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26章 烟消云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搞了半天,东风他女朋友在易天老婆公司里上班?”一个亲戚脱口而出。


        

这……还比个屁啊!


        

“董事长!?”林秀云乐晕了,而林小云一家则差点咬碎了牙!


        

施缘低着头,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江如画并未介意,笑了笑道:“那你和我到挺有缘分的。”


        

施缘连忙点头,不敢开罪。


        

“董事长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振刚面前屁都不算。”刘妍轻声嘀咕了一句。


        

易天领着江如画来到易山夫妇面前。


        

易山满脸激动,林秀云也是堆着一脸笑意:“姑娘怎么称呼啊?”


        

“妈,我叫江如画。”江如画出身名门,礼仪极佳。


        

她登门而来,直接叫了爸妈,让易山是乐昏了头,易天也是满心欣喜。


        

“这么急着叫妈,真随便。”刘妍又哼了一声。


        

江如画莞尔一笑,道:“我和易天孩子都上学了,难道还不能叫他父母爸妈吗?”


        

“孩子都上学了!?”众人都是一惊。


        

刘东风嫉妒的两眼发红。


        

“你怎么不早说?”易山一脸怪罪的看着易天。


        

“一直没有时间。”易天笑道。


        

闻言,易雅有些愧疚的低头,轻轻的喊了一声嫂子。


        

前段时间,因为曾伟的事情,家里并不太平,易天自己回来都被驱赶,他哪里还敢带妻女回家?


        

林小云一家人看不下去了,但又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点。


        

林小云看了看施缘,眼睛一翻:“有钱是好,但也要大方才行呢。”


        

“准备了一些礼物……”


        

她话刚说完,江如画冲着门外喊了一声,秘书提着几个礼盒走了进来。


        

“小吴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


        

“好的董事长。”


        

一群亲戚啧啧点头:“董事长就是董事长,和跟人打工的就是有区别。”


        

“可不是么,随身还带着秘书和司机。”


        

施缘紧捏着手,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江如画先是送了父母礼物,而后又给了易欣一个包。


        

一群亲戚围了过来,林小云装着不在乎,却暗暗垫着脚偷看。


        

“我的天啊,是Bottega?Veneta!”一人惊呼。


        

“啥波特?”林小云哼了一声,问道:“多少钱?”


        

“两万九千六!”


        

“那有啥好得意的。”林小云一听眉开眼笑,道:“看来有钱也要舍得才行,我闺女的包也是这个价格。”


        

“人家是两万九千六美元!”


        

林小云脸色一尬,一双眼睛迅速闪躲开来。


        

接着,江如画又拿出来一块格拉苏蒂的手表,价格也在六位数往上。


        

易天连看了她好几眼。


        

江如画最近比较缺钱,对自己家人却格外大方,让他如何不开心?


        

“哼,我不要这破表了!”刘妍立马不乐意了,直接把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丢在地上。


        

啪!


        

施缘眼神一慌,立马伸手去捡。


        

众人纷纷回头,江如画目光一凛:“这块表,不是我让你送给客户的吗?”


        

施缘脑袋嗡的一声,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之前他们有个小型女客户,江如画挑了一块表让施缘送人,结果现在却在施缘手上。


        

还被她当做礼物,送给了刘妍!


        

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瞧出来。


        

“好啊,在我儿媳妇公司干活,你还敢贪污!?”


        

林秀云等这一刻好久了,不善开口:“虽然大家是亲戚,但如画你不必给我们面子,公事公办!”


        

林小云一听慌了,立马凑过来:“姐,大家都是亲戚,一点小事,可千万不要计较啊!”


        

林秀云满脸得意:小样,你不是嘚瑟么?也有求我的时候?


        

“妈说的不错,公事公办,但我会尽量网开一面。”江如画表情颇为严肃。


        

在工作上,她向来一丝不苟,敢严苛的地方不会放松半点。


        

不然,一个年轻女人,哪里管得住手下那么多人?


