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199章 霸道源自于实力,而我正好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荆星武到这里之前,店门口停下了一辆接一辆的豪车。


        

这些人过来,是给荆星武提前扫地镇场的。


        

“南方镇远集团少爷刘凯!”


        

“诸侯万物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文清。”


        

“智博房地产董事长由登封!”


        

一人接着一人走入门来。


        

有的是金陵本地的,有的则是从外地特意赶来拍荆星武马屁的。


        

论起财力,他们或许并不需求天都大族。


        

但家族在天都的,无一不是关系网通天。


        

这,才是天下富商所追求的。


        

当然,那些地下的黑色势力,也不外如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平日里,这个级别的人物还不足以震住杨红颜。


        

但他们今天过来,是代表荆星武的意,意义不同!


        

“是谁不知死活,连荆少都敢挑衅!?”由登封有些威严的走了进来。


        

两眼一瞪易天:“是你这不开眼的吗?”


        

“打断双腿,丢出去。”易天看都懒得看他。


        

“是!”


        

两个小弟当即是动了,唰的一下抽出两根铁棍,冲着由登封双腿就砸了下去。


        

砰砰!


        

两条腿拗断,膝盖往后突出,疼的由登封惨嚎倒地。


        

“你们敢打我!?”


        

“你们竟敢打我?”


        

“他吗的不是废话,我们不是打了吗?”


        

黄毛怒了,抡起棍子冲着嘴上又是一下,满口的牙都崩了下来。


        

两人二话不说,拖着就往门口丢。


        

“什么玩意,易先生面前也敢耀武扬威?”


        

林虎有事,黄毛便代替他跟在易天身边办事。


        

对于易天的能耐,那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你们太过分了!”一个少爷模样的人愤慨无比,拿出手机来:“等着,我这就打电话回去,将你们全行业封杀!”


        

“黄毛。”


        

易天不耐烦的皱眉。


        

“在!”黄毛站了出来,试探性的问道:“老样子?”


        

易天笑了:“挺聪明的,老样子!”


        

啪!


        

“啊!”


        

手机刚拿出来,这位少爷就倒在了地上,抱着被打断的腿哀嚎,像是让摩托车碾了脚的狗。


        

很快,他也被丢了出去。


        

“望远商会董事长……”


        

门口负责壮声威的喊门人嗓门都低没了声。


        

喊起来牛逼轰轰,走进去也是牛逼轰轰。


        

结果被打断腿丢出来,俨然成死狗一条。


        

讽刺啊!


        

越吆喝越丢人。


        

起先这些抬头挺胸所谓的大人物,一个个都面色变了变,脑袋不可查的往下低了些。


        

手心里,攥着汗!


        

黄毛擦了擦手上的血,给易天点了一根烟。


        

吸了一口。


        

目光抬起,扫过这些所谓的大人物。


        

那一颗颗高傲的脑袋,再低一分。


        

刘凯僵硬的笑了笑,道:“我们来这边……”


        

“问你话了吗?”易天皱眉。


        

黄毛走过去就是两巴掌。


        

啪啪!


        

“易先生没问你话,谁让你他吗开的口?”


        

刘凯连忙点头:“是是是,是我冲动了!”


        

“我问你。跑这来干嘛?”易天问话了。


        

“这个……”刘凯迟疑了一会儿。


        

啪啪!


        

黄毛又是两巴掌:“问你话又不说,他吗的要死!?”


        

刘凯被黄毛这凶神恶煞的样子给震住了。


        

黄毛显然是一条咬人的狗。


        

这样的人,自己废过不少。


        

问题是这条狗后面的主人,自己惹不起啊!


        

一时慌张,错话脱口而出:“我们是来看戏的!”


        

“看戏!”易天沉沉一笑:“很好,告诉我,你们准备看我的戏,还是看谁的?”


        

刘凯满头大汗,彻底回答不上来了。


        

要么得罪易天,要么得罪荆星武。


        

这两个无论哪一个,自己都招惹不起啊!


        

“回答不上来?”


