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50|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隔离的日子是难过的,除了看电视,她几乎无事可做,人一闲就容易胡思乱想,情绪低落。=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事业对她是如此重要,至少能让她的生活充实到不需自我质疑。


        

周放被隔离的第七天,有人打电话打到了隔离中心找她,但不是上面同意,隔离中心不能随便转接,好心的护士为她带来了一张纸条。


        

大约是隔离中心的工作人员随手撕的便签,字也写得很潦草,只有三个字。


        

——我等你。


        

看着纸上的那三个字,她觉得,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让她动容。


        

“男朋友吧?”护士见她表情难过,也不说话,笑着鼓励她:“再等等,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和他团聚的。”


        

从住进隔离中心至今,周放都没有哭过,哪怕是同班机有人去世她都始终坚强地面对一切,可是此刻,她心中筑起的那些坚强堡垒都被一一摧毁。


        

她以为她不怕死,可是当死亡真的靠近的时候,她内心始终充满着恐惧;她以为她不再期待遇到真爱,可是当宋凛质问她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想从他那里获得爱情。


        

周放收到宋凛的留言后,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第八天起,她的情况开始转好,不发烧了,感冒症状也得到了缓解。


        

隔离了近二十天,亲历了三个人因病死亡,恐惧曾让她夜不能寐。如今,她终于走出了阴霾,被医生宣布感染危险解除,可以离开隔离中心了。


        

隔离中心是为应对汹涌而来的病毒,在机场附近的医院临时圈的一栋楼。


        

从中心出来,周放走得是特殊通道。


        

明明被放出来的,都是解除了危险的,仍然有人会因为看见他们而感到恐慌。为把民众不安定因素降低,每个解除隔离的人,都是偷偷摸摸地离开。


        

明明没有病,大家却像看病毒一样看待他们。周放感到心酸极了。


        

和周放一起被放出来的有七八个人,围栏阻挡,通道只有一人宽,周放又在队伍最后,只能排着队慢慢出来。隔着直达腰际的围栏,周放一眼就看到了高大的宋凛,和站在旁边鼓着腮帮子的秦清。怕父母哭哭啼啼弄得动静太大,她只给秦清打了电话,却是没想到宋凛会来。她总是不愿给他添麻烦。


        

周放此刻看见他们,眼眶一红。


        

周放隔离的近二十天,体重从九十几斤瘦到了八十八斤,整个人孱弱得好像风都可以吹倒。此刻她戴着口罩,形容憔悴,看着仿佛变了另一个人。


        

见周放走了出来,宋凛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了稍微的舒展。看向她,眼中是失而复得的珍惜和庆幸。


        

宋凛逆向向人群中挤了过来,周放心里着急,却只能跟着队伍缓慢地向外走。


        

这画面,就像电影里久别重逢的剧情,当所有人从车站鱼贯而出的时候,镜头里只有那么一个人,挤着人群逆向寻找。


        

宋凛艰难地向前,隔着围栏,他终于走到了周放的面前。


        

看着宋凛那张脸这么真真切切地出现,周放只觉眼前水汽氤氲。


        

“宋……”“凛”字还没喊出来,宋凛已经将周放拥进了怀里。


        

周放抬手,紧紧攥住了宋凛后背的衣服。


        

紧紧靠在他胸膛,眼泪濡湿了宋凛的衣服。


        

周放一直在哭,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复杂心情,有庆幸,有感动,最重要的,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心底油然而生的,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还以为我会死。”周放第一次,直面了自己一直以来在隔离中心的恐惧:“当时我想了很多,我……”


        

突然一低头,揭开了周放的口罩,捧着她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阻止她再往下说下去。


        

不论是否有人回头在看他们,不管秦清是不是在不远处等候。


        

这一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


        

从隔离中心出来,周放在家里住了近一周,父母才踏实了下来。周放的父母也被这次隔离事件弄得心力交瘁,之后再也没有催过婚。父母明白过来,什么结婚,什么面子,什么社会眼光,都没有女儿好好活着重要。


        

周放也算是因祸得福。


        

