。


        

“这次我支持你爸爸。我也觉得那个宋凛有点不可靠。你是我们俩宠大的,性子直接,非黑即白,不会转圜。遇到这种坏男人,得把你耍得团团转。”


        

周放没想到爸妈对宋凛的抵触情绪这么大:“你们都没和他接触,怎么就知道他不好呢?”


        

对于周放的疑问,周妈没有接下去,只是回头问周放:“难不成相了那么多,没有一个看得中的?”周妈也有点奇怪了:“这次的人都是我选的,每一个我都把关了,身家清白个性不错,都是青年才俊。”


        

周放没有反驳妈妈说的话。


        

确实,这次相亲的对象各个都不错,即使不是那种优秀到冒尖的,也没有极品的。


        

可是很奇怪,她连和别人说话,都觉得勉强。


        

不管遇到了谁,她都忍不住拿来和宋凛比较,竟然没有一个比他好。


        

周放自己也挺苦恼的。


        

*****


        

去同学聚会之前,秦清又给周放打了电话,但是周放还是残忍地拒绝了她,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想去同学聚会应酬了。


        

秦清只好自己去这场她并不喜欢的同学会。


        

组织这场同学聚会的沈老师和秦清算是有点“仇怨”。当年秦清为了追男神,年轻气盛爬了男生寝室,被学校里通报批评,沈老师因为她,丢了当年评先的资格,气急败坏把她拎进了办公室,劈头盖脸就是一句:“秦清,你是个女孩,你到底要不要脸?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秦清是个爱记仇的,之后时不时趁着社团事务去办公室,总是要在沈老师办公桌留点“东西”,恶作剧一个接一个,沈老师对她很是不喜,却又拿她没办法。一直到毕业,秦清遇到了后来的渣男,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才算放下了以前的恩恩怨怨,一心嫁人去了。


        

这场同学聚会来得人不算少,但是秦清跟他们也不算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喝了几杯,觉得有点无聊,秦清借口上厕所走了出去。


        

洗了个手和脸,人清醒了一些,才准备回包厢。不太记得包厢号,秦清转了三圈,也没找到。但是很庆幸的是,她发现沈老师正在角落里站着。


        

“沈……”“老师”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秦清就听见沈老师正在打电话,并且情绪激动。很明显,她正在和电话里的人吵架。


        

“……”


        

“……她和你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比你大那么多,又离过婚,你是不是猪油蒙心了?我就说你怎么整天惦记着毕业找工作,要你出国深造你都不肯去!”


        

“我早就说了,我不可能接受!我太清楚她是怎么回事了!我带了她四年!她就是个混混!”


        

“左宇霖!我告诉你,你要是来了,你就别再喊我妈妈!”


        

“……”


        

沈老师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一转身,正看见完全失去了笑容的秦清。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甚至都找不出可以用来形容震惊的词。许久许久,她终于忍不住自嘲一笑。


        

“沈老师,这场聚会,是冲我来的?”秦清冷嗤一声:“没想到啊,当年在学校里您那么看不上我,如今居然都亲自关照我了,我还挺荣幸的。”


        

沈老师的面容看上去有几分憔悴,再也没有作为老师的威严,只有作为母亲的楚楚可怜。


        

“秦清,请你理解老师,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从小到大就比别人聪明,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名以外的成绩。”沈老师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他甚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秦清,如果是你的孩子,你忍心吗?”


        

秦清有些无力地看着沈老师,看着她苍老的眼神,于心不忍。


        

“我不是说你不好,我只是觉得你们不合适。”


        

秦清觉得脑子里乱极了,理性和感性在打架。她不想再听下去,转身要走,被沈老师死死抓住。


        

“秦清,算老师求你了,我们家真的丢不起这个人。”


        

*****


        

周放今天相亲的对象非常通情达理,周放不想相,他很绅士地就放她走了。


        

原本准备一个人清清静静去吃个饭,结果秦清一个电话打来,她还是清净不成。


        

秦清也没说个头尾,电话一接通就四个字:“出来喝酒!”


