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07章 一个条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用,不用!”


        

莫通彻底怕了,迅速磕头:“这位夫人,是我唐突了,请您原谅我!”


        

“算了。”江如画哼了一声,心里滋味莫名。


        

花言两人,带着一群狗腿子,灰溜溜的走了。


        

唐江依旧怔怔的看着易天和江如画,心里一阵愧疚。


        

不知何时,才能跟自己的兄弟一样,护好自己的女人。


        

花语眼中,有些羡慕,但迅速收回,转身有些紧张的抓住了唐江的手:“唐江,你没事吧?”


        

“没事。”唐江摇头,面容苦涩:“对不起花语,是我能力不足,如果今天不是易天赶来……”


        

自己肯定要被羞辱一顿,而为了保护自己,花语极有可能要做出牺牲。


        

花语轻抿粉唇,安慰唐江:“没事,未来时间还长。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不会让我们有未来……”


        

闻言,唐江亦是心冷。


        

“说什么胡话呢。”


        

易天一声轻笑,走了过来。


        

“不是有我吗?”


        

“易天……”唐江有些感动,但惭愧道:“自己没有能力,还需要依靠别人的力量来……”


        

“说什么话呢?”易天笑了,一拍他的肩膀:“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兄弟就应该互相帮助。当初我一无所有,你帮我时,我可没这么矫情过。


        

唐江眼神一动,随后狠狠点头:“好!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找你!”


        

花语心事重重,她知道易天很有实力,但并不认为他能对抗的了花家和莫家。


        

而且,即便他拥有让花家认可的能力,可这跟唐江关系并不是很大。


        

即便易天扶持唐江一把,就能把他抬到和自己相等的位置吗?


        

这种可能,断然没有。


        

但她是个知大体的女人,这些事都未说出来。


        

为了感谢易天,唐江请一家三口吃了晚饭,才送他们离开。


        

“易天。”车上,江如画突然开口。


        

“嗯?”


        

“我觉得你如果要帮唐江,这样不是解决办法。”江如画想了想,道:“我不是干涉你,只是向你提个建议。”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总不能一直守着他,要想完美解决这件事,得让他发展起来,直到获得花家的认可为止。”


        

易天点头笑道:“老婆高见!”


        

“死相!”江如画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随后叹道:“但花家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她昔日在南都,对于这些家族也有一定了解。


        

论起综合实力而言,比起金陵的这些家族,要强了不少。


        

而莫家更是如此!


        

一个武道世家,不单在武学界吃得开,在黑暗之中,更是影响力非凡。


        

可以说,得罪了这样一个家族,易天一家人将会变得非常危险。


        

“你把莫通打惨了,他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她只是这样说着,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易天狂揍莫通,主要原因,还是为了护着自己,她可没那么不识相。


        

“老婆放心,他们还威胁不到我。”易天笑说着,空出一只手拍了拍江如画的大腿。


        

啧,手感真好!


        

“孩子在呢!”江如画娇嗔道。


        

这家伙,一有机会就不忘了揩油,如果……


        

再深入一想,要是再有更大的机会,他岂不是要~


        

江如画心里一跳,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没关系!”


        

就在这时,后座传来稚嫩的声音,小欣欣用手捂着脸:“欣欣什么也看不见,爸爸你接着摸!”


        

易天一愣,随后脸都笑开了花,手又一次伸了出去:“女儿真乖。”


        

啪!


        

江如画毫不客气,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怒道:“是不是你教的?”


        

“没有!”易天暗呼可惜。


        

“还敢狡辩!”江如画咬牙切齿,道:“安心开车,回头再跟你算账!”


        

小孩子哪懂这么多,一定是易天教的——江如画心中如是道。


        

到了家里,小欣欣拉住了江如画:“妈妈,欣欣大了,我想一个人睡。”


        

“啊?”江如画傻眼了。


        

易天正喝着水,一听心砰砰直跳。


        

这女儿给力,神助攻啊!