重新投入工作,因为早出晚归,周放提出住回自己的公寓,父母经了这次事,心思豁达了许多,一切都由了她。唯一的坚持,是给她换了一辆车,她之前那辆旧车老是坏,父母不放心她再这么开下去。


        

新买的宝马x5上路,周放有点不适应,但是父母一片心意,周放也不好拒绝。


        

从隔离中心出来,宋凛几乎每天都会给周放打电话,周放感觉到了他前所未有的闲。


        

关于她被隔离的那段时间,宋凛和秦清的纠葛,秦清也没详说,只是每次在周放面前说起宋凛,都只用“野蛮人”来称呼他。


        

“‘野蛮人’真的hin野蛮,我特么就没见过一个男人急起来能这样。”秦清说起宋凛就忍不住吐槽,但是到结尾,她总是要说一句:“但是能看得出来,他爱你爱得要死要活的。虽然年纪大点,但是也能将就了。”


        

周放忍不住笑。


        

周五,宋凛给周放打来一个电话。


        

“你放两天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周六早上,周放收拾好了东西,宋凛准时来接。他拎着周放的包下楼,放进后备箱,周放径自往副驾上坐。刚一拉开车门,宋凛就发现车上居然还有一个人——宋以欣。


        

宋以欣难以置信周放居然会在这个时间出现,一蹦三丈高,头伸出车窗问正在从后往驾驶座走的宋凛。


        

“爸——你疯了啊!怎么还带她啊!”


        

宋凛关上车门,扣着安全带,自后视镜中看了自家女儿一眼。


        

“坐好。”


        

车开了四个多小时,三百多公里的距离。


        

宋以欣和周放都睡着了,车内只剩悠扬的音乐声,宋凛安静地开着车,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周放醒来的时候,宋凛的车已经开进了一家县城周边的度假山庄。依山傍水,环境惬意。


        

原来是出来度假,周放觉得有些小惊喜。


        

山庄里分了不少区,这么远的地方,老板的资源倒是不错,高端商务区最近接了几个开会的商务团,倒是让周放有些意外。


        

宋凛带着周放四处转了转,周放一边走一边评论着这个度假山庄,完全商人本色:“感觉老板资源还行,就是分区不那么明确,商务区功能性好,一般的休闲区对普通游客的吸引力比较一般。”


        

“本来也没打算赚多少钱。”


        

“啊?”


        

宋凛拎着周放的包,面上带着笑意:“这里的老板,是我。”


        

“送我的衣服是自己公司做的,第一次带我出来玩,度假山庄又是自己开的。”周放乜了宋凛一眼:“宋凛,你可真抠。”


        

宋凛没有反驳,只是笑。


        

宋以欣一路对周放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周放每次看她,她都一脸不爽地扬起倨傲的下巴,和她那个爹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三人坐着山庄内的专用车向里走去,那里有一幢独栋的小别墅,风格简洁,环境十分幽静。


        

车刚一停稳,周放就看到房子门口站着一对穿着朴实整洁,气质很亲和的中年夫妻,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宋以欣最先下车,大摇大摆往房子里走,被那对夫妻拽住。


        

“怎么越来越没礼貌了?”


        

宋以欣这才不耐烦地回头喊了一声:“爷爷奶奶。”


        

喊完回头看了周放一眼,充满挑衅。


        

周放必须承认,此时此刻她是非常震惊,也非常紧张。


        

从小到大,除了汪泽洋的妈妈,她没有接触过别的枕边人的长辈。她对这类长辈的印象,也就是靠汪泽洋的妈妈启蒙的。基本上也就是一个奇葩来形容了。


        

这让周放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宋凛除了互相介绍了一下,也没有没话找话题,一顿饭吃得很拘谨,周放小心翼翼,宋凛的父母腼腆紧张。大家似乎真的只是在吃饭。


        

宋凛见周放不说话,给周放夹了一筷子菜。


        

“我父母都是很朴实很善良的人,你别紧张。”宋凛笑了笑:“他们一辈子也没怎么离开过这个地方,不愿意,也不喜欢。这个度假村开起来,也就让他们搞搞管理,在这养养老,不是为了赚很多钱。”


