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45章 逆鳞之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保镖冲了上去,被飞来的门直接砸到在地。


        

跨步而入的人,?目中渗出一抹杀意,将面前几人笼罩。


        

“易天。”


        

苗毅猛然回头,看到易天,怒火中烧。


        

就差一步啊,自己多年的愿望,就要达成了。


        

“你这个废物,还真敢过来!”


        

“易天……”江如画抬起美目,当中泪水晃动。


        

易天又怒又心痛,大步走来。


        

“给我弄死他!”苗毅吼道!


        

几个打手一拥而上,从腰间取出家伙事。


        

“找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用等易天再次出手,林虎带着人冲了进来,三下五除二全部放倒了。


        

几十号人走了进来,把包厢站满,手里取出家伙,比划到苗毅脸上。


        

苗毅浑身一个哆嗦。


        

“你要弄死谁?”


        

易天走了过来,满脸煞气。


        

苗毅吞了吞口水,擦了一把脑袋上的汗,手指着易天:“我警告你,别乱来,我背后……”


        

咔擦!


        

“啊!”


        

话说到一半,易天接过他的手,直接一拗。


        

一声干脆的响声之后,手腕径直折断,疼的他惨嚎不止。


        

“没半点本事,开口闭口就是你那点可怜到几乎没有的背景。”


        

“就这么点本钱,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易天一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巴掌响亮,苗毅直接摔在了桌上。


        

“易天……”江如画哽咽


        

愧疚的同时,心里也是有些后怕。


        

如果易天不来,后果会如何?


        

“我是听到他用红昭雪威胁,所以才……”


        

“我知道,没事的。”易天点头,脱下外套给她披上,道:“你先坐到一边去,这里我来解决。”


        

“如画!”苗毅惊恐不已,喊了起来:“如画,我是你表哥啊,你拉着点他。”


        

江如画反手拿起一个茶杯,摔破在他头上,扶着李雪走向一旁。


        

这样的人渣,打死都不冤!


        

江如画一直知道苗毅不是什么好鸟,但没想到他坏成这样,竟然会对自己下手。


        

两人,可是表兄妹啊!


        

易天一伸手抓起苗毅的头发,左右开弓,啪啪就是几个耳光。


        

“几番挑衅,不收拾你,你以为我是怕你?”


        

“一口一个废物,你叫的很爽?”


        

被之前看不起的人暴揍,却毫无还手之力,这让苗毅愤怒又无力。


        

“你别乱来,红昭雪还在我手上。”苗毅大吼:“你要是动了我,老子让人弄死她。”


        

易天目光一狠,抬起一只手:“拿刀来!”


        

“是!”


        

一把刀送到易天手上。


        

吓得苗毅两眼一缩,差点失禁。


        

他以为易天在吓唬自己,然而在下一刻,那把刀冲着他心口刺了下来,毫不犹豫,没有停手,全根没入。


        

噗!


        

“啊!!!”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快打急救电话!”


        

苗毅吓得面色发白,甚至恐惧大过了头痛。


        

他觉得自己心口凉飕飕的,那把刀贴着心脏擦了过去。


        

就连林虎,都微微吃惊。


        

这个部位太惊险了,经常打架的人都会刻意避开,一面闹出人命。


        

然而对精通杀人的易天来说,每一毫都把握的非常精妙。


        

让对方处于死亡恐惧,而又求死不得。


        

“说清楚。”


        

“你才有可能活着。”


        

“如果寄希望于威胁我,我现在就送你下去。”


        

易天眼神冷漠,手握住了刀柄:“往左边两个厘米,你就得没命。”


        

“我说,我都说!”


        

苗毅彻底崩溃了,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出来。


        

“霍有义,名人堂?”


        

易天眼神一冷,转头看向林虎:“去,告诉其他人,立即着手调查。”


        

“是!”


        

林虎点头,恭敬的退了出去。


        

在易天的示意之下,人也被带走。


        

苗毅瘫在那,惊恐的看着胸口的刀:“我要报警,我要报警,你这是谋杀!”


