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39章 现在跪下,来不及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有德一行急的不行,把易天一家子挤在了后头。


        

“哎呀,这可怎么办!”林秀云急的直跺脚,怒视易天:“你看看你,又把事给办砸了!”


        

“你急着怪小天干嘛?这不人家还没拒绝吗?”易山道。


        

“你没听到刚才那小子说吗?犯了神医忌讳,赶紧把车挪了啊!”


        

易山摇头,一拍自己大腿:“能治就治,不能治就拉倒。”


        

易天则笑:“妈你别担心,用不着的。”


        

郭槐快步走到公孙圣面前,客气拱手。


        

“公孙神医,有个重要病人,想要托我的面,请您帮忙看一下。”


        

郭槐,公孙圣还是认识的,但也只是表面上的客套。


        

毕竟,双方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说着,郭槐伸手指向霍有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霍有德一看兴奋了起来。


        

“霍总放心,他一定会出手的。”苗毅立马道,趁机邀功。


        

霍有德笑了,声音都在颤抖:“我病好了,苗少你居功至伟,我不会忘了的!”


        

苗毅眉开眼笑。


        

那两百万,总算是没白花!


        

郭槐引着公孙圣,往霍有德三人这走来。


        

岂知,没走几步,公孙圣直接越过他们,往外走去。


        

霍有德心里咯噔一声,这是何意?


        

“神医……”郭槐也是一愣,赶紧走了过去,笑着道:“搞错了,我说的人在这边。”


        

“没搞错,你的人先排队去吧。”公孙圣摆手,道:“今日暂且没空,我有更重要的事。”


        

郭槐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郭主任!”苗毅连忙走了过来,道:“我可是给钱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槐嘴角抽了抽,道:“我可没保证他一定会接纳,或许他今天心情不好。”


        

“一定是易天那个废物,坏了规矩!”苗毅怒了。


        

“公孙神医,这边。”这时,易天招手喊道。


        

苗毅更怒一分,转头便吼道:“谁让你开口的,还嫌惹事不够!?”


        

“易先生,你在门口等着,可是折煞老夫了啊。”


        

公孙圣满脸笑容,再无之前严肃之色,快步走到易天面前,态度客气中带着敬畏。


        

苗毅直接就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霍有德低吼,眼中满是怒色:“你不是说打点好了?”


        

不搭理自己,反而去跟那个废物套近乎?


        

这个神医,不会脑子坏掉了吧!


        

郭槐也懵了:难道公孙圣认识这几人?


        

“这位便是令尊大人吧?老先生好,老朽名为公孙圣。”


        

不仅仅是对易天,公孙圣对易山、林秀云、易雅三人的态度都好到了极点,让人难以置信。


        

郭槐擦了擦眼睛,觉得自己在做梦。


        

凭公孙圣的医术,走到哪都是座上宾,以这样的姿态对待客人,还是他头一次见!


        

“这个……当不起,当不起!”易山动容。


        

对方是名动全国的神医,而自己则是个普通工人,如此客气,他自觉惭愧。


        

“易先生于我有大恩!”公孙圣连忙道。


        

几人客套一番,易天方才笑道:“神医,如果现在方便的话,劳烦你替我父亲检查一下身体。”


        

“方便,方便!能为易老先生解决问题,是我之荣幸!”公孙圣热情无比,随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快,里面请!”


        

林秀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有点尴尬。


        

而易雅眼中惊芒更甚,不断的偷看易天。


        

他越来越惊人了,连名动全国的神医都卖他面子。


        

现在的易天,到底走到了何等程度?


        

公孙圣带着一家人,直接往里走去。


        

“慢着!”


        

苗毅脸色阴沉无比,直接喝了一声,冷冰冰的看着公孙圣:“公孙神医,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先生何等尊贵,你置之不理,却给他们先看病。”


        

“如果您有要事,我无话可说,但既然是替人看病,就必须先给霍先生看了先!”


        

“否则,今天谁也别想成事!”


        

苗毅内心怒火滔天,也觉无比尴尬。


        

自己对易天是万分瞧不起。


        

结果呢?


        

花了两百万做敲门砖,被公孙圣冷落一旁;而自己所瞧不起的易天,却被公孙圣奉为座上宾。


        

其别天壤!


