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05章 是谁,班门弄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过于突然的声音,以至于室内的几人都是一惊。


        

“易天!”唐江有些惊喜,同时也深感惭愧,脸色更红了。


        

这么囧的场面,却被兄弟撞破。


        

花语眼中闪过一抹希望,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易天确实能力非凡,但花家和莫家的力量,不是单靠金陵几个地头蛇就能压制的。


        

啪!


        

莫通眼神阴冷,尚未发话,花言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怒腾腾起身:“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处理家事,轮得到你插嘴了!?”


        

易天目光一横,当中那抹冷意,看得花言心头一颤。


        

“看在你妹妹是我兄弟妻子的份上,暂且不跟你计较。”


        

他在门口,听了一段时间。


        

既然要帮场,势必要先将事搞清楚不是?


        

但对于这个花言,他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大概率是为了好处,强行以家族意志的名义,要出卖花语?


        

算盘,到是打的不错!


        

花言误以为自己听错了,怒极而笑:“你不跟我计较?说得好像我还会怕了你似得!怎么,你是替这穷小子来出头的?”


        

易天无视了他,直接对抓着唐江的二人道:“放手。”


        

语气很平静,却带着一抹不可抗拒的口气在当中。


        

两人嗤笑,不屑一顾。


        

自从两人进来,莫通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江如画!


        

花语确实勾人,恬静而美丽,但跟面前女子一比,就要差了一截。


        

那天生的妩媚感,是后天如何都学不到的。


        

这样的女人,最为勾魂。


        

此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小子,你之前的话,是在针对我?”


        

“或许你,还不值得我针对。”易天淡然说着,走向唐江。


        

莫通一愣,接着嘴角笑意越发捉狭:“有点意思?你想帮助唐江?”


        

“让你的手下松手吧。”易天再度开口。


        

“不如~”莫通再扫了一眼江如画,笑道:“你求我?”


        

这两人一块过来,应该是一对的。


        

当着美人的面,让他的男人低头,自己的形象,不就瞬间树立起来了吗?


        

两个抓住唐江的人,也是一脸揶揄:“去,给我们少爷磕个头,我们就放了这窝囊废。”


        

唐江眼中,满是屈辱和无奈。


        

他顶多算个小富家庭,对抗这样的势力,确实无奈。


        

如果没有易天,只能说他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砰砰!


        

两声干脆的响声,两人发出一声惨嚎,捂着膝盖跪了下去。


        

易天伸手,将唐江给拉了过来。


        

“胆子不小,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花言鼻子都气歪了。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一出来就无视自己!


        

“花少,交给我。”莫通抬起一只手,笑容依旧,丝毫不慌。


        

看着易天的眼神,略感兴趣:“还学过拳脚?可以可以,但你知道,在我面前动武,等同于关公门前耍大刀吗?”


        

“大刀耍过不少次,但从未见过像样的关公。”易天拍了拍唐江的肩膀,道:“有什么话直接说,我给你撑腰。”


        

唐江才点头,莫通便打断:“我在这里,他没有说话的资格。闭嘴,是懦夫的聪明抉择。”


        

易天脸色,瞬间一沉。


        

莫通不以为意,拉出一张椅子,在几人面前悠哉坐下。


        

“别嚷嚷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两个手下,威势十足,他们也立马闭嘴了,满头冷汗。


        

“在莫家头上动武,知道是什么下场么?”


        

莫通看着易天,见他不说话,自顾自一笑:“只要我一个电话,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家就会被围了。”


        

“上百个高手,登门挑战,直到把你虐废为止。”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花语。”


        

他坐在那,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目光巡视之间,宛如吃定了所有人。


        

花语面露忧色,看向易天,发现他平静依旧,没有丝毫要询问自己的意思。


        

脸上,甚至还挂着些许不屑的笑意,像是看着一个小丑。


        

她心里登时咯噔一声,知道易天在藐视对手:“莫家,是武道世家!”


        

她在提醒易天。


        

“嗯。”易天轻点头,表示明白。


        

“哈!”


        

莫通笑了一声,两手摁着椅子,腰直起来一些:“你也不用故做镇定了,我这人仁慈的很,给你一条活路走。”


        

他抬起手,指着江如画:“这,是你什么人?”


        

敢对江如画动心思?


        

要说易天之前是为唐江出头,而现在,则真正提起了怒意。


        

“我的妻子。”他回答道。


        

莫通眼中的光激烈了起来。


        

这样,更有意思。


        

“给我。”


        

直接了当的二字,带有命令的口气,不容忤逆!


        

“你的妻子,归我了。”


        

他站了起来,笑看着江如画,如打量着一件至宝:“她属于我之后,花语的事,我不再插手。”


        

“莫少!”闻言,花言面露急色。


        

似乎莫通不再找花语,对他而言是一种损失。


        

“花少您放心,能认识这样的美人,也是您带的路。”莫通笑着说道,心中却鄙夷无比。


        

难怪在花家斗争中只能被排挤,弱的一笔!


        

莫通亦步亦趋,走向江如画,背负双手,一双眼盯着对方。


        

江如画面色冷了下去,眉宇间抬起一抹厌恶之色。


        

花语和唐江都开始担心了,却发现易天依旧坐在那。


        

难道,是真的怕了?


        

“你的底子还不错。”


        

“你妻子归我之后,我可以收你为莫家子弟。”


        

“日后跟在我身边,鞍前马后,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也能呼风唤雨,如何?”


        

他也是吹了个牛,别说跟着他,就是莫通要在金陵呼风唤雨,那也不大可能。


        

就算你来头大,但金陵这些人也不是白菜帮子。


        

势力范围有大小差别,但要碾压金陵,也不是容易之事。


        

易天依旧不说话。


        

他又笑了笑,很是满意,步伐加快。


        

距离江如画,只剩最后三步,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先伸了出去。


        

“美人,过来,让我抱抱!”


        

“滚!”江如画冷言脱口。


        

“烈女妩媚,最有意思。”莫通笑道。


        

又一步踏出,手将触碰。


        

“再前进一步,后果会更严重。”


        

这时,冰冷的声音才响起。


        

“哦?”莫通眉头一挑,深感意外。


        

这个废物,还敢开口说话了?


        

不是被自己的气场,给震傻了吗?


        

“有多严重?”


        

“有心冒犯和即将冒犯之间的距离,或许是——生与死!”


        

声音落下,一道猛烈的劲风,扑了过来。


        

莫通冷冷一笑,手如鹰爪一般抓了出去。


        

“班门弄斧!”


        

啪!


        

拳入手中,却有摧枯拉朽之力,巨力崩摧一般,推的莫通胳膊一震,咔擦一声,断了!


        

紧接着,一个巴掌落下,将他抽飞。


        

“是谁,班门弄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