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51|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说宋凛表白的地方有些无耻,但正好中了周放下怀,经过情感滤镜以后,他的那点小手段,就变成了周放眼里的小浪漫。


        

其实他们的生活也没有太多变化,大约是心里的结打开了,之后看见宋凛的时候,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两个人工作依然忙,宋凛会刻意抽时间接送一下周放,反观周放,倒是没怎么为了和他吃饭耽误工作。


        

接了下班的周放,周放还在看着公司的文件,宋凛和她说话,她基本就和没听见一样。


        

宋凛叹息:“和别的为爱而活的女人比,你真的单纯得多。”


        

周放没想到宋凛会这么一说,正准备得意,就听见他幽幽说道:“你就是为钱而活。”


        

周放翻了个白眼,懒得接腔,低头继续看着公司新品牌的计划书。


        

宋凛瞥了周放一眼,突然很认真地问她:“你的那个生活馆,我给你投资,建起来吧。”


        

虽然生活馆一直是周放的长期计划,但她也没有近期就实施的打算,毕竟公司的资金实力还不够。此刻被宋凛提了出来,周放有些惊讶。


        

“你不是说那是白日梦吗?怎么,要玩一掷千金为红颜?”


        

宋凛笑:“不行吗?”


        

“行啊。”周放终于关上了手上的计划书。


        

她侧头看向宋凛,眨巴眨巴眼睛,说着:“28岁的皮埃尔·奥米迪亚,硅谷软件工程师,奥米迪亚的女朋友酷爱“皮礼士糖盒”,却因找不到同道中人交流而苦恼,于是,奥米迪亚搭建了一个方便收藏者和爱好者交流的拍卖网站——ebay。”她抿唇笑了笑:“和亚马逊这种企业直接对消费者的b2c模式不同,ebay是个人对个人的在线拍卖c2c模式,亚马逊经历了10年亏损,ebay从上线第一天就开始盈利。”


        

“你说这些话,是想说什么?”


        

周放的表情像只小狐狸:“浪漫的、宠伴侣的男人,更容易发财。”


        

周放讲述这些的时候,眼中灿烂得如同嵌入了星芒。


        

宋凛总是奇怪,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女人。现在他突然意识到,也许正是这样单纯有梦的光芒,才吸引了他吧。


        

不管外面多么肮脏、多么混乱,不管别人怎么反对,怎么唱衰,她始终有自己的小世界。别人说,感情是05加05等于1,而他和周放,是1加1等于3、4、5、6……他永远都不知道,她到底能带给他多少惊喜。


        

“你的计划书做出来,发给我看看。”


        

周放挑了挑眉:“虽说你知道搞浪漫,有发财的潜质,但是暂时我还没有打算启动生活馆。等我有一天需要钱了,会去找你的,放心。”


        

周放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上次订做的东西,别人送来了,她赶紧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宋凛。


        

“上次你送我胸针的时候,我就想还个礼,所以订做了这个。”


        

宋凛皱了皱眉:“送礼物就送礼物,还要说还礼。”精致的包装,简单大气的设计,宋凛见是个方盒子,问周放:“领带夹?”


        

周放一脸求表扬的表情:“你打开看看啊,比领带夹有心意多了。”


        

宋凛打开了盒子,看清了里面的东西,表情变了变。


        

“你能不能少做一点莫名其妙的事?”


        

原来,周放订做的是一根特质的有点哥特风的手链,把五毛钱硬币镶嵌在铂金吊坠圈里。说不上什么设计,整个就是一个莫名其妙,设计师听到要求的时候,和宋凛的表情是差不多的。


        

“你爱要不要!不要还我!”周放要去抢,宋凛躲了过去。


        

“这种丑设计,我就勉为其难拿去销毁了,免得伤了别人的眼。”


        

“切——”


        

几天后,宋凛约周放吃饭,又突然有事加班。周放只能等,百无聊赖,在宋凛办公室里闲晃。


        

