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幸福触手可及原著小说 > 54|22.09.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凛拿了钥匙开门,其实开门的声音也不算小声,但周放想心事太专注,没有听见。小说


        

等宋凛走到面前的时候,周放意识到自己正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一时也有些尴尬。


        

“猜到你不会吃面。”宋凛表情温和:“过去,吃饭了。”


        

周放抬头看了他一眼,想问几句,最终没有问出口,只是一声不吭地跟着他走了。


        

长饭桌上,两人相对而坐。宋凛只做了三个家常菜。


        

“你买的菜我没做完,有的耗时太长,我看时间也不早了。”


        

“嗯。”


        

周放沉默地吃饭,宋凛看她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像她的诙谐:“你不问我都谈了什么?”


        

“问什么?”


        

“看来你还挺信任我的。”


        

宋凛低头,用筷子夹着菜,被周放突如其来的筷子按住,周放的表情有些气恼:“我不问你还真不说?”


        

宋凛眼眉带笑:“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


        

周放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脸去,宋凛抿了抿唇,淡淡说道:“她得了癌症。”


        

“癌症”这个字眼,让周放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和林真真见面的情景,有些震惊:“她真的得了癌症?”


        

林真真得了癌症,还在浓妆艳抹,在酒桌上为了苏屿山与人虚与委蛇,就为了分手的那些钱吗?据周放所知,苏屿山对跟过他的女人都很大方,不管陪不陪酒,他都会给,完全没必要啊?甚至她跟了苏屿山,还多次找宋凛拿钱,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放考虑到林真真和宋凛的特殊过去,说话也变得小心起来:“她得了病,为什么还拼成那样,我好几次应酬都碰到她。”


        

宋凛表情淡淡地夹着菜,眼中没什么波澜:“她想在苏屿山面前博得尊严。她以为**一点,又能帮着苏屿山,这样就能在苏屿山面前不一样。苏屿山离婚了,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上位了,能扬眉吐气。她的心理并不难揣摩。”


        

周放想到这一切,忍不住叹息。林真真恐怕也明白自己的想法过于天真,可是到她那个地步,没有钱,没有背景,健康都没有了,生活哪里还有希望呢?


        

“她是为宋以欣来的?”


        

宋凛点头。


        

“孩子知道她得病的事吗?”


        

“还不知道。”


        

周放想到宋以欣几次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的样子,忍不住担心:“她其实挺在乎林真真的。”


        

宋凛比她冷静得多:“谁能不在乎自己的妈。”


        

周放想到宋以欣会知道这一切,竟然有些心疼。


        

“林真真会死吗?”


        

宋凛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沉默了许久,他才缓缓回答:“也许吧。”


        

周放叹息。


        

周放的筷子在菜里翻了翻,思前想后才开了口:“以后你和她见面,能不带回家里吗?”


        

宋凛一愣,解释道:“她在楼下等,毕竟是个重症病人,不想在外面闹得难看。”


        

“在家里谈,我闹心。以后别在家里了。”


        

“好。”宋凛突然放下碗筷,抬起两只手,越过饭桌,捧住周放的脸,强迫周放看向他。他语气笃定,含带着丝丝心疼。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哪些是雷区,对不起。”


        

周放被他温柔的语气,惹得眼眶一红。


        

年轻的时候谈恋爱,爱着爱情,比爱上那个人更深刻,付出了一切,毁掉了一切,最后失去一切。然后用很久恢复过来,再遇到下一个人,因为契合而彼此吸引,从一个人的生存,变成两个人的生活。


        

这就是成熟以后的爱情。


        

林真真的病发得急,听说在回家的电梯里病发晕倒,是物业的人把她送去了医院。抢救过来,她就在医院住下了,听说连个看她的人都没有。


        

宋凛在考虑一晚后,他还是决定将此事告知宋以欣。


        

在强迫她染回黑色头发后,宋凛减少了她的零花钱,收了她的手机,对她进行了全方面的管束。她现在对宋凛多有怨气,还有点抵触,宋凛去接她回家,她一直对他横眉冷对。


        

吃饭的时候,宋凛把林真真得了肝癌的消息告诉了宋以欣。


        

一贯如同小炮仗一样的女儿,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却显得异常平静。


        

这让宋凛反而有些担心。


        

晚上八点多,周放回家,看到干洗的衣服送到她家,她拿了钥匙把衣服给宋凛送过去。


        

周放不知道宋凛把女儿接回来了,一进门,看见宋以欣安安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显得有些惊讶,这完全不是她的性格啊。


        

“你爸呢?”周放手上拎着宋凛的西服,左右看了两眼:“就你一个人?”


