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27章 你没资格陪我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到门口,一众亲戚看到易天几百万的奔驰之后,两眼直发光。


        

“换车了啊,上次可不是这个。”


        

“有钱就是好。”


        

众人一阵羡慕。


        

易天两口子坐在了前排,就在易雅三人往后座走去的时候,刘妍横插一脚。


        

“我要坐这车!”


        

刘妍没别的爱好,就喜欢要面子。


        

霍振刚虽然背靠林家,但座驾可没这个威风,她的坐上一次,拍几张照发个朋友圈。


        

一把拉住易雅,要和她交换。


        

“凭什么?”易雅蹙眉,道:“这是我哥的车。”


        

“他的车怎么了,我愿意坐是给他面子!”刘妍提着包走到窗口,对易天道:“我现在要坐你的车,等会在振刚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妹妹喋喋不休的,让她走开点,别惹我不开心!”


        

“这个振刚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林秀云嘀咕一声,眼珠子一转:“要不我让算了,别得罪不起。”


        

看到易天两口子的实力自后,刘妍还这么大胆,显然这个所谓的霍振刚来头极大。


        

易雅沉默了一阵,转身默默往一边走去。


        

“易雅,回来。”易天开口,笑道:“坐后面就是了。”


        

刘妍眸子一冷,道:“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让她走开,位置给我腾出来!”


        

“她是我妹妹,坐我车上天经地义。”易天语气一冷,瞥了她一眼:“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易雅坐稳之后,易天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可恶!”刘妍满脸怒色,气的跺了跺脚,把委屈又给霍振刚说了一边。


        

“一辆车罢了,凭我的人脉,如果想的话,开辆劳斯莱斯过来也不是问题。”他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一定把场子给你找回来。”


        

很明珠大酒店类似,虎门酒店也是一个综合性的酒店,说是大型俱乐部更加合适。


        

气派寻常,让易家一干亲戚眼都在冒光。


        

“那个振刚可真大方啊。”一人叹道。


        

“废话,对于我家振刚而言,这都是小钱!”刘妍气冲冲的下车,眼睛冲着易天这边瞥了一眼:“某些人有点小钱就自以为是,其实也就是说个乡巴佬!”


        

“在我家振刚面前,什么都不是!”


        

“呵呵。”


        

一个二十七八的男青年走了过来,一身阿玛尼西装,耳朵上带着一个耳环,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身材高瘦,眼神有点犀利,大步走来。


        

“小妍,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


        

“振刚!”


        

一看男子走来,刘妍扭着腰肢就过去黏糊了,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又回头指了指易天两人。


        

“快过来,快过来!”林小云急忙拉着儿子和施缘往那边走过去。


        

三人脸上都有期待之色。


        

“我知道了,等会替你把场子找回来就是了。”霍振刚轻轻点头,眼神在江如画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这才招呼众人入内。


        

众多亲戚纷纷上前,想要跟他交流几句。


        

霍振刚甚是应付,直到易天一家人,方才慢吞吞的点了一根烟,似笑非笑的问道:“金陵但凡能上的了台面的企业,我都知道,不知道你是哪一家?”


        

江如画正要开口,易天轻拉了一下她的小手,道:“不值一提。”


        

“好一个不值一提。”霍振刚笑了,伸手在易天肩膀上一按:“能有自知之明,还是难能可贵的,可惜这自知之明来的有些晚了。”


        

“跟过来吧,听小妍说你喜欢炫富,我给你一个机会,好好炫一炫。”


        

说着,头也不回,往里走去。


        

“炫富?”易天夫妻两对视一眼,顿觉好笑。


        

自己两人,何时炫富了?


        

难不成有豪车不开,去打出租?


        

一个高档大型包厢,足足摆了三桌,易天几人入座,霍振刚才抬了抬手:“服务员,上菜上酒!”


        

很快,几瓶高端白酒端了了上来,放在他这一桌。


        

似刻意安排,其他桌都满人了,易天一家人也只能落座于此。


        

“易天,今天可是你家主场,结果却吃我女婿的饭,这个人情可要记得还。”林小云阴阳怪气的说着,道:“不过这么点小钱,我家振刚也不放在眼里。”


        

易天一笑,道:“吃顿饭而已,还用不着别人替我付。”


        

“既然是我家主场,那这钱我们出就是了。”江如画亦道。


        

“到了这里,听我安排,我便是主人。”霍振刚眉头一挑:“听两位的意思,口袋里甚是富裕啊。”


        

啪!