        

施缘一脸灰暗,内心愤怒无比。


        

自己拿东西被抓了个正着,按照江如画的一贯作风,绝对是开除的。


        

即便网开一面,降级是没法跑。


        

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神气个什么!”刘妍哼了一声,拉了施缘一般:“到时候,我让振刚罩着你,在哪找不到工作?”


        

她并非看得上施缘,而是要借她抬抬自己那个了不起的男朋友。


        

施缘当即感激的看了一眼刘妍。


        

江如画没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


        

“不好意思,家里亲戚就这个样。”易天咳嗽一声。


        

“比我家的好多了。”江如画轻笑一声,道:“不过我们永远不用回南都了,也不担心接触他们。”


        

南都江家是大家,各种明争暗斗的险恶,远超寻常人家。


        

从江如画一入场,气氛全变了,众人都过来巴结她。


        

“插嘴问一句!”林小云没安好心,盯着江如画直笑:“闺女,易天以前做的事,你可知道?”


        

唰!


        

易雅最先变色,收起复杂的心思,起身喝道:“小姨,慎言!”


        

“哎呦,自己能做,还不让人家说了?”林小云翻了个白眼,道:“我可是满腔好心啊,既然两个人要待在一块,就有必要互相知根知底。”


        

“咱们是一家人,总不能合伙来欺骗人家姑娘吧?”


        

“一个搞不好,可误人终生啊!”


        

杀人诛心!


        

众多亲戚都往后缩了缩,深深的看了林小云一眼。


        

真够狠的,这是打算拆散易天两口子啊!


        

易天端起茶杯的手,也是一紧,目光变得深邃,且多了一抹杀意。


        

一切敌人,他都可以解决。


        

唯一担心的,便是江如画对他的看法。


        

“小云,你敢胡说八道,别怪我跟你翻脸!”林秀云也怒了。


        

“激动个啥啊,整的跟要吃人似得。”刘妍撇了撇嘴,道:“易天不就是强奸了自己未婚妻的妹妹吗?”


        

“你!”林秀云一下怒了,起身就要过去,却被江如画拉住。


        

“闺女,你听清楚了吗?”林小云脸上挂着笑意。


        

施缘也十分意外的看了这边一眼,有些幸灾乐祸。


        

“听清楚了。”江如画轻轻点头,随后道:“过去的已成为过去,何必多去在乎?”


        

“人是为往以后走的,目光应当在前。”


        

“这事若是假的,我自然不必放在心上。”


        

“这事要是真的,浪子回头,不也是一段佳话么?”


        

“我相信现在的易天,是好的,这便够了。”


        

寥寥数语,将严峻的火药气息,直接降落到谷底。


        

一件林小云手中的分散利器,被化于无形。


        

一家这群亲戚,都暗暗比划起一个大拇指:小天这婆娘,当真了不得!


        

林小云坏事没做成,反倒展示了自己一颗坏心,让诸多亲戚都对她有了防备。


        

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当表哥混的多好,感情是吃上软饭了!”


        

刘妍哼了一声,依旧嘴硬,拿出手机,道:“我家振刚过来了,到时候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大人物!”


        

“一个小老板,一个吃软饭的,还拽的跟什么一样。”


        

说完,提起自己那包,转身走了出去。


        

这话把林秀云可气的不浅。


        

不一会儿,刘妍转身,道:“振刚说了,请大家吃顿饭,去虎门酒店吧!”


        

“我们就不去了,在家随便吃点吧。”易天道。


        

“好。”易山父女点头。


        

“咋的,怕了啊?”林小云撇了撇嘴,笑道:“姐姐,你这辈子也没享过福,这次沾沾光嘛~”


        

“振刚的能耐,可不是你敢想的,不会真的怕了吧?”


        

“谁怕你,我们走!”林秀云脾气上来了。


        

刘妍拿着手机又跑了回来,一脸不乐意,打开了免提。


        

“振刚有话要说!”


        

手机里,传出男子声音。


        

“初次见面,为一表心意,请大家酒楼一聚。”


        

“我想,没有人不卖我面子吧?”


        

“听小妍说,有个小老板资产尚可?”


        

“在我面前,可别高傲,否则让你公司,烟消云散。”


        

“大家都是亲戚,搞成这样也不好,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