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98章 易天的牺牲,颇有价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陈荷云样貌极佳,而且有一股妩媚之色,加上一身职业装和黑丝长腿,可以说对男人拥有巨大杀伤力。


        

可易天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就把她一条胳膊断了。


        

辣手催花的心狠,把所有人都吓呆了!


        

陈荷云惨叫,看着断掉的手臂,几乎要癫狂了。


        

疼痛会过去,但失去的胳膊永远无法回来。


        

即便自己床上功夫再好,没了一条胳膊,又有几个男人会再迷恋自己的身体?


        

易天这一手,直接把她吃饭的本钱给毁了!


        

“王八蛋!”


        

“你敢断我的手,荆少不会放过你的!”


        

荆星武最喜欢的姿势,就是拽着自己两条胳膊骑马啊。


        

“你知道他有多喜欢我的身体吗?”


        

“你完了,你完了……”


        

身体抽搐,痛的五官扭曲,陈荷云边骂边哭。


        

杨红颜浑身一震:“废了她,荆星武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陈荷云对荆星武而言,只是玩物罢了。


        

但被外人断了手,那损失的就不只是一件玩具,而是他天都大少的颜面。


        

荆星武势必出手,这么一来,金陵的纷乱局势,将再多出一只有力大手。


        

这些,易天都不考虑的吗?


        

杨红颜轻轻摇头:“你太冲动了。”


        

这个年轻人确实可怕,也有实力,但犯了年轻人的通病。


        

“他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白如练怒声道。


        

陈荷云溅起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裙,让她甚为不喜。


        

易天一言不发。


        

突然。


        

噗!


        

白如练的胳膊,也被扯断。


        

如此的突兀,毫无征兆。


        

胳膊断掉的时候,白如练都是一懵。


        

须臾之后,才是一阵痛彻心扉的惨叫。


        

“啊!”


        

杨红颜:!!!


        

店内其他人,则完全看呆了,有人吓得尖叫。


        

“你疯了?!”杨红颜瞪着易天:“她背后不仅仅是李歌,还有东广墨爷,你知道墨爷有多可怕吗?”


        

“不知道,也不在乎。”


        

易天淡然一笑,在椅子上落坐下来:“墨爷也好、李歌也罢,亦或者说天都荆家,不过都是某些人借来的刀罢了。这些刀的目的,就是刺向我们。”


        

“但他们下刀需要借口!”杨红颜摇头,道:“如果不给他们这个借口……”


        

“侵略者的理由,随时可以捏造,依靠妥协永远躲不过去的。”易天很纳闷,也带着一抹怀疑:“女人,你就这点认知,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你!”杨红颜美目一瞪,被易天这么一说,她似乎想通了。


        

是啊,有些事情,永远是躲不过去的。


        

“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依旧保留有选择的权力。”


        

“我不强迫你站队,也不是很需要你的站队。”


        

易天笑了笑,冲着她招手。


        

“过来。”


        

杨红颜带着一抹疑惑,靠近。


        

“再过来点。”


        

啪!


        

轻轻的,巴掌落在那张高傲的脸蛋上:“堂堂金陵杨大姐,被人掌掴了,都不打回去?”


        

啪啪!


        

那边,坤托似乎早已迫不及待,一把将陈荷云提了起来,左右开弓,一顿猛抽。


        

“骚娘们,你再嚣张个我看看!”


        

“啊!”


        

陈荷云张嘴,牙口间满是血洒落。


        

白如练毕竟练过武,意志强大,脸色却也苍白无比,立在那摇晃。


        

杨红颜咬牙,一巴掌扇了过去,将她抽到在地。


        

易天笑了。


        

这个动作,已经是站队了。


        

“你!”


        

白如练倔强的坐了起来,怒视杨红颜:“你是在挑衅我干爹,还是在挑衅我公公?”


        

“公公?”杨红颜冷笑,道:“墨爷好歹也是个体面人,会让儿子娶个一只手的女人过门吗?”


        

白如练瞬间惊醒。


        

“我跟你拼了!”


        

冲向易天。


        

啪!


        

杨红颜手起一巴掌,将她再次抽到在地。


        

“你们得死!”陈荷云两边脸被再次打肿起来,被坤托丢在地上。


        

“还愣着干嘛,杀了他们!”


