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32章 直接剁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笔账,我林岩记下了!”


        

林岩起身,抹了一把嘴角血迹,眼神凶残的离去。


        

“不在乎的人,做什么我都不在乎。”易天如是回复。


        

林岩眼神越发的冷,从魏家三人身边经过,沉沉冷笑:“你是长辈,出手打压我。”


        

“这件事,我的父亲会找你好好论道一番!”


        

“到头来,他只会感谢我。”魏武德淡然道。


        

林岩走了,但众人皆知,这件事怕是没玩。


        

“一点家里事,让魏老先生见笑了。”易天一笑。


        

魏武德在包厢内扫了一眼,道:“我就先不打扰易先生了。”


        

说着,他也离去。


        

包厢中,陷入了刹那的安静。


        

众人不断看向易天,眼神全变了,又敬又畏。


        

林岩走的时候,施缘和刘妍也跟走了,林小云一家只有母子两留了下来。


        

“儿子,你没事吧?”林小云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刘东风。


        

刘东风裤子都湿了,浑身是汗,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似得。


        

“我没事了,妈,我没事了!”


        

一个激动,直接哭了起来。


        

凶残的林岩,真的把他吓崩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小云连连点头,眼珠子一转:“林少也就是脾气不好,过了这风头应该就没事了。”


        

“你下次别去招惹他了,小妍和缘缘的事,就这样吧。”


        

她冲着儿子使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林岩是一个人,易天是一伙人,而且林飞虎还没出面呢。”


        

“别的不说,咱家要是能抱上林岩这条大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一点小事,能忍则忍,明白吗?”


        

刘东风点了点头,带着哭腔道:“妈,我们先走吧。”


        

“走,走之前我们的东西也得带走!”


        

林小云往桌子上看了看,一伸手拿走了四瓶茅台。


        

这可是四十多万啊!


        

“哎你干嘛呢!”林秀云一看急眼了。


        

“啥干嘛呢?这单是我家振刚让我家林岩买的,这四瓶酒本来就该是我们的。”林小云说完,觉得有点不对了。


        

“不对不对,应该都是我们的!”


        

她走了过来,把那些酒一瓶瓶放了回去,找个大箱子给装了起来。


        

足足装了三箱,这才心满意足,让自己儿子抗了两箱,自己扛了一箱子。


        

“这酒是大家的,你们凭什么全部拿走。”


        

“是啊,每人一瓶,你们两个太霸道了!”


        

“都是轻轻,吃独食不好吧?”


        

这下,众人都闹起了一件。


        

一瓶十多万,谁舍得?


        

“去去去,都给我一边去!”


        

林小云撒泼,两手一叉腰,指着几个要抢酒的人鼻子就骂了起来。


        

“这顿饭是我振刚女婿请的,单是我林岩女婿买的,你们哪来的脸冲我伸手。”


        

“阿姨。”易雅脸色一黑:“您就一个女儿,哪来两个女婿?”


        

“那是我家小妍有本事,要你管!?”林小云哼了一声。


        

江如画皱眉,道:“之前你儿子差点被剁手,跪着求易天救人的,是你吧?”


        

被提起囧事,林小云面一红,而后更泼了。


        

三百多万啊!


        

这么一大笔钱,自己家一辈子都攒不了。


        

有了这笔钱,不跟这群亲戚打交道也可以,还要脸干嘛?


        

“那是我自家人闹着玩,谁要你们多事了?”


        

“再说了,我儿子被吓一跳,拿点心里损失不应该吗?”


        

“瞧你那模样,还是个董事长呢,抠门的跟个啥似的!”


        

“你!”江如画眉头一挑,有些怒了。


        

“我啥我啊,现在缘缘和小妍都有靠山了,也不怕你开除,爱咋咋地!”林小云是彻底豁出去了,还道:“别得意,你们是以多欺少,等我亲家林飞虎来了,有你们好看的!”


        

说完,拉着自己儿子就往外走去。


        

娘两扛着三百多万,即便尿了裤裆,都是一脸喜滋滋的模样。


        

林秀云气的直翻白眼,呵斥道:“易天,你那么有能耐,干嘛不把他们拦下来?”


