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204章 我敢还是不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荆耀城失去的是儿子。


        

而对于整个天都荆家而言,他们失去的,是面子!


        

“不!”


        

盛怒的荆耀城,依旧保持了冷静,他没有冲动的直接答应动手。


        

“金陵的局势很乱,这当中不排除有人在借刀杀人!”


        

“便是借刀杀人,少爷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易天暴行在先。杀了他报仇,准是没错的!”有人道。


        

“此话不假,杀了他报仇错不了。但这个仇,不能是我们亲自去报!”


        

荆耀城深吸一口气。


        

中年丧子,罹患人生之痛,他并未完全失去理智,而是挥手叫来一人。


        

“派人去江南,就说全力调查此事。”


        

“我荆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真正的凶手——除非,凶手伏法!”


        

其他高管都是眼睛一亮,暗中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招高啊!


        

反客为主,逼人上手。


        

“根据那边的结果反应,少爷死于白日重伤,抢救无效而死。”又有人道。


        

“即便背后没有其他黑手,牵扯进去的人还是会担心我的报复,他们一定会处理的!”


        

荆耀城手在发抖。


        

在处理完一切之后,他方才怒吼起来,将四处的东西砸了个遍。


        

荆星武去江南,正是他的主意,原本是让儿子去镀个金,谁知道会送命?


        

天还没亮,荆耀城的口风便传到了江南。


        

武恒半夜从床上翻了起来,脑袋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


        

“天都大族,果然不能低估。”


        

“不行,易天必须死,否则我没法交差!”


        

让他难以捉摸的是,天下武道总部并没有太多的消息传过来。


        

除了一个陈雄坐镇于此,几乎便没了其他动作。


        

他们到底在等什么?


        

就连自己徒弟徐傲奎,都好像在刻意拖延。


        

“难道!”


        

武恒手中的茶杯,怦然破碎:“拿我当棋子!?”


        

暗夜里,眼睛里透出的光,无比凶狠。


        

“哼,我武恒岂会任人把弄。”


        

“易天我会杀,但这风险,有人承担!”


        

深夜起床。


        

“来人啊,去酒店门口守着,等墨少一起床,马上把他给我请过来。”


        

“另外,开着我的座驾去,告诉他我在家亲自布置,扫榻以迎!”


        

一大早,墨言成便得到了消息,不屑一笑。


        

“武恒这是没得选择了,所以屈下膝来求我。”


        

“少爷。”他旁边,一个长相猥琐,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皱眉道:“武恒毕竟是江南部长,如今天都成立了全国武道总部,我们是不是要客气一些?”


        

“狗屁!”墨言成哼了一声,道:“打落水狗哪能打出威风来?要骑就要骑烈马!”


        

“天都什么局我不管,但靠着东广这一片,必须得是我家的江山!”


        

说着,披上外套,大步往外走去。


        

恶豺神情一振,随后欣慰的笑了:“虎父无犬子!”


        

江武总部门口,所有弟子排成两列,恭敬相迎。


        

武恒带着女儿武灵儿和夫人姜韵亲自相迎。


        

武灵儿一身练功服,体态修长脚尖,姿颜上乘,很是活泼。


        

而姜韵则穿着一身旗袍,已经四十的她保养极佳,身段美丽,又带着一股美妇的韵味。


        

“墨少。”


        

“昨夜仓促,所以让您先落榻在外,还请见谅!”


        

武恒走上来,一拱手。


        

这个态度,已经说明双方地位了。


        

墨言成淡然一笑,道:“带路吧。”


        

武恒脸色收了收,走在了前头。


        

酒席早已备好,推杯换盏之间,墨言成态度冷淡,武恒急忙对女儿使了一个眼色。


        

武灵儿带着一股芳香靠近墨言成,频频放电示好。


        

然而墨言成,无动于衷。


        

“此来,是想要看看白如练的事。”墨言成放下酒杯,直入主题。


        

武恒一挥手,拿出白如练的照片来。


        

“冷而艳果然不错。”墨言成看得很满意,叹道:“可惜啊,断了一条胳膊,美玉有了瑕疵,还不如一块顽石。”


        

“天下美玉诸多,墨少人中之龙,大可拾而佩之,何必拘泥于区区一块?”武恒一笑,单刀直入:“墨少看小女如何?”


