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90章 枭雄之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信誓旦旦的易天,女警表情缓和许多。


        

再看屋子里其他人的脸色变幻,她心里也有了个七七八八。


        

微型摄像头连接着手机,监控视频,可以直接在手机上看到。


        

真相呈现,叶红无地自容,而金业那张脸,也变得难看无比。


        

江如画长出一口气,觉得一阵畅快,冷兄这瞥了叶红一眼:“我老公对你动手动脚?觊觎你而不得?”


        

“上门倒贴不成,还倒打一耙,你要不要脸!?”


        

就是脾气再好的女人,碰到这种事,也咽不下这口气。


        

周围的嘲笑声,也立马沉了下去,一脸古怪的看着金业两人。


        

“你们,还有何话可说?”易天反问。


        

郑通表情阴晴不定,突然抬手,一巴掌扇在叶红脸上:“好你个叶红,敢诬陷他人,做出这种仙人跳的勾当!”


        

“警官,请您马上把她带走。”


        

果断无比!


        

叶红也不敢反抗,任由自己被带走。


        

“刚才这个保洁阿姨,可是信誓旦旦。”易天再度开口。


        

啪!


        

郑通再现狠辣一面,几个巴掌过去,把保洁阿姨和工作人员都扇了,冷着脸道:“你们,被开除了!”


        

他们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江如画冷笑不止,她算是彻底看透了郑通的作风。


        

这样的人,再多接触,会更危险。


        

趁早离开,才是正道!


        

“两位不要急着走。”郑通阻拦,道:“待会海上还有个项目呢。”


        

“不用了!”江如画冷哼一声,道:“我会撤掉江城的生意,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郑通眉头一皱。


        

两人刚走到门口,一群黑衣人沿着楼道走了过来,将去路堵死!


        

“易天!”江如画捏紧了易天的声音,紧张的声音发颤:“你不是拳脚很厉害吗?能打出去吗?”


        

易天笑了笑,道:“没必要,去海上玩玩也可以,我还没坐过游艇呢。”


        

“你疯了!”江如画差点急哭了。


        

这家伙,现在还想着玩?!


        

“两位,刚才是个误会,还是给郑某一个面子,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的。”郑通的声音在后方响起,笑道:“当然,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男人一艘船,女人一艘船,保证安全,如何?”


        

“好啊!”易天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笑着道:“那就带路吧。”


        

郑通有些意外,点了点头:“很好,那就走吧。”


        

他一挥手,众人都动了,往海边而去。


        

江如画则很担心。


        

“易天,到了海上,就是我们被丢下海,也没人知道啊!”这一次,江如画真的要被急哭了。


        

“没事的,陆地上他说了不算,到了海上,他说了更不算!”易天信心十足。


        

后方,郑宇跟上了郑通的步伐,不解求问:“堂叔,你把男的和女的分开,到时候我们怎么下手啊?”


        

“你看你这急躁的样子!”郑通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这个易天怕是不简单。”


        

“他……不就是拳脚不错吗?”


        

“幼稚!”郑通眼神老辣,道:“他一看就是那种历经风雨的人,警惕性极强,我怀疑他以前上过战场。”


        

“唯有日夜厮杀的人,才能有这样的警觉性,面对危险时,才能如此镇定自若。”


        

他这一猜,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郑宇微惊,随后不屑道:“那也就是个当兵的,在您面前,算什么?”


        

“话虽如此。”郑通点了点头,道:“但你不觉得,把他丢进海里,再慢慢享受他女人,不会更稳妥吗?”


        

郑宇一个激灵。


        

他虽然坏,但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再看自己堂叔,杀个人的口气,就跟杀只鸡似得。


        

“你胆子太小了。”郑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已经跟他对上了,这小子能沉得住气,日后必然会想着法来报复我们。”


        

“这种人,绝留不得!”


        

“再说了,杀个人,算什么?”


        

他吸了一口烟,往前走去。


        

那从容的口气和背影,将郑宇深深震住了。


        

“堂叔就是堂叔!”


        

他迅速跟上,拍了个马屁。


        

两只游艇停靠,男女分流而上,许多人不满,嘴里都嘀嘀咕咕,甚是不满。


        

“就怪江如画那个贱人,装模作样,害的还要男女分开。”


        

“就是,这还有什么好玩的吗?无趣!”


        

他们不知道,当游艇入海的那一刻,便已被盯上!


        

江如画很紧张,她在这艘游艇上几乎被孤立。


        

易天给她发去信息:“老婆,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待在甲板上,不要进入船舱,就不会发生任何危险。”


        

“为什么?”


        

“因为我的眼神能看到你,你就是安全的。”


        

“又吹牛!”江如画翻了个白眼,心情却略微放松下来:“你自己小心点。”


        

信息刚发完,江如画回头一看,另外一艘船冲另一个方向去了,登时大惊。


        

“我们是不是走错航道了?”


        

“错不了,我们去看浪,他们去钓鱼,待会都要一起玩的。”一个女船长走了出来,取笑道:“都多大的人了,跟男人分开一下会怎样?”


        

江如画刚放下去的那颗心,又提了起来。


        

“这么迫不及待吗?”


        

另一艘船上,看着海面的易天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笑意。


        

身后,传来脚步声。


        

“刚让人打听了一下,真的没想到,你在金陵竟搞出了这么多风波。”


        

郑通在前,背后跟着郑宇和金业。


        

此刻,两人脸上的嚣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而一抹深藏的畏惧。


        

易天在金陵做的那些事,他们都知道了!


        

易天眉头一挑:“怎么,现在怕了?”


        

“怕?”郑通站在栏杆前,迎海而立:“强龙不压地头蛇,在金陵有多大的威风,到了江城地界,都是我说了算。”


        

“这船一入海,你就是把金陵那些大家主都叫过来,我都不放在眼里。”


        

抖了抖手上的烟,郑通极有气势的道:“到了这,他们是蛇,而我郑通,才是龙!”


        

易天摇头不止:“我以为,你能有点觉悟,我太高估你了。”


        

“是你太高估自己了,以为有所依仗,就敢跟我来这海面之上。”郑通不在乎一笑,道:“选一个吧。”


        

“哦?”


        

“第一,主动交出你的把柄,让我掌握并确定你会听话;第二嘛……”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波澜壮阔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有风有水,不算辱没了你吧?”


        

郑宇和金业对视一眼,眼中皆有震撼之色。


        

说笑间,让人自选死路。


        

这就是郑通的霸道!


        

当!


        

易天伸手一敲,游艇的围栏发出震颤的声音,看得郑通眉头皱起。


        

“两个,都不选。”易天摇头,眼神如刀锋一般锐利,盯着郑通:“我觉得你和这片海,倒挺般配的。”


        

这人,野心十足,且足够狠,大有枭雄之意,如果不除掉,将来危害更大!


        

“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幽默。”


        

郑通摇头,再吸了一口手上的雪茄,一甩手丢入大海中。


        

从容转身,往郑宇两人所在走去,同时抬起一只手:“送他下去吧!”


        

轰!


        

易天脚下的甲板竟一空,连带着栏杆,侧翻而开。


        

他的身体,则往下一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