他批示文件的时候用的是他的特质钢笔,低头写字的时候,表情很专注,侧脸卓绝,周放双手托腮,痴痴看着他。


        

大约是在想事情,他抬起手,用笔敲了敲头,因为衣袖扯动,露出一截手腕,周放突然就在宋凛手腕上看到了她送的礼物。


        

他一抬头,见周放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手腕,再一看露在外面的丑手链,赶紧撸了撸袖子,轻咳两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周放忍不住笑了。


        

*****


        

jd315型禽流感,对高丽旅游业的打击,几乎可以算是年度重创。近三个月,高丽才从禽流感阴霾中重获新生。


        

禽流感解禁后,周放的公司才正式启动了新少女品牌的上线计划。


        

第一个系列,周放定下主题“怦然心动”,主张为顾客重新找回初恋滋味。


        

公司内部为此开会,开发团队和营销团队就两个不同的方案在会上pk。


        

开发团队比较梦幻,认为可以蹭当下的热播剧,提案主题“请回答,我的十七岁。”


        

意在抓住14-18岁的少女,以及19-25仍有少女心的青年女性,还没到的,以及想回去的。不仅是初恋,更是当年在期待着初恋的自己。


        

营销团队主张以衣服本身的特点出发,结合初恋主题,提出的方案是“因为你,我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了一条裙子。”


        

表达出了少女初恋那种紧张甜蜜又不知所措的心态。


        

会上厮杀得很厉害,火药味颇浓。开发团队举例了很多成功案例,认为不能只把衣服和恋爱相结合,少女没谈恋爱的才是大多数。营销团队觉得最重要的是少女的心态,而不是有没有恋爱的事实。


        

一番激烈讨论后,周放选择了营销团队的方案。


        

不管是不是和爱人约会,女人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了一条裙子,这个方案辐射面还是比较广的。


        

系列的设计师是周放新挖的,不到30岁的年纪,已经在很多节目中露过脸,是个不折不扣的面料偏执狂。工作室的桌上全是面料。质朴的纯棉,飘逸的苎麻,冰凉柔软的真丝……每次去她的工作室,周放都觉得她也许有展示癖。


        

这次的新系列,她用了很多欧根纱的元素,做出来的衣服又仙又少女风十足,周放完全没有意见。


        

少女品牌的第一个系列很顺利就推了出去,全网的广告投放下去,收效非常可观。


        

整个公司都因为新品牌的大火而高兴,最近不管到哪个部门,同事们都是士气满满的样子。


        

对于周放会突然打入少女市场,助理是有些奇怪的。


        

“周总,你怎么会想到‘怦然心动’这么少女的主题?”


        

“遇到爱人的那一刻,女人就自动变回少女。”


        

助理不怀好意笑了笑:“周总,你很懂啊。”


        

周放瞪了他一眼。


        

“滚出去。”


        

周放起身拉开了办公室的百叶窗,看向窗外生生不息的红尘世界。心中是难能的平静。


        

为什么会做这个主题?周放想了想,脑中一闪而过的,是宋凛戴上了她送的手链,被她发现以后,赶紧尴尬掩饰的画面。


        

怦然心动。


        

遇你才懂。


        

*****


        

新的少女品牌是线上线下同时上来的。周放只在几个大城市建立了品牌专营店。


        

本城自然是品牌的重点发展对象,同时也是专营店开得最多的城市。


        

周末,周放没有休息,亲自到下面的专营店巡视,双休日一般客流量最大,她想看到受众的真实情况。


        

周放正在店里巡视,老宋家的闺女就出现在了她的店里。


        

她又染头发了,这次是黑色,看来老宋是下了狠手了。周放看她那头颜色沉得不太自然的黑发,毫无同情心地笑了。


        

宋以欣根本无心逛街,她的朋友在店里逛着,她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等待。


        

周放踱步到宋以欣面前,宋以欣眼前被阴影遮住,下意识抬起头。


        

“来逛街?”周放问。


        

宋以欣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冷哼了一声。


        

