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77章 请武恒部长,一一验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荆星武的目光,渐渐沉了下去。


        

而易天的话锋,则瞄准了陈雄。


        

“藐视天下武道,又如何?”


        

狂!


        

极致的狂!


        

让人心颤的狂!


        

众人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在震惊之余,便是冷笑。


        

他疯了。


        

这个男人绝对疯了。


        

连这样的话都敢说出口,就不怕天下武道中人纷至沓来?


        

杀手榜、强人榜等等,天下多少英雄好手,都是武道中人。


        

这一句话,可把他们都得罪了。


        

找死,也不带这样玩的!


        

“好,你很好!”陈雄怒极而笑,道:“杀害多人,这件事必然追责!”


        

“苏小姐,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我相信,你在金陵,这点人脉还是有的。”


        

自己动手杀人,又安排了诸多枪手,留下了这么多证据。


        

以官方发难,易天一百条命都不够杀的!


        

“我……”苏青玉正想点头,发现易天已冲着她走了过来。


        

心,猛地提起。


        

“嗯!?”


        

陈雄怒眉一跳,怒喝道:“你还想动她不成!?”


        

易天无视。


        

“将他拦下!”


        

身后,几个随从立马冲了过去,手一抬,发出命令般的口吻。


        

“天武长老命令,让你立即退下!”


        

“他算什么?”


        

易天一手抱着孩子,轻声开口:“你们,又算什么?”


        

轻易的话语,却带着一抹不容忤逆的霸道。


        

手抬起,啪啪两个巴掌。


        

拦路的人,即刻倒地。


        

陈雄暴怒。


        

“陈长老。”荆星武冲着他轻轻摇头,指着外头,道:“这只井底之蛙,仗着自身武力了得,在金陵又有一群盲目的追随者,做事毫无顾忌。”


        

“没必要和他翻脸,人哪能跟狗撕咬在一起?”


        

陈雄点头,愤怒更甚:“碰上一个无知的人,也真是麻烦!”


        

自己身份何等尊贵,可惜这家伙太过粗鲁,压根意识不到自己的高贵。


        

因此,敢屡次冒犯,甚至无视。


        

苏青玉几个保镖,还算忠心,但在易天面前,都不够看。


        

随着保镖被打倒在地,苏青玉心头急颤。


        

面前的男人已逼近,立在她面前,高大的像是一座山。


        

俯瞰下来,有一股威严和杀意。


        

自己的呼吸,骤然便已停下。


        

畏惧,达到了巅峰。


        

第一次,第一次苏青玉在易天面前,露出这般畏惧的一面。


        

“易天……这不是我的主意……这不是……”


        

她摇头,面色苍白如纸。


        

因为恐惧,在那白皙的额头上,爬出一层细密的香汗。


        

啪!


        

一个巴掌。


        

“啊!”


        

苏青玉仓促退了两步,恐惧的发颤,继续解释:“给我一次……”


        

啪!


        

第二个巴掌落下,她撞在了墙上,脑袋已经有些晕了。


        

苏青玉毫不怀疑,易天可以用巴掌活生生抽死自己。


        

这个力道,压根不是她能承受的住的。


        

而且,他已经在做这件事。


        

易天要杀自己!


        

她怕了,想要屈膝服软。


        

啪!


        

紧随而来,第三个巴掌,落下。


        

苏青玉贴着墙壁,缓缓坐了下去,口中吐出了血迹。


        

一个美人,狼狈无比,嘴角拉出长长的血丝,滴在晶莹的丝袜上,毫无知觉。


        

那双美丽的眸子,有茫然、畏惧、惊恐。


        

神光复杂中,还有一抹等死的绝望,灰暗!


        

抽完苏青玉之后,易天并未下杀手。


        

这让众人,都大感意外。


        

“听说这两人以前是未婚夫妻,难道余情未了?”荆星武饶有兴趣,面有讽刺之色:“这易天看似霸道,其实骨子里,还是一条舔狗罢了!”


        

女儿都差点死在对方手上,结果呢?


        

还舍不得下杀手。


        

不是舔狗,又是什么?


        

“报警吧。”


        

易天丢给苏青玉的,只有三个字。


        

苏青玉于茫然中抬头,有些痴呆。


        

砰!


