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210章 送几个耐揍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就让这个易天,成为我儿的磨刀石吧。”墨爷笑着道。


        

“能死在少爷手上,是他祖上积来的福气。”凶狼话锋一转:“不过,那个易天,很有可能是云家的狗啊。”


        

“云家?南方金融界叱咤风云的那个云家?”墨爷颇为意外。


        

“正是。”凶狼点头,道:“少爷动身之前,我就摸过金陵那边的消息了。”


        

“云傲曾在金陵待过一段时间,和这个易天接触了好几次,并且态度恭敬,似乎易天才是他的老大。”


        

“这样的手段,还见得少了吗?”墨爷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声音缥缈:“云家有钱啊,有钱的我都眼红。”


        

“这人太有钱了,就会有一点其他的追求,他们终究是舍不得地下这块大蛋糕啊!”


        

凶狼会意颔首,道:“墨爷,那这块蛋糕,该怎么分?”


        

“怎么分?”墨爷嗤笑一声,道:“云家有钱,但拳头可不一定有我大。”


        

“蛋糕怎么分,从来不是靠让出来的,而是靠实力!”


        

墨爷吸了一口雪茄,接着道:“云家能吃下多少,就得看他们的能耐了。”


        

云家的金融资本,笼罩整个南方,竟然跟自己看上了同一块地盘。


        

呵呵,有趣。


        

凶狼点点头,道:“但是,那毕竟是云家的狗,打的太重,是不是不太好?”


        

“这一点到是。”墨爷翻身坐起,道:“言成那边怎么样了?不会就把易天给打死了吧?”


        

想到这,他忍不住笑了。


        

自己儿子一直能耐,踩死个金陵的地头蛇,真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之前到没有,不过我听恶豺说,少爷想玩他老婆。”


        

“哈哈哈!”


        

墨爷笑骂起来,道:“这小子,平日里也就这么点爱好了。”


        

“不过玩他老婆怎么了?只要狗不打死,怎么羞辱都没关系。”


        

“便是玩了易天他母亲,云家又会因为这点小事追究?”


        

不会的。


        

打死了狗,那才是羞辱了主人。


        

玩玩他老婆,那只是羞辱狗本身吗。


        

“打个电话给言成,告诉他玩可以,可别种留在了外头。”


        

“好,我这就办。”


        

凶狼含笑点头,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忙音,无人接听。


        

“嗯?难道就玩上了?”


        

他正纳闷,电话拨了回来。


        

“少爷。”


        

“我不是你少爷。”电话那头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凶狼皱眉:“男的?”


        

“别废话,派人来金陵码头收尸,这玩意不包邮,收尸袋放在会放在一个漂流筏上,自己慢慢找!”


        

说完,那边电话挂断。


        

“怎么了?”墨爷笑眯眯的看了过来:“那小子,玩完了?”


        

“没玩,倒是完了!”


        

凶狼浑身一颤,道:“我接到电话,不是少爷打来的,他们说……少爷被杀了!”


        

“开什么玩笑!”


        

墨爷猛地起身,吼道:“打回去,让他把话说清楚!”


        

再拨,已是关机!


        

“打恶豺的!”


        

这一次,电话接通了,依旧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你谁啊你,烦不烦啊,都说人死了,咋那么多屁事呢!”


        

墨爷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冷声道:“我是东广莫邪,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


        

“墨爷啊。”那边的人笑了,道:“我家先生让我告诉你,乖乖待在东广,别跑来金陵送死。”


        

“儿子死了那是他自找的,死了也就死了吧,抓紧时间再造一个才是正理。”


        

“挂了啊,我都到海边了,送你儿子下海呢。”


        

砰!


        

那边,传来手机落水的声音。


        

接着,便是咕噜噜的水声。


        

墨爷神情大变。


        

这个结果,他难以相信。


        

震惊,愤怒!


        

情绪爆发。


        

“查,立即给我查!”


        

“金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儿子现在到底在哪!”


        

墨爷的人脉,还是很强的。


        

不久,所有结果都出来了。


        

墨言成被杀,恶豺同样!


        

据说,人都被踩成了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要去云家!”


        

墨爷飞往云家的同时,几批人马,也从天都赶到了江南。


        

荆家的人,是为了逼着武恒加速解决叶天。


        

而天武总部的人,则是直接行动!


        

这一次,天武来了个大人物,是整个总部的副理事长。


        

虽然也兼职长老,但他的级别比起陈雄更高,名为刘亶望。


        

第一时间,他便来到了陈雄所在,了解了一切。


        

“这小子棘手的很,完全目无王法,不把我们天武放在眼里!”陈雄恨恨说着:“几个高手,都让他给废了。”


        

“这么说来,他实力不错?”


        

“实力确实了得!”陈雄到没说假话。


        

“天下高手,都要落入我们手中,他区区一人,也敢叫板?”刘亶望皱眉,道:“宣他过来,直接解决了便是。”


        

陈雄眼神一闪,道:“金陵这群人疯了,一旦对他下手,所有人都扑过来如恶狗一般!”


        

“这,到颇为棘手,难道还要调遣人马过来?”刘亶望摇了摇头。


        

“之前或许需要,现在不必了。”陈雄阴险一笑,凑到刘亶望耳边,道:“这小子太狂了,现在还招惹了李歌和墨爷。”


        

“墨言成死在他手上,墨爷一定会动手,到时候咱们坐享其成,也不必冒险。”


        

兴师动众,更烧钱啊。


        

“好方法。”刘亶望点头,道:“派个人去通知他一声,告诉他:墨爷即将至金陵,要是不想死的太难看,早些来我这边自首!”


        

“本理事长,从轻发落!”


        

他点派了自己最为得意弟子。


        

一个小时候,人被抬了回来。


        

整个人被捶的血肉模糊,像是滚了朱砂的包子,馅都要被抽了出来。


        

刘亶望愤怒起身:“这是怎么回事!”


        

“理事长……”


        

旁边一个人哭哭啼啼的跪下,满脸惊恐。


        

“易天说……说……”


        

“说话利索点!”


        

“他说让您没事别去打扰他,要送沙包的话,送几个耐揍的过去。”


        

“下一次,就不一定能留下一口气了。”


        

刘亶望浑身一哆嗦,气的差点晕了过去。


        

何其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