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8章 哪来的勇气,跑我家炫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送送易天吧。”


        

“大家都是同学,以后多联系哈。”


        

一群人厚着脸皮开口,热情的把易天两人送了出来。


        

看到易天坐在帕拉梅拉的副驾驶后,羡慕的声音又多了起来。


        

“还真的是司机啊,还是私人秘书呢。”


        

“有事秘书干,没事……人生巅峰啊!”


        

“这帕拉梅拉,很有可能是他送给秘书开的,这关系让人眼馋。”


        

这样的美女,走在街上,众人搭话的勇气都没有。


        

即便是侯集这样自认为精英的人士,也只能低头自惭。


        

而易天呢?


        

拿来当司机——暴殄天物啊!


        

侯集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没什么,等他哪天出事了,这女人搞不好还要反捅他一刀呢!”


        

他搂紧了刘丽的腰肢,道:“我们真心相爱,不必要羡慕这些为了利益的肮脏之人。”


        

“恩恩对。”刘丽点头。


        

她虽然在外面乱搞,但绝对舍不得放弃侯集这个金龟婿。


        

看看那些女同学,对于自己,还满是羡慕呢!


        

唐江无语,你幸福可以,怎么就知道别人为了利益肮脏呢?


        

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酸?


        

车在一家银行门口停下。


        

“有八百万现金吗?”易天问道。


        

“我已经提前跟银行打过招呼了。”白樱点头。


        

银行准备了两个大号的保险箱,易天嫌麻烦,直接换成了两个旅行箱。


        

八百万现金,装在箱子里,足足有一百六十斤重!


        

“走吧,别让他们等久了。”易天笑着道。


        

家中。


        

“到现在才来找我们,还添上了个八百万的漏洞!”


        

江如画对面坐着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不怎么说话,多是沉默,一副老实人的样子,这是江如画的父亲——江天。


        

母亲苗红玉长相极佳,风韵犹存,姿态曼妙,穿着一条旗袍,一双手搭在翘起的腿上。


        

略带鱼尾纹的眼角皱着,有些不悦:“这要是传回南都去,还不叫别人笑话?堂堂江家的小姐,我苗红玉的女儿,穷的连八百万都拿不出来!”


        

说话间,她瞥了一眼旁边的西服男子,眉开眼笑的问道:“寇照,你说是不是?”


        

吴寇照是他们夫妇特意带来的,从小惦记着江如画,但吴家也就开了个小公司,想要得到江如画难如登天。


        

但现在不一样了,江如画已经是有夫之妇,而且还嫁了个废物。


        

两口子已经答应了,只要江如画一点头,明天两人就能领证。


        

“伯母说的对,对于我们这样的人而言,八百万只是个小意思。”


        

吴寇照不在乎的笑了笑,心里却满是不屑。


        

江家在南都是顶尖家族,但江家老爷子下面可不止一个儿子。


        

江天性格懦弱,为人偏为木讷,而苗红玉肚子又不争气,只生了江如画这么一个女儿。


        

早些年,江如画虽是女儿之身,但能力不错,两口子在江家还有些地位。


        

可自从江如画被扫地出门之后,两口子地位一落千丈。


        

江天在江家也就跟普通员工差不多,八百万对于他们而言,可是一笔巨款!


        

不然,能找上自己?


        

“不愧是从南都来的,看上去好有钱的样子。”


        

赵燕拉了江如画一把,小声道:“就听你爸妈的,跟那窝囊废离婚,嫁给他多好!”


        

“说到那个窝囊废,怎么还没回来?”


        

苗红玉冷哼一声:“难道还想赖着我女儿不放吗?”


        

“那不可能,我坚决不同意。”


        

即便是懦弱的江天,这时也表态了。


        

“他要是回来了,不必给他留面子!”


        

苗红玉眸子一撇,看到吴寇照时又笑了:“寇照啊,等会看到他小子,可别客气,让他知道知道你两的差距。好叫他,知难而退!”


        

“放心吧阿姨。”吴寇照笑着点头。


        

就在这时,易天拖着两个大箱子走了进来,看到夫妇两人立马喊道:“爸、妈。”


        

不管怎样,自己是他们女婿,礼数绝对要做到。


        

“谁让你乱喊的!”


        

苗红玉脸色一变,道:“就你那窝囊样子,配叫我们吗?”


        

话虽如此说,但苗红玉却有些心惊。


        

这小子以前走路都有气无力的,怎么几年不见像是换了个人,竟有些气势。


        

不过这无法让苗红玉改观,她一向痛恨易天:就是这窝囊废,才害的自己吃了这么久的苦!


        

“你到还算自觉,知道带两个箱子来搬家。”


        

苗红玉冷笑,道:“但这里有半分东西是你付出的吗?你什么都拿不走!”


        

江天则很直接,道:“身份证拿过来吧,多说也没用了。”


        

易天犯不着跟他们置气,笑着对江如画道:“如画,你不用太担心,那件事我能替你解决。”


        

江如画很为难,看着被孤立的易天,内心复杂。


        

她有些恨,恨易天是个窝囊废,还吃里扒外勾搭别人。


        

但她又可怜易天,加上五年相守,内心也有些不舍。


        

“住口!”


        

这时,吴寇照开口了,一脸冰冷:“如画两个字,是你能喊的吗?”


        

易天皱眉,看向此人:“你是谁,我称呼自己的妻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啪!


        

吴寇照怒了,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闭上你那张嘴!如画马上就是我的妻子了!”


        

“谁说的?”


        

“我说的,你有问题?”


        

苗红玉哼了一声,道:“窝囊废,我女儿养了你这么多年,那是你的造化。”


        

“现在她遇到了困难,你这窝囊废也帮不上忙,但寇照可以,我让他娶我女儿,名正言顺!”


        

“是指那八百万吗?”


        

易天笑了,道:“我有八百万。”


        

屋子里众人一愣,随后嘲讽的笑声此起彼伏。


        

“你要是能拿出八百万,至于吃这么多年软饭?”


        

赵燕冷笑,道:“易天,没本事别硬撑,人有时候就得认命!你配不上如画,还会拖累了她,尽早放手,对你和如画都好。”


        

“这位吴少,才是她的良配!”


        

见赵燕帮自己说话,吴寇照笑着道:“我已经带了四百万过来,只要如画点头,我立马付了。之后还会给六百万的聘礼钱。”


        

苗红玉一听立马眉开眼笑。


        

这样一来,自己还能到手两百万现金呢,而且女儿的公司也盘活了,以后好处少不了!


        

“易天,你听到没有?自觉点赶紧把身份证拿出来,扯了离婚证直接滚!”


        

赵燕喝道,一面挡住江如画,不让她说话。


        

她很了解自己这个闺蜜:心软!


        

“听到了。”


        

易天点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吴寇照:“区区八百万,也要分期给?哪来的勇气,跑我家炫富?”


        

唰!


        

几个人的脸,立即沉了下去。


        

原本,江如画还有一丝心软,见易天依旧改不了爱吹牛的毛病,那丝心软和不舍烟消云散。


        

她深吸一口气:“易天,离……”


        

啪!


        

突然,易天打开了两个密码箱,成沓的钱倒了出来。


        

满地红钞票,震的屋子里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