        

他,难以接受。


        

“不错!”霍有德点头,神色中有怒意:“凡事都得有个尊卑之别,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你都得替我先看!”


        

一看两人火了,郭槐立马阻拦:“先别激动,神医这里不能撒野。”


        

“你给我滚一边去!”苗毅直接推了他一把,怒斥道:“收了老子两百万,连这么点破事都办不好!”


        

“我这里不是医院,我替人看病,全凭喜好。两位算什么东西,敢在我这口出狂言?”


        

公孙圣脸色冷了下来,道:“尊卑有别确实不假,但就凭你们,哪来的资格和易先生一家论尊卑?”


        

一听这话,苗毅直接气笑了,手指易天。


        

“他?”


        

“就凭这废物一家,也够资格和我们论尊卑?”


        

“他给我提鞋都不配!”


        

“我就好奇了,他一无所有,靠老婆吃饭,还破坏了你的规矩。”


        

“霍先生何等人物,富甲一方,客客气气登门。”


        

“你选择他不选择我们?今天不给出个理由,你别想安生!”


        

公孙圣怒了:“听你的意思,还想来硬的不成?”


        

“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做了万全准备,你治也得帮忙治,不治也得治!”


        

苗毅直接放话威胁了,拿出手机,气急败坏道:“老头,再给你一个机会!”


        

“不必给了,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没被人逼过。”公孙圣冷笑,道:“你有什么本事,大可放出来让我看看。”


        

“你说的,待会别哭下来求我!”苗毅道。


        

霍有德皱眉,道:“这里不是我的地盘,你有把握吗?”


        

“霍总放心,今天我一定让他医好您!”苗毅斩钉截铁,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几辆车开了过来,上面走下来几十个人,个个凶神恶煞,往这边而来。


        

“狗哥,这边!”


        

苗毅一招手,带着领头的大汉逼了过来,手冲着公孙圣一指:“这老东西不开窍,仗着有点医术在这装笔,给我打服帖了!”


        

看到苗毅准备了这一手,霍有德微微点头:“苗少做事靠谱,手段万全,这一次回去,你我之间的合作,不是问题。”


        

“这所谓的神医架子太大,让他低下头来吧。”


        

苗毅喜笑颜开,催促狗哥:“别等了,先给这老头两嘴巴开开窍!”


        

啪啪!


        

很快,两个嘴巴子响起,却是抽在苗毅脸上。


        

“你打我干嘛!?”苗毅怒了,道:“你收了我的钱,还他吗敢打我?”


        

“我就打你了怎么着?公孙神医是你能得罪的?!”狗哥又甩了他一嘴巴子,这才来到公孙圣面前,低着头请罪:“神医恕罪。”


        

无他,公孙圣救过他老大。


        

就是他老大来了,也得低着头做人。


        

一个名震天下的神医,其人脉通天彻地,远非苗毅这样的人能揣测的。


        

苗毅被打懵了,霍有德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凝固。


        

“冒犯我事小,但冲撞易先生,绝不可饶恕!”


        

公孙胜目光严厉,喝道:“把这几个人,痛打一顿,再给我丢出去!”


        

“马上照办!”狗哥点头。


        

“你别过来!”


        

“你要干嘛!?”


        

“老子背后是苗家,你他吗敢动我?”


        

苗毅吓得脸色发白。


        

“有眼无珠,这里是金陵,苗家又如何?”狗哥冷笑。


        

有公孙圣撑腰,他会怕苗家?


        

一顿痛打之后,几人被粗暴的丢在了公孙家门口。


        

易山三人随同公孙圣进屋,易天则走了过来。


        

苗毅吐血,狼狈无比,看着走来的易天,一阵不忿。


        

“公孙圣为什么卖你面子!”


        

他想不通。


        

“我对他有大恩。”易天笑道:“所以我说我能帮你,可你不信啊。”


        

“快,快让他帮忙!”霍有德哀嚎道。


        

挨打事小,要是下半辈子都做不了男人,那才是真的要命。


        

苗毅一咬牙,噗通一声在易天面前跪了下来。


        

“不必了。”


        

易天摇头,负手转身,往里而去。


        

“现在跪下,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