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55章 龙有逆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刘瑛肩胛骨被洞穿,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包括林虎等人在内,眼中都闪过一抹惊色,被白樱给震住了。


        

这女人看似千娇百媚,但开起枪来都不带犹豫的,着实可怕。


        

“这么大口径的手枪,手腕都不带抖的,好可怕的腕力!”赵琛盯着白樱的手,眼中闪过一抹惊色。


        

“要是人出了问题,你得死!”白樱冷冷的说着。


        

原本逼逼赖赖不停嘴的周兆日,也被吓住了。


        

“不。”


        

易天摇头,众人都是一愣。


        

他捏着周兆日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他们,都得死!”


        

至尊天龙包厢门口,传出一阵撕扯的声音。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要……”


        

紧随而来的,是江如画的声音,虚弱中带着挣扎。


        

“喝不下去了?”刘恭一脸邪笑,伸手扯住江如画的小西装:“既然喝不了酒了,我就给你喂点其他的吧。”


        

砰!


        

这时,包厢的门飞了起来,直接把一个小弟砸的头破血流。


        

“谁他吗找死!?”


        

叶高正提起了兴致,被吓了一跳,当即是狐假虎威的大吼起来:“没长眼的东西,不知道刘少在这吗?”


        

砰!


        

周兆日被丢了进来,半躺在沙发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刘少,当心!”


        

叶高一抬头,眼中闪过一抹慌张之色,但很快平复下来:“来的还真快!”


        

刘恭为了躲避砸进来的周兆日,自然的退开。


        

而此刻,易天已一步抢了进来,抱起了江如画。


        

“如画,你怎么样!”


        

怀中的人面色通红一片,满身酒气,一只手还紧紧的抓着胸口的衣领。


        

“易天……易天是你来了吗?”


        

江如画满脸痛苦之色,眼睛闭着,紧皱眉头。


        

易天看得既心疼又愤怒,抓住她的小手:“是,是我过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好难受。”


        

彻底晕过去之前,江如画只是觉得自己的心格外的安静。


        

这个怀抱,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终于,终于有这么一天,在自己出事之后,可以有个宽阔的怀抱能让自己安心。


        

而不是向以前一样,全部一人抗下……


        

“把人放下。”


        

刘恭重新坐了下去,翘着个二郎腿,笑着指了指易天。


        

叶高嘿了一声:“易天,没听到刘少跟你说什么吗?”


        

躲在刘恭后面,周兆日那颗跳动的心也稳了下来,怒道:“一群不开眼的玩意,刘少面前,也敢放肆?!”


        

刘家是金陵最拔尖的势力,当之无愧的地头蛇。


        

无论是经济、地位还是各个领域的影响力,都十分庞然。


        

王成再有钱,到了地方上要办事少点阻碍,还是要来刘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拜拜山头的。


        

手下的狗叫完了,对方还抱着江如画不放,这让刘恭很不高兴。


        

“我让你把人放下,本少爷还没玩呢。”


        

轰!


        

易天抬起了头,那双眼珠子变得血红。


        

几人都是一颤。


        

刘恭有些怒了:“你敢这样看本少爷?”


        

“来人,掏他一只眼珠子下来,给他留一只,让他看看我是怎么玩他老婆的。”刘恭哼了一声,摆手道:“还愣着干嘛,动手啊!”


        

刘恭带了几个人过来,立马起身。


        

赵琛眼中,颇有忌惮之色。


        

林虎心一横,一把抽出家伙,指着刘恭:“刘恭,别仗着背后有刘家就耀武扬威。易先生不是你能得罪的起得!”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这样说话?”刘恭不屑撇嘴,道:“废了!”


        

“是!”


        

他手下那几个保镖,直接动手抓人,且道:“谁敢还手试试看。”


        

“白樱!”易天搂着江如画,没有亲自动手。


        

白樱会意,抬起枪来。


        

砰砰砰!


        

毫不犹豫。


        

包厢之内,几声惨叫,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都倒了下去!


        

“我去……这姑奶奶真狠!”


        

林虎和赵琛带来的人,都是狠狠一哆嗦。


        

太暴力了,一声不吭就开枪。


        

刘恭眼皮一跳,怒沉沉的笑了起来:“在我面前玩枪?莫非,是真不知天高地厚,想要挑衅我刘家?”


        

“你他吗疯了吧,敢对刘家的人下手?”叶高怒笑,道:“你怕不知道刘家有多牛…啊!”


        

话没说完,他的脚被子弹贯穿,跪在了地上。


        

下一刻,枪口抵在了刘恭脑门上。


        

“你……你……”刘恭即便底气再足,也被震住了。


        

“你什么!?”


        

易天反手抄起一个酒瓶子,在刘恭头上开了花。


        

刘恭惨叫,差点倒了下去。


        

“装死就让你真去死!”白樱口吐杀言。


        

“敢动我的人,让你刘家消失信不信?”易天又抄起一个酒瓶子,啪的一下打了下去。


        

“啊!”


        

堂堂刘家大少,只有惨叫的份。


        

周兆日面色发白,偷偷摸出了手机,给上面发去短信:出事了,有人上门闹事,砸了皇城会所的招牌!


        

“把事情交代清楚。”易天冷冷道。


        

刘恭满头是血,心头怒火万丈:“我刘家,不会放过你的!”


        

白樱直接扣动扳机。


        

啪嗒一声,没子弹了。


        

而刘恭则直接吓尿了。


        

白樱不紧不慢的上着子弹,旁边几个俱乐部的人已经吓破了胆,提前把一切都给招了。


        

“如此说来,你是主谋!”


        

易天目光一扫,落在叶高身上:“上次放过你,还不知悔改,看来你对这条命已经厌烦了。”


        

叶高浑身直哆嗦,道:“你……你别乱来,这里是皇城会所,皇城总部很厉害的。”


        

“你还得罪了刘家,等会刘家不会放过你的……”


        

“林虎。”


        

“易先生!”林虎立即往前一步,恭敬无比。


        

“我不想看到他了。”易天不耐烦的指了指叶高:“塞上嘴,套进装尸袋里,沉江吧。”


        

人都是有底线的,而江如画,则是易天逆鳞所在!


        

天下之大仇,莫过于夺妻杀父。


        

这叶高三番两次拿江如画当做工具,想要出卖她的身体供人玩弄。


        

哪个男人,能忍?


        

“不要!”


        

叶高吓得疯狂挣扎,被几人按住,活活塞进了装尸袋!


        

其他几人,瞬间吓到崩溃。


        

“别杀我,我是刘家的人,我是刘家的人!”


        

刘恭吼了起来,理智有点模糊了,再也没有了之前那风度。


        

“刘家很了不起是吗?”


        

易天冷冷一笑:“我给你个机会,现在拨电话给你父亲,让他过来接你。”


        

“磕头认罪之后,我让他领你这不肖子回去!”


        

“打完电话,每过一分钟喝一杯酒,直到他来为止。”


        

“你要是喝不下去……”


        

易天嘴角一扯,声音听得人直冒寒气:“送你去和叶高作伴!”


        

林虎很配合,一个装尸袋丢在了刘恭面前。


        

啪!


        

这个趾高气昂的大少,彻底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