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213章 到了阎王那,好好想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呵。”


        

杨红光皮笑肉不笑。


        

上车之前,还扫了其他人一眼。


        

“几位,还认得我吧?”


        

杨红光没数之前,和他们也是熟人。


        

“杨红颜对你们不管不顾,但我上位之后,一切都该变了。”


        

他斜靠着车身,吸了一口手上的烟。


        

“想活命,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讨好我吧。”


        

几人脸色都是微变。


        

看这架势,杨红光显然做了三方势力的狗!


        

杨家本就实力不菲,如今背靠大山,突然跳反咬他们一口,真的有些吃不消啊。


        

车子扬长而去。


        

“三方势力联手,压力巨大,易先生是迫于压力才上车的吗?”


        

“他最后的话,会不会是安慰我们?”


        

闻天虎皱起了眉头,心中甚是担忧。


        

不是他没有信心,而是敌人太强了啊!


        

车上,杨红光笑着一侧眼:“有什么打算?”


        

易天沉默。


        

“怎么,之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沉默依旧。


        

“呵呵,年轻人到现在才看懂局势,知道篓子捅大了?”


        

“惹到三个巨无霸,你也真是够可以的。”


        

杨红光自顾自的说着,道:“我知道你背靠大树,但对方既然敢出手,说明的大树也保不住你了。”


        

“下辈子重新来过,别太狂,免得到最后收不了场。”


        

“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这么糊涂,我还上不了位呢。”


        

他笑了,伸手拍了拍易天的肩膀。


        

“有什么遗愿可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


        

这时,易天才侧过眼,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一个带路的,哪来这么多事?”


        

“你!”


        

杨红光笑容猛地一止,差点被活活气死。


        

“怎么,难道你不是带路的,还是狗主人不成?”


        

易天微微闭目,道:“到了告诉我一声就行,再话多,我不介意先丢你下去。”


        

既然是杨红颜的亲生大哥,在杨红颜开口之前,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易天不至于动他。


        

杨红光咬牙切齿:“果然够狂,难怪剑老一直要收拾你!”


        

不久,车到了,停在门口。


        

而陈雄早已在门口等候,左右各站着一人。


        

这两人并非空手,而是各自托着一块托盘。


        

托盘之中,是古代的囚服和枷锁!


        

陈雄背着手立在那,满脸笑容。


        

“陈长老!”杨红光点头哈腰的下车,道:“幸不辱命,易天带到!”


        

“很好。”陈雄挥了挥手。


        

杨红光很自觉的退到一边。


        

易天下来了:“有人要见我?”


        

“不是见你,而是审你!”陈雄冷笑,道:“诸多江武弟子死在你手上,荆星武被你重伤而死,墨言成被你所杀。”


        

“三位在此,是要拿你问罪!”


        

易天摇头:“江武弟子侵略在先,自寻死路。”


        

“墨言成登门挑衅,我不过是成全了他。”


        

“至于荆星武伤势虽重,却不至死,背后有人栽赃陷害。”


        

“栽赃我的人是谁,我没兴趣知道,你让荆家慢慢查吧。”


        

如果荆家不开窍,他不介意顺藤摸瓜,让整个荆家也栽倒下来!


        

“在门口狡辩是没用的!”陈雄冷笑不已,道:“把囚服换上,把枷锁带上,随我进去认罪。”


        

“还有,你说是嫁祸就是嫁祸?”


        

“我告诉你,我们就是把这罪名栽在你头上,你也得认!”


        

陈雄自己就在金陵,江武的动作他会一点都不知道?


        

这口黑锅,易天不想背也得背。


        

易天说了不算,他陈雄说了才算!


        

有自己和江武作证,易天绝对开脱不了。


        

“哦~”


        

易天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道:“在拿栽赃来吓唬我?”


        

“吓唬你又怎样?”陈雄冷笑连连。


        

“你认为我怕了栽赃,怕染上荆星武这条性命?”


        

“不怕的话,你为何急着在这开脱?”陈雄摇头,道:“墨爷虽强,但终究身在地方;而荆星武自天都而来,和我一般来路。”


        

“这样的人命,你敢沾惹?”


        

易天没了耐心,摇头往前走去:“我怕栽赃?”


        

“我怕染上你这样的人命?”


        

“嗯……”


        

嗖!


        

下一刻,易天出手了,像是风一样,瞬间逼近了陈雄。


        

“你要干嘛!”


        

陈雄怒喝,手迅速抬起,冲着楚天尧拍了过去。


        

咔擦!


        

触碰的刹那,他的胳膊折了过去,软趴趴的落下。


        

陈雄心头惊恐不已,脚下迅速后退时,双足已然离地!


        

他被提了起来!


        

脖子被易天死死的捏着。


        

堂堂天武长老,竟毫无还手之力!


        

“你!”


        

陈雄怒瞪着易天,两手抓着他的小臂,勃然大怒:“你疯了吗?连老夫都敢冒犯?”


        

“易天,你别不知死活!”杨红光也是大惊,而后连忙喝道。


        

“冒犯?”


        

易天嘴角一扯,道:“天真的想法,我是要杀你!”


        

什么!


        

陈雄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想要张口,发现已经无法发出声音。


        

那只手,捏断了他的咽喉!


        

脑海中的思绪,迅速崩碎,生命正在流逝!


        

“到了阎王那,好好想想。”


        

“我是不是怕了沾染你这样的性命。”


        

易天拍了拍手,径直转身。


        

啪啦!


        

陈雄左右两边站着的人,手一抖,枷锁和囚衣落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周围,也带起一抹倒吸凉气的声音。


        

就这样,被陈雄给宰了!


        

你不是要栽赃于我吗?


        

好,那我就杀一个给你看看!


        

看看我是不是怕了栽赃!


        

陈雄得到了答案,失去了生命。


        

杨红光呆立原地,整个人发懵:“你怎么敢这么狂,你怎么敢这么狂……”


        

易天径直上了杨家的车:“送我回去。”


        

“是!”


        

司机和副驾驶的保镖,抽了一沓纸,互相为对方擦着冷汗。


        

太恐怖了,这还是人吗这?


        

车子离开之后,两个端着托盘的人,连跪带爬起身,冲了进去。


        

“怎么还没过来?”


        

内中,三人依旧在谈。


        

墨爷颇为不满:“过半个小时了,难道真的要我们等上两个小时不成?”


        

“墨爷放心。”刘亶望哈哈一笑,道:“一块砧板上的鱼肉,还敢让我们久等不成?”


        

“大事不好!”


        

两人跪爬了进来。


        

刘亶望眉头一皱,喝道:“毛毛躁躁做什么,不知道有贵客在此吗?”


        

“陈长老被易天捏死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