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79章 解散莫家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些话,说不得。”


        

“一旦脱口,便是大罪。”


        

金色证件被收回,戎装男子转身,迈步而去。


        

直到消失,凉亭中的人,都未曾缓过神来。


        

许久,他吐出一口浊气。


        

“真是胆大包天,敢围攻这样的人物,就是全宰了江武也不冤枉啊!”


        

“先生,还要去打电话吗?”


        

“你开什么玩笑!通知门房,以后武恒再来拜访,就说我不在。”他摇头。


        

想了想,他决定自己还是不要插手帮忙才好,免得惹了那位不高兴。


        

“另外,这件事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是!”


        

金陵的局势,走向了微妙之处。


        

凭借武恒的能量,依旧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这有些不对劲。”


        

武恒皱眉,再度拜访,却告知人已不在。


        

“难道,他们不想插手这件事?”


        

“不对,不插手这件事,为何不将我的人放回!?”


        

武恒沉思之后,缓缓摇头。


        

“看来这一次,武元是犯了禁忌啊!”


        

他认为,之所以会有眼前的局面,都是因为武元目无法度,对警方下手。


        

因此,被敲打!


        

“我不信!”


        

金陵,陈雄亦在发动能量,将事情,直接统到了天都武道总部。


        

“武元做的太过,先不要插手干扰。”那边回应态度也比较奇怪。


        

似乎,隐隐有一双大手,护住了易天。


        

“易天背后难道有大人,直通天都?”陈雄百思不得解。


        

“不大可能,背后有天都人物,我岂会不知?”荆星武摇头,道:“武恒部长的推测,应该是对的。”


        

武元越界了,而易天借题发挥,即便大开杀戒,也没有被追责。


        

这是一个警告!


        

从上到小,各个层面,对此事稍有了解的人,都这般认为。


        

“天真!”


        

远在上都,一座高楼上,立着一道人影。


        

他望着落地窗,。手里蹲着一本茶水,嘴角的笑意颇冷。


        

“看来金陵确实有人物,之前调查,白樱去了何处?”


        

“江南,金陵!”


        

茶杯中,水猛地一晃。


        

“五年了,他还活着不成!?”


        

“这……不太可能吧!?”


        

他背后的声音也在发颤。


        

“不管事实如何,那个威震北国的易帅,都死了!”


        

端茶的人,冰冷一笑。


        

“活着而不敢露头,蹲在金陵这方寸之地,显然他的身体还存在很大问题,所以心有余悸,不敢冒头。”


        

“昔日何等威风啊,如今……呵呵。”


        

“我们该怎么做?”


        

“让夜枭走一趟,摸清楚情况再说。”


        

“是!”


        

人离开之后,他抿了一口茶水,一声长笑。


        

“我到要感谢江武了。”


        

“要不然,哪里能摸得着这条狐狸尾巴呢?”


        

金陵,安顿好易欣之后,易天准备走一趟莫家。


        

“易帅。”


        

白樱蹙着眉头,道:“这一次动静不小,恐怕……”


        

“恐怕某些狗鼻子,能够闻着味了是吗?”易天不在乎的摆手,道:“我既然敢做,就有分寸在。”


        

“嗯。”白樱点头,又发一问:“这一次,为什么不直接杀掉苏青玉?”


        

她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易天对苏青玉还有感情。


        

“折了棍子,蛇就顺不上来了。”


        

“她立在那,还有些价值。”


        

“你留在金陵,我很快回来。”


        

闻言,白樱点头,道:“易帅,既然不怕暴露,我把您的近卫多调些过来吧?”


        

“我已经让林虎挑出了一批人,加以训练,很快能派上作用。”易天摆手,道:“在我重回战部之前,还是让他们各自履职吧。”


        

“是!”


        

江武的人被直接扣了下来。


        

武恒知道,这件事难以善了。


        

“哼,以为我收拾不了他不成?”


        

“不必等上面出手了,直接向江南所有大小势力,发出信号!”


        

江武发出消息:金陵发生大事,请江南境内大小势力,前来省城一聚!


        

这算是一个半公开性的会议,但一切都在暗中执行。


        

莫家第一个响应。


        

随后,江南境内,各路大佬,纷纷表态。


        

“部长发话,哪里有不遵从的道理?”


        

“莫说是吃肉喝血,惩戒宵小之辈分,便是刀山火海,部长有令,也在所不辞!”


        

热情高涨。


        

各路大佬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诚然,金陵这个角色够狠,连武元都敢杀,俨然像个疯子。


        

但如今举整个江南之力压迫,他哪里还扛得住?


        

败亡是必然,出手早的能吃口肉,晚了可连汤都没有!


        

金陵自古富裕繁华之地,一想到这哈喇子就忍不住啊。


        

“狂妄无知啊,真以为对付了江武的人马,就能颠覆整个江武?”


        

盐城的刘铁摇头不止,叹道:“无知啊!”


        

“庞大的号召力,才是他成为江南老大的底气!”


        

“老大,何时出手?”


        

“先行吃肉,后行吃屁,尽早动身!”刘铁一面说着,一面擦了把口水。


        

扬城,莫家,深夜。


        

几个家中高层,都在此开会。


        

莫家老爷子莫龙一语不发,脸色阴沉的坐在首位。


        

气氛沉闷,更是无人敢开口。


        

“都别做哑巴了!”


        

“我们莫家的损失,虽然不如江武,但也是折了颜面。”


        

“这一次,你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


        

莫文之弟莫武立即开口,道:“江武都发出号令了,咱们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带上精锐一块去就是了。”


        

“但你不要忘了,你大哥和侄子还在他们手上!”莫龙道。


        

莫武心中冷笑:就是要他们死了,我才开心呢。


        

“父亲,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莫武道:“大哥已经被那狂徒给废了,即便我们不出手,也难以挽救。”


        

“如果我们坐看他人壮大,到时候追悔莫及啊!”


        

“就是,等金陵被他们洗劫一空,我们除了被吃肉的人嘲笑,再无所得!”


        

“老爷子,这事不能犹豫,我看今晚就得采取行动,马上去金陵!”


        

“我们是受害者,理应得到更多利益,我想其他人也不会有意见!”


        

众人纷纷开口,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似乎在他们眼里,金陵众人已经成了宰好的羔羊,躺在那等着分尸一般。


        

得到众人支持,莫武信心更足,点着头道:“父亲,我们还能拿花家做文章,逼着他们给我们当前锋!”


        

“这样一来,金陵那批人即便临死反扑,咬的也是花家,与我们无关!”


        

老爷子目光终于亮了起来:“这个计策不错,就按你说的办,立即对花家施压。”


        

“叫他们对金陵采取行动,老头子我已迫不及待了!”


        

“知道你迫不及待,所以我来了。”


        

门口,响起一道平静的声音。


        

“谁!”


        

“他吗的找死吗?在我莫家装笔!”


        

大厅内众人拍案怒喝。


        

砰砰!


        

莫文父子,被先行丢了进来。


        

一道人影,踏门而入。


        

“解散莫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