        

那些押解高管的打手们立即冲了上来。


        

“我是荆家的人,谁敢反抗!?”


        

当先一个白发中年男子走在前头,扬声大喝。


        

砰!


        

易天手一抬,那人当场到了下去。


        

“别让这没用的喽啰来送死了。”


        

“叫人吧。”


        

“荆少一定会给我报仇的!”陈荷云哭着道。


        

电话拨通。


        

另一头,正在和陈雄笑谈的荆星武拿起电话,脸色瞬间变了。


        

“怎么了?”


        

“他好大的狗胆!”荆星武怒了:“易天断了白如练和陈荷云一条胳膊。”


        

“什么!”陈雄一听,也是又惊又怒:“听武恒说,墨爷的儿子墨言成已经在赶往江南的路上,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己未婚妻。这小子,是捅了天大的篓子啊。”


        

“哼!”


        

荆星武起身,道:“他动了我的人,?那便是捅破了天。”


        

“区区金陵土著,也敢惹我天都大族,真是不知死活!”


        

“来人,备车!”


        

“是!”


        

“另外,电话告知杨家老头,让他给自己女儿备好棺材;再,跪到我门口来,否则要他杨家消失!”


        

杨红颜之上,还有老父存在。


        

杨家内部也斗争激烈,但只能有一个话事人,优胜者出。


        

也只有这个优胜者,才有权力管事,其他人只能待在家里享清福。


        

杨红颜的兄弟都输给了她,因此杨老爷子全力支持自己女儿。


        

等到杨红颜培养出下一代,也是如此。


        

杨家之内,老爷子杨战接到电话,急的从躺椅上翻身而起。


        

“这丫头疯了!?”


        

“爸,怎么了?”


        

问话的,是杨家老三,杨红颜的弟弟杨红锐。


        

“杨红颜开罪了天都荆家!”


        

杨红锐脸色微变,眼底闪过一抹惊光:“爸,那现在怎么办?”


        

“把你大哥叫来!”杨战挥手。


        

自己这个三儿子,几乎没有半点作用,只能跟在身边当个传话筒。


        

“是。”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大步走来,面带急色:“我早就说过,这件事杨家一定不能插手,杨红颜非是不听!”


        

“爸,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我们大义灭亲,杀了杨红颜,取得天都荆家的绝望。”


        

“杀姐姐?”杨红锐似乎很吃惊,道:“这怎么能行。”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杨红光怒喝一声,道:“这时候瞻前顾后,可能会害了整个杨家!”


        

杨红光有些激动。


        

输给自己妹妹,这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杨战凝着眉头,道:“老三,你去让人打听一下,荆家在天都到底属于什么段位。”


        

“老大,你去荆星武的住处,跪在那等他,先把姿态摆低。”


        

杨红光面色有些难看,随即问道:“那杨红颜呢?”


        

“这个不肖女,我亲自去收拾!”杨战声音很冷。


        

闻言,杨红光脸上方才露出一抹喜色,道:“他们的目标是易天,如果您带着剑老一块过去,把易天给收拾了,那不就戴罪立功了吗?”


        

剑老,那是杨家的守护神,也是跟随了杨战五十年的兄弟。


        

杨战来历神秘,当初带着一个剑老来到金陵,直接打下了偌大家业。


        

不过几年功夫,便成为了金陵第一家!


        

而剑老,更是沉睡在上一辈人脑海中的传奇。


        

许多人以为他死了,实则他一直在杨家养老,从不外出。


        

“不需你说,我自有计较。”


        

杨战转身。


        

院落中,竹林作响,吹落一地残叶。


        

他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


        

“早应该听你的,这个祸乱金陵的易天,不该留啊。”


        

“现在杀他,还来得及。”一道影子,从中走了出来。


        

步伐很缓,却有一股惊人的气势。


        

“但我最爱的女儿,却要给他陪葬。”


        

“或许用他抵命,小姐就能活了。”那人回答道。


        

“这样一来,红颜也必须退位。”


        

“那就让她待在您的身边,伺候您。”


        

杨战微微点头。


        

“只能如此。”


        

“那个易天的牺牲,到是颇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