        

易天无所谓一笑,道:“妈,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不属于他们的,拿去也没用。”


        

林秀云还是有些不乐意,但也没多说什么。


        

在江如画面前,她的表现比起平日里还是收敛了许多。


        

一场酒宴,就此收场。


        

江如画等人离开不久,虎门酒店被包围了。


        

二十多辆大巴车出现,将整个酒店所有通道出口,全部堵住!


        

“虎门酒店出事了,数不清的黑西装赶了过去!”


        

“听说有人胆大包天,动了林飞虎的儿子,这简直是找死啊!”


        

小道消息在流传,身在医院的林岩,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两个女人。


        

“林少最能耐了!”施缘娇滴滴的说着,道:“易天和魏武德那老不死的,一脸嚣张样,是该让他们吃吃亏了。”


        

“敢惹本少,他们就该死!”林岩冷笑,道:“等我先处理一下伤口,我父亲解决易天,我去把他全家老小抄了!”


        

动人的江如画,他可忘不了。


        

有钱有势,一个壮小伙子,玩女人永远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与爱好。


        

虎门酒店,易天并未离去,反到是和魏家三人,换了个包厢坐着。


        

砰!


        

包厢的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留着长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长相颇为俊朗,身穿黑色中山装,一身肃杀气息。


        

身姿笔挺,太阳穴高高隆起,拳头上也满是老茧。


        

此人,正是名震金陵的双虎另一虎——林飞虎!


        

林飞虎不同于其他的黑大佬,他之所以能够发展到如今,全靠他一双铁拳!


        

“我不需要高手,我自己就是最强的高手!”


        

这是他的口头禅,简单而霸道。


        

哗啦啦!


        

伴随着门的推开,成批人涌了进来,站满了整个包厢。


        

“魏老爷子,听说你帮助外人,掌掴我儿。”


        

“并逼他下跪磕头道歉,可有此事?”


        

林飞虎负手而入,目光威严,直视魏武德。


        

至于其他几人,被他直接无视,没放在眼里。


        

魏家带来的几个保镖,被迅速挟住,无法动弹。


        

魏武德没有否认,直接点头:“不错。”


        

“令郎年轻,欠缺管教,冒犯大人。”


        

“身为长辈,出手管教一二,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林社长你好!”


        

林飞虎手下有个飞虎社,故众人以社长相称。


        

林飞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行走之间,步伐落地有声。


        

像是一团浓云,压向几人。


        

“在金陵,在我林飞虎面前,没有任何人当得起大人物这三个字。”


        

“更没有人,有资格代替我去管教我儿!”


        

“魏老爷子,你我虽然站在了对立面,但我看你辈分高,今天给你个面子。”


        

眉头,一沉。


        

“自行掌嘴,去我儿面前磕头谢罪。”


        

“今日之事,我不再追究于你!”


        

老脸之上,立即腾起一抹怒意。


        

魏武德身为金陵最顶尖的几人之一,竟被要求跪地自行掌嘴,这于他而言是大辱!


        

“若我说不呢?”魏武德冷声道。


        

哗啦!


        

不等林飞虎开口,包厢里几十把刀同时抽出,明晃晃闪的人眼都睁不开。


        

“我林飞虎既然决定出手了,就不会留情。”


        

“在我面前,魏老头,你还没有拒绝的能耐!”


        

只一步,林飞虎瞬间逼近,手里亦有一把刀,贴在了魏武德脑门上。


        

只有半厘米!


        

魏静姐弟,呼吸都为之一凝。


        

这一次,他们怕是入了虎穴!


        

“把刀放下。”


        

易天眉头一挑,极不高兴:“在我面前,玩刀是很危险的。”


        

目一侧,林飞虎开口:“易天是吧?你那样的把戏,骗不过我的眼睛。”


        

“在我这里,你没有开口的资格。”


        

他没有多少耐心,直接一挥手。


        

“直接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