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90章 我讲的话,就是规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种整齐的气势,就像是海面上涌起的一个又一个浪头。


        

拔天而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这种感觉,让他们忍不住发抖……


        

众人几乎下意识的,看向这群人的服装和肩章。


        

统一的,黑色中山装,黑色长靴。


        

没有戎装,更没有肩章。


        

见此,他们大松一口气。


        

如果是战部的人,那还打个屁,往这一站,他们转身就得跑。


        

这个世道,谁敢跟战部对着干?


        

到时候飞机坦克拉上来,多牛都能给你轰没了!


        

但这股气势,依旧让人难以忽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们的目光很别致,不像是道上混得那般狰狞,也不像雇佣兵满是杀气。


        

而是一股凛然正气!


        

刚正不阿,却又不为所动。


        

“全体都有!”


        

“在!”


        

伴随着易天一声,他们眼中,燃了战火。


        

哗啦!


        

最后一排的人走了出来。


        

场上中山装,足足百人。


        

“今天的出操任务,就是击垮面前这群人,能做到吗?”


        

“保证完成任务!”


        

魏武德几人,都懵了。


        

这些人马,不来自他们任何一方,而是易天自己的。


        

他们心中,也冒起了无数个疑问。


        

易天从哪调来的这些精锐?


        

平日里一个都没见着,怎么突然就冒出来这么多!


        

而且这架势,绝对是日夜操练才有的效果。


        

“这就是他底牌吗?”杨红颜美目闪烁,轻声道:“难道真是哪个天都豪门的大少?”


        

她知道,一些超级家族势力,会培养自己的精锐,用来看家护院。


        

“我发现你有诈骗的天赋。”


        

许中表情逐渐缓和,随后大笑起来。


        

“装神弄鬼这一套,做的很好!”


        

“要是换上一套军装,那这些个演员一个个都跟真的似的。”


        

“可惜,你这戏没能做全套啊,不然今晚我们掉头就走!”


        

一听他这话,罗达等人都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都是道上混的,你搞成这个样子,真的像是演戏的。”


        

“我说你小子,不会是从横店租的演员来吓唬我们吧?”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一百多人而已,随便打!”


        

“干他们!”


        

在他们眼里,易天就像是个小丑。


        

死到临头了,还想着玩装神弄鬼的把戏吓退他们。


        

可能吗?


        

“上!”


        

五百多人,如饿虎扑食一般,同时冲了上来。


        

“大姐小心!”


        

杨红颜背后,几个高手面色凝重,同时挡在了杨红颜面前。


        

“擒贼先擒王,把他们几个拿了,这群演员立马得跑路。”许中咧嘴直笑。


        

哗啦!


        

一百号人,非诚整齐的散开,拉成一个包围圈,将易天等人护在中央。


        

在对方的人冲过来之后,他们从腰间抽出一根手臂长的橡胶棍。


        

“喝!”


        

一部分防护,一部人则前冲,进退有据,下手却沉重无比。


        

橡胶棍像是特制的,和刀锋对撞也不怯弱。


        

速度快,下手狠辣,专打要害,专业无比。


        

砰!


        

砰!


        

砰!


        

交战中,他们依旧整齐,配合的非常之好。


        

防的防,攻的攻,彼此之间的默契,让人难以相信。


        

一个照面之后,地上躺的全是那些混子!


        

至于身穿中山装的人,一个个站在原地,气势如初,没有丝毫变化!


        

交战依旧在继续。


        

场面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


        

这群中山装太强了!


        

别说是群众演员,就是这些专门的打手精锐,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单独拿出来,这群精锐不是对手。


        

组团作战,更不是对手,被完全碾压。


        

这个以多打少的局面,彻底出乎许中意料之外。


        

“怎么会这样!”他脸色变了又变,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


        

哗啦啦!


        

那群人在迈步,反攻而来,劈头盖脸砸下的棍子,把他们的人给打崩溃了。


        

这号称精锐的五百多人,土崩瓦解,疯狂往后退着。


        

“见鬼!”罗达大怒,立即掏枪。


        

砰!


        

暗夜里,消音器的声音轻震。


        

下一刻,罗达的手,在手腕位置被一颗子弹生生打断!


        

“啊!”


        

罗达惨叫,立马趴在了地上,吼道:“换枪,扫死他们这群人!”


        

砰砰砰!


        

枪还没拿出来,周围示威性的枪声响起。


        

“枪个屁,这家伙不简单,这群人不简单啊!”


        

许中心态崩了,惊慌失措都往车上跑去。


        

砰!


        

一根棍子落在他后脑勺,将他打倒在地。


        

幸好手下一个高手将他拖着狂奔。


        

“快跑!”


        

“点子有点硬,回去把人马分批调来!”


        

“艹,再能打又怎样,等老子们人够多了,踏平金陵!”


        

诸多大佬纷纷撂下狠话,转身在手下的保护下,开始狂奔。


        

然而,他们很快绝望。


        

黑夜里,牧场四处传来脚步声,还有汽车的鸣笛声。


        

所有人,都来了!


        

整个场地,被围的水泄不通。


        

“拼精锐,你们不行。”


        

“拼人多,你们同样不行。”


        

车窗里,那道声音再度传出。


        

“艹!”许中骂了一句,道:“有种让老子回去叫人……”


        

易天不置可否,淡然说着自己的话。


        

“我想下车走走了。”


        

“第一个垫脚的,今晚不用死。”


        

几个大佬面色一变,哗的一下往前跑去。


        

冲在第一个的,竟然是许中!


        

冲到车前,他迅速趴了下去,脸庞贴着地面,陪着笑道:“您慢点走,别摔着……”


        

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


        

砰砰砰!


        

很快,又有四五个人趴在地上。


        

用头当台阶,给易天踩着。


        

他们带来的小弟,全看呆了。


        

平日里威风的大佬们,怎么比自己还没骨气?


        

哗啦啦!


        

略做犹豫之后,全部跪下。


        

“看你觉悟挺高的。”


        

易天摇了摇头,道:“但接下来,恐怕就没这么配合了。”


        

“哪里哪里。”许中起身,陪着笑道:“先生开口,我们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现在的他,跟一分钟之前叫嚣着要去叫人的他,判若两人。


        

能屈能伸,真是个大丈夫。


        

“那就好。”


        

易天很满意,道:“既然这样,先把账户下的钱全部转过来。”


        

“再,清点家产,准备变卖。”


        

“来人,给他们登记一下,以免遗漏。”


        

“什么!”许中等人,纷纷变色。


        

黑吃黑他们见过,但这么黑的,头一回!


        

“你太过分了!”罗达吼道。


        

砰!


        

枪声响起,他直接倒下,化作尸体。


        

“不给钱,马上就得死。”


        

易天擦了擦枪。


        

“我们给,我们给!”许中等人,满头大汗,不断点头。


        

“但给了钱,也未必能活。”


        

轰!


        

许中一听,浑身发软,直接瘫了。


        

这家伙,是魔鬼吧!


        

“大哥……不大爷,易先生!”


        

一个大佬哭丧着抬头:“大家都是混的,能不能讲点规矩?”


        

“可以啊。”


        

易天含笑点头。


        

“你给我听着。”


        

“从现在开始,我讲的话,就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