        

两人坐在大排档里,夜宵时间到了,大排档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秦清在点了一桌子火锅涮菜,结果她一筷子都没伸,就喝闷酒。


        

秦清不肯说发生了什么事,周放也不好问。她喝醉了就开始嚎,哭得跟狗似的。


        

说真的,年纪越大,哭都是奢侈。周放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秦清这样哭过。心里也忍不住跟着她的情绪起伏。


        

看着一桌子的菜,秦清却是什么都吃不进去,只是一口一口喝着酒。38度的白酒,却怎么都喝不醉人,秦清觉得连酒都在和她作对。


        

沈老师用那么可怜的表情求她,她太过震惊,浑浑噩噩回到包厢。


        

聚会到一半,一个人杉杉来迟。


        

当年秦清爬男寝追过的男神——江宴。在场的都知道秦清和他的那段过往,他一进来,大家就开始起哄。


        

只是秦清始终没有接茬。


        

聚会没有结束,秦清找了个理由要走,江宴追了出来。


        

“秦清。”他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叫她名字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电视剧的女主角。


        

他刚从国外回来,和秦清一样,离了婚。他后悔了,觉得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像秦清那么单纯地爱他。


        

他的表情很诚恳,对秦清说:“沈老师组织这场聚会,其实是为了我。我知道你离婚了,我觉得,这是老天的安排。”


        

秦清忍不住冷笑,这确实是“老天”的安排。


        

她离婚了,他也离婚了,她大学的时候还那么没脸没皮地追求过他,确实是“天作之合”。


        

“对不起江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秦清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江宴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


        

“对不起,秦清,当年是我什么都不懂。你结婚的时候,我真的很痛苦。”


        

“放……”


        

“嘭。”一记冲动的重拳毫不客气地落在了江宴的脸上。


        

江宴吃痛,放开了手,秦清被一道熟悉的身影护到了身后。


        

那么挺拔的背影,连后脑勺都透露着年轻的精神力。和秦清是那么不同的一个男人。


        

江宴捂着脸,一脸震惊地看向那个出手打了他的年轻男人:“秦清,这是谁啊?”


        

“刚毕业的大学生。”左宇霖冷冷回答,脸上是不服输的表情:“她包的小鲜肉。”


        

江宴一脸震惊看向秦清:“秦清?”


        

“江宴,他还年轻,做事比较冲动,你别怪他。”秦清把左宇霖往后拉:“你过来。”


        

两人站在角落里,冷着脸对峙着。


        

是秦清先打破了沉默。


        

“左宇霖,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一直纠缠不清?”秦清冷漠一笑:“这样真的很烦人。”


        

左宇霖死死盯着她:“我也不想纠缠下去。”停了一秒,左宇霖一字一顿地说:“我满22岁了,结婚吧。”


        

秦清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心脏,她连呼吸都感觉到艰难。许久,她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已经结过一次婚了。结婚不好玩。”


        

“我没有要跟你玩。”


        

“可是我已经不想玩了。我离婚的时候,你还在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其实我们俩代沟挺深的,要不是你年轻,身体不错,我和你不可能纠缠这么久。”秦清笑着,说出来的话却如刀一样伤人:“左宇霖,我腻了。你知道我的,我喜欢新鲜感。”


        

左宇霖听不下去从秦清嘴里说出来的那些伤人的话,他圈住秦清的脖子,一低头重重吻了下去。


        

他以为,这样至少能阻止她再用语言的刀,一刀一刀凌迟他的心脏。


        

然而,秦清从头到尾都没有闭眼睛,就那么直直盯着他,等着他发泄。


        

他像被烫到了一样放开了秦清,秦清嘴巴被咬出了血,却始终面无表情。


        

“我不喜欢野外,要不去开个房?”秦清说。


        

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即便左宇霖还是个小男人。


        

“秦清,分手吧。”他的声音落地有声。


        

秦清笑了。


        

“好呀。”


        

一个离过婚、花名在外的女人。明明说好了只走肾,不走心的。那么,她到底在难过什么呢?


        

一杯一杯喝着酒,秦清实在忍不住眼泪。


        

“周放!你倒是喝呀!叫你出来你他/妈不喝酒,一直看着我干什么啊!”


        

周放也是日了狗了,最近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消停。


        

水星逆行也不够这个程度,她现在简直觉得水星整个砸下来了。


        

秦清这个女人,点了那么多菜,她不吃浪费,吃了胃疼。


        

看着秦清那个鬼样子,最近一堆烦心事的周放也不想伺候了,脚下一踢,往后一靠,直接摔了筷子。


        

“秦清,你他/妈的,该不会是失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