        

他将几瓶茅台往前一推。


        

“2000年贵州茅台,外面十二万,老板卖我面子,十一万就能拿下。”


        

“这么贵!”一群亲戚都吓一挑。


        

林秀云察觉到不对劲,连忙道:“拿这么好的酒出来干嘛啊?”


        

林小云也肉痛无比,但却哼了一声:“某些人不是自认为有钱吗?我家霍刚啊,打算跟他斗一斗!”


        

“我从来没吹嘘过自己有钱。”易天皱眉。


        

“别说那有的没的,让其他人听了是个笑话!”霍振刚手一摆,道:“我跟大家初次见面,就当博众人一乐了。”


        

“咱们两喝这酒,各自喝一瓶就付一瓶,喝不下去可以送给在场的客人。”


        

“直到另外一方舍不得拿钱出来,就低头认输,如何?”


        

“这不能玩!”林秀云立马摇头,道:“一瓶酒十多万,干啥不好,非得浪费!”


        

“没事。”易天笑了笑,道:“只是输了的人,要付出什么代价?”


        

“大家都是亲戚,说代价多难听。”霍振刚呵呵一笑,道:“很简单,如果我输了,我和小妍喝道醉倒,任由你们两摆布。”


        

“你们两个要是倒了,那也一样。”


        

说完这话,他又看了一眼江如画。


        

意外之喜啊!


        

没想到,刘妍的表嫂,竟然如此动人。


        

原本,他只是打算踩一踩易天,并不想如此破费。


        

看到江如画之后,才动了这个念头。


        

这酒店里还有自己不少朋友,带他们玩一次江如画,花出去的钱绝对都能赚回来!


        

“主意是不错,但束缚的条件太多了。”易天摇头,道:“如果亲戚也喝不下了呢?”


        

霍振刚一愣,而后大笑。


        

在场三十多人,一人喝三分之一瓶也上百万了,你小子舍得吗?


        

“那你摔了也行!”


        

“但得说明一点,输了的人,都把大家的单全买了!”


        

易天再次点头,道:“买单可以,但这菜色差了点,服务员!”


        

很快,服务员走了过来。


        

“先生,有什么要求?”


        

“每个人上一瓶茅台,就跟这一样的。”


        

哗!


        

满堂哗然,而后众人喜不自胜,甚至看着易天,觉得他有点傻。


        

人傻钱多,送这十几万的酒给自己,不是傻吗?


        

“早知道,把家里几个人都带过来了……”有几个亲戚暗呼可惜,甚至开始打电话。


        

带一瓶回去,可是赚了不少钱啊。


        

服务员一愣,道:“先生,名酒一般是不退的,如果您喝不完,也只能寄存。”


        

“没事,有人买单!”易天一摆手。


        

每人面前,都放上了一瓶茅台。


        

这样一来,这次饭价格瞬间到了三百多万!


        

“装蒜。”


        

“吓我?”


        

霍振刚眼睛一眯,摇头大笑:“有意思,你这么不怕死的人,我头一次见。”


        

“今天我心情不错,陪你好好玩玩。”


        

他开了一瓶茅台,一股酱香味登时飘了出来,让人闻之精神一振。


        

倒了满满一杯,他率先喝了一口,扬起杯子。


        

“茅台的味道就是醇厚,别只顾着装笔了,趁着这个机会尝一尝吧。”


        

一面说完,他拿出卡,现喝现付。


        

易天嘴角一扯,倏然一抬手,在桌子一抚。


        

砰砰砰!


        

满桌茅台落地,砸了个粉碎。


        

上百万,就此消失!


        

众人尖叫,霍振刚也是眼睛一缩。


        

这家伙,疯了?


        

“我也心情不错,但你没资格陪我玩。”


        

“这种品质的茅台,难以入口。”


        

“与其为难自己捏着鼻子喝下去,不如倒了。”


        

易天掸了掸衣服,冲着对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