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33章 大咖接连登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唰!


        

两把刀毫不犹豫,冲着易天脑门,当头切下!


        

“命长?”


        

易天眉头一凝,椅子往后移去,拖拽出刺耳声音。


        

急落下的双刀,砍空。


        

哗!


        

背后如泼风一般,又是几把刀落了下来。


        

易天脚一抬,前方一人的刀已非起,穿梭有声,旋转不止,如电风扇般往后切来,抡动如风。


        

铿!


        

几声响,几阵火花迸溅,刀身应声而断。


        

只在一闪眼的功夫,数刀皆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呼呼!


        

那把旋转的刀回转,在易天头顶旋转不止,巨力依旧未曾完全卸去。


        

众人出神间,易天推椅起身,手一抬,刀入手。


        

“好刀法!”林飞虎认可点头,道:“还是剁了吧!”


        

呼!


        

一排人走上前,刀举起,落下,交织成一排密不透风的刀墙,齐齐斩落。


        

易天渡步往前,手握刀柄,一带而过。


        

噗!


        

他如闲庭信步般,刀一晃的功夫,惨嚎声在包厢内响起。


        

七只手握着刀,带着手腕连根落地,鲜血刹那成花。


        

“不够。”


        

易天平静的说着,步步走向林飞虎。


        

此刻,唯有四字能形容魏家几人的内心:心惊肉跳!


        

林飞虎眉头一跳,漫不经心的挥手:“很不错,继续来!”


        

第二排人跨步而出。


        

易天手一震,刀锋之上被施加一股巨大力道,射向墙角。


        

铿!


        

刀落在墙角之上,当即反弹,带着霍霍之声,反切向迈出的那只脚。


        

噗噗噗!


        

又是连窜般的血花,第二次走出的七人,刀都没有拔出,便被砍断一只脚,惨嚎倒地,满地打滚。


        

“神乎其技!”魏武德惊叹。


        

魏静美目流动异彩,看着易天的目光中,带着一抹仰慕。


        

这个男人似有无穷之能,每一次的出手都给人数之不尽的惊喜。


        

易天再出手,稳稳的接住了刀锋。


        

平静的步子,依旧在迫近林飞虎。


        

“依旧不够。”


        

“很好!”


        

眉宇之间,多了一抹凝重之色,林飞虎一抬手:“刀来!”


        

一口宽厚斩马刀交到他的手上。


        

刀背宽厚,犹如半边斧子,切口锋利,透着冷芒。


        

这种斩马刀非常沉重,凭借落下时的力道,可以轻易将一个人劈开,但对使用者的力量要求极高。


        

嗡!


        

落在林飞虎手上,却似无比轻易。


        

沉重刀身,迅捷拍落。


        

易天目光无变,刀指前方,向着落下的斩马刀。


        

“找死!”林飞虎旁边,有精通武学的人物冷笑。


        

易天手中只是一口片刀,片刀轻巧无比,重不过两三斤,而林飞虎手中斩马刀数十斤沉重。


        

对碰之下,纵然易天再强,也难逃分尸下场!


        

两口兵器,一上一下,完全不成对比!


        

嗤!


        

刀锋错过,刀面紧贴,斩马刀直落而下,奔向易天脑门。


        

“易先生当心!”魏静连忙尖声提醒。


        

林飞虎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意。


        

很强的小子,但太托大了。


        

这一刀,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对方劈死!


        

招至于此,已无法变化,易天只能等死!


        

就在这时,易天手一抖!


        

薄薄的刀身一颤,像是纸张被风吹了一下,螳臂当车一般,偏砸在沉重无比的斩马刀上。


        

沉重的刀头一震,一股强大的力道穿透而来!


        

“不好!”


        

林飞虎心头一惊,那股巨大的力道已传到他手中。


        

咔擦!


        

手腕折了过去,数十斤的斩马刀脱手,射向墙壁。


        

噗!


        

坚固的瓷砖,直接被穿开一个口子,深入当中!


        

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何等力道,才能造就如此恐怖一幕?


        

林飞虎面色剧变。


        

他未曾想过,自己竟会速败于一个年轻人手中,步伐立即往后一挪。


        

哗!