        

“大家都一个人睡,他们知道欣欣还跟爸爸妈妈睡,都在笑话我呢~”小丫头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孩子分开睡是迟早的事情,江如画自然不会拦着。


        

只是以前有欣欣在,可以作一个挡箭牌。


        

现在……


        

替欣欣在隔壁房间铺好床,一直陪到孩子睡觉之后,易天才迅速溜回了房间。


        

江如画坐在床上,披着长发,黑色睡裙将那双长腿衬托的越发雪白,看得易天热血沸腾。


        

夜晚的她,多了一抹慵懒,更添一笔妩媚,那双狭长的眸子似笑非笑,盯着一脸急色的易天。


        

“老婆,时间不早了……”易天喉咙滚动不止,屁股刚在床沿上落下。


        

“很期待?”江如画小嘴勾起一抹笑意。


        

易天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承认:“是~”


        

“是个屁!”


        

柳眉一竖,江如画一伸手掐住易天腰间的肉:“好你个易天啊,天天教孩子什么呢,把她忽悠到隔壁去睡,打的什么主意,啊!?”


        

“没有啊老婆!”易天求饶,道:“真不是我说的!”


        

“我信你就有鬼!”


        

江如画两手叉腰,咬着银牙:“算盘到是打的响,但你今天要失算了!”


        

“七天之期还没到,该去哪睡去哪睡。”


        

“不是吧……通融一下嘛老婆。”


        

“一口唾沫一颗钉!”


        

见江如画态度坚决,易天只能认可美梦破碎:“是,老婆说了算。”


        

“少拍马屁!”江如画又下意识道。


        

易天哆嗦的伸出了手:“我拍一下?”


        

他的眼睛,正盯着睡裙隆起的位置。


        

没办法,撩的不行,过过手瘾还不可以吗?


        

“易天!”江如画脸蛋瞬间烧红。


        

一声怒喝,把易天给吓得清醒,他连忙缩手,手忙脚乱的逃了出去,内心一阵苦逼。


        

“这家伙~”江如画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家伙想拍的地方,脸蛋更红了。


        

身体,突然涌起一抹热意。


        

她连忙摇头,将脑子里乱糟糟的想法赶了出去。


        

不然,彻夜难眠。


        

“今天收获满满!”


        

喝完了红昭雪的奶……不,泡的奶!


        

易天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嘴角直乐。


        

他可以明显感觉到,江如画对自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


        

“还有三天就能搬回去住了……不能多想,不然睡不着!”


        

也在同一时间,一身素白旗袍的人儿,走进了一间高档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莫通,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来:“苏青玉?”


        

他对于这个艳名震金陵的美人,也略有耳闻。


        

“能让莫少认识,真是青玉之荣幸。”


        

苏青玉轻声一笑,挥手之下,服侍的私人护士便退了出去。


        

她放下了礼品盒,在床上坐了下来,温柔至极。


        

莫通心头大动。


        

两人第一次见面,这女人就如此亲密,打的什么主意?


        

他再一看那礼品,眼中神光爆闪:送鹿鞭!?


        

女人送男人这玩意……


        

“是易天那不开眼的,得罪了莫少?”


        

由此入题,两人之间,自然话语无尽,相谈甚欢。


        

夜里,无人打搅。


        

莫通只觉,面前美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一只手落在丝袜上,猛地一捏,目光炽热:“苏小姐,深夜无人,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这美好时光呢?”


        

美目之中,笑意如水波荡漾,红唇轻启:“是。”


        

就这一个字,险些把莫通魂都给弄没了。


        

他直接凑了上来。


        

“哎!”


        

纤细玉指,抵在他的嘴唇前。


        

“苏青玉虽是女人,但也说话算话。”


        

“只要莫少做到一件事,我可以——任您玩弄!”


        

“说!”一把火,差点将莫通原地点燃。


        

“易天若死,你我床笫之间,好好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