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48|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城市的夜晚难能的如此平静,月朗星稀,周放沉沉睡去,一夜无梦。大约是太累了,周放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宋凛一贯自律,周放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公司了。大约是怕吵醒了她,他走的悄无声息,周放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几点走的。和他比比,周放都忍不住有点自惭形秽。


        

一个人能从底层走进上层,付出的一定比常人多很多。宋凛靠着当年四月的一点遗留和乐青子的帮助,一步步爬上来,而周放,一路都有人保驾护航。她尚且那么不易,不知道宋凛艰难的时候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从床上坐起来,周放身上还有些隐隐作痛。床头放了一杯白开水,是宋凛临走给她倒的。她拿起来一饮而尽,喉咙里得了滋润,不再那么干涩,人也清醒了很多。刚准备起身,视线所及之处,就看见床边的沙发床上放了一套新衣服。


        

周放好奇地走了过去,拿着衣服看了看。那是一套浅咖色麻质套装,女装,显然不是宋凛穿的,大约是给她准备的。


        

april旗下高端品牌出的新系列,毕竟在一个圈子,周放自然对这个系列有所耳闻。这个系列名叫“沙洲”,主打“都市慢生活”,所以推出以“棉麻”为主的女装,定位28-45岁、经济稳定的都市女白领。衣服上还有一枚胸针,由“sz”两个字母组成。大约是“沙洲”系列的纪念胸针。


        

乍一看不太懂为什么叫“沙洲”,但仔细想想,水中心滩,栖息之地,倒是也挺符合“慢生活”这个概念。


        

换上了宋凛选的衣服,尺寸刚好,宋凛眼光不错,选的衣服倒是很适合周放。周放在镜子前照了照,给宋凛发去一张照片。


        

宋凛不一会儿就把电话打来了。


        

“起来了?”


        

周放笑了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手指不觉在镜面上打圈,明明心里还挺高兴,嘴上却始终带着揶揄:“这么抠?过了一夜,就只送一套衣服,还是你公司出的?”


        

宋凛对于她的揶揄也不恼,轻笑了一声:“其实是送胸针。”


        

周放拿起胸针仔细打量着,看了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


        

“胸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系列纪念胸针吧?”


        

“你的那一枚是真钻石。”


        

周放听他这么说,又看了一眼手上的胸针,乖乖,钻石不小,也不少啊。


        

“那确实了不起,钻石不少。”周放点头肯定了宋凛的礼物。


        

“你就注意这个了?”


        

周放有点莫名:“嗯?还有别的吗?”周放理了理衣裙,对着镜子又转了一圈:“不过你这个系列名字倒是好听,‘沙洲’,还挺浪漫的,水中心滩。”


        

电话那端的宋凛沉默了一会儿,不甘心地又问了一句:“你没发现‘sz’这个组合吗?”


        

“难道不是沙洲的拼音首字母?”周放想想,沙洲的英文是sandbar,估计宋凛那边是觉得sb做成胸针不太好,所以才取了拼音首字母。


        

周放还在认真思考着,电话那端的宋凛已经懒得和她说下去了。


        

“周放,你是猪吗?”


        

说完这句话,宋凛已经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周放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像宋凛这种喜怒无常的男人,幸好不在古代,不然肯定是暴君,分分钟打死老婆的那种。


        

周放撇了撇嘴,回家洗漱化妆之后去了公司。


        

周放的小破车修好了,前天助理给她提了回来,她住在父母家,一直没开上。今天是重新上路的第一次,依然是从前的手感。周放又忍不住想要延后买车的计划,旧的顺手,她对旧东西总是充满感情。


        

一路红灯,真是等得人都没脾气了,周放的手肘撑着方向盘,手指一下一下点在下巴上。等着等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sz”,可不就是宋凛和周放的姓氏组合么?这可真是一个巧合。


        

宋凛大概也是发现了这个巧合,才送了衣服和胸针给她。一般纪念胸针,和施华洛世奇合作一下都算高档了,真钻,怕是定做的了。


        

宋凛这也是有心了,怪不得她没发现的时候,他忍不住要发火。


        

哎,想通一切的周放忍不住叹息。


        

这老男人的浪漫可真难懂,送个东西还得让人推理,就不能直截了当简单质朴地只送钱吗?


