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47|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放话音刚落,就听见“嘭”一声轻响,秦清倏然倒头,直接趴在了满是油光的桌上。


        

刚才还看到秦清将手里的酒杯放到嘴边一饮而尽,这就一杯酒的功夫,她就倒了。


        

疑惑地走到秦清身边,推了推她的肩膀:“秦清,秦清。”


        

一动不动的秦清听见呼喊,又倏然抬起了头,一把抱住周放,将全部的重量都放在了周放身上,周放总共才九十几斤,哪里顶得住秦清,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秦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周放……哇……”


        

“……”


        

“周放”是在叫她的名字没错,“哇”却不是语气词,而是秦清呕吐的声音。


        

周放此刻真是乌云盖顶,她嫌恶地抖了抖手上、身上的呕吐物,看着躺尸在地,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秦清,真是一肚子脏话,都没人可以说。


        

踢了秦清的屁股两脚,她已经彻底醉死了,一动不动,嘴角还有呕吐过的秽物。周放无语凝噎地看着她,只觉得这狗x的生活对她来说,真是太艰难了。


        

喝醉酒的秦清和尸体没什么两样,靠大排档老板帮忙,周放才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周放实在搞不定秦清,原本想打电话给五三,可是看这情况也不太合适。最后思前想后,只能打电话找宋凛帮忙。


        

宋凛接了电话,语气不好,通过电话电波,周放都能感觉到他不愉的心情。虽说对她有意见,但宋凛还是来得很快。就是看到周放和秦清那不成体统的样子以后,脸色不太好。


        

把秦清搬上了车,再回过头看看周放,折腾了这半天,头发乱七八糟的,一身呕吐过后的秽物,擦也没擦多干净,气味又难闻,宋凛忍不住皱了眉头。


        

宋凛开车,周放坐在后座照顾喝醉正酣睡的秦清。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么伤心,睡着了还是一直在低泣。弄得周放也有点手足无措。


        

宋凛嫌弃地自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秦清和周放,微微皱眉:“你看看,这就是你的朋友圈。”


        

周放手扶着秦清的脑袋,用纸巾擦拭着她的脸颊,本就毛焦火辣,这会儿听见宋凛这话,忍不住反驳:“我的朋友圈怎么了?我还没嫌你呢,你倒是嫌上我了?”


        

宋凛冷冷哼了一声:“这就是那个专门和年轻男人鬼混的那个吧!”


        

“什么叫‘专门和年轻男人鬼混’,还不准单身女人谈恋爱了?”


        

宋凛对此嗤之以鼻:“每次都刚好和小她一大截的男人谈恋爱?每次都刚好需要她养?”


        

“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周放忍不住乜他一眼:“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年轻有力的男人吧!”


        

宋凛被噎,懒得理周放,鼻孔出气。他气呼呼开了一路快车,按照周放给的地址把秦清送回了家。


        

见周放扶秦清扶了半天没扶起来,宋凛冷哼一声,不再磨叽,双手一架,拎起了秦清,粗鲁地往她家里走去。


        

周放慌忙地跟在后面:“诶诶诶!你干什么呢!秦清的鞋啊……”


        

气呼呼把秦清送上了楼,周放跟在他身后,几乎全程骂骂咧咧。


        

刚一走出电梯,周放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秦清家门口的五三。


        

他身上全无平日的年轻活力,大约是喝了酒,头发乱糟糟的,眼神浑浊,身上不知道在哪摔得,黑一块黄一块,整个人看上去颓废得不行,路边的乞丐也没他这样子落魄。


        

听见电梯的声音,五三有点浑浑噩噩地抬起头,眼中一片迷茫。花了近半分钟,才看清是秦清回来了,他倏地清醒,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周放看见五三一直在秦清家门口等着,又担忧又欣慰。心想秦清这次哭得也算值得,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在伤心。


        

周放扶着秦清往门口走,五三很快过来接了过去。秦清喝得烂醉,被五三一拉,就直接软倒在他怀里。


        

“给我吧。”五三身上一身酒气,说话的声音有些喑哑。


        

周放皱着眉,半天没敢放手:“对她好点,她也不容易。”


        

宋凛对秦清是一万个看不上。不等五三回话,周放已经被他强势拉走了。


        

“我们的帐还没算,少管别人闲事。”


        

周放一身秦清的呕吐物,虽然没喝酒,可是身上又馊又酒气冲天,自然是不敢回父母家的,只能编了个理由,灰溜溜地回了自己家。


        

宋凛从接到周放,到带周放回家,一路一直黑着脸。


        

从电梯出来,不容周放拒绝,宋凛直接把她推进了他家。周放本来就一身狼狈,这会儿被他这么对待,更是恼火。刚要骂人,宋凛已经把她拎进了浴室。


        

花洒一开,水猝不及防,哗哗就淋在了周放身上。周放没想到宋凛会突然这么抽风,被淋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四处抓瞎。


        

“宋凛!你疯了吧!”


        

这头周放歇斯底里,那头宋凛,也不管是不是被花洒的水溅到,只是一脸严肃地吐出一个字。


        

“洗。”


        

周放用了好一会儿,终于扶着墙站定,水哗哗淋在她肩膀上,她顾不得自己此刻的狼狈,死死盯着宋凛,一动不动。宋凛见她不懂,二话不说,上来就要剥她的衣服。她双手交叉护着自己的衣服,但总归是没有宋凛力气大,挣扎不过,最后只得大吼一声:“我自己洗,滚出去!”