        

恶豺胡须一抖,忍不住笑了。


        

这武恒够可以的,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把自己女儿给卖了!


        

这,在双方交际中,可是瞬间将自己陷入了不平等中。


        

“墨少。”武灵儿羞涩一笑,抬起头看了看墨言成。


        

让人意外的是,墨言成兴趣寡然:“小姐姿色确实不错,可惜没有完全继承到母亲啊。”


        

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轻轻端起红酒,抿了一口,笑了。


        

“娶妻是藏酒,要挑新鲜好酒。”


        

“但良宵共度,新酒味道就颇有不足了。”


        

武灵儿一脸失意的往后退着,而姜韵则掩嘴一笑:“墨少说笑了。”


        

武恒尴尬一笑,道:“既然墨少这么看得起,你就敬他一杯。”


        

“好的。”


        

姜韵端起酒杯,摇晃着迷人的身段走来。


        

墨言成那束眼光,渐渐的直了起来。


        

“来。”


        

“我敬墨少一杯。”


        

“好!”墨言成大笑点头,道:“但这样喝酒,似乎意思有些不够。”


        

“那墨少……啊!”


        

美妇人话说到一半,腰上出现一只大手,直接将她整个人搂了过去。


        

扑通!


        

下一刻,便坐在了墨言成腿上!


        

武灵儿看呆了。


        

他不要自己,竟然要自己母亲?


        

武恒手一颤,差点激动的站了起来。


        

胸膛之内,怒火滔天。


        

姜韵慌张的看着自家男人,红酒都洒在了旗袍上,点点成斑驳。


        

武恒强忍着没有发作,道:“墨少,这是不是不太好啊?”


        

声音,渐冷。


        

“怎么?”墨言成皱眉,道:“武部长不欢迎?”


        

“没有。”


        

“那就好。”


        

墨言成呵呵一笑,将自己杯子里的酒水喂给了姜韵。


        

姜韵犹豫了一会儿,满脸通红的张嘴,把墨言成的酒全部给喝了下去。


        

“夫人喝了。”


        

“我这还没喝呢。”


        

墨言成又是一笑,低头俯向对方的身子,缓缓舔着旗袍上的酒水!


        

咯咯!


        

桌子在摇晃。


        

武恒忍不了了,大步走来,伸手抓了过来。


        

恶豺眼睛一缩,立即出手,如鹰爪一般扣住了武恒的手腕,嘴角挑起一抹冷色:所谓的江南部长,不过如此。


        

这个世道,还真是骗子大师横行。


        

榜上有名炒作的火热的,多是沽名钓誉之辈!1


        

被恶豺抓住手,武恒心头也是一惊。


        

墨爷手下有豺狼虎豹四人,是他手下最强武力,其中之一便有这等手段。


        

难怪,他可以横扫东广,成为那里当之无愧的王!


        

自己拉来的这个强援,搞不好,就会把自己吃了啊!


        

而此刻,墨言成也将头从姜韵怀里抬了起来。


        

嘴角还挂着一抹红色。


        

眼神发冷:“武部长是要对我出手?”


        

武恒深吸一口气,道:“墨少,这个游戏有些过分了。”


        

“姜韵是我的夫人,更是江武的女主人。”


        

“你这样,有些不合适。”


        

“过分?”


        

墨言成冷呵一声,将姜韵放了下来,直接起身。


        

“那我现在要带着尊夫人去休息,是不是更过分?”


        

武恒一怒:“你敢!”


        

墨言成抬起巴掌,啪的一声扇了过去。


        

武恒脸上,五个清晰指印!


        

整个客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江武掌舵者,竟然被这样掌掴了!


        

“武部长,你对时局的把握真的相当不堪啊。”


        

“现在你来回答我,我敢还是不敢!”


        

话语落地有声,立在那的墨言成,端的是有些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