        

“要不我替你回答?”


        

“你过来这里,是想要借着踩我易天一脚,用来拍荆星武的马屁。”


        

“对不对?”


        

扑通!


        

易天刚问完,刘凯就跪了下去。


        

不错,他们来这里,正是打的这个主意。


        

所以敢气势汹汹的报名,为的就是震慑,提前扫地,给荆星武衬起门面。


        

到时候荆星武踩完了易天,心情大好,自己等人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算盘打得很响,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点子这么硬!


        

砰砰砰!


        

心思被揭穿,惶恐的刘凯直接磕起头来。


        

“易先生,我知道错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之前让门口的人大声嚷嚷,就是为了开个玩笑啊。”


        

“开个玩笑?”易天笑了笑,摘下烟头:“把这玩意吃下去,我就信你了,怎么样?”


        

“啊?”


        

刘凯面色发白的张嘴。


        

嗖!


        

屈指一弹,烟头带着火星子飞了出来,落入刘凯口中。


        

他正要吐出,下巴被黄毛一把托住:“咽下去!”


        

“怎么,趁我不在欺负我的人?”


        

砰!


        

大门被人一脚踹了下来。


        

“堂堂几个金陵土著,还真是狗胆包天了!”


        

来人一身整齐西装,身后跟着八个唐装大汉,个个气势不凡。


        

这些,都是荆星武从天都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


        

“什么人,易先生没发话,就给我站在外面!”另外一个小弟喝道。


        

“本少的路,你也敢拦!?”


        

荆星武脚步不停。


        

背后一个保镖走了出来,抡起蒲扇大的巴掌,将小弟抽飞。


        

啪!


        

声音响亮。


        

被易天压的不敢喘气的众人,眼中爆出了神光。


        

反打,要开始了!


        

这位天都大少的气势,丝毫没有让自己等人失望。


        

杨红颜面色变得凝重。


        

“荆少,救我!”


        

刘凯支支吾吾的张嘴,满脸是泪。


        

陈荷云已经痛晕过去,白如练倒是坚强的坐在那。


        

两人伤口,都被坤托粗暴的撒上了药粉。


        

为的是防止她们流血过多死在这里,脏了门店。


        

“荆少!”白如练眸子晃动,万念俱灰。


        

花样的年华,却断了胳膊,让她生不如死。


        

荆星武一眼扫过全场,彻底怒了。


        

脚一抬起,冲着黄毛落了下去。


        

黄毛来不及抵挡,就被两个大汉抬脚压制。


        

三只脚同时落下,他被踹得吐血,贴着地板划出四五米的距离。


        

那些低着的脑袋,纷纷抬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荆少,这小子太狂了!”


        

“废了他,不对,要弄死才好!”


        

“打条狗有什么意思。”


        

荆星武抬了抬手,示意众人沉默。


        

有人很快给他递上一只雪茄。


        

“杨红颜?”


        

“易天?”


        

“动我的人,是你们哪一个的意思,还是两个人共同的意思?”


        

荆星武一挑眉,一抹杀气扑面而来。


        

杨红颜拳头捏的咯吱作响,长腿往前一迈的时候,易天开口了。


        

“动个贱女人,还要两个人合谋?”


        

荆星武一愣,随后怒笑起来:“好,很好!”


        

“看来待在江南这一亩三分地上踩人,你踩出优越感来了。”


        

“今天本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滔天能量!”


        

他拿出了手机,指着杨红颜喝道:“既然这件事给你没关系,现在来本少这边,我可以放过你。”


        

这女人不错,虽然三十多了,但看上去野性十足,如果丢到床上肯定是不一样的爽感。


        

荆星武,到颇为期待起来。


        

“如果我不呢!”杨红颜也是个硬骨头。


        

“不?”荆星武冷笑,拨通了电话:“切断你杨家所有生意,并且按死你!”


        

电话一响,他只说了一句:“金陵杨家,我动定了,让人安排扫地。”


        

易天危险一笑,走了过来:“你可真是霸道!”


        

“霸道源自于实力,而我正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