        

周放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憋屈过,被人这么推进浴室,强迫洗澡。还有,那男人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什么脏东西。她做什么了?他以为她喜欢喝酒,喜欢伺候醉鬼吗?


        

囫囵洗了个战斗澡,周放蹑手蹑脚摸出浴室,看见宋凛放在外面的干净棉质短袖,本来很是不屑,但是想想自己的衣服都脏了,只能把他的衣服穿在身上。他个高块壮,t恤很长,垂至大腿中间,周放都能当连衣裙穿了。


        

擦着头发出了浴室,看见宋凛一脸铁青坐在沙发上。


        

他脸色不好,她脸色更不好。她白了他一眼,气呼呼把毛巾砸在了沙发上,反抗之意甚是明白。


        

“你还发脾气?”宋凛荒谬看了周放一眼。


        

“不行?”


        

宋凛眯了眯眼睛,眼中射出危险的光:“你最近都在这么鬼混?”


        

听到“鬼混”两个字,周放气急败坏:“我没管你,你倒是管上我了?”


        

面对周放疏离而冷漠的态度,宋凛脸上阴鸷的表情更甚。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能一样吗?”宋凛一跃而起,跨到周放面前:“为什么最近不回家?”


        

周放双手环胸,看都不想看宋凛:“住爸妈家里了。”


        

“听说你最近都在相亲?”


        

周放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说:“爸妈安排的。”


        

见宋凛眼眸越来越深沉,周放知道他是生气了。周放不想和他吵架,起身要回家,又被宋凛一把拉了回来。


        

周放讨厌他总是用力气压制他,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力道绝对不小。


        

宋凛的身体动都没有动一下,仿佛周放只是给他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对于眼前的一切,他都无动于衷,只是死死盯着周放,愤怒的表情里有难得一见的狠劲:“周放,他们安排了你就去?你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吗?”


        

宋凛冷冷的质问让周放有些讶异,反问他:“不然呢?”


        

宋凛眼中的火苗一点一点熄灭,他居高临下盯着周放,目光如炬:“周放,在你眼里,我算什么?”


        

说实话,周放一整晚都憋着一股子气,最近本来就过得憋屈,老爸老妈,秦清,真是没有一点顺心的事。这会儿宋凛还来招惹,她还没质问他呢!


        

“姓宋的,我们确定过关系吗?”她发起脾气来,如同枪炮一样,火力强劲,一发连一发:“难道你不是有需求才来找我?难道你是因为爱上我才和我上/床吗?”


        

周放的一声声质问掷地有声,让空旷的屋子里,满是她的声音在回荡。宋凛低着头,那么认真地看着周放。


        

“你又知道我不是?”


        

周放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一时也愣住了。她瞪大一双黑白的眼睛里,那双眼睛里从来容不得沙子,非黑即白,永远不懂得屈服。


        

“宋凛,你爱我吗?”


        

周放的眼神是那么倔强,好像她都没有错,全是宋凛的责任。


        

可是在外一个接一个相亲的,明明就是她。


        

从头到尾,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只把他当炮/友!


        

宋凛憋着一股气,一股邪火,紧绷着面容,不肯回答周放的问题。


        

许久,就在周放不屑冷嗤一声,撇过头去,准备离开的时候,宋凛如豹敏捷,扑上去就将她压倒在沙发里……


        

宋凛的吻密密匝匝落下来,他的嘴唇冰凉,辗转在周放的嘴唇上,粗鲁,凶暴。


        

周放拼命地打他,但他始终无动于衷,狗肉模式又来了。


        

宋凛用舌头用力撬开周放的牙关,在她口腔里寻衅滋事,她逐渐开始意乱情迷,推拒着他的手也不再那么有力。他缠上她舌头的那一刻,却突然用力咬了一口。口腔中瞬间感觉到淡淡的血腥气。


        

周放吃痛,一把要推开他,他却得逞地趁机将她固定在他身下。


        

紧贴的身体,火热的呼吸,周放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体里逐渐燃烧的*。


        

周放知道他要干什么,恼羞成怒,曲起腿对着他的下/体就是一脚,却不想,她动作狠绝,宋凛更是眼疾手快。


        

他一把握住她的右腿膝盖,放旁边一压,反而更方便了他。他动作迅速,用力扯掉最后一层遮蔽,没有任何前戏便与她融为一体。


        

突然的进犯让她疼得几乎弓起背,形同被烫红的虾米。


        

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重,看着周放发间渗出隐忍的汗意,宋凛感觉到一阵阵报复的快感。


        

他一刻不停,一下比一下狠的动作,誓要把她逼上绝路。他双手攫住周放的下巴,几乎咬牙切齿地问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不管他怎么玩弄招数,始终一声不吭,不同声音给他丝毫快意。她睁着一双倔强的眼睛,狠狠瞪着他,许久,只郑重其事地说了两个字。


        

“爱情。”


        

宋凛的动作定了一秒,下一刻,他死死掐住她的下颌,眼神是那么视死如归,成仁取义。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看向她,那表情,很不得将把她的心脏都掏取出来。


        

“不要再折磨我。”他顿了顿,几乎气急败坏地说着:“你要什么,我给你,周放,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