        

“在洗澡。”


        

宋以欣的声音很低落,周放一听就知道她情绪不太对劲。把西服随手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两步走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终于被人打了?”


        

宋以欣白了她一眼,没理她。周放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爸的西服给送过来了,我回去了。”


        

周放刚一转身,就听见宋以欣在她身后问:“肝癌,是不是挺严重的病?”


        

周放一听这两个字,就知道宋凛把林真真的事告诉她了。


        

“好好控制的话,还是能活很久的。”周放以为这么说,多少可以安慰到宋以欣。


        

宋以欣的表情很是平静:“我同学的爷爷,查出来肝癌晚期,还没开始治呢,一个星期就死了。”


        

“不至于。”


        

宋以欣眨了眨眼睛,眼中流露出脆弱:“我以前老是想,与其有那样的妈,宁愿她死了算了。没想到诅咒成真,她真的要死了。”


        

“宋以欣。”周放眉头皱了皱。


        

“我去睡觉了。”宋以欣没有再说下去,起身回房。


        

她的背影,看上去又瘦弱又孤单。


        

一对夫妻可以选择要不要孩子,孩子却不能选择父母。


        

周放突然有些心疼,不管宋以欣平日里多调皮,她终归,只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而已。


        

周四,林真真的生日。事实上,她自30岁以后就不过生日了,她不喜欢正面应对自己的年华老去。没有文凭、没有阅历,岁月还在一步步夺去她的年轻美貌,也许再过几年,她就再也没有任何生存的优势了。


        

或许是因为人之将死,她突然想要过生日,她怕这是最后一次生日,她想,至少要在这世界上,有些美好的回忆。


        

林真真的生日,宋以欣去了。她是这世界上,唯一还在乎着她的人。整个病房里的人都为林真真唱了生日歌,气氛热络,林真真那天的精神格外,甚至好几次都感动得哭了。


        

晚上带宋以欣回家的路上,宋凛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白天还好好的林真真,晚上就突然病危了。


        

宋凛当即掉头回医院。


        

这座城市发展得太快了,和当年宋凛来上大学的时候不一样,也和林真真背着行囊来的时候不一样。


        

这几年多了好多车,马路像极一个停车场,各式喇叭,车灯,让人感到心慌意乱。


        

路上堵了四十几分钟,宋以欣终究是没有看到林真真最后一面。


        

林真真的死让所有人都感到措手不及。


        

宋凛通知了她在老家的父母兄弟,才知道她已经和老家的父母兄弟彻底决裂。当年拿了宋凛家六万块钱,“卖”了女儿就没管过她。林真真背叛婚姻到城里拼,被父母兄弟唾弃,加深了她对家人的恨意。后来她拼着身体赚到钱,老家的兄弟来找她要钱结婚盖房子,被她拒绝,那之后就和老家断了联系。


        

这会儿她死了,老家的父母兄弟怕她在外惹了什么事,要他们出钱,都拼命推辞接手她的身后事,连让她落叶归根,葬回祖坟都不肯。


        

最后是宋凛带着女儿,为她选了墓地,将她埋葬在这座让她梦醒梦碎的城市。


        

******


        

周放不知道林真真的死对她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宋凛和宋以欣唯一有联系的女人就这么没有了,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和林真真见面。父母所说的问题,一下子就少了很多,可她却没有感觉到轻松。


        

人死恩怨消,当年林真真和宋凛一起生活的几年,会不会成为宋凛胸口的朱砂痣?


