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99章 在外的野男人,你动过几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麟依旧躺在桌上,呼吸带血,生死不知。


        

易天压根没正眼瞧他,也没想过要灭口。


        

至于通风报信,他会在乎?


        

而动手杀林虎的周耀辉,尸体便丢在门口,继续验证着易天那句话:心存杀人者,我当杀之!


        

跪在地上的苏青玉,娇躯颤抖不止,一时间竟无法站起。


        

那颗心,涌起惊涛。


        

一场丧礼,徐家再添两条亡魂。


        

一时间,金陵风声鹤唳,易天二字,已初为人知。


        

甚在上层耳中,犹如雷震。


        

许多人再猜测,易天到底是自己手握大权,还是背后资源。


        

“实力高强是不错,但我不认为一介武夫,有能力去应付数个庞大组织。”


        

“没错,他的底蕴,显然不只是拳脚那么简单!”


        

而魏武德,则是再三叮嘱,表示担心:“他们这个组织,极不简单,希望易先生还是多上心吧。”


        

“多谢魏老先生挂念,出不了大问题。”易天笑道。


        

见易天依旧不放在心上,魏武德也没什么好说的,告辞而去。


        

“易帅,今天不能将苏青玉,连根拔起么?”白樱问道。


        

“何时不能将她连根拔起?”易天笑了,道:“只是现在的她,还不够痛苦!”


        

原先,苏青玉有徐厚恩父子相助,如今徐家除了徐傲奎之外全灭,现在的她,怕是已经慌了。


        

接下来,这种恐慌会加剧,直到绝望!


        

易天得到的最新消息,是苏青玉八年之前便和徐家有所接触,这说明了什么?


        

苏青玉在顶着易天未婚妻名头时,便暗中和徐傲奎勾结在一块!


        

别看徐傲奎摆出一副孤高的架势,很有可能一早就看上了自己当初创立的集团。


        

“尽量截取一下他们这些年的通话,和邮件来往。”


        

“现在的加密手段更新了,不过以前的……可以一试!”白樱点头。


        

夜里,白樱便发来了一个文件。


        

“先忽悠忽悠那傻子,到时候把他的公司带到我这边来,就算当做嫁妆了。”


        

这声音,是徐傲奎的!


        

而后,则是苏青玉轻轻的笑声,还带着妩媚:“都听你的,那傻小子每天只扑在事业上,让他做大一些也好,我们省了力气。”


        

“嗯……”徐傲奎应了一声,又道:“你和他之间~”


        

“放心,他还占不了我的便宜。”苏青玉咯咯娇笑,道:“我的东西,自然会留给你的。”


        

易天目光转瞬便冷。


        

悲痛?


        

那是不可能的,完全是个笑话。


        

他对苏青玉就没有过感情,这段婚事是易山撮合的。


        

但无论如何,这女人都是自己名誉上的未婚妻,竟然在暗中,做出这样的事!


        

但凡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没有一次玩死你,果然是个英明的决定。”


        

“怎么一脸凶残?”


        

一张脸探入厨房,盯着易天。


        

“没,没有呢!”易天一笑,赶紧刷着手中的碗。


        

“神神叨叨的,赶紧洗碗。”江如画白了他一眼,大有风情万种的意思,道:“今天休息,等会陪我一起出去逛街吧!”


        

“好啊!”


        

这样的好事,自然求之不得。


        

至于易天买的车,则暂时放在了地产那边,给公司用用,只能开江如画的小车去。


        

“过几天,我准备一下,去见你爸妈。”江如画脸蛋微红,上下打量了易天一眼:“你的衣服,也得换换。”


        

原来如此!


        

易天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点头如捣蒜,下巴都要掉了。


        

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江如画哼了一声,心里却有些甜丝丝的。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自己这五年的苦日子,算是没有白熬。


        

对于自己的身份而言,江如画算是比较节俭的。


        

昔日南都江家的大小姐,如今自己也有产业,身家千万。


        

但对于奢侈品,几乎从未追求过,今天却带着易天来到了金陵最大的商场之一——魏天商场。


        

一上楼,直杀品牌区。


        

“两位这边请!”


        

导购见两人气质不俗,且男俊女俏,心里暗暗羡慕,态度极好。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江总也舍得来这呢?”


        

就在这时,一道颇为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迎面两道人影走来,女人浓妆艳抹,红裙傲然,约莫三十出头年纪。


        

姿色上乘,身材丰满,那眼睛看上去颇有些勾魂夺魄的意思。


        

至于她身边的男人,则是典型的小白脸。


        

身高一米八五,长相清秀,穿着白色的衬衫,胸肌将之撑起,看似明亮的目光,正在热切的盯着江如画,意动不已。


        

看到面前这人,江如画就哼了一声,心情极差:“徐丽,我来这里,跟你有关系吗?难道这魏天商场,也跟你有关系了?”


        

看着易天一脸费解,她侧了侧脸解释道:“徐丽,也是开服装公司的,最开始跟我有合作,有一次……”


        

这个女人,为了讨好一个富商,竟然要拉着江如画一起去陪那人!


        

江如画自然拒绝,之后便遭到徐丽敌视,并且连番下手踩踏,打压江如画,给她制造过不少麻烦。


        

而这个女人,商业能力一般,但依靠身体往来于商海之中,再加上人浪活好,混的也是相当不错。


        

“这都被你知道了?”徐丽眯起一双媚眼,得意的笑了:“不怕告诉你,如果我不开心,要把你从这赶出去,还真是一句话的事,信不信?”


        

“不信!我要买衣服,没功夫陪你闹!”江如画哼了一声。


        

“咯咯!”她又笑了,一脸捉狭:“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这么小气的么?”


        

“没空!”江如画一把拉起易天的手,就往一家门店走去。


        

“慢着!”徐丽一抬手,挡住了两人:“这么久不见,说句话怎么了?江如画,人在社会走,哪能这么不给面子呢?”


        

典型的,没事找事。


        

“这位女士。”导购走了过来,抱歉一笑:“这位客人想买东西呢。”


        

她在委婉提醒,替江如画两人解围。


        

徐丽面色一沉,道:“老娘说话,你一个穷导购,哪来的资格开口!?”


        

说完,反手一巴掌,冲着导购脸上就打了过去。


        

啪!


        

巴掌在半中,被一只手抓住了,冷冷的撇向一边。


        

导购吓得后退两步,随后感激的看着易天。


        

“你先去一边吧。”易天语气平缓。


        

“多谢先生!”


        

导购小姐连忙点头,她可不敢随意得罪客人。


        

而且这个女人,看上去颇有背景。


        

“哟!这就是你那个废物老公?胆子不小么,连老娘的豆腐都敢吃!”


        

徐丽揉了揉手腕上的白肉,一脸鄙夷的盯着易天。


        

“窝囊废,在老娘面前动手动脚,你老婆在外头的野男人,你动过几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