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天下独尊 > 第215章 什么是大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未曾落下的钱,被易天一把抓住。


        

他的眼神冰冷,扫了一眼小胖子:“退后!”


        

小胖子很虎,但还是被易天这个眼神震住了,缩了缩脑袋往后退着。


        

“艹,你他吗敢吓我儿子!?”


        

“在这装个鸡毛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人。”


        

“开个小公司,或者当个大公司高管,一年也就赚个两三百万,还削尖脑袋往上流社会挤!”


        

“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过去,让你前途尽毁?”


        

赵富成怒了,他是富成集团老总,身家接近十个亿!


        

这样的小角色,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一般像自己这个身家的人过来,校方一定会安排人接洽,这小子孤身一人,能有多大的来头?


        

易天抓着钱,大步走向易欣。


        

“让你动了!?”赵富成一抬手挡路。


        

易天想都没想,反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


        

“啊!”


        

赵富成被打了一个趔趄,怒道:“你他吗敢动我?”


        

易天将那五万块摔在他脸上。


        

“几块臭钱,就敢羞辱我女儿?”


        

他一把将易欣抱了起来,抬脚冲着赵富成就踩了过去。


        

“啊!”


        

赵富成惨嚎,躺在地上怒吼:“你小子敢动我,安保已经过来了!”


        

这里处处是安保,已有人迅速锁定这里,但还在犹豫。


        

在这里上学的,非富即贵。


        

家长内部冲突,很难处理。


        

“你敢打我爸爸,我咬死你!”小胖子冲了过来,逮着易天大腿就咬。


        

易天脚一抬,直接将他给踹了出去。


        

“你们还看着干嘛!这王八蛋是从校外进来的,他女儿还没入学呢!”


        

赵富成一声怒吼,几个安保迅速冲了过来。


        

“你不是校内家长?”


        

“谁给你的胆子在这动手!”


        

“立即放开这位先生!”


        

易天收了脚,道:“我女儿即将入学。”


        

“即将入学?”赵富成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狰狞:“老子一个电话,就让你女儿入不了学!”


        

“先把他拿下,到时候校长那我去说!”


        

几个安保犹豫了一会儿,抽出腰间的电棍,要求易天配合。


        

“你们干嘛!”


        

魏静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魏小姐!”几个安保纷纷后退。


        

赵富成也是脸色一变。


        

魏家大小姐,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魏小姐,你的朋友打了我,是不是该给个交代。”赵富成冷着脸道。


        

“交代?你配吗?”魏静不屑道:“赵董,我告诉你,你今天这顿打是白挨了,没人敢跟你出这口气!”


        

赵富成一怒,道:“我确实惹不起你魏家,但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杨家的地盘!”


        

“你魏家虽然面子大,但他要是自己身位不够,走你这后门也进不了这学校的门!”


        

“你说了不算!”魏静冷哼一声,道:“先生,怎么处理?”


        

“打也打了,差不多了。”易天摆摆手,道:“先处理小欣欣的事吧。”


        

“嗯。”


        

魏静带路,三人去了校长室。


        

“臭表子!”赵富成呸了一口,满脸不服:“我就在这等着,看你能不能入学!”


        

校长室内。


        

准备好的一百万支票,放在了杨红锐面前:“办理一下入学手续。”


        

“易欣?”杨红锐看了一眼小欣欣的名字,摇头:“抱歉,我们这里不收姓易的学生。”


        

“嗯?”易天皱起眉头。


        

魏静脸色拉了下来,道:“什么意思?”


        

“家兄交代,我也没有办法。”杨红锐摇头道。


        

“她的父亲是易天!”魏静道。


        

“易天的女儿,那就更不能要了。”


        

杨红锐将支票推了回来。


        

“二位,离开吧!”


        

说话间,杨红锐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易天,打量着这个男人。


        

“想必先生就是易天了。”


        

“是我。”易天点头,道:“能给个说法吗?”


        

“杨家要针对你,不给你女儿上学的机会。”杨红锐很直接,道:“这只是某个方面,接下来杨家的策略,是在各个领域,封杀你!”


        

魏静差点气炸了。


        

杨红锐竟然当着易天面说这话,实在太过分了!


        

“爸爸~”易欣扁了扁嘴,想哭。


        

她只是个孩子,在家里呆了太久,想要来学校玩。


        

不想跟同龄人脱伍,这很正常。


        

“乖,易欣不哭。”


        

易天摸了摸女儿脑袋,阻拦下将要发飙的魏静:“你跟杨红颜什么关系?”


        

“她是我二姐,我排行老三。”杨红锐回答,道:“易天先生,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二姐已经失去了权力,现在被软禁家中。”


        

“你打电话给她也没用,现在杨家是我大哥做主。”


        

“好,我知道了。”易天点头,道:“那你拨一个杨红光的电话。”


        

“易先生!”魏静一惊,凑近了道:“杨家跳反,如果这时候把小欣欣放在他们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人我暂时不放在这,只是想跟他说句话。”易天道。


        

杨红锐沉吟一阵,点头答应了。


        

电话很快接通,杨红光大笑,颇有意气风发的意思。


        

今夜,他们已经策划好了明天的宴会。


        

明天上午,金陵各界名流都会到场,进行一场危机之下聚会。


        

而在那场聚会上,自己将被推出,这是告诉整个金陵。


        

自己,取代了杨红颜!


        

“易天,打电话找我干嘛?”


        

“呵呵,求我是吗?”


        

“告诉你,没用的,想想你之前多么嚣张。”


        

“陈雄啊!天武长老啊,说杀就杀,何等威风。”


        

“怎么,现在连个女儿上学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了?”


        

等到对方嚣张的话说完,易天笑着开口。


        

“你想多了,我打电话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乖乖把权力还给杨红颜,免得自取其辱。”


        

杨红光愣住了,随后勃然大怒:“你算个屁,老子为什么要听你的!”


        

杨家的大权,是杨红光眼红了一辈子的事。


        

好不容易到手,岂能错手而过?


        

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的敏感点,不可触碰!


        

“执意找死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易天把电话挂了,带着易欣离去。


        

“易先生!”杨红锐起身,道:“给您一个忠告,明天不要再过来了。”


        

“我的大哥,不如我这么好说话。”


        

易天侧了侧头,笑道:“杨家的权力斗争,我本不想参与。”


        

“但影响到我女儿上学,那就是大事了。”


        

“明天,我女儿一定会在这入学,我说的。”


        

杨红锐瞪大了眼睛。


        

杨家的权力更替,还不如你女儿上学重要?


        

这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魏静眸子发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才是易先生!


        

易天三人出门,恰好落在赵富成眼中。


        

“老子怎么说来着?”


        

赵富成狞笑着走了过来:“没能入学吧?”


        

“既然是校外的人,敢在这里动我,就必须付出代价!”


        

“聒噪个什么玩意!”


        

魏静怒了,扬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赵富成,别螳臂当车!”


        

赵富成大怒,呵斥校内安保人,让他们动手拿下魏静三人。


        

“就算她是魏家小姐,也没资格在这动手!”


        

安保拿出电话,准备请示杨红锐。


        

“让他们走。”


        

杨红锐亲自走了出来,摆了摆手。


        

“好好教育儿子,别自讨没趣。”离开之前,易天警告了对方一次。


        

赵富成那个怒啊。


        

等三人一走,便不服气的去找杨红锐了。