        

人影逼了过来。


        

他身边几个高手立即冲了过去。


        

刀抬起,肆意挥动,衣甲平血而过,切之如割草。


        

包厢内,枪对准易天之前,那口刀落了下去,停在了林飞虎额前。


        

一切,至此安静。


        

唯剩人们并不平静的呼吸。


        

“在任何一颗子弹飞出之前。”


        

“我可以将你的头颅,切成两半。”


        

易天风轻云淡道。


        

“太强了!”魏阳狠狠一握拳头,一脸激动。


        

看着随时可以夺走自己性命的刀锋,林飞虎并未慌张,只是轻轻点头。


        

“果然不一般,看来苏青玉策动多家联手,是一件正确的事。”


        

“可惜,单凭个人身手想要让我林飞虎低头,只能说太天真了。”


        

“你今日便是杀了我,也解决不了我的力量。”


        

彼时,他的人会不计一切代价,疯狂报复!


        

“若凭拳脚就能说了算,称霸金陵的便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武道人物了。”林飞虎语态平静。


        

虽然他靠武道实力起家,但这不代表他只有拳脚功夫!


        

要想成为一方大佬,机运、手腕、眼光、狠毒缺一不可,绝非寻常武人能比。


        

“拳脚,是实力的一部分。”


        

“但实力的概念太过广泛,而拳脚的能量相对而言又过于弱小。”


        

“换句话说,你能量不够。”


        

林飞虎摇头,平静的抬起一只手:“所有人听着,等我死后,不计一切代价,杀死易天。”


        

“是!”


        

他的属下,没有任何犹豫,同时答应。


        

从这一点来说,林飞虎要胜过李青山许多了。


        

“藐视我?”易天笑了。


        

“不知道你们从哪来的认知。”


        

“看在你胆量不错的前提下,让你清醒一番吧。”


        

“我很清醒,放弃用诓骗的手段,树立起你高大的形象。”林飞虎摇头:“对于你的过去,我们已经摸的一清二楚了。”


        

“至于消失的这些年,你应该在暗中练武。”


        

“再归金陵,就是想要借助某些力量……”


        

说着,目光掠向魏武德:“让人误以为,你是一个大人物。”


        

他拿出了手机,丝毫不惧头顶的刀,自顾自的拨通了李青山几人的电话。


        

“马上过来。”


        

“已在路上。”


        

挂断之后,林飞虎直视易天:“你可以动手了。”


        

“就算你武力超凡,能从我的布置中杀出去,那接下来的包围,会让你彻底绝望。”


        

“也让你彻底明白,什么叫做能量二字!”


        

落地有声。


        

易天一言不发,或是不屑。


        

林飞虎的手下呵斥不止,让易天放下刀锋。


        

“李会长来了!”


        

这时,外面传来声音,李青山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来的不算晚。”林飞虎对他一笑,道:“李会长不必惊讶,直接……”


        

“来的晚了点。”


        

他的话,被易天打断。


        

“嗯!?”林飞虎眉头一皱。


        

李青山快步走到易天面前,头一低:“青山知错,下次一定赶早!”


        

林飞虎目光变了。


        

李青山转身,看着林飞虎,道:“林社长,易先生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还是趁早投降吧。”


        

“真是让我意外。”林飞虎摇头不止,但未屈服,只是吐出二字:“不够!”


        

“我不知道你如何买通了李青山,但我依旧不信!”


        

顽固的人,也是个硬骨头。


        

砰砰!


        

脚步声响起,柳山河走了进来,还不等他开口,易天便皱眉:“没让你来,你现在还没有效忠的资格。”


        

“是是是,山河知错!”柳山河连连点头,低头在门口,莫敢入内。


        

林飞虎心头微动。


        

惊讶同时,是浓浓不解。


        

但那颗头,始终不曾低下。


        

相对而言,柳山河和李青山的势力,比他要差的。


        

终于,闻天虎到了。


        

“易先生,急着先封锁消息,所以来迟!”闻天虎解释道。


        

“不错。”易天点头。


        

难怪能排在三会前头,闻天虎的敏锐性要强了许多。


        

而林飞虎则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三位,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