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34章 因虫而错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青山出现,他认为是被忽悠的。


        

柳山河,与李青山交好,很可能是被李青山拉着一块被忽悠的。


        

亦或者,被易天和魏家联合演戏给骗了过去。


        

从内心而言,他认为李青山两人的段位不如自己。


        

即便二人低头,也只会让他更看不起二人。


        

但闻天虎的出场,把他彻底震住了!


        

“问那么多干嘛呢?”


        

易天将刀丢了出去。


        

无他,懒得举着而已。


        

“在我面前,你没有资格问那么多。”


        

“只需知道,你除了低头,便是死这一条路可走,便行了。”


        

他拉过来一张椅子,重新坐了下来。


        

林飞虎来时,气势强烈,要压着他们低头。


        

甚至,连正眼都懒得瞧易天。


        

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视和霸道!


        

除了低头,便是死。


        

“十分钟考虑时间。”


        

“不要说任何话,我只赋予你选择的权力,而不包括表达。”


        

易天继续说着,夹起一块扣肉,放在嘴里尝了一口,不禁点头:“肉不错,魏静小姐尝一尝。”


        

魏静受宠若惊,脸一红:“我怕长胖。”


        

“女孩子有时候丰满一些,会更好看。”易天笑着道。


        

满地断脚断手,他吃的依旧欢快,像是面前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


        

听到易天这句话,魏静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五分钟过去,林飞虎额头开始滴落冷汗。


        

他是心智超凡之人,但此刻却发现一个极不对劲的地方。


        

易天坐在这,其他人不敢开口!


        

柳山河自始至终站在门口,李青山和闻天虎正襟危坐,莫说动筷子,连声都不敢发出。


        

畏易天如龙!


        

又两分钟,一个秘书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社长,大事不好了!”


        

“南方银行冻结了我们的资金!”


        

林飞虎浑身一颤,膝盖软了下去。


        

滴!


        

他正要开口,易天手机震动了一下,上面弹出一条消息。


        

“我们被包围了!”江如画发来的。


        

此刻,易天家外,停了不少小轿车。


        

林岩一脸邪笑,搂着刘妍和施缘走了下来。


        

“全部抓了,里面有两个美人,可别伤着了!”


        

很快,四人被带了出来。


        

江如画的手机响起。


        

“林岩,想死?”


        

“易天,你还活着?”


        

两人皆发问,一者冰冷无比,一者略带惊讶。


        

“你不是认为自己很能耐吗?”


        

林岩邪笑,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


        

“毕竟是你的老婆和妹妹,你要是能赶到,我让你亲眼看看她们有多爽。”


        

“要是十分钟没到,我可就要先上了。”


        

包厢内,林飞虎一身冷汗。


        

“十分钟,你全家生死,都在你手上。”易天道。


        

至于江如画等人的安全,他丝毫不担心。


        

在易家之外,有白樱安排的人,林岩有任何过激的行为,脑袋便会被狙击子弹打成碎末!


        

“快,备车!”


        

林飞虎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易家门口,林岩盯着自己的劳力士,笑道:“还有九分三十秒。”


        

施缘媚笑,道:“林少,可以先玩一下嘛~”


        

她担心,林岩一旦碰了江如画,就对自己没兴趣了。


        

“才九分钟,你敢小瞧本少?”林岩狞笑一声,一把将其抱起,丢入车中,带起一阵娇呼。


        

“让江如画过来,好好学习一下!”


        

“小蹄子,表现一番,让你的老板长长眼!”


        

林岩发出禽兽一般的笑声。


        

七分钟后,一辆车以急速冲来。


        

“停下!”


        

“林少在这办事,还敢横冲直撞,找死吗!?”


        

林岩的几个马仔拦路。


        

砰!


        

车子一点刹车,但并未避开,而是直接撞了上去。


        

几道人影,登时倒飞。


        

“艹,敢撞我们的兄弟!”


        

“不想活了?下来受……不对,这车,是社长的!”


        

车速放慢,几人看清车子之后,都吓得脸色一阵发白。


        

轰!


        

那辆车,直接撞上了正在震动的那辆。


        

“艹!”


        

林岩骂了一句,从施缘身上爬了下来,仓促的提着裤子,一脸愤怒的下车。


        

“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撞老子的车?”


        

“你老子我撞的!”


        

后面的车门打开,林飞虎走了下来。


        

“父亲?”林岩一愣,随后问道:“易天那小子,您收拾了没有?”


        

林飞虎一言不发,手提着一个铁棍走了过来,冲着林岩双腿扫了过去。


        

“啊!”


        

几下之后,林岩如死狗,倒在血泊中。


        

林飞虎直接一手拖住,将人丢在后备箱里。


        

废了,总比没命要好。


        

施缘正大呼小叫着迎合对方,林岩突然走了,她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几个保镖伸手,把两个女人拽下了车。


        

“哎,你们干嘛呢!”


        

“我们可是林少的女人。”


        

“滚!”


        

……


        

包厢中,易天收到了江如画的安全短信。


        

看了看时间,十八分钟了。


        

“再过两分钟,我们就走。”他道。


        

几人立即点头。


        

易天起身之时,林飞虎提着哀嚎不断的林岩走了进来。


        

“跪下!”林飞虎怒吼。


        

林岩腿已被打断,根本没法跪,又痛又怒,吼道:“父亲你在干嘛,我可是你亲儿子!”


        

“你帮我对付他,还断我的腿,你疯了吗!?”


        

“还有魏武德那老不死的……”


        

砰!


        

林岩还在骂,林飞虎却先一步,冲着易天跪了下去。


        

骂声,戛然而止。


        

林岩浑身一个激灵,面前一幕的刺激,让他短暂忘却了痛苦。


        

自己心中无所不能的父亲,竟对着那家伙,跪下了!


        

易天一句话没说,吃了最后一块肉,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起身往门口走去。


        

“不再出现在我和我的家人面前,我允许他活着。”


        

易天只留下了一句话,便走了。


        

“是!”


        

林飞虎点头。


        

易天离开之后,林飞虎开始着手处理封锁消息的问题,同时以受伤为名,把林岩送去了北美接受医疗。


        

是夜,苏青玉登门造访,询问此事。


        

“易天做的!”


        

林飞虎面色一沉,道:“他身手了得,在伤人之后,便逃走了!”


        

苏青玉心中一喜。


        

易天作死,得罪的人越多,于她而言,便越发有利!


        

但表面上,她还是做出一副叹息痛恨的样子,并且拿出一分抚慰金。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但如苏小姐您所言,此人实力不简单,怕是并不容易对付。”


        

“不错,对付他,我有一个完整的计划。”苏青玉点头,告知林飞虎自己的想法。


        

易天开罪了江南武道俱乐部,武道俱乐部发出了五日之令。


        

如果易天畏惧而低头,一切都好说。


        

如果易天不开窍,他们再走最暴力的一条路!


        

苏青玉将联合莫家,加上双虎三会,多方发力,直接把易天和魏家等一只手压死!


        

林飞虎眼神一动,点头:“这样最好,内外联手,多方发力,动静不小,这一步棋不到必要时刻,不能走。”


        

“自然。”苏青玉嫣然一笑,道:“对付易天这种人,任何手段都必须采取。”


        

说着,她告辞转身,袅娜而去。


        

看着旗袍摇曳的娇躯,林飞虎眼神一冷,摇头而叹:“苏青玉啊苏青玉,你也是有眼无珠之人。”


        

“因一只虫错过一条龙,哪日你要是知道真相……”


        

彼时,会如何呢?


        

就连林飞虎,都隐隐有些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