宋以欣的朋友见周放和宋以欣说话,也赶紧警惕地围了过来。


        

“宋以欣,你姐姐?”朋友好奇地问。


        

“阿姨。”宋以欣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


        

周放被那几个孩子的一句“姐姐”取悦了,微微低头对几个孩子说,语气温柔:“喜欢什么随便拿,算阿姨今天招待你们。”


        

……


        

周放的招待,自然是让宋以欣在朋友们面前很有面子。虽然没有表现出高兴,但她在心里对周放多少还是有加分。宋以欣本来已经跟着朋友们走了,到了吃饭的点,她又一个人折了回来。


        

周放见她回来,有些奇怪:“怎么又回来了?不和朋友们去玩?”


        

宋以欣撇了撇头:“没钱吃饭。”


        

周放噗嗤一笑。


        

“我这是被你这小叫花子给讹上了啊?每次都找我讨饭?欠你的啊?”


        

周放话虽说得不中听,对宋以欣倒是有求必应,巡完店就带她去吃饭了。


        

上次是和苏屿山、林真真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宋以欣。这次是和宋以欣吃饭,遇到了林真真。不得不说,这个城市真的太小了,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来来去去,哪里都能碰到。


        

林真真一个人来吃饭,衣着很简单,素颜,眼窝有些凹陷,有种油尽灯枯之感,只能从五官轮廓里找到过去美艳绝伦的影子。


        

听说苏屿山和她分手了,送了一套房子、一辆路虎揽胜以及一千万人民币,可算仁至义尽。


        

她的吃穿用度依然高档,只是形单影只的样子,让人觉得有几分心酸。


        

“以欣。”在看到宋以欣以后,她第一时间就喊住了她。


        

只是宋以欣却没有了当初对她的留恋。宋以欣低头扒饭,仿佛没听见一样。


        

林真真走到她身边,表情有些楚楚可怜。


        

“以欣,我是妈妈。”


        

宋以欣避无可避,半晌,回过头冷冷看向她:“可是我没有妈妈。”


        

毫不拖泥带水,让周放有种是看到了小宋凛的感觉,果然这孩子再怎么闹腾,狠起来,就是他的种。


        

宋以欣筷子一丢,也不想吃饭了,起身要走。


        

见周放还楞在那里没动,又没好气得回过身来。


        

“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欸!”周放赶紧拍了几张人民币在桌上,拿了包跟上:“走走!我走!”


        

在林真真面前还*得要命,一上了周放的车就开始嚎。孩子毕竟是孩子,道行不深。


        

周放被她哭得有点头疼,随手抽了几张纸巾递过去:“烦死了,别擦我车上,新买的。”看她那鬼样子,周放忍不住吐槽:“明明舍不得,还要装,真是父女俩一个样。”


        

宋以欣被周放说了,老大不高兴,顶着眼泪鼻涕反驳她:“你这种有妈的孩子,哪里懂我们的苦。”


        

周放撇了撇嘴:“这苦我还真不想懂。”


        

到了家,宋以欣下车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狠狠白了周放一眼:“就你这样,还想嫁进我们家,你妄想吧你。”


        

“我没想嫁进你们家啊。”她这不是存钱包她爸呢?


        

“切。”宋以欣对于周放的话很是不屑一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女人,说是这么说,还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跟我爸。说到底,不就是为了我爸的钱吗?”


        

体内的恶作剧因子作祟,她狡黠笑了笑。她实在太喜欢和这个叛逆的小鬼打嘴仗,看她吃瘪,她就觉得心情好了几分。


        

她特别理直气壮地回答宋以欣,无比坦然:“对啊,不然你以为呢?难不成是为了他的人吗?他都那么老了。”


        

宋以欣没想到周放这么直白地承认,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瞪得老大。


        

“你……你无耻!”说着,就跑走了。


        

看着她不淡定的背影,周放只是挑了挑眉。这么快就结束了,实在没什么成就感。


        

哎,小丫头片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