        

啪!


        

又一个巴掌,差点将他扇晕过去。


        

“你最好祈祷自己够笨,如果刚才那个扣子解开了,你已经是一具尸体。”


        

话语冰冷,不带有丝毫感情,像是从冰窖里吹出来的风。


        

易天将人提起,寒风再一次灌入他耳中。


        

“一点小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但敢挑战底线,唯死而已!”


        

说完,易天大手一紧,像是一只老虎钳。


        

苗毅呼吸渐渐断绝,惊恐的挣扎:“你不是说不杀我吗?”


        

自己没有解开那个扣子啊!


        

“多活了这么久,你已经够幸运了。”


        

听到易天的话,苗毅带来的几个打手也浑身抖的跟筛糠似得。


        

这位爷,杀气太重了!


        

似乎在他手下多呼吸两分钟,都是一种恩赐。


        

“易天!”


        

江如画咬着牙走了过来,甩手给了苗毅两巴掌,最后长出一口气:“算了吧。”


        

易天皱眉,道:“他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没必要留着。”


        

“我不是可怜他。”江如画拉了他一把,道:“我不想因为这样的人渣,害的你吃官司。这事就这样,好吗?”


        

易天心中一动,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苗毅被放下,缩在墙角吐血,拿出了手机,眼神凶狠:“我跟你没玩,我这就让警察来解决!”


        

江如画皱眉,道:“我马上叫律师。”


        

“不用,公司里出事不小,你赶紧回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易天一面说着,一面将那无用的合同,撕了个粉碎。


        

“你别做傻事。”


        

“放心吧,我答应你了。”


        

江如画离开之后,易天脸上温柔消失殆尽。


        

很快,这里又响起了苗毅的惨嚎声,他交出了手机。


        

楚天尧拨给了霍有义,那头却已经关机了。


        

原来,和苗丰鱼大战一场之后,霍有义颇感疲惫,直接休息了。


        

“白樱,去盯住霍有义。”


        

“是!”


        

很快,警察来到。


        

苗毅放肆大笑,手指易天:“这家伙持刀行凶,还把我给害了,快抓了他!”


        

“还想诬陷别人?你去如画公司讹诈,以强制手段将人质带到这里,我们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休想指白为黑!”


        

警察一面给他上了手铐,一面拨通了急救电话。


        

苗毅一愣,随后怒吼起来:“你们这是瞎搞,犯罪的是他,根本不是我!”


        

“我是受害者,我胸口的刀就是他刺的!”


        

“你带着这么多人,还是受害者?”警察哼了一声,直接把他几个打手给拖走了。


        

“都是从省城赶过来的。”


        

“流窜作案,迫害金陵青年企业家,这件事上面已经交代了,一定会严肃处理!”


        

苗毅一听脚都软了。


        

他情愿易天再给自己一刀,也不想进去蹲号子。


        

“你能活着,已经是如画仁慈了。”易天冷哼一声。


        

这时,白樱回电。


        

“红昭雪确实出现在省城,并且和人交战,负伤之后再次消失。”


        

“但根据眼线回报,霍有义并没有抓到人。”


        

“凭一个地下黑老大的能耐,可以伤到昭雪?”易天怀疑。


        

“霍有义和杀手名人堂有过联系,而红昭雪则是杀手名人堂中的杀手!”白樱声音一沉,道:“他们这个阻止一旦加入,除非组织允许,不然不得退出。”


        

“看他们对付红昭雪的手段,应该是要抓活的。”


        

“易帅,现在怎么处理?”


        

“严查各海关口,加紧边境线排查,先确保对方无法离开东方。再小心调查,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是!”


        

急不得,一急的话,或许红昭雪就真得危险了。


        

易天刚出酒店,一辆白色宾利开了过来,停在了他身边。


        

“聊一会儿?”


        

出口邀请自己的人,竟是——苏青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