        

****


        

周放算计了苏屿山,苏屿山虽然签了合同,却是没有真的心服口服。这不,这会儿他算是来秋后算账了。


        

春季新款全面上市,周放公司办了一场非常大型的订货会,提前展示了初夏系列,想要招商引资,全面打开渠道。各网站、实体平台的采购都慕名而来,原本公司投放的平台,也都加大了订货量。


        

原本是件好事,如果苏屿山不来的话。


        

苏屿山不仅亲自莅临了订货会,还当面签订了很大量的货。不管宋凛怎么在背后搞小动作,百赛作为第一电商的地位始终没有改变,他的选择,依旧是很多人观望的根本。


        

明明已经签订了终止融资的合同,苏屿山却故意把姿态搞得这么暧昧,让人以为他还在大力扶持周放。


        

周放知道苏屿山来订货,也明白他的用意,心道他这一招倒是无耻得狠。硬生生把她卷进他和宋凛的争斗,这让站队宋凛的公司,肯定会对她有所忌惮。


        

苏屿山签完订单坐在贵宾区休息,助理有点拿不准主意,过来通知周放。


        

周放扯了扯衣摆,虽然对苏屿山多有不满,面上还是和和善善的,人家是大佬,一个手指能捏死她。


        

“苏总。”周放笑眯眯地:“没想到苏总对我们的品牌这么支持,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苏屿山坐在沙发上没动,他眼光锐利,自是能看懂周放阳奉阴违地揶揄。


        

他挥了挥手,贵宾厅里别的人就出去了,只留周放和他。


        

“不高兴了?”苏屿山的口气有些意味深长。


        

周放见旁边没了人,眼中一冷,但面上的笑容依然让人挑不出毛病:“苏总,您一定搞这些龌龊的小手段吗?”


        

苏屿山笑:“我做了什么?”


        

“您买我公司的货,用意是什么,您自己最清楚。”周放直直盯着他:“我不想站队,只想明哲保身做自己的小生意。我想,您应该很清楚我的想法。”


        

周放难得态度这么认真,谁知苏屿山听完她的话,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放。”他好整以暇地看向她:“他对你,这么不信任吗?”


        

一句话,把周放噎得连反驳的话都没有。


        

送走大佛苏屿山,周放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在这商场上,没有人能随心所欲,心想事成。适者生存,不适淘汰,想要再这个圈子里混久一些,就不要妄想可以脱离既定的规则。


        

没有人能做到真的明哲保身。苏屿山是什么人?不能为他所用,他肯定会往混了搅和。周放握紧了拳头,内心复杂极了,许久许久,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宋凛以草根出身逆袭上市以后,周放的小助理彻底成了宋凛的小粉丝。如今公司没有接受第二笔融资,高层会议他在,知道了周放新的动向,心里原本挺高兴的。但是这会儿苏屿山在订货会搞这么大的阵仗,助理也忍不住跟着纠结。


        

“周总,这样是不是不好啊,宋总知道了,不定得怎么想。”


        

苏屿山的话还余音在耳,那句“他对你,这么不信任吗”,让周放越想越不舒服,这会助理提到宋凛也是这个话,周放只觉得更加心烦气躁。


        

“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周放瞥了助理一眼,没好气地说:“谁爱买谁买去,我坐着赚钱!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周放皱眉:“多来点冤大头才好!”


        

事情果然如苏屿山所料,也完全精准地被助理说中。


        

苏屿山大量采购衣谜春夏两季的消息很快在圈内传开。刚从北都出差回来的宋凛,第一时间就找了周放。


        

什么握手言和,什么温馨甜蜜,两个人最和平的时候也就在床上了。


        

一扯到生意,就是一笔烂账。


        

周放下午要赶着去工厂,本来不想见宋凛,但是想想,万一不见他,指不定他要脑补成什么样。虽然忙得要死,她还是抽空和宋凛见了一面。


        

宋凛知道她要去工厂,开着车送她,两人几天没见,好不容易见着了,也就在车里谈谈话。周放想想,这场面也是够心酸的。


        

在爱情里,她简直沦为一个乞讨感情的老乞丐。


        

宋凛神色严峻,看都没有看周放,只是冷冷地说:“我知道你只拿了第一笔融资,后续你要资金,我给你。把他拒了。”


        

宋凛余光能看见周放有些纠结的表情。刚下飞机,本来就几天没有睡好,这会儿听到那些消息,更是觉得心烦气躁。


        

苏屿山现在的招数,都是当时他玩过的。眼前这个女人真是让她又爱又恨,难道她就没有感情吗?这么来者不拒,当初他把她的货买了,两个人就睡到一张床上去了,那么苏屿山呢?他买得多,她是不是也要迎他成为入幕之宾?