        

因维斯特的十亿融资正式进入周放的公司。因维斯特定下的两年内ipo的目标,如同一块大石压在周放身上。她靠着工作才能麻痹自己,近期她尽量减少了和宋凛的见面,见面也不知道能和他说什么。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可是明明发生了那么多事。


        

融资进来,周放终于启动了生活馆的计划。


        

她在原本的构想上,对生活馆进行了一个大的改动。她想以生活馆为文化中心,做一个服装商圈,圈一块地,建成商业区,进行大量的招商引资。


        

下午开完会,整个人累得不行。周放正在办公室吃外卖,就接到了宋凛的电话。电话里,宋凛气得不轻,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事,就说要来接她,让她帮个忙。


        

宋凛开着车气呼呼去了一家酒吧。近半个月没见,见面第一件事,是带了周放一起去找女儿。


        

林真真死后,宋以欣的叛逆到了一个顶峰,她难过的表现形式总是和别人不同。她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宋以欣有男朋友的事,周放是一直都知道的。毕竟高中生,会情窦初开谈恋爱也是对这个世界好奇的表现。周放也不是不开明的长辈,对此也没有太过惊讶。


        

只是她没想到宋以欣谈的这个男朋友这么不像样,带着宋以欣到了这种场合。


        

穿过喧闹人群,宋凛找到了浓妆艳抹的宋以欣。


        

她努力烟视媚行地坐在吧台边,但是眼神中还是有无法掩饰的稚嫩。


        

一见宋凛暴怒出现,宋以欣一脸冷漠,拉着她那已然喝醉的男朋友就走,被宋凛一把拦住。


        

“去哪儿?”


        

平日可能没多大的胆子,但是此刻这男孩喝多了,酒壮怂人胆,他拍了吧台和宋凛较起劲来:“宋以欣是我老婆!你管我们去哪儿?”


        

宋凛死死握住拳头,对那男孩大吼一声:“滚!”


        

宋以欣见宋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一脸视死如归地挡在男孩面前:“我怀孕了,我要和他结婚,你少管我!”


        

听到“怀孕”两个字,宋凛的拳头再也忍不住。他指了指那个喝醉的小子,整个人几乎要着火了:“是这小子做的?”


        

男孩年轻气盛,推开宋以欣,和宋凛正面对抗:“我知道你,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睡了多少人的女儿?我就睡一个,我怎么了?”


        

宋凛怒极反笑,每当他露出这种表情,周放就知道这是要出事了。


        

宋凛回头看了周放一眼,努力压着脾气交待:“周放,把她带回家。”


        

周放上前抓住了宋以欣,却被宋以欣一把甩开。


        

宋以欣两步上前,冲到宋凛面前:“我已经决定要和他结婚了,以后他就是你的女婿,你接受就接受,不接受我们就断绝关系!”


        

那男孩也没多大年纪,十五六岁。和宋以欣谈恋爱有一年多,原本还因为她个性特别对她有几分眷恋,谁知她近来死了妈,老是哭哭啼啼找他倾诉,搞得他也很恼火。本来提了分手,谁知宋以欣突然拿了两条杠的验孕棒给他。本来他是吓得要死的,但是考虑到宋以欣是个富家女,又是家里的独女,要是针和宋以欣在一起,以后能继承家业。这样就不用再被考试、升学所烦,也挺不错的。他这么想,于是大着胆子对宋凛嚷嚷:“不管怎么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一定会负责的!”


        

宋凛头皮发麻,被眼前的场面气得失去理智,他的拳头已经高高举起,眼看着就要砸在那男孩身上,被周放抬手拦住。


        

她把宋凛往后推了一步,站到了宋凛和那男孩中间。


        

周放看了一眼周围,皱眉教训宋凛:“这里这么多人,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对一个小男孩动手?太没风度了。”


        

说着,就听见听天动地的巴掌声“啪——”一声响起。


        

周放毫不留情地抬手,狠狠掴在了那个醉酒的男孩脸上。


        

“我是女人,动手比较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