        

周放干笑两声,点点头:“这样过日子,比较充实。”周放想想整个别墅院子里到处都是花草,又道:“多养养花花草草,也挺好的。”


        

“那是我爸爸的爱好。”


        

周放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亲和的中年男人,抿了抿没有再说话。


        

在宋凛父母眼里,周放是大都市长大的,又是家里的独生女,听宋凛介绍,家里也算是家境殷实,现在见到真人,人也长得漂亮,几乎没什么值得挑剔的,甚至有点太好。他们对于宋凛的商业王国没什么概念,也不会觉得每个女人都会在金钱面前折腰。这么多年,他们觉得宋凛不结婚是娶不到媳妇造成的。毕竟他带着以欣这么大个孩子,也没有几个女人能愿意当后妈。


        

作为父母,他们是希望宋凛能找个人定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带人回来,父母自然是小心翼翼招待。


        

晚饭吃完,宋凛去洗碗收拾,宋妈带周放去房里休息。


        

两人一前一后上楼,气氛有些尴尬。


        

到了房间,周放说完谢谢,正犹豫着是等宋妈走了再进房,还是现在就进,就听见宋妈说:“周小姐,其实我们家宋凛,他是对感情顶认真的人。我们家里有早婚的传统,我和他爸也是18岁就有他了。当年不是我们逼他,他不会妥协结婚,也不会遇到那么个人。”


        

宋妈的眼神很诚恳,缓缓看向周放:“如果未来你我有缘分,能成为一家人,我想,我应该会挺高兴的。”


        

周放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也有些拘谨。


        

一贯伶牙俐齿的她,只是讷讷说了一句“谢谢”。


        

在山庄里住了一夜,吃了一顿不知道什么目的的饭,第二天一早就要回城了。


        

三人临走的时候,宋爸叫住了周放。送了一盆不知道什么植物给周放。


        

周放觉得有些诧异:“这是什么?”


        

宋爸不善言辞,说话也很简洁:“发财树。”


        

“啊?”


        

“听说你做生意。”


        

周放手捧着花盆,心想这礼物可真是质朴啊。


        

车内音乐轻柔,宋以欣昨天熬夜玩游戏,这会儿正在车上睡得昏天黑地。


        

来的路上周放一路昏睡,回去的路上周放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抱着宋爸送的盆栽,周放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


        

宋凛看着周放抱着盆栽的滑稽模样,忍不住笑:“我爸给的?”


        

“嗯。”


        

“你真要带回去?”


        

“不行吗?”周放眨了眨眼睛,很认真地说:“宋凛,你父母,人还都挺好的。”


        

“你比我会讨长辈喜欢。”一句话,说得有几分幽怨。


        

想到自家爸妈对宋凛的排斥,周放笑:“那是,毕竟我长得面善。至于你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哪家有女儿的爸妈会喜欢。”


        

“我纵欲过度,也不知是被谁掏空的。”


        

周放紧张地看了一眼后座还在昏睡的宋以欣,懒得和他再说下去。


        

这个男人,只要一说话就要耍流氓。


        

“懒得和你说,我要睡觉了。”


        

“别睡。”


        

“嗯?”周放望向宋凛。


        

宋凛开着车,嘴角噙着淡淡笑意:


        

“周小姐,你好。我是宋凛,三十四岁,如你所见,我有一个15岁的女儿,但是我长得还算可以,体力过得去,有一家上市公司,以及几个子品牌,也投资了一些副业,房子几套,车子几辆,请问你愿意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下去吗?”


        

周放难得看到宋凛这么认真,实在觉得场面太搞笑了。


        

“宋凛,你别和我说你在跟我表白?”


        

宋凛手握着方向盘,一副神在在的样子。


        

“不知道周小姐怎么回答?”


        

“我要是不同意呢?”


        

“不同意也没关系,”宋凛表情绅士,淡淡说着:“只是我怕我自己,会因为太伤心,分不清脚下踩的是油门还是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