        

宋凛越想越气,恨不得一脚刹车踩到底,和她同归于尽得了。


        

“全世界只有苏屿山有钱?你一定要和他合作?接他的钱?你要我的脸往哪搁?”


        

周放原本还想解释两句,听他这么一说,想到苏屿山的话,心里失望得紧。


        

苏屿山敢用这种小儿科下三滥的招,大概也是抓住了宋凛的性格特点。


        

也许苏屿山和宋凛才是真爱,他对他是那么了解,远远超过周放。


        

周放冷冷嗤笑一声,横向宋凛,眼中充满失望:“脸不搁你头上,还能怎么?剥下来吗?”


        

周放口气不耐,宋凛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在你眼里,我就比他差那么多?你有困难不能来找我求助?一定要找他?”


        

“我什么时候找他了?这不是他送上门吗?”周放没好气瞪他:“再说了,老找你,到时候你被掏空了,还得怪我不是?”


        

“周放,你未免太小瞧我了。”


        

周放知道他那种莫名其妙的男人自尊心又来了。她越想越觉得他根本不给人解释的机会,那么轻易就进了苏屿山的套,也懒得解释,这种直男癌,让他蠢死算了。


        

“停车,懒得和你说了,我要去工厂。”


        

宋凛不仅不停车,还踩了油门加速,他锁了车门,周放拉了半天也拉不开。


        

“宋凛,你这是要找架吵?”


        

“我说了。”宋凛态度强硬:“不要再和他做生意了。你要钱,只要我有,我都给你。”


        

宋凛的话越说越难听,周放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你现在是想拿钱砸我?


        

“我只希望我们不会再因为不相关的人吵架。”


        

“你们要狗咬狗,是你们的事,不要误伤了我。我不想接受苏屿山的钱,也不想接受你的钱。”周放说:“我没有接他的第二笔融资,你应该也很清楚。我想做什么,我会靠我的方式得到达成,不用依靠你。”


        

车厢里剑拔弩张的氛围终于得到缓解,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可是盛怒之下说过的话,都在两人心里埋下了一丝丝阴霾。


        

“周放,最开始你那么坦然地接受我的帮助,为什么后来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宋凛始终疑惑,为什么这么女人一再拒绝他,“你怕和我有牵扯是吗?我就不值得你信任吗?”


        

宋凛的语气平静了下来,周放的心情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手指曲了曲,指尖抠进手心,她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信任任何人,我只信任我自己。”


        

宋凛笑了笑,眼神冷漠地看向周放:“我是任何人吗?周放?”


        

周放抿了抿唇:“是你教会我的,商场上,六亲不认。”


        

“轰——”一脚油门下去,宋凛越开越快,很快穿过岔路,驶向了高速……


        

自从上了车,就只顾着送宋凛吵架,也没怎么注意路,等周放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彻底远离了城市,一抬起头,县城的指路牌让周放一脸震惊。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宋凛的车已经完全偏离了行程,原本要去开发区的工业园,周放的工厂在那里。现在宋凛给开到县城里来了,和工业园区,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本来从市里去工厂也就半小时路程,这会儿完全开反了,再要去工厂,得一个半小时。


        

车离开了高速,进入县城,窗外的风景,也跟着变成了县城的人来人往的市集。


        

宋凛的车终于在市集对面的汽车站停下了。


        

“下车。”宋凛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态度冷漠。他手指一动,开了车锁,催促道:“快点。”


        

周放刚才还闹着下车,这会儿却是死死抱住把手不动:“不下!我疯了才下!”


        

宋凛解开安全带,够着身子打开了周放那边的车门,手脚并用把周放给赶下了车。


        

他歪着头,对一脸要杀人表情的周放说:“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到底是你什么人。”


        

说完,头也不回,开着车就走了。


        

看着宋凛嚣张的车尾,周放气得直跺脚。


        

一言不合,就故意把她带到离目的地最远的县城,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周放气急败坏,忍不住对着宋凛的车大骂:


        

“靠!姓宋的!你是小学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