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78章 兑现承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嗖!


        

出神之间,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身而入。


        

“谁!”


        

苏青玉猛地抬头时,一把冰冷的蝴蝶刀,已落在她咽喉上。


        

红昭雪已坐在她面前。


        

苏青玉心跳加速,一旁的徐厚恩,身子也僵住了。


        

就凭这个速度,如果红昭雪要杀人,他们两个已成了尸体!


        

“红小姐,我所委托的事情,您就是这样替我办的么?”


        

苏青玉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深吸一口气:“似乎这样,是砸了您自己的招牌。”


        

“不巧,我不打算干这一行了,而那人又给我介绍了一个好工作。”红昭雪轻笑,将那张支票取出,放在她面前:“你的任务,我退还咯。”


        

“工作!?”


        

两人难以置信,这样的女魔头,会被一个工作给收买了?


        

“这跟你无关,今天我过来,是替他执行任务的。”红昭雪笑眯眯的道。


        

闻言,两人皆心中一紧。


        

看着徐厚恩脸上的冷汗,红昭雪摇头讽刺:“怕了?”


        

“放心,我要是动手的话,二位已是尸体了。”


        

她收了刀,立在地面上,像是一朵火红的玫瑰。


        

“先生让我传话过来。”


        

“三天时间,还剩两天,你们的选择,让他很失望。”


        

“在自己犯错之时,还想索要他的性命,那就在原有的命上,再加筹码!”


        

嗡!


        

刀,再度弹出,落在徐厚恩脖子上。


        

他吓得脸色一白,说不出话来。


        

“老头,你要是还不开窍,三天之期一到,死的就不是你儿子一人了。”


        

“命这种东西,是可以叠加的!”


        

谋害易天一次,那就要一条命。


        

如今第二次,那就再加上一条!


        

“低头,跟苏青玉撇清关系,你们父子的命,可以保住。”


        

刀锋轻轻滑过,带出一条猩红痕迹,一阵轻笑之后,红影翩然而去。


        

屋子里的人,手心后背,皆是汗水。


        

“这是……怎么回事?”徐厚恩喉咙滚动,有些吃力的开口。


        

声音,都变得无比沙哑。


        

他是第一次见红昭雪,但这个女魔头,确实如传说中那般可怕。


        

面她时,性命便被掌握。


        

那种感觉,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我也不知道。”苏青玉摇头,面色严肃,道:“但我知道,这个可怕的女魔头,被易天所掌握!”


        

徐厚恩浑身一震,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那个他最开始看不起的臭虫,变得越发可怕起来。


        

甚至,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刚才红昭雪的话……迅速否定!


        

这不可能。


        

苏青玉能力极强,正因为她,自己徐家才迅速攀升。


        

而且自己的面子,岂是能随意丢出去的?


        

再说了,有自己二儿子在,就是天塌下来,也能被他一手顶起!


        

“敖奎怎么说?”


        

“这件事我没告诉他,但现在看来,只能等他回来了。”苏青玉叹了一口气,道:“有他出手,易天再麻烦,也不过是一抬手的功夫罢了。”


        

提到自己二儿子,徐厚恩眼中涌出一股强烈的自信。


        

另一面,魏武德正和刘文远见面。


        

对于红昭雪一事,刘文远矢口否认,道:“魏老哥,凭苏青玉的人脉,要发现她的行踪,没有任何难度可言。您直接跑过来替他人兴师问罪,怕是有些太过看不起老弟我了吧?”


        

在金陵,刘家的影响力比起魏家,还是要差了不少的。


        

但双方利益纠葛不多,心头一直沉着一股怒气的刘文远,也没给魏武德面子。


        

啪!


        

杯子放了下来,魏武德脸上腾起一抹冷笑:“你觉得我过来,是替他说话的?”


        

刘文远嘴角一扯,嘿嘿笑了起来:“难道不是?莫非老哥来这里,还是问了我好?”


        

“不识时务!”魏武德直接起身,道:“刘文远,我是看你我相识一场,所以想劝你悬崖勒马,既然你不听劝告,将来可不要后悔!”


        

刘文远眼神微微一缩,道:“老哥也用不着吓唬我,既然他真的如此了得,不如您给我透个底,他到底是何身份,又有哪些惊人作为,值得您如此看重?”


        

魏武德俯瞰他一眼,冷哼一声:“刘文远,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可不欠你什么,你更不够资格,让我卖了他!”


        

说完,转身就走。


        

啪!


        

魏武德刚出门,一个上好的元代青花瓷茶杯便被摔碎。


        

刘文远一脸怒火。


        

“魏武德,你欺人太甚!”


        

“不用多说,看来这人是魏家和王成联手找来的高手,两人假意奉承,借他之力打击金陵势力,壮大自我。”


        

“这个易天,不过是个武夫棋子罢了,你还能骗过我的眼睛?”


        

对于易天的真实身份,刘文远一直在查,但只能查到他当初离开金陵。


        

往后,一片空白!


        

所以刘文远猜测,这或许是一个局,这个人也是刻意培养而推出来的一个重要棋子。


        

之所以会询问魏武德,刘文远就是要看他如何回答。


        

若魏武德掩饰不语,自己的猜想,便是正确的!


        

“看来我和这个易天之间,已无回转之余地。”


        

“与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做的直接一点!”


        

刘文远脸色渐冷了下去,拨通了一个电话:“阿泰,马上来我房间一趟。”


        

“是,爷爷!”


        

刘泰,刘建之子。


        

平日里好斗,喜欢行走于黑暗之中,玩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把戏。


        

而如今刘恭死去,刘家将来必落入他手中。


        

也该让他做些正事了。


        

“今天晚上的慈善晚宴,你随我一同过去。”


        

闻言,刘泰面露喜色。


        

在上流社会,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聚会。


        

而让家主带在身边的人,都是将来的继承人!


        

这无疑对他,是一种承认。


        

“但在此之前,你要去做一件事。”


        

“您说!”


        

“你的手下,好像养着一个狙击手?”刘文远眼中,冷芒一闪。


        

……


        

代言人的事情圆满解决,江如画虽然劳累,但心情大好,在办公室伸了个舒服的懒腰。


        

门被推开。


        

“谁!”江如画有些不高兴:“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呃……要重新敲门吗?”易天后退,将门带上。


        

江如画愣了一会儿,翻了个白眼:“装什么蒜,赶紧进来吧!”


        

易天嘿嘿一笑:“谢谢老婆。”


        

对于这个称呼,江如画的接受度已高了许多。


        

她坐在了老板椅上,脱下了高跟鞋,将丝袜脚拿起缓缓的揉着。


        

劳累半天,酸痛难当。


        

易天走到她的面前,悄悄吞了吞口水:“老婆,对于红昭雪,您还满意吗?”


        

“当然!”提到此,江如画笑了,一双凤眼眯了起来。


        

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的人……


        

江如画抬起眼眸,发现易天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紧要部位,登时脸蛋一红:“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说罢,过来找我干嘛!”


        

她哼了一声,拉了拉小西装,遮住了傲人的身材。


        

“那个……”易天有些激动,道:“我过来,是找你兑现承诺的。”


        

“嗯?”


        

“你不是说,我要是找到让你满意的代言人,有奖励吗?”


        

江如画那张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个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