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42章 老子今天玩死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昭雪!”易天一惊。


        

江如画一愣,出言阻止。


        

红昭雪只是摇头,走进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提着箱子走了出来,又向二人鞠躬。


        

“先生,谢谢你这些日子的收留,让昭雪过了一段全新的生活。”


        

“夫人,对不起!”


        

江如画有些无力的挽留:“你住下吧,我以后……”


        

“不了,这里本应该是你们住的,我一个外人在此也不方便。”红昭雪展演一笑,如春日牡丹。


        

只是红润的眼眶,看得让人心疼。


        

昔日命本该绝,幸运的碰上了他,给自己迷茫的生命点亮了一盏灯。


        

一寻六年无踪,落花飘零,放下杀戮再归故乡,却阴差阳错的相遇。


        

红昭雪一生悲惨,自认这是生命最后的垂怜,从来不敢多想,只想一直待在易天身边,即便像一个侍女般生活下去,她也愿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今日,梦破了。


        

她提着箱子,背影有些孤寞。


        

易天想要挽留,但他没法开口。


        

江如画在这,自己如何能开口挽留另一个女人住在自己家呢?


        

走到门口,红昭雪才回头,笑着挥手。


        

“先生,再见。”


        

易天心头一震,一抹哀冷之意,缠上心头。


        

“嘿嘿嘿……”


        

虽然被揍了,也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苗毅还是笑出了声。


        

自己赶跑了红昭雪,易天这家伙一定万分心疼吧?


        

轰!


        

一只大脚,直接跺在他胸口。


        

“啊!”


        

苗毅惨嚎,心脏都差点被这一脚压碎,大吐一口血。


        

砰砰砰!


        

易天连踩数脚,踩得他惨嚎不断,方才一脚踢了出去。


        

“滚!”


        

苗毅想破口大骂,却痛的说不出话来,躺在地上缩成一团。


        

不一会儿,几道人影跑了出来,将其拖上了车。


        

别墅之中,安静了下来。


        

江如画欲言又止,心中满是愧疚:“我误会你了,害走了她。”


        

“这不怪你。”易天摇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容忍。”


        

江如画能压下怒火,听他解释,已经很不错了。


        

她倒了两杯茶,在易天面前坐了下来,轻声道:“离开这里之后,她应该会回家吧?”


        

“她没有家。”易天很平静的道。


        

端起茶杯的手,轻轻一抖:“那……她的亲人呢?”


        

“死光了。”


        

啪啦!


        

杯子落地,摔了个粉碎。


        

“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甚至想当一个明星,看得出来,她的本性单纯善良,跟其他女孩子一样。”


        

“没有人是天生的坏人,也没有人会是天生的杀手。”


        

易天一叹,眼中有怜惜之色。


        

“人生于世,多是无奈,多是为生活所逼。”


        

“她小时父母亲人皆被杀,只有她的哥哥带着她逃了出来,后来……她哥也死在了别人手上。”


        

易天谈起了红昭雪的过往。


        

江如画脸色越发的白了,愧疚之色越发浓郁,脸上满是心痛。


        

“我要去把她找回来!”


        

“她好不容易有了个归处,我不能毁了她。”


        

她站了起来,不断的摇着头:“不行,这绝对不行,她不该这么惨。”


        

说完便转身,却被易天一把拉住。


        

“不用了,她既然决心离开,便不会回来了。”


        

“以后我也住在这,就不会有误会的,我会说服她回来!”江如态度坚定。


        

“你让我去,不然我心难安。”


        

江如画放下了工作,暂时托付给副手,专心开始寻找红昭雪。


        

而心已孤独的人,就像是脱离了根茎的花叶,漫无目的,随风而走,何其难寻?


        

别说江如画,就是红昭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她生在金陵,再归此处,落叶寻根,走在许多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


        

“我回不去了。”


        

微冷的风中,美人闭目,一滴孤单的泪水落下……


        

“白樱,派出人手,找到红昭雪。”


        

“我会的,但红昭雪并不是普通人,如果她真心要躲,找起来并不容易。”白樱道。


        

随后,易天将电话拨给魏家、闻家、李家等势力。


        

如果这样都找不到,那就只剩下了一个答案——红昭雪,离开了金陵。


        

另一头,霍有德面对受伤的苗毅,没有任何怜悯,反而怒火冲天,恨不得再补上两脚。


        

“全泡汤了!”


        

“现在你让老子怎么办?难道我下半辈子都做不成男人了吗!?”


        

“霍总您别激动……”苗毅浑身都是绷带,道:“那个红昭雪走了,要是把她抓过来,您不是随便玩?”


        

啪!


        

“啊!”


        

“老子身体没好,你让我怎么玩?”霍有德怒气冲冲道。


        

“您听我说,如果能抓到红昭雪,就能逼易天就范,到时候不但可以让公孙圣替您治病,还能把红昭雪收入后宫……”


        

霍有德那白浊的眼出现一抹光:“先回省城!”


        

南都是南方最奢华的城市,而江南省城虽比不上南都,但比起金陵却是要发达。


        

那里,众多势力盘亘。


        

武道以江南武道俱乐部为尊,而地下势力中,霍家则赫赫有名!


        

不过,这些地下势力,只能活在江南武道俱乐部的鼻息之下。


        

这个势力太过可怕,或许一个喷嚏,他们便没了。


        

但除江武之外,他们无所畏惧,其势力甚至可以辐射全省!


        

“只有女人?”


        

霍有德的堂哥霍有义嗤笑,兴趣寡淡:“老弟,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你,对女人兴趣不大。”


        

“没点其他的好处,我懒得插手。”


        

霍有义正是霍家地下力量的代表人物,手底下实力雄厚。


        

这些年,一直想着法把手伸入金陵。


        

无奈金陵虽然不是省会,但实力非其他城市能比,几次试探都失败了,让其甚为郁闷。


        

“霍爷!”苗毅点头哈腰:“我那表妹手底下的产业虽然不算大,但布局明朗,前段时间还研发了自己的品牌,前途远大。”


        

“如果能够吞并过来,那会是一块肥肉。”


        

霍有义眼睛一亮,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钱不算多,但可以作为我插手金陵的落手点。”


        

红昭雪离开了金陵,茫然的她,来到了省城。


        

“易帅,在省城发现红昭雪的踪迹!”


        

深夜,白樱来电。


        

易天松了一口气,道:“不要派人惊动她,盯紧了。”


        

“我是通过天眼系统查到的,她在半个小时之前出现在车站。”白樱苦笑,道:“省城的眼线正在动,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


        

夜已深,一路行的人停下了脚步。


        

轻轻抬头,看着面前的酒店,走了进去。


        

霍天大酒店!


        

次日清早,服务员敲开了房门,端来了早餐。


        

“美女,您的早餐。”


        

“谢谢。”


        

红昭雪伸手接了过来,正要转身。


        

放下早餐,洗漱之后,红昭雪方才坐下。


        

端起牛奶时,美目一颤。


        

“先生,喝奶……”


        

短暂的相处,却让她难忘,再现眼前。


        

“先生……”


        

红昭雪咬着这两个字眼,轻抿了一口牛奶,桃花眼登时一变。


        

牛奶不对劲!


        

她迅速放下杯子,拉起箱子便出门。


        

咔擦!


        

门刚打开,一把手枪,顶上了她的脑门。


        

“美人,这一次你走不了。”


        

霍有德满脸堆笑。


        

当着红昭雪的面,打开了一盒没开的伟哥。


        

五颗全部拿出,一口吞了下去,眼冒红光。


        

“老子今天玩死你!”


        

凶相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