        

一只脚,踩在了她的脸上,让她再度发出惨叫之声。


        

“我让你,报警!”


        

“啊!好!”


        

易天又将脚抬起。


        

众人,彻底看不懂这个男人的操作了。


        

做了一次霸道的舔狗,又要自投罗网,以此向自己的女神赎罪?


        

这小子,怎么活着像是个笑话呢?


        

一只手抱着易欣的易天,拿出了手机,平静的说出两个字:“过来。”


        

“是!”


        

外面围着的人,迅速推进。


        

车子,层层压来。


        

整个别墅和花园,被围的水泄不通!


        

山河会、青山会、飞虎社、还有闻天虎的人,甚至包括了杨红颜派来的几个帮场人物。


        

方圆两公里,被直接清场。


        

金陵震动。


        

远远观看的人发抖。


        

这样的阵仗,他们还从未见过。


        

金陵本土,所有地下大佬,同时发力。


        

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内,谁吃得消?


        

有人忍不住好奇,拿出手机来拍。


        

“找死吗!?”


        

他老爹就在旁边,立即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怒吼道:“他吗的,你能不能有点脑子,想害死你老子不成!?”


        

“爸……我就拍个朋友圈。”那人一脸委屈。


        

老爹反手又是一巴掌:“他吗的,你还敢发朋友圈,嫌命长是吧!”


        

真是年少无知,缺乏社会毒打。


        

这样的阵仗,随便一拍,影响多大?到时候,必然惹祸上门!


        

花园别墅,像是被一朵乌云覆盖,连天都黑了一分。


        

陈雄眼皮急跳,而后发出冷笑声:“真是狂妄。”


        

“这样的狂妄,只会让他距离死亡更进一步。”荆星武摇头。


        

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则在的。


        

有些事,做的太过大胆,只会引起注意。


        

而后,被成片抹杀!


        

易天如此做,无非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女儿,出一波风头。


        

但这代价,可能会导致整个金陵所有地下势力,被一手抹掉!


        

此刻,负责指挥的闻天虎等人,也内心忐忑不已。


        

“我们的动作,会不会太大了一些?”闻天虎皱眉。


        

“易先生说了,无需担心。”李青山道,他心里也有些没谱。


        

“但那里要是有动作,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啊。”


        

林飞虎抬手指天,讳莫如深。


        

“照做就是,有易先生在,天塌下来,也能让他一手支上去!”


        

林虎背挺的很直,对易天是绝对的忠诚,与信任!


        

纵然,在座的任何一个大佬,势力都比他大了不是一点两点。


        

但凭借易天的宠幸,他无惧任何一人!


        

闻天虎目光一闪,笑眯眯的道:“林虎兄弟似乎对易先生的了解,非常透彻啊。”


        

“大家都是弟兄,还请林虎兄弟透露一二。”柳山河忍不住追问。


        

“有些事,问不得,也说不得!”


        

林虎摇头,目光严肃:“或许,听入耳中,便是一场罪孽。”


        

几道交替的眼神中,带着一抹震惊。


        

花园被围,成批的人,走了进来。


        

整齐的来到易天面前之后,他们同时低头。


        

“易先生,有何吩咐!”


        

“江武的人,全部断去一臂,以儆效尤!”易天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


        

抱着易欣,往门口而去。


        

“真疯了!?”


        

纵然心性超凡的荆星武,这一次也变了颜色。


        

一方面让苏青玉报警,一方面派出这么多人,还要砍人手臂。


        

这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进来的人,冷漠举刀。


        

易天的背影,立在门口。


        

“江武的人听着。”


        

“要想活命,主动将手伸出。”


        

“要是有半点反抗倾向,立杀之!”


        

满堂无声,无人敢言。


        

在恐惧中,一条条胳膊伸出,刀锋斩落。


        

惨叫声,在血水中落臂而下。


        

“将所有手臂打包,割下武元头颅。”


        

“送到省城,请武恒部长,一一验收!”


        

每句话,都砸的人心口生疼,像是闷雷一般。


        

易天捂着女儿的眼睛。


        

步伐铿锵,背影拉长,于满花园的血腥杀伐气息中,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