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56章 少给自己贴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虎爷!”


        

如果说李青山的反水,让苏青玉不安。


        

那此刻闻天虎的态度,则是让其心慌!


        

而之前强势无比的董成山,在这一刻也沉默了下去,眼中惊芒闪烁。


        

他敢跟李青山撂狠话,那是两人体量一样,但在闻天虎面前,他可弱了一头。


        

现在,即便剩下两人来到,双方也颇有势均力敌的意思。


        

闻天虎摆手,似乎懒得搭理苏青玉,极其恭敬的走到易天面前:“易先生,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菜还热着,坐下吃吧。”易天笑容温和。


        

闻天虎的态度,比起李青山还要慎重,连忙摇头:“不敢不敢,我哪里敢和易先生对坐饮酒。”


        

众人变色。


        

这闻天虎,不会是配合这小子演戏吧?


        

“没事,别太客气,坐。”


        

易天一拍闻天虎肩膀,吓得众人脸皮一抖。


        

偌大金陵,谁人敢在闻天虎面前如此放肆?


        

越看,越觉得古怪。


        

如果不是演戏,那这人得多大的来头?


        

苏青玉娇躯起伏,美目直勾勾都盯着这边,想要听到一个答案。


        

然而,易天自顾自的吃着,他身旁众人,也无视了她的目光。


        

自己的主场,自己叫来的大人物,却成了对面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小姐别慌。”莫通出声安慰,道:“一切还有我呢。”


        

“别说金陵还有势力,就是他们都跳反了,有我在,都不必在乎!”


        

这是源于一个武道家族的自信。


        

而此刻听了的苏青玉,则摇头道:“不会的,我不知道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但我跟林社长的关系,并非这两人能比!”


        

“飞虎社长林飞虎到!”


        

话音刚落,人已至。


        

林飞虎一身西装笔挺,气势庄严,迈步而入。


        

“山河会会长柳山河到!”


        

他才进门,背后柳山河也赶来了。


        

五家最后两人,同时登场。


        

众人目光炽热,带着一抹期待。


        

难道,之前离谱的故事,还会继续吗?


        

苏青玉侧目看去,不知是该迎接,还是不该迎接。


        

如果不接,岂不是把队友也给得罪了?


        

她硬着头皮,款款而去。


        

还没靠近,林飞虎摆了摆手:“陪你演戏,甚累。”


        

“今日开始,你一个人慢慢演。”


        

苏青玉神情一僵,立在那不动了。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此刻,满堂气氛,完全变了!


        

苏青玉叫来的五大家人,除了一个董成山之外,没有一个还站在她身边。


        

悉数反水!


        

“这……”


        

在场宾客,无不痴呆。


        

许多人,都早早来到,为的就是站队苏青玉,在她统一金陵大局之前,卖个脸熟。


        

这个结果,让他们如何是好?


        

即便屡放狂言的董成山,捏紧的拳头都在微微颤抖,一双狠戾的虎目中,满是惊异和不解之色。


        

“林社长!”苏青玉咬牙,带着一抹不甘问道:“能否告知我,为何?”


        

林飞虎无视了她的话,似乎苏青玉是一个极不重要的人。


        

几步走到易天面前,头一低。


        

“坐。”


        

“是!”


        

林飞虎答应的很爽快,坐下的也非常规矩,却让苏青玉脸色通红,再也无法开口。


        

柳山河靠了过来。


        

易天眉头一皱,并未因为众人面前,而格外给他面子,反而是怒声一斥:“我让你坐了?”


        

柳山河浑身一震,像是个小孩般后退,低着头道:“山河鲁莽了,还请易先生见谅!”


        

众人心中狂震!


        

柳山河眼中满是畏惧之色,即便被当众呵斥,也不敢有丝毫不满。


        

情势,让人看不懂。


        

而那个正夹起一个水晶狮子头的男人,却让众人畏惧、不安!


        

易天咬了一口狮子头,点了点头:“味道不错,不愧是金陵名菜。”


        

啪嗒。


        

筷子搁置而下,他拿起一张纸,擦了擦嘴角,才对柳山河道:“机会给你,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柳山河思索片刻,便点头:“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让易先生失望!”


        

活命的机会,就在今天!


        

易天说了,自己必须做出一件和自己性命等价的事,这条命才算完全保住。


        

“觉悟不错。”易天颔首,这才坐在椅子上转身,看向苏青玉,面带笑容:“该吃的也吃了,该喝的也喝过了,还没问过苏总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在此刻,却让苏青玉难以开口!


        

这时,董成山竟站了出来,胆大的让人惊讶。


        

“几位。”


        

他的眼神,从林飞虎、闻天虎几人脸上,一一掠过。


        

“大家都是金陵人,在金陵这些年虽然有摩擦,但都各持秉承着一块蛋糕,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


        

“犯不着给别人当牛做马吧?”


        

闻天虎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怎么,你也敢教我们做人?”


        

“虎爷名震金陵,今日在众人面前低头俯首的样子,实在有损威名。”董成山眼神一沉,道:“我看你们和他联手,在玩故弄玄虚的勾当!”


        

“这人我已调查的清清楚楚,八年前落魄如狗一般被赶走,而后在金陵做了四五年的窝囊废!”


        

如何能一夜之间崛起?若说这背后没人推动,我不信,金陵众人也无法相信!“


        

“虎爷既屈膝于他,不妨告知众人,他究竟有何来头。”


        

一番话,气势十足,理亦不缺,结束时一声冷笑:“若真是个大人物,兄弟我断然不与之为敌,当场奉劝苏总放下仇恨,我自己纳头辩拜,愿意为之效劳!”


        

“探易先生身份?”林虎面露不屑之色,眼睛一撇:“就凭你,够格吗?”


        

“错了。”易天突然开口,听得林虎一愣。


        

轻易的眼神落下,带着一抹睥睨姿态。


        

“就是你现在愿意给我效命,也没那资格。”


        

“就是你想做我的狗,我都懒得答应。”


        

语气颇为慵懒,传入众人耳中,却犹如石破天惊!


        

董成山脸上的冷笑,瞬间化作尴尬、愤怒!


        

“装神弄鬼!”


        

“如果真要是个大人物,哪会向你这样鼠目寸光!?”


        

“真正做大事的人,绝对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得罪一方大势力!”


        

董成山怒了,一招手:“给我废了他!“


        

易天捏起了一根筷子,还没等他动手,白樱迅速拔枪。


        

下一刻,董成山半跪在地,腹部中弹。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易天一叹,从白樱手中接过枪,丢给了柳山河。


        

“你这样的势力,也配得上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